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合謀?陰婚?意外?浙江女童失聯事件九大疑點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02:50   鳳凰網

追熱點,看這幾條就夠了

 

“浙江女童被租客帶走後失聯”一事,近日成爲社會熱議焦點。

一來,失聯女童至今未尋,現狀令人揪心;二來,事件中線索之離奇、故事之龐雜,令人生疑。

在事件被報道後,有關女孩奶奶、父親和生母的疑竇間或叢生:“奶奶重男輕女”“租客拐賣兒童”“生母暗中操控”成了圍觀者的合理猜測,甚至衍生出“陰婚”“邪教”等怪力亂神之說。

然而,凡猜測都要講證據,在目前的報道中,到底有哪些事實,還有哪些懸而未解的問題?結合事件時間線和相關報道,我們一一梳理?

時間線來自封面新聞

01

兩名租客是誰?

經警方證實,事件中兩名租客爲:樑某華(男、43歲、廣東省化州市人)和謝某芬(女、46歲、廣東省化州市人)。

據《新京報》報道:

涉事男租客樑某華老家爲廣東省化州市官橋鎮六堆村,十幾年前已經離開村子,在村裏時以務農爲生,小學文化水平。

樑某華和老家妻子育有一子一女,兩人目前尚未離婚。其大嫂稱,樑離家時他孩子才兩個月大。據村民介紹,樑曾因養雞欠債,無賭博、吸毒等不良嗜好。

 

依據《北京青年報》的報道:

謝某芳出生地爲廣東化州市某村,離家多年,此前曾多次以要買房、做生意爲由向幾個兄妹借錢,曾向她哥哥借款50萬,但借錢後家裏人卻聯繫不上她,家裏人都恨之入骨。

謝某芳約40歲但一直沒孩子,打工認識樑某華後共同生活,村民稱她跟了樑某華後開始“學壞”,母親去世也不奔喪,知道妹妹出事後,幾個哥哥也不願赴浙江處理後事。

02

爲什麼是浙江淳安章家村?

 

依據《都市快報》報道:

6月20日前後,這對租客在攜程上預定了村裏酒店房間,預定時間6月12日,入住了酒店7、8天。

“兩個人要了一個房間,是一個大牀房。他們是通過攜程下單的,從6月10日入住一直住到6月28日。”工作人員說,有點奇怪的是,這兩人住店期間不怎麼出去,白天晚上都在房間,偶爾中午時分到大堂坐坐,晚上會出去走走,但外出時間都很短。

從地圖上看,章家村位於千島湖景區內,但從樑、謝兩人的行爲上看,兩人並不像是去旅遊的。兩個廣東人,爲什麼要跋涉到千島湖來作案呢?

03

爲什麼是章家?

依據《都市快報》報道:

章家兩位老人以種植、販賣水果爲生,爲人熱情好客。不久前,廣東人樑某華和謝某芬因爲常來買水果,兩人和老人熟識。兩人說住酒店貴,能不能租老人的房子住。最終雙方談下來,租金每個月500元,先預付了500元。

6月29日,老人同意了,讓兩人住進了自家二樓。

這兩名租客很大方,看到一隻土雞,曾花150元買下來吃,他們也藉此和兩位老人建立了信任。

在有關的網友評論中,對章家兩位老人的批評聲浪最大。兩位老人的做法的確令人生疑。

他們是否跟租客透露過自己的家庭情況?兩名租客是否是在瞭解兩人的家庭情況後,才鎖定了章子欣?在兩位老人與租客的信任關係中,金錢究竟發揮了多大的作用?

04

兩位老人爲什麼會同意租客帶走孫女?

 

依據《都市快報》報道:

7月3號中午,兩個租客提出來女孩長得可愛,想請她去上海做花童。兩位老人有些不放心,打電話給天津的章爸爸商量。

章爸爸電話裏就反對,提出就算要去也要爺爺跟着一起去。但老人並沒有意識到有問題。章爸爸不放心,3號當天晚上還給父母打了好幾個電話,不同意女兒單獨和租客出去。

結果到了4號早上,章爸爸得到消息,女兒還是跟這對租客走了。

這是事件中最令人不解的地方。

章爸爸在電話裏明確表達了反對之後,爲什麼老人依舊堅持要讓租客帶走孩子?這其中是否存在網友猜測的“重男輕女”或“故意而爲之”的可能?

據《錢江晚報》,兩位老人對此解釋稱,讓租客帶走孩子完全是因爲信任,而且孩子跟他們相處非常好。

7月4日,兩人帶着孩子一起走了。當時說好是7月5日上午參加婚禮,下午就回來。結果7月5日的時候,電話裏說買不到動車票,要6日才能回來。到了7月6日,奶奶打過去電話,先說下午能回來;下午再打電話,又說還是沒票,要7月7日上午包車回來。當時爺爺奶奶還替對方心疼錢:哎呀,那多貴呀。

今天(7月10日)孩子爺爺還在如常擺攤賣水果。他一個勁說:那兩人看起來很老實很老實呀,樣子很老實的,說話也老實的……爺爺還說,孩子被帶出去後,至少通了兩三次電話,還通過好幾次視頻,孩子看起來蠻開心的樣子,看不出有什麼異樣。

孩子奶奶則告訴記者,孩子兩歲時,媽媽離開了家後就沒有再回來。所以,一旦有人對孩子好,孩子就會粘着對方,“(孫女)是個很活潑很可愛的孩子……”

從6月29日至7月3日,孩子跟租客的相處時間不到五天,以“相處友好”的理由讓其帶走孫女,似乎有些牽強。

05

租客帶女童去了哪?

依據《北京晚報》報道:

最終7月4日章子欣被廣東口音夫婦帶走,並承諾7月6日將她帶回。

7月5日上午,女童父親和女童通了電話,之後發現租客開始刪朋友圈,在詢問租客位置時,“一會兒說在廈門,一會說在寧波,一會又說溫州。”根據警方的說法,他們的軌跡涉及福建漳州、溫州、寧波等地。據警方消息,男女及女孩最後入駐的黃金海岸大酒店位於寧波象山的鬆蘭山景區。

7月7日章軍提出要接女兒回來。對方則稱正在帶章子欣回杭州,併發送一則視頻。視頻在一私家車中拍攝,能看到章子欣坐在後座。

租客在帶走女孩之後,顯然沒有一個明確的目的地。他們是想把女孩帶去哪裏?是否在試圖尋找買家將女孩賣掉?

06

章爸爸爲什麼不早早報警?

 

依據《北京晚報》報道:

章先生的心一直懸着,因爲對方並不是如前所說去的上海,而是一會在福建一會在寧波。

7月5日,章先生髮現對方開始刪朋友圈,他覺得不對勁。6日晚上,章先生從天津匆匆趕回。當時對方說,還是我們回來快,答應他晚上9點一定趕到杭州。

這是事情的第二個弔詭之處。

父親已經明確知道自己的女兒沒有被帶去上海,爲什麼不在第一時間報警?僅憑一個從未謀面的陌生租客的承諾,就能徹底放心嗎?

07

孩子的媽媽是誰?

章子欣的父母爲何選在此時辦理離婚?

綜合《錢江晚報》《荔枝新聞》《都市快報》的報道:

2009年,章爸爸和妻子是在杭州打工時認識的,兩人在2010年生下了章子欣。當時,章爸爸只有18歲,脾氣有些暴躁。

2015年,兩人感情出現了問題。孩子媽媽就離家出走,投奔了在廣州打工的父親。期間,章爸爸曾和她有過聯繫,勸她回家,但她不想再回去。

就在一個多月前,妻子主動加了章爸爸的微信,提出離婚。當時孩子爸爸說不同意離婚,但“後來孩子爸爸主動給我發信息,說同意離婚,不想讓我難過,讓我去千島湖。”

7月6號從天津趕回浙江的章爸爸,在7月8日見到了孩子媽媽,在淳安辦理了離婚手續。淳安縣民政局證實,章軍夫妻是臨近中午時辦完手續。

之後,孩子媽媽回到了重慶老家,並於7月10日通過孩子姑父才確切知道孩子出事的消息。

而且,在網友的各種猜測下,章爸爸本人也做出了回應,表示“沒有把事情想得那麼糟糕”,網友對自己父母和前妻的懷疑“都太荒唐”。

 

也許荒唐之處不是網友的懷疑,而是章爸爸的做法。

自7月7日晚上18點開始,兩位租客和孩子就已經失聯,章爸爸爲什麼仍然花了半天時間去跟妻子辦理離婚?

其次,在7月8日上午十點,章家人去警察局報了警,這怎麼能說“沒有把事情想得那麼糟糕呢?

第三,章爸爸報警當天,章媽媽就在淳安,作爲孩子的母親,難道沒有此事的知情權嗎?

08

兩租客爲什麼會自殺?

據象山縣公安局通報:

章子欣與樑某華、謝某芳三人於7月7日19時18分許,在象山縣鬆蘭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現;22時20分許,兩人出現在監控畫面,未見小女孩;23時01分許,樑、謝兩人在爵溪街道東門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車離開;經覈查,樑、謝兩人於7月8日0時許在寧波東錢湖一起跳湖自殺(兩人衣服系在一起)。

而從象山縣鬆蘭山往爵溪街道到東錢湖一共有70公里遠。據出租車司機表示,他們上車都坐在了後排,除了談價錢,問多久能到,他們兩個人全程一句話都沒有說過,也沒有接打過電話。

 

兩租客到底爲什麼自殺?爲什麼要打車跑到70公里外的地方自殺?是因爲弄丟(死)了孩子而畏罪自殺嗎?

另有網友根據新聞報道中的微信截圖,找到了疑似樑某華的個人QQ號,並在其曬圖中,發現了有關“三山國王”的線索。

 

 

 

據瞭解,三山國王起源於隋朝,爲粵東地區原住民,包含潮州人(潮汕人)、海陸豐人及粵東客家人等族羣的精神信仰,隨着當地移民向外擴展,成爲粵東、東南亞、香港及臺灣民間信仰之一。

還有網友做出了有關“陰婚”的猜測。由於內容明顯進入了本人的知識盲區,這裏不妄加評判。

 

但是,柯南道爾借福爾摩斯之口說:在排除了所有的可能之後,剩下的真實情況不管多麼不可思議,你都要面對它。

 

09

孩子在哪?

依據監控攝像頭:

7月7日19點18分,女童最後一次出現,在象山縣鬆蘭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

7月10日,寧波象山縣雄鷹應急救援隊與警方在鬆蘭山景區展開搜救,搜救區域爲景區海岸線方圓2公里範圍內及附近山上。

10日傍晚,救援人員在搜救海域旁的一個涼亭內,發現了孩子的市民卡。

目前,象山已組織警力會同縣水利和漁業局、爵溪街道、民間救援組織等多個部門及周邊羣衆在女孩失蹤區域全面尋找。

這也是所有人最期待得到的答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