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廣西女孩在家被熟人偷拍三年 與惡的距離不足百米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0日 20:19   鳳凰網

三年前的暑假,少女卷卷(化名)剛初中畢業,她在自家浴室打溼了身體,伸手去窗臺上拿香皂。不知爲什麼,她總感覺有一雙眼睛在暗處盯着自己。她擡頭望向窗戶,想找到那個奇怪的來源——窗戶右上角縫隙裏,一個手機攝像頭正對着她......

三年過去,女孩卷卷微博爆料自己在家中被偷拍三年,引發輿論關注。

7月9日,卷卷向上遊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記者回憶起三年前第一次發現自己在浴室被偷拍的那一刻,依舊驚惶、害怕、無助,眼淚不停往下掉,劃過消瘦稚嫩的臉龐落在桌子上。

此前,上游新聞刊發的《廣西一女學生在家被偷拍三年系熟人進宅趁機安攝像頭》、《上游對話家中被偷拍三年廣西女生:最擔心有更多視頻圖片流出》、《廣西警方:女生家中被偷拍三年案嫌疑人爲求感官刺激,多次用手機作案》系列報道顯示,卷卷初三時在家洗澡時發現被人偷拍,但直到今年6月有陌生人加QQ,她才知對方有自己的照片和視頻。廣西賀州警方7月8日晚發佈通報稱,犯罪嫌疑人吳某已被抓獲。吳某爲謀求感官刺激,多次用手機偷拍該女子,並通過加女子QQ的方式向其發送視頻截圖,所拍視頻並未外泄。

儘管偷拍者吳某已被警方拘留,但對於卷卷和媽媽劉鳳(化名)來說,這場驚慌失措,只是一個開始。

▲卷卷生活的小鎮。攝影/上游新聞見習記者王敏

震驚、恐懼、無助

“媽媽,媽媽,有人偷拍我......”卷卷在浴室聲嘶力竭地叫喊,喊到喉嚨有點痛。

三年前的那個暑假,卷卷發現浴室窗戶右上角的攝像頭時,她剛打溼身體準備洗澡。緊接着,她聽到浴室外邊水管有很大的急促緊張的拉扯聲。卷卷再擡頭看向窗戶時,攝像頭消失不見了。

儘管之前在網上看到過其他女孩發帖子講述洗澡被偷拍的經歷,“突然發現窗口一雙眼睛,是我一生的噩夢。”卷卷怎麼也沒想到,事情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那一瞬間,震驚、恐懼、無助,蔓延開來,她崩潰的大哭起來。

聽到卷卷的叫喊,正在看電視的劉鳳趕忙跑到三樓樓頂,但沒有發現人。四周的樓頂也沒有人影,如同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

心情平復後,卷卷去了樓頂,她發現自家浴室的窗戶,正好對着鄰居吳三(化名)的房間,卷卷懷疑是吳三在偷拍。

卷卷和劉鳳報了警。

民警找到吳三,檢查了他的手機,沒有發現裏面有卷卷的照片和視頻。此次報警因沒有發現證據而告終。

那天晚上,卷卷一夜未眠。那個晚上她不敢閉眼,一閉上眼睛就感覺有人盯着自己。

被偷拍就像一場噩夢始終縈繞着卷卷:洗澡不敢再開燈。她還特別害怕陰影,總覺得有人躲在暗處,隨時都會站起來驚嚇她。一定要確認陰影裏沒有人,把所有暗角都檢查一遍才能安心。

媽媽劉鳳在窗戶上用釘子釘了兩塊厚厚的窗簾,結果一天晚上,卷卷還是發現窗簾外有亮光,回頭一看外層窗簾被人用刀劃開了......卷卷告訴了舅舅,舅舅用水泥封住了窗戶。

▲浴室窗戶用水泥封住後,嫌疑人吳某發現從卷卷家另一個方向的窗戶也能窺視屋內,這個窗戶正對着浴室門。攝影/上游新聞見習記者王敏

與惡的距離不足百米

窗戶被水泥堵死後,偷拍者似乎就再也沒再來過。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卷卷和劉鳳的生活又漸漸趨於平靜。甚至連卷卷有時回想起那個夏天的驚惶,都有點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劉鳳告訴上游新聞記者,儘管卷卷對被偷拍一直有疑慮和擔憂,但是表面的平和,又很容易讓人淡忘。

經歷了那個凌亂的暑假,卷卷去讀高中了。她在校時間越來越長,課業緊張時,只有週末放一天假纔回家。

卷卷高中數學成績不太好,所以選擇了文科。她擅長用文字表達事物,她愛閱讀,甚至對路遙的《平凡的世界》有很強烈的讀書心得:大多數人都是平凡的,過着平凡的生活,做着平凡的工作,儘管如此又有那麼點不平凡。

卷卷說,做一個既優秀又有趣的平凡人,也很好。

讓卷卷閱讀深刻的還有《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主人公房思琪被人用繩子綁成螃蟹一樣拍照,照片被髮送到另一個女生的郵箱。這一段極容易產生代入感、又令人發怵的描寫,讓卷卷立刻產生了初三暑期時的那種驚惶,“會不會自己的照片也會被髮到另一個女生的郵箱裏?”

跟同學們在一起,卷卷沒有那麼擔心。在同學眼裏,卷卷活潑開朗,喜歡開玩笑。卷卷向記者強調,“這是在別人眼裏的樣子。”

卷卷說,與生俱來又沒有辦法改變的自卑感,像蛇一樣纏着她。她坦言,自身的因素是一方面,更多的影響是來自不完整的家庭。卷卷對父親的印象很模糊,能記事之後就再也沒見過他。

高考結束後,卷卷想過要離開這個只有兩三條街的小鎮,走出廣西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體驗不一樣的生活,接觸到更多優秀又有趣的人。但在劉鳳的強烈堅持下,卷卷還是選擇了不遠的一所大學。

劉鳳告訴記者,她對卷卷的高考成績感到滿意,但考慮到卷卷是女孩,所以一心想把她留在身邊。

高考的喜悅沒有持續多久,偷拍者吳某裝作陌生人通過QQ給卷卷發照片和視頻的那天,卷卷才發現自己與惡的距離相隔不到一百米——吳某,正是當初懷疑對象吳三的侄子。

▲卷卷在初三暑期發現被人偷拍後,舅舅把浴室窗臺用水泥封死。 攝影/上游新聞見習記者王敏

熟悉的陌生人

在給卷卷發照片和閃圖之前,陌生人已多次添加過卷卷的QQ。

一開始卷卷是拒絕的,直到今年6月12日陌生人留言說,“我似乎有一張你的照片呢”,卷卷開始感到事情的詭異。她下意識聯想到三年前那個攝像頭,於是添加了陌生人。果不其然,陌生人發來了她洗浴時被偷錄視頻的截圖。卷卷追問來源時,陌生人刪除了她。

幾天後,卷卷用同學的QQ號加陌生人,問對方怎樣才能銷燬照片?陌生人說銷燬沒用,因爲這些照片不是他的。卷卷再次問陌生人照片是怎樣得來的,他說在一個國外論壇上看到的。

陌生人告訴卷卷國外論壇不僅有她照片,還有她的幾段視頻及生活照,甚至包括聯繫方式和家庭地址。至於是國外哪個論壇,陌生人不肯說,“萬一被舉報了,就沒有這麼好玩的事情了”。卷卷繼續問他發照片有什麼目的,陌生人說“就是男人都有的目的吧”。

卷卷仔細對比發現,陌生人發來的圖片和視頻,不僅有她初三時段,還有高中時段,最近的一次是今年4月23日後的某一天,因爲4月23日她用媽媽的手機買過新睡衣。不僅如此,視頻拍攝角度也變了。自從窗戶被封起來後,視頻拍攝角度換到了另一邊,“就像偷拍者進到我家裏一樣。”

▲嫌疑人吳某用QQ傳偷拍視頻圖給卷卷。受訪者供圖

卷卷決定報警,陪她去派出所的,還有她的兩個同學。此後詢問,警方一直告知卷卷案件正在偵辦中,她陷入無比漫長的等待。

7月7日,卷卷選擇在微博曝光此事,她曬出了跟陌生人的聊天記錄,“希望大家能夠幫幫我、救救我”。

直到警方通知卷卷,落網的犯罪嫌疑人是吳某,卷卷纔想起來媽媽曾因不懂辦理營業執照請教過吳某,那時吳某還經常去劉鳳的店鋪消費。劉鳳曾請吳某進入家裏,用電腦幫忙操作,吳某趁機加了卷卷的QQ。

那時吳某問過卷卷,“你跟你媽媽是不是有點矛盾?”卷卷沒理他。直到有一天吳某在QQ空間裏轉發色情淫穢的東西,“我就覺得這個人挺噁心,就把他刪掉了,此後沒有交集。”

吳某落網後,派出所工作人員告訴卷卷,20歲出頭的吳某,常年遊手好閒,經常呆在家不出門。據吳某交代,一天他在自家樓頂抽菸時,透過窗簾露出的縫隙瞥見了正在洗澡的卷卷。

吳某頓生歹心,對卷卷進行了長達3年的偷拍。最開始吳某跨過與卷卷家中間隔着的房子,站在卷卷家廁所的窗臺邊,一手把着水管,一手將手機攝像頭伸到窗戶縫隙拍攝。卷卷家窗戶被水泥封了後,吳某又到另一扇窗戶進行偷拍,這個窗戶的角度,就給卷卷造成了“偷拍者進到家裏”的錯覺。

此外,吳某還通過打聽和搜索,找到了卷卷的QQ號......

▲嫌疑人就是站在這處平臺上,通過窗戶偷拍卷卷。攝影/上游新聞見習記者王敏

保護自己保護媽媽

暗黃燈光下,劉鳳的眉頭一直緊鎖着。她跟卷卷剛從派出所回來。警方告訴這對母女,吳某因散佈個人隱私被處以行政拘留8天,現有的事實和證據,不構成刑事案件。後續的調查警方還在偵辦,具體情況還要等待通知。

之後卷卷怎麼辦?安全是否能得到保障?這兩個問題一直在劉鳳的腦子裏盤旋,“這個人很快就會被放出來,我非常擔心他會報復我女兒。”

三年來,劉鳳一直對卷卷抱有愧疚,認爲作爲母親沒有保護好孩子,非常失職。她震驚於卷卷的勇氣,從來沒有想到卷卷會通過微博勇敢地站出來求救,接受媒體的採訪,而這些卷卷都沒有告訴她。劉鳳一邊爲卷卷自豪,一邊又擔心她向世界展示無畏時受傷。

劉鳳在心裏隱隱希望,即便有壞人,能明着來的就不可怕。她擔心的是躲在暗處,總是找不見的壞人。她琢磨不到壞人什麼時候會傷害到卷卷、傷害到自己。說着說着,劉鳳咬着牙很堅定又憤怒:“要是當時知道是他,我就撲過去撕爛他。”

對於劉鳳來說,當務之急就是考慮卷卷的安全:是不是應該把店鋪賣掉,然後跟卷卷到外地生活。但這樣一來,就會斷掉家庭收入來源;或者繼續留在原地做生意,重新租一個更安全的房子居住。但打聽了很多次,都感覺不太合適......

卷卷告訴上游新聞記者,儘管母女倆有時因想法不一樣而難以溝通,但她在外面也會經常擔心媽媽,一定要跟她發信息和打電話。跟媽媽呆在一起,她會有一種天然的篤定。

7月10日,上游新聞記者經過嫌疑人吳某家時,大門緊閉,旁邊小路也鮮有人通行。

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吳某的父母在經營宵夜店,一般白天睡覺晚上7點纔開門,“他們夫妻倆這個店就像個擺設,沒有什麼人來消費。”知情人士說,因爲街道上的人比較複雜,做生意的比較多,相互之間並不太熟悉。他也沒見過吳某,倒是經常看到晚上吳某的父母在忙活,丈夫走路不太利索。

上游新聞記者試圖聯繫賀州市公安局及平桂分局進一步瞭解該事件,並將問題以短信形式發送給警方有關負責人,但截至記者發稿時均未獲得回覆。

卷卷的話很少但很堅定,她給記者發信息說,“警方說要找專家給我做心理輔導。我會保護好自己和媽媽的。”

上游新聞見習記者王敏實習生向婉雲發自廣西賀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