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普吉島殺妻騙保案下週開庭 家屬:不判死刑不罷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28日 23:39   鳳凰網

2018年10月29日發生在泰國普吉島一酒店的“殺妻騙保”案有了最新進展,北青報從受害女子小潔的家人處獲悉,該案將於7月5日在泰國開庭審理。據悉,案件共計將審理五天。

7月4日凌晨,小潔的家人將從天津老家轉道北京直飛普吉,與當地律師會和,一同參與庭審。小潔家人至今堅持想判決小潔丈夫張某凡死刑。

事件丨夫妻同遊泰國妻溺亡丈夫承認是兇手

2018年10月27日,小潔和丈夫張某凡帶着20個月大的女兒前往泰國普吉島度假。10月30日,小潔的父母接到親家打來的電話,得知小潔在泰國溺水身亡。

張某凡在電話中說,10月29日晚上,孩子睡着後,小潔到游泳池中游泳溺水身亡,游泳池沒有監控,等他發現時已經來不及搶救。但小潔的父親產生了疑惑,小潔從小學過游泳,水性不錯,在普通游泳池不應該溺水。

10月31日,張某凡帶着女兒回到天津,隨後帶着小潔父母和幾名親屬去了事發酒店。一進門,張某凡就向岳父岳母跪下,承認了自己的罪行,請求岳父岳母諒解,並稱可以將小潔的幾千萬保險都交給岳父岳母。

經泰國警方調查,張某凡被認定爲犯罪嫌疑人。其被泰國警方控制後,承認了其在酒店游泳池內將妻子殺死的事實。女方家屬在兩人家中找到多張保險單,總保額達3000萬元。12月11日,天津警方也對張某凡涉嫌保險詐騙立案偵查。

對話丨如果不判嫌疑人死刑會持續上訴

北青報記者從受害人小潔的家屬處獲悉,該案將於2019年7月5日在泰國審理,小潔父母、叔叔和表哥都將前往普吉參與庭審。臨行前,記者採訪了小潔的表哥王先生。其表示,目前小潔父母仍未走出失去愛女的痛苦,他們的訴求仍是要求對兇手判決死刑,但他們也認爲,根據泰國法律可能結果不會樂觀。

北青:案件什麼時候開始審理?準備何時啓程?

家屬:7月5日開始,中間週六日休息兩天,一共審理五天,總共在泰國停留一週的時間。我們7月4日凌晨從北京出發,到普吉和當地律師會和。

北青:這次去泰國參加庭審,希望得到什麼結果?

家屬:跟之前一樣,還是要嚴懲兇手,判兇手死刑。但是泰國的法律跟咱們不一樣,之前我們也想過引渡嫌疑人,但無法實施,按規定在哪裏作案就得在哪裏審理。

北青:如果結果不滿意,會繼續上訴嗎?

家屬:肯定會,心理有準備,會做最大的努力。

北青:這次前往泰國庭審,手裏有掌握什麼新的證據嗎?

家屬:主要就是那幾份保單,但是很多資料也沒找到,保險公司那邊就是不給,說必須要本人才行。警方幫咱們給調了幾份出來,但是後來過了提供證據時間,所以只能開庭的時候在法庭上拿上去交給法官。

北青:此前受害人父母對天津銀保監會提起訴訟,也沒有達到取證效果嗎?

家屬:沒什麼用,人家是政府部門,都有各自的流程。

老人痛失愛女難掩悲痛與親家沒有過溝通

北青:這次去泰國家裏人還會去案發現場祭奠一下死者嗎?

家屬:應該是不去了。人已經回來了,入土爲安了,再去也沒什麼意義,徒增傷悲而已。

北青:這半年多的時間,受害人父母的情況怎麼樣?

家屬:兩位老人心情仍舊很沉重,工作也不幹了,之前開的小飯館也不幹了,說是沒心情。每天就是帶着小孫女,看孩子,然後等着律師這邊的消息。她(小潔)父親說了,閨女死了,自己的心也就死了。

北青:嫌疑人孫某凡的父母跟親家有接觸嗎?

家屬:沒什麼接觸,就是接孩子來的時候見一面,也不提案件的事情。

北青:他們這次也去泰國參加庭審嗎?

家屬:不清楚,沒細問也沒法問。之前他(孫某凡)爸爸說不管這個事情了,放棄這個兒子了。但後來聽說還是給請了律師,要做減刑辯護。

北青:孩子的情況怎麼樣?

家屬:孩子父母都不在身邊,肯定是有影響。孩子當時肯定是看見了,有時候我們要是問,她會說一兩句,說爸爸打媽媽,但具體的也不說,也說不清。

北青:爲什麼同意兩邊老人輪流帶孩子?

家屬:之前他(孫某凡)的爸爸就說,不管這個兒子了,但是這個孫女是咱們兩邊的精神寄託,兩邊都帶,精力上也可以分擔,不然一邊帶也顧不過來。

嫌疑人曾打賞女主播籤保單是預謀犯罪

北青:以前接觸孫某凡這個人感覺怎麼樣?

家屬:不愛說話,挺老實的一個人,沒想到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北青:當時提出去泰國玩,家裏人沒有反對嗎?

家屬:沒有。是夏天的時候孫某凡提出來的,他不想帶孩子。我妹放心不下,還是想帶着孩子去海邊。後來家裏人說要不去海南玩玩也挺好,但他們最後還是決定去普吉島,中國去泰國旅遊的那麼多,誰也沒想到這是有預謀的。

北青: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是孫某凡作的案?

家屬:他回國以後,我們看他手上有抓傷的痕跡,就猜到這裏面有事情。到了普吉的酒店,他就跪下了承認錯誤,求饒希望原諒他,說把保險都給留下。但這作爲我妹的父母不可能同意。他要不提保險這個事情,我們都不知道。後來我們家趕緊讓國內的親戚去家裏翻,翻出好多保險單來,都是6月份籤的,所以說這都是他早就策劃好的。

 

北青:他爲什麼想要這麼多錢?

家屬:之前聽他們家那邊鄰居說孫某凡賭博,欠了錢,但現在他人被抓了,我們也沒有證據。後來警方查過他的銀行卡、信用卡還有手機賬號,發現他有不少錢用來打賞女主播,警方還把主播約出來調查了。據說一天最多的時候能打賞十多萬,還有聊天記錄說要跟我妹離婚,跟主播一起過。

北青:他如果欠了很多錢,保費都是怎麼交的?

家屬:應該是用信用卡。他這些保險我們家人都不知道,也沒聽我妹提起過,都是大額保險,加一起好幾千萬。我們覺得現在只有這些保單可能能作爲他預謀作案的證據了,希望這些保單能夠對我們的案件有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