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陪女兒考研自己卻先考上,55歲“學霸媽媽”畢業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21日 06:39   鳳凰網

陪女兒考研,自己卻先考取了研究生。

畢業典禮上,周亞鬆的求學經歷贏得了全場師生的掌聲

6月20日,華中師範大學校長趙凌雲在2019年研究生畢業典禮上爲55歲的碩士畢業生周亞鬆點贊。

經過三年努力,周亞鬆成了華中師大聲樂專業的一名碩士畢業生

畢業典禮上,學弟學妹們爭相與周亞鬆合影

5月4日晚,華中師範大學音樂學院55歲的應屆碩士畢業生周亞鬆成功舉辦個人獨唱音樂會。

周亞鬆1964年出生於湖南常德,在當地某機關從事檔案管理工作。丈夫吳斌大她兩歲,也是公務員。

獨生女兒吳悠2013年從藝術學校畢業後,在常德創辦了一家音樂工作室,教孩子聲樂、彈鋼琴。

一家三口收入穩定,生活安穩幸福。

2015年,周亞鬆已51歲,再過4年即將退休。她這樣爲自己規劃退休生活:在家做美食、旅遊、走親訪友,約上一幫老姐妹跳廣場舞。誰知女兒的考研計劃,徹底改變了她的人生……

這年3月,吳悠與她商量:“媽,我想趁現在還年輕,考藝術院校讀研。”女兒追求上進,周亞鬆舉雙手贊成。

很快,吳悠關閉音樂工作室,準備報考位於武漢的華中師範大學音樂系研究生。

周亞鬆幫女兒購買考研資料、聯繫導師,替她挑選考研網校,讓吳悠接受遠程教育。

華中師範大學是百年名校,尤其音樂系享譽全國,每年研究生錄取率不足10%。

吳悠擔心考不上愧對父母,承受着巨大壓力;加上天天一個人在家複習功課,生活枯燥乏味,一件小事就會讓她分心。

因此,吳悠常常完不成當天的學習任務,陷入焦慮、苦惱中。女兒的備考現狀,成了周亞鬆心裏的結。

周亞鬆

最好的家教就是言傳身教。2015年5月中旬,周亞鬆對女兒說:“考研是大事,媽媽陪你一起備考吧。”媽媽樂觀開朗,做事有毅力,要是她陪自己考研,不僅生活會多一絲亮色,而且對自己也是一種激勵。吳悠高興地答應了。

此後,每天下班後或雙休日、節假日,周亞鬆不參加同事聚會,不遠足旅遊,一心一意宅在家裏,陪女兒準備研究生考試。母女倆一起練視唱、彈鋼琴,一起在網上做模擬試卷。就連吃飯、在院子裏散步、睡覺前熱水泡腳,周亞鬆與女兒也一起背英語單詞,互相提問考試要點……

周亞鬆的樂觀、淡定和勤奮,深深感染了女兒,吳悠漸漸沉澱下來,享受備考的快樂。而就在陪女兒備考的過程中,周亞鬆腦海裏迸發出一個驚世駭俗的決定:與女兒一道報考華中師範大學音樂系的研究生!

周亞鬆萌生此念頭,並非異想天開。

她的爺爺是一位精通民樂的藝人,受家庭薰陶,周亞鬆從小就學過二胡、巴烏、古箏、鋼琴等樂器,且有一副美妙動聽的歌喉。

幾十年來,她除了堅持學聲樂,還注重形體訓練,一字馬、下腰等芭蕾中的高難度動作,分分鐘就能搞定。

周亞松本來只有高中學歷,因爲工作需要,這些年她通過函授、自考,取得了大學本科文憑。

2009年,好學上進的周亞鬆還自費參加新東方英語培訓,考取了成人英語等級考試三級證書。

可以說,報考音樂系研究生必備的各種條件,她一樣不缺。

2015年7月初,周亞鬆如實將自己的考研計劃告知丈夫。

吳斌大吃一驚:“業餘時間在家唱唱歌、跳跳舞就行了,這麼大年紀了還考什麼研究生?真是天方夜譚!”

周亞鬆誠懇地與丈夫交心:“考研是我學生時代的夢想。當年高中畢業我考上了藝術學院,因家庭條件不允許放棄了,早早參加工作養家。現在女兒已成年,我也快退休了,沒什麼後顧之憂了,請支持我圓夢。”

妻子要是50多歲去外地讀研,就意味着夫妻老來分居,這不是吳斌想要的生活。

他給妻子潑冷水:“雙方父母都年逾七旬,家裏離不開你,還是實際一點,打消這個念頭吧。”但周亞鬆初心不改,與丈夫開始了拉鋸戰。

吳悠支持媽媽,與她結成同盟,這給了周亞鬆極大的心理支撐。

漸漸地,周亞鬆打算考研的事傳開了,親友、同事、鄰居在背後議論紛紛:“這麼大年紀了,還出什麼風頭?”“過三四年吳悠結婚了,她就要做姥姥了,讀研究生不是鬧笑話嗎?”“她也就是嘴上說說,哪裏考得上研究生?讀老年大學還比較靠譜。”丈夫將這些議論反饋給周亞鬆,這不僅沒讓她退縮,反而激發了她的鬥志。

周亞鬆告訴丈夫:“哪怕付出再大代價,我也要報考研究生,沒人能阻止我!”周亞鬆與丈夫感情很好,然而在這件事上有了不可調和的分歧。這個溫馨幸福之家,被沉悶壓抑籠罩。

2015年7月9日深夜,輾轉難眠的周亞鬆披衣起牀,坐在電腦前寫微博:“每個女人的追求不一樣,我不羨慕豪宅名車,不追求錦衣玉食的生活,注重內心的充盈,信奉活到老學到老。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是什麼?我覺得,就是正能量的追求能得到愛人的支持!”然而一想起糾結的現實,周亞鬆眼裏涌滿淚花……

周亞鬆

兩天後,吳斌看了妻子的微博,被她的心靈獨白震撼了。男人愛妻子的最高境界,就是支持她圓夢。

結婚20多年來,周亞鬆相夫教子,孝敬公婆,勤儉持家,堪稱賢淑妻子。她從未向自己提什麼過分要求,如果這次阻止她圓夢,那就太不近人情了。

傍晚,周亞鬆從單位下班回家,吳斌真誠地對她說:“我看了你的微博,爲自己以前的自私想法羞愧。追求上進的女人最美麗,況且與女兒同時考研,對她也是一種監督和激勵。我想通了,你放心報考吧。”周亞鬆笑容燦爛:“老吳,我就知道你最懂我,我太幸福了!”

2015年8月,周亞鬆提前從單位辦理退休手續,全力以赴與女兒一同備考。

10月初,母女倆乘坐火車來到武漢,在華中師範大學附近租了套一居室,接受考前強化培訓。

周亞鬆和女兒一同上考研輔導班,結伴去華中師大聽導師的專業課講座;母女倆還與該校的英國留學生結對子,她們教對方中文,留學生教她們英語……

周亞鬆

隨着考試臨近,周亞鬆和女兒爭分奪秒複習功課,一個月也回不了一趟家。吳斌幾次來武漢看望妻子和女兒,給母女倆送錢、衣服和營養品。

傍晚一家三口手牽手在小區裏散步,丈夫與周亞鬆開玩笑:“幾個月後,咱們家就會出兩個研究生,到時你們走在校園裏,別人還以爲你們是姐妹呢。”周亞鬆哈哈大笑:“很多人說我吃了‘防腐劑,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老吳,其實這都是拜你所賜,婚姻幸福的女人看起來就是面相年輕。”吳悠掙脫媽媽的胳膊,衝父母扮鬼臉:“我不影響你們談戀愛了,溜一邊去。”周亞鬆和丈夫罵了一聲“鬼丫頭”,心裏甜滋滋的。

漸漸地,社區裏的人知道了周亞鬆母女來武漢考研,丈夫經常過來探班的故事,都被他們一家的好學上進及溫暖親情感動了。

很多人對周亞鬆說:“你丈夫太偉大了,支持50多歲的老婆考研,一般男人根本做不到。”“考藝術院校的研究生很燒錢,你丈夫真有責任擔當。”是呀,今生遇到通情達理的好丈夫,周亞鬆覺得是自己最大的幸運;回饋丈夫的最好方式,就是以優異成績考上研究生。

因年過50,周亞鬆記憶力明顯比年輕人差,經常學習到深夜。

有時吳悠一覺醒來,看見媽媽還坐在燈下做英語試題,她睜着惺忪睡眼說:“媽,怎麼還不休息?”

周亞鬆回答女兒:“我不比你們年輕人,必須多看幾遍才記得住。”在媽媽的感染下,吳悠也披衣起牀,與媽媽一道夜讀。

溫暖燈光下,母女倆對坐在書桌前,共同爲夢想衝刺……

2015年12月,周亞鬆與女兒結伴赴長沙蔘加全國研究生統一考試,吳斌請假過來陪伴周亞鬆母女。年過5旬的丈夫送妻子和女兒進考場,被傳爲佳話。

周亞鬆的碩士錄取通知書

次年3月,考研成績公佈,周亞鬆如願被華中師範大學音樂系錄取,吳悠卻遺憾落榜。吳斌向妻子豎大拇指:“了不起!”周亞鬆激動得在房間裏跳了一段芭蕾,一回頭,卻發現女兒滿眼淚水。

她清楚女兒內心的失落,柔聲安慰道:“你還年輕,這次沒考上,明年再考吧。”吳悠含淚說:“媽媽,祝賀你。”想起與女兒一路考研的艱難,周亞鬆將女兒緊緊摟在懷裏,母女倆眼裏都有淚,只是淚水滋味各不相同……

2016年9月1日,周亞鬆獨自赴華中師範大學報到。晚上,送孩子們入學的家長,見周亞鬆還一個人待在寢室裏,不解地問:“這麼晚了,你孩子怎麼還不來?”周亞鬆尷尬一笑:“我孩子不來,是我住這裏。”一夜之間,52歲媽媽讀研究生的事在學校傳開了,家長和學生紛紛圍過來與周亞鬆交流,稱她爲最勵志的媽媽。

周亞鬆在學校食堂

雖是學校年齡最大的學生,但周亞鬆與普通大學生一樣,每天揹着雙肩包,提着保溫杯去教室上課;一日三餐都在食堂吃,空閒時間在圖書館看書,晚上在宿舍裏睡高低鐵架牀……這就是周亞鬆從小夢想的大學生活。

2016年國慶節,吳悠來華中師大看望媽媽,周亞鬆鼓勵女兒:“讀研的生活太精彩了,媽媽盼望你也早點考進來。”吳悠與媽媽擊掌約定:“我明年一定考上,咱們在華中會師。”周亞鬆笑靨如花:“我等着這一天!”

此後,吳悠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衝刺。緊張備考的日子裏,周亞鬆從武漢給女兒寄複習資料,向她傳授考研經驗,還帶女兒來華中音樂系拜師……

2016年12月,吳悠第二次參加研究生考試。走出考場,她興奮地給周亞鬆打電話:“媽,我感覺這次發揮很理想,對自己有信心。”周亞鬆欣喜地與女兒開玩笑:“那咱們母女馬上就要變學姐學妹了。”

3月中旬考研成績公佈,吳悠緊張得不敢上網查成績。周亞鬆第一時間替女兒登錄考研網站,太棒了,吳悠被華中師大音樂系錄取了!周亞鬆連忙在電話裏向女兒報喜:“孩子,好消息,你成績超過錄取分數線30分,考上了!”電話那端的吳悠熱淚盈眶。

家裏出了兩個研究生,吳斌特別自豪,他與妻子、女兒都成了常德的名人。吳家因此被社區評爲“五好文明家庭”。

周亞鬆

2017年9月1日,吳悠如願進入華中師大音樂系就讀,與媽媽勝利在華師會師了。母女倆住同一棟學生宿舍樓,周亞鬆住1樓,吳悠住在5樓。

周亞鬆和年輕的學弟學妹們相處融洽

母女倆並不經常見面,在學校裏兩人就像普通同學:彼此見面打招呼;在食堂碰到就同桌吃飯。只是吳悠每天下樓,都要經過媽媽的寢室。每次她會習慣性地往裏面看一眼,要是媽媽在,母女倆就相視一笑。

考研難,讀研更難。因年齡大,周亞鬆成爲學校最勤奮的學生,上課她總是坐第一排,從未早退、遲到、請假。

每天早晨6點,周亞鬆就起來了,去宿舍後面的樹林裏練聲。細心的吳悠十多分鐘後來到樹林裏,悄悄在媽媽的書包邊放一瓶酸奶就離開了。

有時上選修課,周亞鬆不能完全理解老師講授的內容,吳悠就主動給媽媽補課。這對母女研究生,成爲華中師大一道美麗的風景。

周亞鬆參加演出

課餘時間,周亞鬆與女兒去敬老院做義工,參加慈善演出。2017年12月,母女倆還登上央視《星光大道》舞臺,一同演唱《我愛你,中國!》。她們美妙的歌聲,贏得了評委和觀衆的廣泛好評。

2019年5月30日,華中師範大學近萬名師生相聚在該校佑銘體育場,拍攝集體畢業照。今年55歲的應屆碩士畢業生周亞鬆,當天也在其中。

爲了這次拍攝,周亞鬆很早便起牀化妝。即將離開學校,她表示心情特別複雜,開心的同時,也有一點失落。

周亞鬆說,這是自己時隔30多年再次拍攝畢業照,全校師生一起合照,不僅使畢業更有“儀式感”,而且能爲大學生活留下一個美好的紀念和回憶。

周亞鬆參加班裏最後一次點名

拍攝集體畢業照時,周亞鬆穿着音樂學院統一的畢業服裝,梳“齊劉海”,扎“丸子頭”,與身邊的一羣“90後”同學互相拍照留念。周亞鬆告訴記者,同學們都會叫自己“姐姐”,人生有無數的可能,年齡絕不是問題。

“雖然是臉上有滄桑感了,但是我的心態還是跟年輕人一樣,跟90後一樣的心態,我覺得現在就是追夢的好時代,青春應該在追夢中閃光。”周亞鬆說。

在提及未來的打算時,周亞鬆想嘗試進一步深造,比如繼續讀博,過上自己的理想生活,周亞鬆想回饋社會,開展一些公益課,參加公益演出。

周亞鬆同學陳文旋子:“我覺得她這種心態是我們就是非常要學習的,因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然後年齡它不是一個可以制約你夢想的一個因素,然後她一直以來都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夢想。”

周亞鬆同學周曉春:“我覺得這種終生學習的態度,確實是我們當代社會每個人都需要的。”

集體畢業照拍攝結束,周亞鬆稱自己會去整理一下論文,並抽空在校園裏走一走。談及未來,周亞鬆說自己不會放棄學習,無論考博考不考的上,都會繼續學習。

華中師範大學音樂學院研究生輔導員萬紅霞:她就是對自己的這個夢想的追求的話,是很執着,很堅持,對自己的這份熱愛就是很有激情。

來源:長江日報、中國新聞網、伴侶雜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