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高中生割喉老師被判4年半 當事人:怕其出獄報復打算搬家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9日 06:08   鳳凰網

文| 每日人物可楊 編輯王輝

6月3日,時隔兩年,河南濮陽市南樂縣高中生割喉英語老師案有了判決結果,被告李軍因故意殺人罪,一審被判四年六個月。

判決書顯示,法院認爲,李軍持刀割向被害人要害部位頸部,其行爲構成故意殺人罪。但鑑於李軍無前科,作案時未滿18歲,屬未成年人犯罪,本案屬犯罪未遂,對其依法減輕處罰。

但對該判決結果,申麗不滿意。她認爲,自己作爲老師的尊嚴沒有得到維護。目前案件一審已結束,自己仍生活在恐懼中,害怕李軍兩年後出獄報復自己。

申麗不知道,這樣一個事實清楚的案件爲什麼要“經歷漫長而艱難的過程”。

在案發後兩年裏,申麗一家經歷了檢察院對嫌疑人不批捕到批捕、調查、公訴、請求變更起訴書以及對嫌犯的三次精神鑑定等一系列過程。

其間,在第一次鑑定結果顯示,李軍作案時患有精神分裂症,限定刑事責任能力、目前患精神分裂症,有受審能力。其後兩次精神鑑定則認爲李軍“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目前具有受審能力。”這最後被法院採納。

業內一位律師評價,該案子之所以量刑較輕,最關鍵的一點可能是因其沒有造成嚴重後果,所以綜合考慮其未成年人身份,且根據三次鑑定結果,即便其精神狀況未達到無刑事責任能力的程度,但也可能存在問題之後,作出了這個判決。

 

高中生割喉英語老師案一審判決書,受訪者供圖

瞬間:學生借提問割喉老師,最長傷口20cm

距2017年5月案發時已兩年過去,申麗認爲這件事對自己來說是“非常大的恥辱”。在自己爲學生解答問題、毫無心理防備的情況下,學生突然要把自己殺死,這讓申麗覺得非常丟人。

申麗是南樂縣第一高級中學的英語老師,要殺死她的是其學生李軍。

5月12日下午第一節課下課後,李軍拿着英語筆記本來到辦公室,稱要向申麗霞請教英語問題。

申麗回憶,自己當時聽完問題正在解答,李軍突然從身後用左手摟住自己的脖子,右手從上衣口袋裏掏出摺疊文具刀割自己的頸部。

事情發生的很快。申麗回憶,案發時間是15:12分左右,距離下課時間剛剛過去兩分鐘。

再次回憶起那個瞬間,申麗仍感到非常恐懼,“不知道哪一刀是死,哪一刀是活。”

直到一位老師下課回到辦公室,看到這一幕大聲尖叫,李軍才放開申麗逃跑。隨後,李軍跑出一樓的英語辦公室後,跑到了四樓地理老師的辦公室。

判決書顯示,地理老師在李軍在進入其辦公室後,曾聽到其嘟囔說不想傷害別人的話,但當時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隨後,李軍被警察帶走。判決書顯示,李軍曾在審訊過程中對警方表示,自己問對方問題,對方光氣他,並說自己想把對方弄死,但沒弄死,想跑也沒跑成。

同時據判決書顯示,李軍一審庭審自述時,曾稱與申麗無任何矛盾。

申麗被立即送往南樂縣人民醫院,據病歷顯示,申麗頸部有三處橫行刀割傷,分別長約20cm、15cm、10cm,部分傷口深達骨質。

 

申麗傷口,圖源當事人微博

漫長:兇手兩年間三次精神鑑定,曾被鑑定爲精神分裂

申麗不知道,這樣一個事實清楚的案件爲什麼要“經歷漫長而艱難的過程”。

申麗的女兒趙西告訴每日人物,在案發後的兩年裏,他們一家經歷了檢察院對嫌疑人不批捕到批捕、調查、公訴、請求變更起訴書以及對嫌犯的三次精神鑑定等一系列過程。

“正常來講應該不是這樣一個流程”。趙西認爲。每日人物聯繫申麗的代理律師,對方稱正在出差,未回答該案的細節。

5月19日,南樂縣公安局向南樂縣人民檢察院申請逮捕李軍。此前,南樂縣人民檢察院曾因李軍系未成年人,無社會危害性,作出了不予批捕的決定。27日,南樂縣公安局申請複議後,南樂縣檢察院於6月2日改變原決定,決定批捕李軍。

2018年4月3日,南樂縣人民檢察院以故意殺人罪向南樂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不過,檢方提起的第一份起訴書,遭到了申麗的不滿。之後,她提出請求,申請變更起訴決定書。

在第一份起訴書中,檢方認定的犯罪事實部分稱,李軍在申麗向其講解問題時,由於李軍的注意力不集中而遭到申麗的訓斥,李軍惱羞成怒。

申麗稱,這段起訴書的描述並不是事實,調查過程中記錄的目擊者的證人、證詞都能證明這一點。

此後,檢方的正式起訴中,申麗的申訴得到支持,刪除這一部分內容。除此該請求外,申麗還請求南樂縣檢察院副院長趙玉民迴避此案,這也得到法院的支持。

其後案件並不順利。案件變得漫長,申麗認爲與李軍的精神鑑定結果不一有關。2017年8月到2018年2月間,三次對被告李軍進行精神鑑定。

第一次由公安局委託河南省平原法醫精神病司法鑑定所鑑定結果認爲,李軍作案時患精神分裂症,限定刑事責任能力、目前患精神分裂症,有受審能力。這結果令申麗不服。

隨後,檢方先後委託中山大學法醫學鑑定中心及司法鑑定科學研究院對李軍的精神狀態再次鑑定,認定李軍在案發期間精神活動基本正常,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

一審判決書顯示,法院最終認定,李軍在本案中應評定爲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目前具有受審能力。

 

李軍第三次精神鑑定結果,圖源當事人微博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資深律師告訴每日人物,正常情況無需三次鑑定。此案出現三次鑑定的原因有可能是此前的鑑定在委託程序中有瑕疵或委託鑑定內容有侷限性,最後沒有被採用,具體原因要詳細瞭解案件經過纔有客觀判斷。

關於爲何進行三次鑑定,每日人物致電南樂縣人民檢察院,截至發稿時尚未收到回覆。

2019年6月3日,南樂縣人民法院判決李軍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

判決書顯示,法院認爲,李軍在其歸案後主動供訴犯罪事實,對供訴機關認定其爲坦白的意見予以支持,鑑於李軍無前科,作案時未滿18歲,屬未成年人犯罪,本案屬犯罪未遂,對其依法減輕處罰。

對此,趙西稱,李軍在庭審過程中曾表示自己不認罪,不知爲何檢方和法院認定其爲坦白。她還認爲法院在判決時沒有考慮其主觀惡性、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害性。

就法院認定其爲坦白的問題,上述律師分析稱,坦白是針對具體的犯罪事實,只要其如實供述,就能構成坦白的情節,與其是否在法庭認罪是不同概念。

案發至今兩年,對這樣的審判結果,申麗認爲自己作爲一個老師的尊嚴沒有得到維護。

每日人物聯繫李軍的辯護律師,截至發稿前未有回覆。

恐懼:擔心兩年後兇手出獄報復,打算搬家

申麗擔心,兩年半後李軍就將出獄,如果沒有改造好,會遭到他的報復。她回憶,李軍在庭審現場面帶微笑,“給人一種蔑視一切的感覺。”

她告訴每日人物,迄今爲止自己沒有收到過對方任何道歉。事發後,李軍家人曾到過醫院並對申麗稱,自己的孩子很老實,怎麼會殺人?

趙西稱,母親如今最害怕的是有人站在她身後,跟她說話或是拍她肩膀,她都十分恐懼。她注意到,案發當天母親穿了一條紅裙子去上班。在那之後,再也沒見她穿過相近顏色的衣服。

 

趙西透露,申麗最開始時受到了很大影響,得了嚴重的抑鬱症。目前,申麗已經重新開始工作,但因無法克服恐懼,已從南樂一中高中部調到了初中部。

得知判決結果後,申麗在6月6日向南樂縣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6月16日,在抗訴期最後一天,申麗收到檢察院拒絕抗訴的文件通知,檢察院認爲量刑合適,拒絕抗訴。

上述資深律師解釋,若是失去了抗訴這一途徑,可以通過審判監督程序,通過申訴、涉訴的上訪等途徑來進行,但效果如何不好判讀,難度較大。

趙西不希望家庭繼續往復在該案件申訴中。“從情感上我們確實很難接受這個結果,但是不接受又能怎麼辦。”

趙西透露,全家打算在在李軍刑滿釋放前,搬離南樂縣。

(文中李軍、申麗、趙西均爲化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