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貧困縣縣長直播“帶貨”:生吞雞蛋喊觀衆“寶寶”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9日 00:43   鳳凰網

新京報訊(記者田傑雄楊亦靜)不同於傳統印象中在辦公室和會議中正襟危坐的樣子,從未關注直播的人不會知道來自貧困縣的縣長書記也有這樣的一面:他們在直播中扮古裝、生吞雞蛋、稱觀看直播的粉絲爲“寶寶”, 當中的一些人會不經意顯露出從縣長到主播身份轉變後的反差萌,也有人完全展現出性格中的B面,開播即巔峯,成爲“金牌銷售”。

而在這些公職人員出鏡的背後,少有人知的是,他們爲所在貧困縣域的農副產品,創造出的驚人的銷售成績。10秒鐘秒完200個西瓜,6分鐘售出1500斤蘋果……這種網絡直播的方式,提供了電商鏈條上的無數就業機會,也爲貧困縣摘帽提供了新的可能。

陽曲縣縣長裴耀軍爲陽曲小米代言,視頻登上央視焦點訪談。視頻截圖

縣長網上直播賣貨

2018年底,甘肅省隴南市禮縣副縣長高小強搬着兩箱蘋果走進直播間,說要給主持人和粉絲們送禮。禮縣人民政府官網上,這位出生於1978年的副縣長分管司法、商務,在那次直播中一開始的說話有着他一貫的慢條斯理,推銷、講述自己縣域所種植的“花牛蘋果”時,通常比不上主持人的語速。但最後也學着主持人的口吻,把屏幕那一端的粉絲稱作是“寶寶”,他說“邀請各位寶寶去禮縣玩兒,也祝我各位寶寶,新的一年想啥啥都有。”爲直播6分鐘裏的全程反差萌畫上了句號。

更早前,貴州長順縣副縣長劉春曉雖是在縣裏掛職,但仍在直播中爲“賣貨”而拼盡全力。在直播間,劉春曉介紹起長順縣布依族的綠殼雞蛋能夠滔滔不絕,幾乎讓主持人插不上話,不只有一張酷似銷售人員的嘴皮子,把“綠殼雞下綠殼雞蛋”說出花兒來,最後還爲讓網友放心購買雞蛋,將打在玻璃杯裏的生雞蛋一飲而盡。

今年5月,山東商河縣常務副縣長陳曉東夾着公文包從辦公室走進直播間,立馬換上“銷售臉”,爲縣域特產的西瓜“代言”。這位快50歲、頭上白髮清晰可見的副縣長面對鏡頭毫不怯場見外,直播間就設在西瓜地裏,陳曉東一邊彎腰摘瓜,一邊給網友介紹,還當場切開吃了一塊。

福建古田縣副縣長凌宏現場燉煮銀耳湯、黑龍江虎林市市長殷洪亮化身爲快遞員推銷大米……這些並不是大衆印象中“領導們”該有的樣子,這一點從直播時的彈幕中可見一斑:網友說“直播間裏的縣長實在沒個縣長的樣子”,但這句話的後半句,網友又說,“但這就是我們喜聞樂見的爲百姓服務的樣子。”

國家級貧困縣吉林汪清縣副縣長王勝民向網友推薦汪清出產的優質木耳。

脫貧在路上縣長帶貨能力超強

新京報鄉村頻道記者發現,自2018年下半年開始,全國有60多位貧困縣的縣長們集體扎堆來到淘寶直播等電商平臺,玩起了直播,賣起了縣域特產的農產品,成爲脫貧攻堅工作中的一個新現象。

這些縣長几乎全部都是來自國家貧困縣和深度貧困縣,省份囊括甘肅、安徽、湖北、湖南、陝西、山西、江西、新疆等地。爲了帶領全縣脫貧,這些大多數都已經步入中年的“大叔”開始趕上時髦,加入了直播大軍。他們沒有網紅臉和精緻的妝容,但網友們偏偏“買了賬”。

2018年5月18日,安徽碭山、河北灤平、河北康保縣、貴州普安縣等幾個貧困縣縣長一起聯手賣貨,一天之內賣出售價近1100萬元的農產品。

2018年9月豐收購物節,河南確山縣等八縣縣長走進直播間,聯合11位當紅主播爲家鄉農產品“代言”,短短5個小時,銷售破千萬。

2018年12月5日,甘肅禮縣、內蒙古科右中旗、新疆吉木乃等9個貧困地區縣長直播賣貨,超過千萬網友圍觀,農產品總銷量超過1000萬元。

最金牌的“網紅銷售”,是安徽碭山縣副縣長朱明春。這位來自國家食品藥監局的掛職幹部,一共參與了4次淘寶直播,賣出碭山梨膏和碭山油桃近3萬件,總計257萬元。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小云認爲,直播賣貨是精準扶貧工作中具有技術創新性的一種扶貧方式,不僅減少了傳統農產品市場銷售的中間環節,同時也快速地打通了市場供需的信息,推動形成新的市場需求,爲促進貧困農民增收提供了一個實際有效的探索路徑。

據統計,這幾十個縣中,有7個在2018年已經脫貧摘帽,有1個已經啓動摘帽程序。

山西陽曲縣縣長裴耀軍(右一)在直播。

期望成交5000單意外收穫23000單

山西省太原市陽曲縣去年已經退出了省定貧困縣的名單,正式脫貧摘帽。在去年9月17日,時任陽曲縣縣長的裴耀軍登上直播平臺,爲陽曲小米代言。日前,他告訴新京報記者,陽曲縣一向重視縣域品牌的打造以及和電商領域的合作,事實上,早在去年4月份,陽曲縣就通過線上活動在一天內銷售出了5萬斤陽曲小米。可在9月份,第一次登上直播平臺,裴耀軍還是被縣長上直播所帶來的影響力而驚訝。

9月17日直播前,裴耀軍轉頭問向一同前往浙江的陽曲縣供銷社主任何瑞峯,有沒有信心通過這場直播賣出5000單陽曲小米。何瑞峯並沒有表現出樂觀,“他當時有些猶豫,說只希望努力突破3000單。”

當天,在講述購買農副產品對於陽曲的幫助時,裴耀軍說得很具體,他說“每銷售一袋小米都可以直接爲我們的貧困戶帶來增收,這個收入會用於家長們給孩子去交學費,或者給小朋友買一件新衣服”。20多分鐘的時間裏,本來只准備了5000袋的陽曲小米被追加了三四次,最終成交的數字定格在23000單。

裴耀軍在和新京報鄉村頻道記者覆盤這場直播時,說對自己的表現很滿意,唯一的遺憾就是陽曲小米準備少了。

在裴耀軍看來,縣長走上直播平臺是需要承擔風險的。“這風險中不能確定的因素,一部分是指縣長的個人形象能不能被網友、消費者所接受。所展現的各個方面,對不對得起屏幕那頭消費者的期待。”而另一部分,裴耀軍說則來自於推出的產品是否質量過硬,“你所推薦的縣域農副產品,不能出現任何問題。”

這是裴耀軍心裏時刻繃着的一根弦兒,也是陽曲小米一直嚴格把持品控的原因。從某種角度說,參與直播也促成了政府官員對於所推薦的農產品之間的一種制約和成就。這也是裴耀軍認爲這件事值得嘗試,並且願意再次嘗試的原因。

國家級貧困縣安徽碭山縣副縣長朱明春和淘寶主播薇婭、主持人李銳等推介碭山梨膏。

線上線下相輔相成縣長直播常態化

縣長直播賣貨,成了脫貧攻堅環節的“奇觀”。而淘寶相關業務負責人告訴記者,這奇觀,是電商脫貧其中最有話題性和最前端的一環,但絕不是唯一的一環。

新京報鄉村頻道記者瞭解到,“網紅”縣長朱明春成功的背後,是碭山電商產業的規模和成熟度。眼下,碭山儼然就是個“淘寶縣”。核心產品碭山梨膏有一個龐大豪華的“經紀人天團”: 碭山目前擁有電商企業1211家,超過1.5萬家網店和微店,超過200家物流企業,以及爲之而生的電商產業培訓機構、企業孵化器、從事水果批發的農業合作社等。

據統計,整條電商產業鏈,帶動了碭山當地超過10萬人就業,直接帶動1.3萬戶果農脫貧。

在將像朱明春這樣的貧困縣縣長推成“網紅”後,阿里巴巴也計劃推出“農民主播培育計劃”,通過構建農民主播培育機制培育10000名農民主播,讓更多的農民成爲手機屏幕前的“網紅”參與農產品的上行。

西藏一位副縣長在直播間。

“縣長來了”業務負責人朱曦告訴新京報記者,2019年1月,村淘直播團隊成立“縣長來了”欄目,縣長直播成爲常態化、系統化、運營化。迄今一共有29個省的縣長參與過直播。

朱曦說,縣長和網紅最大的區別是,粉絲對縣長會有一種信任感。“去年雙12前夕,我們提出是不是搞個“縣長直播”專場,當天5個縣長來了,發現政府對這個事情很支持。直播間裏粉絲也很熱烈。今年1月份年貨節,請來了50個縣長,總共歷時7天,總成交量接近1000萬。而今年年初我們宣佈啓動‘縣長來了’村播項目後,很多縣都主動聯繫了我們,希望可以上節目。”

新京報記者田傑雄楊亦靜

編輯張牽校對王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