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大馬少女跳樓自殺 生前發起投票七成網友選“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3日 23:41   鳳凰網

一個名叫Daiva的馬來西亞女孩,在社交媒體Instagram(簡稱“Ins”)上發起投票,投票內容是“非常重要,幫我選擇死亡還是活着”(Really Important,Help Me Choose D/L)。最終69%的網友選擇了D。幾個小時後,16歲的Davia從家中跳樓自殺。事發之後,許多人說是網友的網絡暴力害死了年輕的Davia,但這場悲劇的發生,似乎並不能全部歸結於選擇D的網友。

文| 彭鏡陶

編輯| 鍾十五

1

5月13日,16歲的少女Daiva Emelia準備去自殺。

她是馬來西亞砂拉越州首府古晉市裏一所中學的高一年級學生。當晚,母親叫她和15歲的弟弟一起出去吃飯。她拒絕了,卻特意囑咐弟弟去,想辦法支開了他。Davia和弟弟關係很好,曾在Ins發過弟弟練習跆拳道,劈叉時一臉驕傲的照片。但那一刻,沒有人覺察出Davia與平時不一樣。

大概晚上八點半左右,鄰居聽到有人在哀嚎,立刻下樓,驚訝地發現Davia躺在地上,頭部往外汩汩冒血,立即打電話報警。

等弟弟回來的時候,眼前的景象令他難以置信。姐姐Davia臉朝下躺在樓下,被已到場佈置的警戒線隔開。弟弟感到非常自責,此後不接受媒體的任何採訪。

據《星洲日報》報道,鄰居眼裏的Davia,是一個“很好學,很少看到她不帶着書出門”的女孩。親戚們也說她品學兼優,是學校裏的巡察員。所有人只看到了Davia的墜亡場景,對她自殺前的心理鬥爭一無所知。

她把自己的生死交給關注她的網友。5月13日下午3點,Davia發起了一場有關自己生死的投票。“非常重要,幫我選擇死亡還是活着”(Really important, Help Me Choose D/L)。

“死亡還是活着”投票頁面。 圖/ 網絡

沒有人知道Daiva當時爲什麼發起這場投票。但在Ins發起投票後,她還在微信上用中文向她的朋友們致意。

網友並不清楚這場投票真的事關一個人的生死。或許僅僅認爲是一場測試而已。短短一個小時,選擇D的網友就已達到了69%。而投票期間,也沒人覺察到Davia的異樣後選擇報警。

這近7成的票數擊垮了Davia內心僅存的一點希望。4個小時後,Davia選擇了從石角新市鎮一幢建築房屋的三樓跳了下來。

自殺的消息傳開後,很多網友紛紛前往她的Ins投L,最後,投L的網友達到了88%,但這已經沒有辦法挽回她的生命了。還有網友在她的主頁下評論“在天堂安息”來表示悲傷和悼念。

Davia的死,也引發很多人的憤怒。他們指責那些投D的網友們,也包括Daiva的親屬,都認爲他們是殺害Davia的兇手。

在Davia去世9個小時後,一名堂親登錄了她的Ins賬號發了一條帖子,表達了自己的憤怒。“剛纔那些投D的人們,現在高興了。”(Just now you guys votes for D,and this happen...happy now.)

Davia的堂親用她的Ins賬號發的帖子。圖/ 網絡

但也有很多網友表示,在那場投票中,Davia根本沒有說明D和L分別代表了什麼。他們以爲Davia是要打遊戲,在糾結選擇是Dota還是LOL(英雄聯盟)。而且作爲馬來西亞馬來族人的Davia,在其母語馬來語中,“活着”和“死亡”的首字母並不是L和D。

悲劇發生後,馬來西亞政治家、律師拉姆卡爾·辛格請求執法單位徹查Davia到底是不是受網民投票結果影響而自殺。他發推特說:“這些網友的行爲超過了我的底限。這起不幸帶來了別的疑問:如果大多數網友不支持她尋死的話,這個女孩今天會活下來嗎?…...既然在這個國家企圖自殺是犯罪,那麼教唆別人自殺也是犯罪。”

據馬來西亞當地媒體報道,在大馬,企圖自殺是一項刑事罪,在《刑事法典》第309條文下,任何人企圖自殺可被判處最高可達1年的監禁、罰款或兩者兼施。儘管此條文長期列在刑事法典內,但不常被援用,很多人也不知道此條文的存在。

而慫恿未成年人自殺也是犯罪。按照馬來西亞《刑事法典》第305條,“慫恿未滿18週歲者自殺是一項罪行,罪名成立的話可被判有期徒刑20週年及罰款”。

在Davia死後,這條有關生死投票的原帖已經被警方刪掉。不過,其Ins賬號主頁仍可關注。警方瞭解情況後,Davia的臉書則被關閉了。

得知Davia的不幸後,Ins公關主管表示同情:“我們想念這位不幸的女孩,我們和她的家人一起悼念她。”與此同時,他也表示:“我們肩負着確保Ins用戶感到安全的重任…...我們請求大家如果看到任何危害人身安全的行爲,及時使用我們的報告功能通知緊急服務部門。”

2

距離Davia去世,一晃過去快一個月。

如今Ins裏還保留着Davia曾經生活過的世界。在這裏,她記錄了近幾年的日常生活和快樂瞬間。

Davia在Ins上曬的自拍照。圖/ 網絡

Davia的Ins頭像,是一個帶有幽默感的句子:HAHAHA,you don’t know my password So don’t touch my iphone,idiot(哈哈哈,你不知道我的密碼所以沒法碰我的手機,傻瓜)。

迄今,Davia的主頁上一共有53條帖子。2017年她發了16條帖子,第一條帖子是她和同學們穿着球服,坐在籃球架下面的合影,他們都笑得非常開心。

她是校籃球隊的球員,一名身穿1號球衣的控球后衛。她所在的籃球隊名字,是她學校名字的縮寫。她的Ins留有一段自己比賽時摔倒的視頻,在一場比賽中,Davia持球剛過中場,就被對手絆倒在地。

除此,她還在Ins上展示自己的喜好,她喜歡的球星和球鞋,在Ins上一共展示了6雙不同款式的AJ,還有兩條帖子是庫裏、科比、韋德等NBA球星。

她在2017年4月23日發過一張兩個明星的圖片,分別是勇士隊庫裏和猛龍隊洛瑞。巧合的是,兩年後的今年夏天,他們分別率領各自的球隊成爲東西部冠軍,並在NBA總決賽中相遇。就在今天中午,猛龍奪冠了。

好學生Davia也有上課無聊的時候。這時候,她會用鉛筆畫一些生動逼真的動漫人物發到Ins。懂中文的她,也有一箇中國偶像鹿晗,她上課也畫過他的肖像畫。同樣,她也發了很多關於日本動漫的帖子,看起來跟一般的女孩子沒有什麼兩樣。

Davia在Ins上,有一些動漫圖片和偶像鹿晗的肖像畫。 圖/ 網絡

社交網絡上留下的部分痕跡,遠不是Davia的全部生活。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Davia幾乎從來不和Ins上的網友進行除點贊以外的互動。

一位跟Davia就讀於同一中學的華人學姐也表示,Davia關注她後,從來沒有跟她互動過。另一名被她關注的馬來西亞網友表示,在被Davia關注後,他主動給Davia發私信打招呼,但沒有得到迴應。兩個月後,他再次發“Hello”,仍然沒有得到迴應。當每日人物向他求證Davia自殺身亡的消息時,對方得知後大吃一驚。

在Ins和Facebook上,Davia留下的形象也不一樣。在發起投票前,Davia在Facebook上流露出輕生的念頭。她發帖寫道:“WANNA QUIT F**KING LIFE I’M TIRED(想要離開這讓我疲憊的生活)”。

據砂拉越州當地的精神保健協會主席依斯邁德拉曼醫生分析,Davia在社交賬號上再三表達想要輕生的想法,也許是Davia最後的掙扎,她在通過互聯網向網友求助,希望幫她解決煩惱及心理疾病。

然而,Davia傳遞的求救信號無人察覺,網友錯過了一次有望挽救其生命的機會。

不過,在依斯邁德拉曼醫生看來,我們不能指責社交媒體,如果我們能在社交媒體上負責任,這是一個能傳達訊息的良好平臺。如果說網友的投票殺死了Davia,那麼當時網友也有可能拯救她的生命。

3

5月16日,警方宣佈稱,抑鬱症是導致Davia自殺的真正原因,並停止對Ins網友的追查。

在Ins上發起的生死投票,可能是壓死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據警方通報,在驗屍時發現Davia的手腕上有割腕留下來的傷痕。其母親也透露,Davia曾在去年自殺過,但沒有成功。

據當地媒體披露,Davia的母親來自印度尼西亞。在跟父親離婚後,又和一位華人男子結婚。第二年,Davia有了一個比她小一歲的同母異父的弟弟。

全家靠母親以賣小吃爲生,後來繼父到新加坡去打工。一開始,Davia和繼父關係很好,直到繼父去新加坡以後,他很少回家,並在那裏愛上了一名越南女子。

目前,警方和家人沒有證據表明Davia自殺與其家庭有直接的關聯。不過,當地媒體報道稱,Davia患有抑鬱症,或與其繼父在國外有外遇有關。她希望家人能團聚,但願望總是落空。

一些研究表明,父母的婚姻衝突直接或間接促使青少年患抑鬱症,且對女性青少年影響更大。父母缺失、經濟困境和家庭不和都有可能導致青少年抑鬱。

上文提及的依斯邁德拉曼醫生認爲,以Davia當時的抑鬱狀態來看,她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不太可能集中精力學習了。

近年來,在全世界範圍內,患抑鬱症及有抑鬱症傾向的青少年越來越多,患病率已經達到4%~8%,青春期後期可高達20%,尤其是女性青少年的抑鬱症發病率上升得更顯著,抑鬱症導致的青少年自殺率也越來越高。

馬來西亞青年及體育部部長聽到Davia的悲劇後,他非常擔心青年的心理健康狀況,並認爲這是必須嚴肅看待的國家課題,呼籲全國討論。

據馬來西亞2017年全國健康和發病率調查顯示,每5名青少年裏,就有1個人情緒低落,2個人感到焦慮,11.2%有自殺意念,10.1%嘗試過自殺。

當代很多青年受到抑鬱症的困擾。圖/ 網絡

但另一方面,在馬來西亞,心理健康根本沒有得到重視,很多人都不承認心理疾病,認爲只是性格不好、脾氣怪異而已,而且也沒有足夠的心理學家和心理醫生來普及心理健康知識和幫助這些患病的病人。

警方也指出,Davia發佈在社交媒體上的投票,不應該放大成爲焦點,更應該關注她生前面對的家庭情感壓力,父母應該更關心孩子們的情緒變化。

5月16日,繼父把Davia的遺體從當地的中央醫院領回,親戚朋友們紛紛前來,大多穿着肅穆的黑衣,表情沉重,瞻仰完死者遺容後,他們前往聖淘沙鎮天主教墓園,Davia將安葬於此。這裏十分幽靜,沒什麼人,白色的十字架安靜地聳立着,俯視着人們陪伴Davia Emelia走完最後一程——她終於得到了最渴望的家人的陪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