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網友質疑偷子保姆爲何沒被繩之以法 警方迴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06:03   鳳凰網

27年前,朱曉娟一歲的兒子被保姆何小平偷走,家人苦尋未果。3年後,經河南省高院鑑定,被拐兒童“盼盼”與朱曉娟夫婦“具有生物學親子關係”。

但2017年,何小平突然現身,向警方自首:她曾從重慶解放碑一戶人家中抱走一名男嬰,取名劉金心,如今受一檔尋親節目感召,欲將孩子送回。

經紅星新聞報道後,“保姆偷子案”再獲關注。多名網友稱,警方應將何小平繩之以法。

6月11日,重慶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獨家迴應紅星新聞稱,2018年,何小平投案自首時已過刑法追訴時效,因此未立案。

紅星新聞查閱相關法律法規瞭解到,如犯罪行爲發生在1997年前,適用1979年版《刑法》,其中第一百四十一條規定,拐賣人口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此外,其中有關於追訴時效的規定:最高刑不滿5年的,追訴時效是5年;刑期5年以上不滿10年的,追訴時效是10年;刑期10年以上的,追訴時效是15年;無期徒刑和死刑的,追訴時效是20年。 此案中,依據刑法從舊兼從輕原則應適用1979年《刑法》。

6月11日下午,紅星新聞對話何小平,她說,“我跑不了,也不怕警察找”。

 

▲27年前,偷走朱曉娟孩子的保姆何小平

紅星新聞:“偷子”事件曝出後,你與劉金心關係如何?

何小平:一般吧,和家人一樣。他挺孝順,和親生兒子沒啥區別。現在,劉金心在四川南充工作,只是酗酒的毛病改不了。前段時間讓他去相親,他說再等等,要耍耍。感情的事,遇到了就結了,沒遇到就算了。

紅星新聞:你和劉金心生母朱曉娟常通電話?

何小平:劉金心有事時,我會給朱曉娟打電話,但這段時間沒聯繫。2018年,我就給朱曉娟道過歉,她還想追究就追究吧,不想追究就算了,我管不了,也無所謂。

紅星新聞:現在對朱曉娟有沒有歉意?怎麼處理你們之間的關係?

何小平:兩個人一個兒子,有事就打電話,有啥歉意,當姊妹,當親戚走就是了。我的心結已經解開了。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不想再說太多。

 

▲何小平

紅星新聞:現在的生活咋樣?以後什麼打算?

何小平:煩死了。我打工一個月只賺2000多元,差不多隻夠還房貸,你說我惱火不惱火。朱曉娟願意要孩子,就給她。她說我把劉金心當包袱,但四五年前,我打工攢了十幾萬,付了首付,給劉金心買了房,名字寫的也是他。真是受了一肚子氣。貸款20萬,要還20年啊。我沒要過朱曉娟一分錢,她給劉金心的也都是小錢,三兩百、一兩千的。朱曉娟要追究,我沒辦法。法院把房子收了,我不用還房貸,還清淨些。到時候,房貸她背。

紅星新聞:很多網友罵你十惡不赦,警察不該放過你,怎麼看?

何小平:愛罵就讓罵吧,管他那麼多,有啥呢,都是看笑話的。之前的事兒,我老老實實說了。我跑不了,也不怕警察找。

紅星新聞記者| 王春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