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當父親遇到拆遷》案一審:淮陽縣政府被判違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03:15   鳳凰網

河南周口市淮陽縣於2018年9月作出徵收決定,在該縣啓動一項污水治理工程。徵收範圍內的一位居民對補償方案有疑議,與拆遷辦人員溝通後回家突發腦出血,其子翟星理將淮陽縣政府告上法庭。

6月11日,上游新聞記者獲得的周口市中院判決書顯示,淮陽縣政府在作出徵收決定前,並未按照規定廣泛徵求公衆意見和進行社會風險評估,徵收補償費用沒有足額到位,違反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補償條例》第十條、第十二條的規定。確認淮陽縣政府於2018年9月11日作出的徵收決定違法。

▲翟星理家旁邊兩棟房屋已被拆。

記者的家遭遇拆遷,斷水斷電後借宿親友家

2018年12月31日,界面新聞記者翟星理通過自媒體發表了《當父親遇到拆遷》,此後又發表了《當父親遇到拆遷續:爸,我要爲你打一場美好的仗》,《當父親遇到拆遷(三)庭審記》。這三篇文章引起輿論關注。

翟星理對上游新聞記者介紹,1995年,其父在淮陽縣城關北關太昊陵市場內買下一座兩層的商鋪,房產證上載明的面積爲107.2平方米。當時,該市場是淮陽縣城最繁華的地帶之一。

判決書顯示,淮陽縣爲加快縣城中心區域黑臭水體治理,從2017年起淮陽縣相關部門即啓動工程選址等工作。2018年9月11日,淮陽縣人民政府作出淮政【2018】50號《淮陽縣人民政府關於徵收北關溝(北二環—古蔡河)水環境綜合整治工程建設用地範圍內房屋的決定》。

這意味着翟星理家被納入徵收範圍。翟星理稱,徵收補償方案爲每平方米大約2000元,遠低於周邊房地產價格。

翟星理介紹,2018年12月11日晚,翟父給翟星理打電話溝通拆遷事宜,翟星理讓父親去拆遷辦問清楚補償方案。次日,翟父詢問後回家突發腦出血,被家人送醫搶救。

父親生病後,翟星理趕回家中代替父親與拆遷辦工作人員溝通。錄音顯示,拆遷辦副指揮長、城關鎮鎮長耿寶勇說:“此次拆遷不怕任何人挑法律上的毛病。”拆遷辦工作人員表示,翟父出院之前,翟家房屋的拆遷工作暫停。

但隨後,拆遷隊對翟家左右兩邊的房屋實施拆除。翟星理稱,在這個過程中,因翟家與左右鄰居的房屋共用一根大梁,翟家房屋牆體出現裂痕,鐵門受擠壓變形。此外,翟家水、電、天然氣均被切斷。無奈之下,翟家搬離,在親友家藉助。

▲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淮陽縣人民政府徵收決定違法的判決書。

中院判決,縣政府徵收決定違法

2019年元旦過後,翟星理向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將淮陽縣人民政府告上法庭,訴訟請求爲確認淮政【2018】50號《淮陽縣人民政府關於徵收北關溝(北二環—古蔡河)水環境綜合整治工程建設用地範圍內房屋的決定》違法並予以撤銷。

2019年2月28日,該案在周口市中院開庭,淮陽縣政府法制辦副主任孫自偉和一位律師出庭應訴。

庭審中,雙方辯論的焦點在於淮陽縣作出徵收決定的程序是否違法。原告方認爲,淮陽縣政府存在諸如作出徵收決定前並未徵求公衆意見、召開聽證會、未進行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工作、補償費未全額到位、專戶專儲、專款專用等諸多違法情形。

被告方當庭出示6份調查意見書,被調查的6位對象均贊同拆遷。孫自偉在質證階段說,“對於這一利國利民的項目,絕大部分(被徵收對象)都是贊同的。”

該項目總面積31.1602公頃,項目總投資13034.52萬元,資金來源爲縣財政自籌。

被告方出示了一份財政支出憑證的複印件,以表明2018年12月18日,淮陽縣財政國庫支付中心向淮陽縣鄉鎮財政國庫支付中心鄉鎮自有資金賬戶轉賬5000萬元,用途爲北關溝補償款。

因被告未提供原件,原告對這份財政支出憑證的真實性、合法性均不認可,且作出徵收決定是2018年9月11日,財政支付在2018年12月18日,違法了“作出房屋徵收決定前,徵收補償費用應足額到位、專戶專儲、專款專用”的法定要求。

周口市中院於2019年6月3日作出判決:被告淮陽縣人民政府在作出徵收決定前並未按照規定廣泛徵求公衆意見和進行社會風險評估,徵收補償費用沒有足額到位,違反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補償條例》第十條、第十二條的規定。確認被告淮陽縣人民政府於2018年9月11日作出的徵收決定違法。但法院未予以撤銷。

避免病父受刺激,準備離開家鄉

翟星理告訴上游新聞,該項目的土地徵收工作仍在進行,翟家院外通往大路的路口處已經被圍擋圍住,且翟家的水、電、天然氣仍未恢復供應,拆遷辦也沒有修復翟家受損的房屋。

翟星理說,他在淮陽縣的房屋已無法居住,翟父出院後記憶和智力受損,醫囑不能受到情緒上的刺激,但翟父出院後數次脫離家人看管,跑回老宅查看,“我只能給我爸換個環境,不讓他受任何刺激了。”

淮陽縣委書記馬明超2018年5月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曾表示:“鑑於歷史教訓,不能搞面子工程,拿不準時寧可不做。看準一件做一件、成一件,就要經得起人民的考驗和歷史檢驗。水系公園、生態景觀,這些基礎性建設,我相信以後也不會有大的改變,用科學的方法做事,比較準、比較實。”

“雖然縣政府徵收決定被判違法,但不意味着我們家的問題解決了。事實上,拆遷補償工作至今沒有下文,我準備把全家帶到福建生活,給我爸換個新環境,重新評估病情並繼續治療。”翟星理說。

上游新聞記者牛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