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攔路報復20年前體罰自己的老師 河南男子被公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0日 04:01   鳳凰網

新京報訊(記者李一凡)2018年,一起當街毆打20年前班主任事件,將當事男子常太(化名)捲入了輿論漩渦。隨後,他被檢方以涉尋釁滋事罪提起公訴。今日(6月10日),新京報記者從常太的家屬及其辯護人郭京朝處獲悉,此案於6月12日,在河南省欒川縣人民法院第二審判庭開庭審理。常太的兩名辯護人將爲其做無罪辯護。此外,其父常天長告訴新京報記者,常太也是受害者;庭前多次想與當事教師和解,但均被拒絕。

 

常太(化名)當街毆打20年前班主任的視頻,被髮布在網絡上。 網傳視頻截圖

公訴前曾被檢方退回補充偵查

2018年12月,一段“男子當街毆打20年前班主任”的視頻,在網絡上傳播,引發社會熱議。

視頻中,男子自稱曾與此事件中的另一名當事人,20年前的班主任兼英語老師張林(化名)有過節。畫面中,常太揮手打向張林,張林除了數次道歉和撫摸其臂膀示好外,並未還手。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張林稱當年對常太只是懲戒並無毆打。但在接受公安機關訊問時,常太卻稱,在張林擔任其初二班主任期間,因爲家裏窮晚交學費,他曾遭受張林“歇斯底里近乎瘋狂的毒打”,造成的“精神傷害伴隨我到現在,總讓我做噩夢”。

常太的多名初中同班同學也曾向新京報記者證實,不僅常太,許多學生也遭受過張林的侮辱性毆打。

後經欒川警方證實,這段“當街毆打班主任”的視頻,拍攝於2018年7月,即引發社會關注的前5個月。而報警者就是視頻中的張林。

2018年12月20日,欒川警方通報稱,12月17日,張林報警,並提供了自己被打的視頻。12月20日11時20分許,在杭州鐵路警方的配合下,常太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拘。

常太的辯護人付建告訴新京報記者,此案曾在3月12日,被檢方退回警方補充偵查。後來,檢方以尋釁滋事罪對常太提起公訴。

 

4月,欒川縣人民檢察院以尋釁滋事罪,對常太提起了公訴。 受訪者供圖

檢方:有意錄製視頻傳播影響惡劣

4月,欒川縣人民檢察院以尋釁滋事罪,對常太提起了公訴。

新京報記者從常太的辯護人郭京朝處獲得一份起訴書。文書顯示,2018年7月,被告人常太駕駛自己的黑色越野車與同村的朋友,一起去釣魚,行駛至S328省道欒川鄉附近時,因忘帶漁具,即把車停在路邊,等待同村的朋友取雨具。

此時,恰好常太上初二時的班主任張林,騎着電動車也經S328省道向縣城方向行駛,常太看到後即想起上學時,張林對自己的嚴厲體罰,心生惱怒,在準備攔截張林時,把自己手機交給朋友讓其錄製視頻。

接着,上前將張林攔下並確認其身份後,即對張林連扇死耳光,又朝其臉部猛擊一拳,口中反覆辱罵、指責,然後勒令張林將電動車停靠到公路邊,繼續憤怒地對張林進行指責,其間又將張林電動車踩翻在地,後在圍觀羣衆對勸說下,張林扶起電動車改變行車路線,躲避常太離開後方才返回。

到家後,張林自感被曾經的學生毆打、辱罵,有失顏面,即向家人謊稱自己騎車摔倒受傷及車輛損壞,後自行醫療治癒。

欒川縣人民檢察院在起訴書中稱,被告人常太在公共場所出於報復動機,爲發泄情緒,藉故生非,當衆攔截、辱罵、毆打中學時的老師張林,並有意錄製視頻傳播他人觀看,導致該視頻在網絡上被廣泛傳播。

最終,檢方認爲,被告人常太攔截、辱罵、毆打張林的行爲,及該視頻的公開傳播,給張林帶來了傷害和羞辱,嚴重影響了張林的正常生活、工作及其家庭安寧,同時也引發教師羣體極大憤怒、侵犯了人民教師的尊嚴,在社會上造成惡劣影響,遂應以尋釁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男子父親稱“兒子也是受害者”

備受社會關注的“毆打20年前班主任”案,有了新的進展。

今日,新京報記者從常太的家屬及其辯護人處獲悉,此案將於6月12日,在河南省欒川縣人民法院第二審判庭開庭審理。

此外,常太的兩名辯護人將在庭審中將爲其做無罪辯護。兩名辯護人認爲,已掌握常太曾遭張林體罰的證據,歐打老師事出有因,並非尋求刺激無端生事,“常太的行爲構不成尋釁滋事罪,只是普通治安案件。”

常太的父親常天長於10日下午告訴新京報記者,涉事另一方張林老師曾多次婉拒與他見面,“我們找這個老師幾十次了,那人家肯定是拒絕我們,人家不願意調解”。

 

常天長說,此事是由檢方提起的公訴,“我們溝通時,張林老師對我說,找他沒用,要去找政府協商。”

“我們也是受害人”,常天長承認自己兒子有過錯,但是並沒有罪。他表示,張林老師當年打常太時,也沒有被追究刑事責任,“如果當年沒有發生過那種事情,現在就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當街回打老師。”

事發後,常太曾委託律師把親筆書寫的道歉信帶出來交給張林。

3月14日,張林對外表示,不接受那份被律師帶出來的道歉信,“我還有十幾年的教學生涯,(不道歉不消除影響)我怎麼面對我現在的學生?

今日下午,新京報記者曾試圖聯繫張林一方,詢問其對此事最新看法,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新京報記者李一凡

編輯李劼校對吳興發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