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聞臭師自述:做了9年嗅辨師,喜歡沒有氣味的環境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04日 20:06   鳳凰網

林法志在嗅辨室工作。

今天是世界環境日,我們來認識一個很有味道的職業——惡臭嗅辨師。

據浙江生態環境廳介紹,2014年-2018年期間,我省惡臭嗅辨師一共發證468人。其中,男嗅辨師262人,佔56%;女嗅辨師206人,佔44%,以年輕人爲主。

聞臭識空氣,嗅辨師也被稱爲“聞臭師”。正是因爲“聞臭師”們圍着臭氣轉,不斷與污染環境的“惡臭分子”做鬥爭,才換來更加潔淨的空氣。

●爲什麼需要這個工種?

專業機器只能測定單一臭氣的濃度,氣體的成分比較複雜,人的鼻子是惡臭程度最直接的感官表徵。“聞臭師”顧名思義,就是用鼻子來爲惡臭“定罪”,其結果也是執法部門處罰的依據之一。

需要“聞臭師”出馬的主要有環境廠界空氣、污染源排氣筒兩種。一般的惡臭樣品來源於黑臭河、垃圾處理廠、環境應急事件現場以及市民投訴有惡臭的區域等。

●“聞臭師”如何工作?

首先他們要到現場採樣空氣:企業有處理設備的,用真空氣袋,通過企業的排氣筒採樣;還有一種是氣體無組織排放的,嗅辨師則要根據風向等進行採樣。

現場採樣後,嗅辨師集中到實驗室裏進行嗅辨,直接通過人的嗅覺感官測試。如果只找一個嗅辨師嗅辨,主觀性比較強,實驗結果可能不準確。所以嗅辨需要一組人,至少6人,還要有一個判定師和一個配氣人員,通過統計的方式得出結果。

在配氣室裏,配氣人員在三個袋子裏,分別充入乾淨的空氣和污染的空氣樣品,再交給嗅辨師嗅辨。這些樣品都會編號,以便記錄。空氣樣品在進行稀釋後,需要嗅辨師多次進行嗅辨,直到所有嗅辨師都聞不出氣味爲止。

經過統計分析後的數據,能爲環保部門提供科學依據,判斷採集的氣體是否超標。

●如何成爲“聞臭師”?

“聞臭師”的年齡要求18至45週歲,不吸菸、不喝酒、嗅覺器官無疾病等條件。

嗅辨師的申請人要到國家惡臭污染控制重點實驗室進行統一培訓,通過筆試和嗅覺測試,取得上崗資格證。在嗅覺測試中,需要分辨出汗臭、花香、成熟水果香、甜鍋巴氣味和糞臭味五種氣味。

除了要求生理狀態和年齡限度,聞臭師每三年要進行一次審覈,相當於“年審”。每次“年審”差不多有30%的淘汰率,如果通不過考試只能退出嗅辨師的隊伍。

徐舒,女,44歲

做了9年嗅辨師,喜歡沒有氣味的環境

44歲的徐舒是溫州市最早的一批嗅辨師之一,她在2009年取得了國家頒發的嗅辨員資格證。

2010年開始,她牽頭組建溫州市第一個開展惡臭檢測項目的實驗室。近10年來,溫州市環境監測中心站(以下簡稱監測站)的嗅辨師隊伍逐漸壯大。

“目前監測站共有66名工作人員,其中25名有嗅辨員資格證。”徐舒告訴錢報記者,監測站的主要職責是監測並鑑定水、土壤、空氣等各種環境指標。

“任務來的時候我們在全站範圍內挑人。”徐舒介紹,25名嗅辨師分散在監測站的各個科室,平常在崗位各司其職,有任務時纔會臨時組團。當然,除了正常上崗的6個“聞臭師”,還要有幾個“備胎”,以防有人臨時身體出狀況。

“人的嗅覺是會疲勞的,一個味道聞久了自然會累。更不用說,我們聞的是刺鼻的氣味。”接到嗅辨任務後,一兩天內不能吃蔥薑蒜等有刺激性的調料,“甚至火鍋店、煙味濃烈的棋牌室也不可以去,首先要保證自己身上沒味兒。”

“惡臭”主要靠的是嗅覺,因此實驗室的佈局和裝修都有要求,“首先要保證實驗室完全沒有味道,牆體都是玻璃的。”

“辨識氣味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比如糞臭味,當它稀釋到一定濃度的時候,就會有一種香甜的氣味。”徐舒介紹,正是因爲氣味跟着濃度變化,也讓這份工作有一定的挑戰性。

做了9年的嗅辨師,也許是聞的味道太多了,徐舒喜歡沒有氣味的環境,因爲潔淨簡單。每次到香味濃郁的酒店,她都會第一時間開窗通風。

林法志,男,34歲

類似米飯餿掉的酸腐味,這個樣品的氣味幾年過去還記得

34歲的林法志持證4年,是監測站爲數不多的男性嗅辨師之一。

“做這行鼻子不能太靈,也不能太遲鈍。太遲鈍的話通不過考覈,太靈敏的話代表不了大衆水平,不能真實客觀反映臭氣的濃度,也會影響最終的分析結果。”林法志告訴記者,“聞臭師”可以說是“大衆評審團”,鼻子屬於普通水平。

“聞臭師”經常要聞各種惡臭,會不會出現工傷?“我們聞的時候並不知道氣體裏有什麼成分,是否包含有毒物質。”林法志說,畢竟這是一個雙盲檢測。不過,他們聞的並不是直接採集來的樣本惡臭氣味,而是稀釋過很多倍的氣體,因此就算有損傷,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大。

此外,聞也有專業的姿勢和方法,聞的時候不能猛吸一口,而是將氣體放在胸前,慢慢擠壓一些出來輕輕聞。

“不能完全避免身體傷害,畢竟聞久了鼻子很容易疲勞。鼻子不靈敏,心情也會不好。” 林法志說,“嗅辨師是環境監測中心站的一份工作,大家並沒有補薪。只不過聞多了次數,會有補休。”

“印象最深的是幾年前的一個樣品,有點像米飯餿掉的酸腐味。”林法志說,這是他從業生涯中遇到的同一批次嗅辨時間最長、需稀釋次數最多的。

賈曉瓊,女,40歲

那一次聞臭她堅守到最後,工作近2個小時

近幾年,環境空氣變好,加上原先承接的驗收工作交給了第三方,需要出動“聞臭師”的機會也比以前少了許多。

今年5月17日上午,嗅辨師賈曉瓊參與了一次嗅辨任務,這也是監測站今年以來唯一的一次嗅辨任務。

惡臭氣味的樣品來自溫州的一家工廠,是在5月16日採集的。

“惡臭樣品的鑑定要在24小時內做完,而且時間越早越好。”賈曉瓊說, 5月15日,她就收到了“招募令”,主動報名成了這次任務的嗅辨師。她提前開始了佛系狀態,調整身體機能,杜絕熬夜,拒絕蔥薑蒜,除去一切有氣味的護膚品。

當天的6個“聞臭師”裏,賈曉瓊在嗅辨室待的時間最長,接近2個小時。

“因爲我之前全部聞對了。”賈曉瓊說,沒找出樣本氣體的人會終止本次嗅辨任務,找對的人要一直聞下去,直到成爲最後一個正確的人。當天,賈曉瓊聞了四個稀釋倍數的樣本。

惡臭樣本在稀釋倍數下,其實只能聞到一點點的異味。“聞臭師”不需要分辨具體的氣味,只要找出有異味的氣體就可以。

聞臭結束之後,再由主導全局的判定師做出最後的統計結論。可不要小看“聞臭師”的鼻子,他們出具的數據可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