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老人神志不清流落街頭 身藏16萬現金爲何失聯40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04日 17:45   鳳凰網

 

迷路老人

身上藏有16萬餘元現金還有很多老版鈔票

5月29日清晨7時許,江油市公安局城郊派出所接到羣衆報警,稱發現了一位迷路老人,希望民警給予幫助。隨後,民警趕到現場,看到老人正坐在路邊。

城郊派出所民警周煒勳告訴記者,當時民警對老人進行詢問,發現他神志不清,不管問什麼都是答非所問。於是,民警決定帶老人到派出所進一步覈實。

“我們經過耐心詢問,老人說他叫萬澤祥,還說出了一個模糊不清的鄉鎮名字,其他的情況就一概不知了。”周煒勳介紹,隨後,他們發現老人身上有個挎包,考慮到包裏可能有老人的相關證件,於是希望老人打開包進行查看。

徵得老人同意後,民警打開了老人的挎包,令他們吃驚的是,裏面全是100元的現金,而且有的已經缺損,有的粘在了一起。“當時我們就震驚了。通過和老人交流,發現他腰上還有幾個手工縫製的袋子,我們也將其打開了,裏面用塑料包裹的全是百元現鈔,其中還有很多張面值50元、100元的老版鈔票。”江油市公安局城郊派出所副教導員陳星說。

對於身上資金來源,老人一會說打工掙的,一會又說不是,這讓民警無法確認其真實性。最後,民警經過清點,發現老人身上共有165000元現金。

尋找家人

發現老人沒有直系親屬已離家40年了

民警買來了包子和盒飯讓老人填飽肚子,隨後再通過老人提供的姓名進行查詢,只要發現有疑似的信息,陳星就立即打電話給轄區派出所請求覈實。

“通過老人的穿着打扮看,並不像流浪很久的人,口音也不像是江油本地人,而如何來到江油,老人也不知道。要解開老人的身份之謎,只有寄希望於查詢到的幾個疑似信息。”陳星介紹,他們通過系統查詢後,分別向射洪、瀘州請求警務支援,最後射洪的信息被排除,而瀘州傳來了好消息——據稱當地確實有一人,早已失聯多年,親屬辨認照片後,大致可以確認就是自家親戚。

民警在確定老人叫萬澤祥、瀘州人後,當地社區工作人員和老人的親屬決定第二天到江油進行辨認和確認。當晚,派出所給老人安排了住宿,並保管好他的現金,等候親屬的到來。

5月30日晚上7點,萬澤祥的表弟和表妹,以及當地社區的一名副主任來到了江油。經辨認和確認,老人就是他們的表哥。

“表哥是1953年出生的,現在已經66歲了。當時民警拿來他的照片,我們家人還是有印象,因爲表哥在幾歲時父母就不在了,他被一名村民收養,後來也住過我們家。”昨日,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電話聯繫上了萬澤祥的表妹杜書英,她告訴記者,在她的印象中,表哥應該離開40年左右了。“記得我們家當時正在修房子,表哥搭了一個棚子睡覺,我哥哥喊他做一個什麼事,結果他就走了,然後再也沒有回來。我媽媽還去找了他很久,但都沒有找到,那時他應該20多歲。”

接回老家

老人住在養老院現金由社區代管將存銀行

對於萬澤祥老人是因爲什麼離開的,他的表弟杜書清已經記不清楚了。昨日,杜書清在電話中告訴記者,表哥沒有父母,也沒有結婚,當年不知道他爲何就離開了,再沒有回來過。因爲當時表哥已經20多歲了,家人找了一段時間沒有結果後,也沒有辦法了。

“我記得他以前在瀘州做理髮和擦皮鞋,離開後做什麼,就一概不知了。現在表哥自己也說不清楚,至於他身上的現金,應該就是打工掙的。”杜書清說,“我們很感謝民警幫我們找到他,聽到通知就立刻趕到了江油。表哥一家又沒有人了,我家裏還有個80多歲的老母親需要照顧,因此接回瀘州只有送他到養老院。”

 

昨日,江油市公安局城郊派出所副教導員陳星介紹,通過調查瞭解,民警發現萬澤祥並沒有犯罪記錄,在確定其親屬身份後,民警將16萬多元的現金交給了一同前來江油的瀘州市衛國社區工作人員和老人的親屬。

“我們在和萬澤祥交流時,他還是能憑記憶說出一些老地名,包括以前我們所在的鄉鎮,現在已經變成街道辦了。”瀘州市江陽區衛國社區副主任徐靜說,經過和親屬商量,他們已經將老人接回了瀘州,安置在當地的養老院。

徐靜還告訴記者,萬澤祥身上的現金共有165000元,現在暫時由社區代管,6月5日將到銀行去兌換破損以及粘在一起的紙幣。由於老人現在沒有身份證等,當地正在爲其補辦身份證件,等身份證辦好後,將爲其在銀行開戶,並把16萬餘元存入萬澤祥老人的個人賬戶,在養老院花好多錢,就從他的個人賬戶里扣除。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