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自稱和男友去澳門豪擲兩千萬後續: 一直覺得是好人 看了報道很震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3日 07:56   鳳凰網

前段時間,有位湖北姑娘小王向我們反映,她在澳門替男友墊付了兩千萬,想要對方還。新聞播出後,河北的小張找到我們,說了一些自己的疑惑。現在,又有一位姑娘小林,專門從北京趕來,也想要說說自己跟小王之間的故事。

本文人物關係略多

大家可以看個縮略版的

人物關係圖

 

新聞回顧:

在澳門爲男友墊付2000萬

 

先來簡單回顧一下,湖北姑娘小王反映,她幫當時的男友小毛,在澳門賭場墊付了兩千萬,後來兩個人結了婚。

 

小王:“他當時去賭博賭輸了之後,我把錢給他刷卡,就是換成籌碼給他。”

毛總:“出了事情,要離婚的時候我才知道這個事情,她一直徹頭徹尾的在騙。”

 

小王:“不能直接證明我打給他的,但我有一系列的證據。”

小王沒有墊付兩千萬的直接證明,小毛的父親當場提出疑問。

毛總:“騙了我們家八百萬!”

小王:“(他帶着你?)對。(你帶着錢?)對。(他爲什麼不帶錢?)因爲他沒有錢啊。”

結婚半年,毛總沒見過親家,小王說起父親,也是吞吞吐吐。

 

小王:“這個我真的不能透露。(那你父親現在情況怎麼樣?)不在了。(你說你父親姓夏?)對,我跟我姨媽他們,小時候戶口跟他們上的。他是屬於我親表弟。(跟誰姓的?)跟我姨媽。(爲什麼不跟姨父姓?)對,就是跟我姨父姓的,沒錯。”  

小王表弟:“(夏某某這個人是你什麼人?)我能不能不回答這方面的問題。”

河北的小張看過新聞,飛到浙江講訴自己和小王接觸中的種種疑點。

 

小林看了新聞後

特地從北京飛過來

 

同樣,北京姑娘小林看了新聞後也坐不住了。

小林:曾借給小王三百多萬

以前一直覺得小王是好人

 

小林:“晴天霹靂,怎麼說呢,即便是我把三百多萬打給了小王,但我後面也認爲小王是好人,包括她跟小毛這些事,我也是知道一些的,我也是很挺她,當她是好人的。”

5月21號,小林專程從北京飛到寧波,找毛總覈實情況,也想向我們說說她的疑問。小林說,她和小王是2017年認識的,當時小王還是自己一個朋友的女朋友,2018年5月,她借給小王三百多萬。

 

小林:“你們節目播出之後,我有一個點‘炸’掉了,就是她父親的死亡時間。(她告訴你她父親的死亡時間是什麼時候?)是2018年的3月份,也就是因爲這件事情,她爸爸去世了,家裏生意急用錢,找我週轉,以這個原因(理由)借的錢。”

小林說,自己和小王有一個共同好友小李,男性,來自東北,這個人很關鍵,待會再細說。

先來看一下小林跟小李的聊天記錄:        

記錄中的時間是2018年5月26號,小林說,她得知小王父親去世後,還讓小李幫幫小王,而小王在2018年7月份的聊天記錄中,說小李沒有幫她,同時,對於父親去世的事情,也沒有否認。

 

 

然而

在記者採訪時,小王是這麼說:        

小王:“(那你父親現在情況怎麼樣?)不在了,(什麼時候不在的?)年頭。”

年頭也就是年初!毛總提供了一份他和小王的錄音,小王又說怎麼說的呢?

毛總提供的錄音:        

小王:“我有必要騙您嗎?今年年頭的時候出事了,腦溢血,走了。”

毛總還有疑問,他說有一個自稱是小王父親的人,加了小毛微信,直到今年4月底還在跟小毛聊天。

 

再回到借錢這事,小林說,她和之前反映問題的小張覈對過,這位來自東北的小李,在小張面前自稱是小王的表哥。

小張:“所謂的表哥來對我進行了威脅。(對方說)你想怎麼着啊?要不咱們見面聊聊?挑個地方你定地方,咱們找地方說說事兒,小王是武漢人,他哥完完全全是東北口音。”

小林:“當時是這個東北人(小李)讓我打給她(小王)的,其實說實話,我借出去這錢的時候我覺得我能收回來,(爲什麼覺得她會有這個償還能力?)我真的是被洗腦了,我甚至把我自己的一個工廠給那個東北人(小李)管理。”

小林說,除了相信中間人小李之外,小王平時的表現,看起來條件也挺不錯的。

小林:“(小王)開一輛卡宴,我在武漢見過她一次,她幫我付了酒店的房費,威斯汀,有次我在北京吃日料,差不多五千多,她把賬結了,包括比方說,雖然我覺得不好看,但是(小王的)首飾很誇張的,包包。(怎麼誇張?)鑽很大,當然我也看不出來真假。”

小林說,這三百萬是通過小李借給小王的,對方表示一週後還給她,可她等了一個月對方都沒有還錢,之後她聯繫不上小李,就去問了小王。

小林:“小王跟我說那個錢,不是她借的,是那個東北人(小李)還她的錢,然後我當時就震驚了,她說東北人(小李)欠她一百多萬,她就留了一百多萬,剩下兩百多萬已經打回給東北人(小李)了,包括比方說東北人(小李)的車是租的,曾經我身邊的人甚至我媽媽已經提醒過我,覺得他們是一起來騙我的。”

儘管如此,小林說她還是相信小王,因爲在那之後,她的公司資金週轉不過來,是小王幫了她。

小林:“我當時特別着急,我去填補這個虧空,當時還差一點,小王還借了我一百萬,所以我爲什麼到後來一直覺得她是好人,我過了一個多月又還給她了。”

曾是小林建議小王

撥打我們1818熱線

 

對於小王跟小毛這所謂兩千萬的事情,小林表示自己也知道一些,小王之所以會找我們來反映這事,跟她也有關係。

 

小林:“就很雷,我推薦的,我給了她你們的熱線電話。(怎麼想到來找我們?)我問了我浙江的朋友,什麼節目比較好。”

小林說,一開始小王並沒有告訴她,兩千萬是賭博輸掉的。

小林:“跟我說小毛借了她兩千萬,後來反正也是吞吞吐吐,又變成賭博什麼的,因爲我人在北京,後來又變成沒有明確的證據打給他(小毛),我說賭博這東西也沒法說了,我說你們兩個人一起去的,輸了你想找人家要,誰賭的也說不清,那你如果贏了呢?”

小王提供的聊天記錄

有疑點

 

毛總表示,在小王提供的和賭場工作人員的聊天記錄中,對方表示2018年9月25日,小毛和小王一同前往澳門,輸了一千八百多萬港幣。

 

 

但這天小王和小毛已經從珠海飛到了徐州,他有機票訂單截圖。

 

記者也注意到,小王提供的一份流水記錄中,9月份總的支出了一千八百萬人民幣,並不是一千八百萬港幣,而且支出時間集中在20、21和22號三天,並非聊天記錄中提到的25號。

 

小毛母親崩潰住院

 

毛總說,本來他打算讓小毛自己出來說清楚這些事,但小毛母親生病住院了,小毛在陪牀。

毛總:“原來她(小毛母親)想着,孫子來了(要出生了),孫女來了,非常高興的一個事情,演變成了一個騙局,所以她心一急就有點想不開了,精神有點崩潰了。”

毛總說,小王進家門沒多久就說懷孕了,妻子非常高興,覺得是雙喜臨門,之後小王卻說流產了,一會說又懷上,但過了沒幾天又流產了,妻子有點接受不了。

小林:“但我覺得也比較巧,因爲她跟我那個朋友懷孕流產也是兩次,半年多一點吧,五月到十二月。”

毛總:“(小毛)在國外生活的時間比較長,比較老實,等於是(小毛)帶回家的第一個女朋友,我們看到她的耳朵大大的,面相蠻好的,現在瞭解起來的話,整容整出來的。”

 

毛總說,現在妻子的情況有所好轉,工廠也恢復了生產,之前爲了這事,廠裏被迫停工好幾天。

 

 

毛總:“她把我們廠門堵了,四天,早上過來晚上回去,他們五個人,四個男的一個女的,耍無賴,用高音喇叭拼命的喊。”

 

 

 

毛總提供了照片,他說小王和幾名男子在廠門口一守就是好幾天,中飯都是在對面的路邊攤吃的,對於這一點,小林覺得很詫異,她說第一次跟小王見面是在北京的一個音樂節上,對方對於吃住非常挑剔。

小林:“因爲那個音樂節的地點比較偏,那裏沒有比較好的酒店,質量可能跟快捷酒店差不多,然後小王是一定要回北京的,她是住不了這種地方的,她說這種地方不是人住的。(你不是住了嗎?)當時我是很有意見的,我是覺得這女孩怎麼這麼‘事兒’啊。”

現在再次撥打小王的兩個電話號碼,都已經關機了,小林用微信語音打了過去,也沒有人接。毛總表示,他們報警後,公安部門正在調查此事,小林說,自己借錢給小王的事情還沒有了結,她已經去報了警,目前正在等待做筆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