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入住自如2歲男童患白血病離世 母親拒絕7位數賠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1日 17:19   鳳凰網

原標題:【津雲追蹤】入住自如後2歲男童患白血病離世,母親拒絕7位數賠償,只求道歉

5月的南京,處於春夏交替的季節,在大街小巷中總能看到孩子的嬉鬧。日前,記者見到因白血病失去孩子的陳女士時,她一身黑色的衣服,連帽子和口罩都是黑色,顯然她還沉浸在悲痛中。爲了讓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陳女士在老房換學區房的過程中,通過自如平臺租房,入住僅僅4個月後,2歲半的兒子就患上了白血病,僅100天便不幸去世。

租了自如房查出孩子患白血病

陳女士的孩子2016年1月份出生,爲了讓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2017年陳女士賣掉了江寧區所住的房子,購買了一處學區房,等待2019年交房後裝修入住。

“這段時間我們一家需要在外面租住作爲中轉。”陳女士說,“當時認爲自如的出租房比較成熟,在網上看完房子以後,2018年6月,我們一家通過自如租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

租住的這套房子月租金爲4460元,租期一年,房屋出租前,自如的工作人員告訴她,這套房子是在2017年11月收房的,收房之前原房東已經對房子進行了裝修,而且此前已經有別人租過這套房子。“當時覺得應該不會有甲醛的隱患,我們才搬進來了。”陳女士說。

 

(租房合同)

讓陳女士一家想不到的是,“噩夢”從此開始了。“去年6月28日我們搬進了租來的房子裏,到了10月,孩子開始咳嗽,我就帶着孩子去了江蘇省婦幼保健院。醫生說孩子支氣管有點發炎,就給拿了一點藥。”陳女士說,拿完藥後,一直到11月份,孩子的咳嗽一直不見好轉。11月4日,她又帶着孩子到了婦幼保健院做檢查,醫生看完驗血結果後,要求孩子馬上住院治療。

“從11月4日開始在江蘇婦幼保健院和南京市兒童醫院住院檢查和治療,一直到12月份,寶寶在上海兒童醫學中心被確診爲幼年型粒單核細胞白血病。”說起孩子病情,陳女士止不住的開始哭泣,“孩子都沒有了,‘學區房’又還有什麼意義?”

 

(醫院診斷證明)

租房前孩子身體一直很健康

幼年型粒單核細胞白血病號稱白血病之王,移植是唯一的治療手段,不像其它的白血病可以化療。由於病情的惡化迅速,陳女士夫婦還沒來得及進行骨髓配型移植,2019年2月14日,孩子就在上海兒童醫學中心病逝,此時距初次入院檢查僅100天。

 

(寶寶照片-2018年9月)

 

(寶寶照片-2019年1月)

陳女士對記者說,當時這個診斷出來後,他們並沒有和房屋聯繫一起來。但是她發現,每個醫院的醫生都會問她,家裏最近有沒有裝修,父母有無從事相關行業。直到這個時候,陳女士才把孩子的生病和租住的房子聯繫了起來。

陳女士表示,2018年7月24日,孩子在做兩歲半體檢的時候,一切都是正常的。

 

(2018年7月24日的血常規報告)

2018年8月28日,孩子做入園體檢也顯示正常。

 

(入園健康檢查表)

2018年11月4日,孩子在江蘇省婦幼保健院檢查,血小板指數低至38,脾腫大。

 

(2018年11月4日的血常規報告)

“爲了確定不是因爲遺傳原因導致,我和家人在上海兒童醫學中心分子診斷實驗室一起做了基因測序驗證。”陳女士說,報告顯示,孩子患病“爲其自身突發產生”,與父母基因無關。這完全說明孩子的健康問題是從入住自如安排的房子後開始的。

檢測結果甲醛超標傢俱有明顯味道

爲了弄清真相,在上海陪伴孩子治療期間, 陳女士撥打南京的12315熱線,請求幫助。當時,鼓樓區消費者權益委員會找來了國家建材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南京)對租住的房子進行檢測。2019年3月1日,檢測報告交到消保委,報告上顯示,房子客廳、主臥、次臥的甲醛含量均有超標。

 

(檢驗檢測報告)

“我們在1月份接到當事人的反映信息,因爲當時當事人沒有在南京,所以委託我們對房屋進行客觀的檢查。”鼓樓區消費者權益委員會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得知陳女士的情況後,委託了一家有資質的檢測機構在2019年2月22日對房屋進行了檢測,檢測結果出來後,立即通知了陳女士。

記者在消保委出具的報告中看到,按國家標準,Ⅱ類民用建築工程房間內甲醛含量要低於或等於每立方米0.1毫克,在幼兒園等Ⅰ類民用建築工程要求爲居室空氣中甲醛的最高容許濃度爲0.08毫克/立方米。而陳女士租住的房子內,客廳、主臥、次臥的甲醛量分別爲每立方米0.12毫克、0.16毫克和0.13毫克。

“這個檢測結果是客觀公正的,自如出租的房屋裏的確是甲醛超標。”該消保委負責人說,現在消保委正在準備發起多部門聯合對自如的約談。他們也將繼續關注此事。

記者和陳女士再次來到她曾經租住的這間屋子,進到屋子後,陽臺的一扇窗戶打開着。兩室一廳的房間內擺放着十餘件各種板材類的傢俱,“這些傢俱都是自如提供的。”走在房間裏,記者沒有聞到明顯的異味,但是在拉開臥室和客廳的櫃子時,還是能聞到刺鼻的味道。

 

 

(臥室的傢俱)

拒絕了7位數賠償只想要一個道歉

日前,自如發表了一篇對於陳女士事件的說明,其中自如稱房源是由房主完成裝修,自如接受委託後,只配置了電視櫃、沙發、衣櫃等傢俱用品,相關傢俱均有檢測報告,符合規定。並一直希望對房源空氣質量進行檢測,但由於陳女士不同意,至今未能進行。

“自如說有這些傢俱的檢測報告,但是一直沒有提供給我。並且傢俱質量合格和它是否有污染沒有關係。”並且讓陳女士憤怒的是,剛開始檢測結果出來以後,自如南京區域的一位負責人承認上面的檢測報告,但是現在又出爾反爾,不再承認檢測結果。

“政府機構已經對房源做出了檢測,爲什麼自如還要檢測。”陳女士說,自孩子去世後,她和家人就沒再來過這個房子,但是陽臺的窗戶現在是打開的,並且在陽臺的一個角落裏,散落着4個白色包裝的去甲醛竹炭包。“我不知道這些都是誰做的,如果自如再進行檢測,那麼是否還能客觀的反映房屋空氣質量。”

 

(角落裏的竹炭包)

在自如的說明中提到,因爲“鉅額索賠要求難以達成一致”。對此,陳女士表示,在孩子治療過程中,自如的工作人員曾表示可以給出一個“7位數賠償”。“當時因爲孩子在治療,自如的公關人員用很輕鬆的語氣說,我們公司實力雄厚,7位數我還是能做主。”陳女士說,因爲當時很憤怒,孩子正在icu病房,他們卻來談賠償。我就說了一句你不如干脆湊個整吧,十位數,這句話只是情緒的發泄。

“孩子都沒有,我要錢幹什麼?拿了這些錢我能花的出去嗎?我不會接受自如的慰問。”陳女士表示,現在就是希望自如方面能夠公開道歉,並且下架所有甲醛沒有達標的房子。也希望通過自身的經歷,讓國家相關部門出臺相關的法律法規,對租賃房屋的裝修質量和室內空氣質量進行保障。目前陳女士也準備走法律程序,要求自如公開道歉,以告慰她逝去的孩子。

“2018年有阿里P7因租住自如的房子患白血病去世,2019年我們也是因爲租了自如的房孩子離我們而去,我不希望在2020年再次出現這樣的慘劇。”陳女士說。

 

(家人寫給孩子的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