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極限第一人”吳永寧失手墜亡 直播平臺被判賠償3萬元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1日 04:59   鳳凰網

 

在“國內極限第一人”吳永寧攀爬高樓墜亡後,其母何某認爲花椒直播對於用戶發佈的高度危險性視頻沒有盡到合理的審查和監管義務,將花椒直播的運營方訴至法院,要求其賠禮道歉,並賠償各項損失共計6萬元。

5月21日,北京互聯網法院一審對該案進行宣判,法院認定花椒直播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承擔網絡侵權責任,判決其賠償何某各項損失3萬元。

吳永寧母親:花椒直播未盡到審查監管、安全保障義務

吳永寧的母親何某訴稱,吳永寧曾經在浙江橫店影視城擔任過演員。從2017年開始,吳永寧在花椒直播等各大主流網絡平臺發佈了大量的徒手攀爬高樓等高度危險性視頻,視頻總瀏覽量超過3億人次,因此擁有了上百萬粉絲,成爲了網絡名人。

2017年11月8日,吳永寧在攀爬長沙華遠國際中心時,失手墜落身亡。

 

何某認爲,花椒直播的運營方北京密境和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花椒直播)明知吳永寧發佈的視頻都是冒着生命危險拍攝的,其拍攝過程中很可能會發生意外,但花椒直播爲獲取更大的盈利,未對吳永寧的行爲予以告誡和制止,也未對其發佈的危險視頻採取刪除、屏蔽、 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未對吳永寧盡到安全提示、安全保障的義務。且吳永寧墜亡時,正處於和花椒直播的簽約期內,花椒直播對其死亡有直接的推動和因果關係,應承擔侵權責任。

花椒直播:平臺與吳永寧墜亡無因果關係

花椒直播辯稱,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並不具有在現實空間侵犯吳永寧人身權的可能性。而吳永寧上傳的視頻內容也非法律法規禁止內容,花椒直播沒有義務對其處理。

此外,針對花椒直播與吳永寧之間的推廣合作,花椒直播認爲其並不構成加害行爲,也未讓吳永寧做超出其挑戰能力或者不擅長的挑戰項目。

花椒直播認爲,吳永寧作爲完全民事行爲能力人,因極限挑戰屢屢成功已聲名鵲起,應認爲其具有一定極限挑戰的能力,所以己方不具有主觀侵權過錯。且花椒直播未參與吳永寧的挑戰行爲,吳永寧從事極限挑戰的目的也未必爲了獲得報酬。所以花椒直播認爲,其與吳永寧高墜身亡不具法律意義上的因果關係。

 

法院:花椒直播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

北京互聯網法院認爲,網絡服務提供者在虛擬的網絡空間中亦對網絡用戶負有一定的安全保障義務,應僅包含審覈、告知、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措施。此外,花椒直播平臺具有盈利性,與吳永寧共同分享了打賞收益。因此,此案中花椒直播應對吳永寧承擔相應的安全保障義務。

結合此案,法院認爲,吳永寧上傳“花椒直播”平臺的視頻大部分爲高空危險視頻,其攀爬及表演高空危險動作過程中未穿戴防護設備,亦缺乏相應的安全保障。花椒直播在明知或應知吳永寧上傳的視頻內容具有危險性,並可能產生風險的情況下,而未對吳上傳的危險視頻採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措施,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

此外,法院認爲,花椒直播與吳永寧的商業合作對其持續進行危險活動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應認爲花椒直播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是導致吳永寧墜亡的誘導性因素,二者具有一定的因果關係,花椒直播對吳永寧的墜亡存在過錯。

在賠償責任認定上,法院認爲,花椒直播作爲網絡服務提供者,無法實體控制吳的危險活動,並不會直接導致吳永寧的死亡。吳永寧作爲完全民事行爲能力人,能夠預見拍攝危險視頻的風險卻仍進行冒險,爲其墜亡主因。

5月21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對此案一審宣判,認定花椒直播應對吳永寧的墜亡承擔相應的網絡侵權責任。但吳永寧本人應對其死亡承擔最主要的責任,花椒直播對吳永寧的死亡所承擔的責任次要且輕微,應賠償吳永寧母親何某各項損失共計3萬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