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浙江小夥赴西藏旅行失聯18天 事發前辭職並屏蔽家人微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1日 04:18   鳳凰網

一位浙江小夥在西藏失聯。

5月18日,網名“佩奇飼養員_”的網友在微博爆料,5月4日,自己的堂哥小俞,在西藏遊玩時失聯。家人聯繫不上小俞,甚至連微信朋友圈都被屏蔽。

 

據海寧日報報道,舅舅說小俞去西藏前,和家裏人關係融洽,沒有情緒異常。但他透露了一個細節,小俞不久前辭去了企業的工作。

失聯前,小俞的手機信號顯示其曾出現在西藏阿里地區的班公錯景區,但由於地廣人稀,搜尋難度依然較大。

據悉,小俞的父親和舅舅已經到達事發地,當地日土縣公安局目前正在調查。

 

“因爲阿里地區監控較少,找起來難度較大……希望幫忙擴散一下,早日找到,平安歸來。”前天開始,一則尋人消息在海寧各大平臺內瘋轉。

消息的發佈者是小俞的親屬,其時27歲的海寧人小俞已經在西藏阿里地區失聯超過18天。

 

尋人消息稱,小俞於4月28日從杭州蕭山機場出發,當天下午5點30分他告訴家人,稱自己到達拉薩。4月30日,小俞又從拉薩乘坐旅遊大巴前往阿里。5月3日,他給家人發的消息顯示,自己已在阿里地區。

此後幾天,家人一直無法與小俞取得聯繫。

5月7日,萬般焦急的小俞家人在海寧市公安局丁橋派出所報警。

根據警方初步調查,及家屬反映的部分情況,海寧日報曾試圖還原小俞失聯前的軌跡。

4月28日下午6點,下飛機後小俞當晚在拉薩有過住宿登記。隔天,小俞還在當地一家銀行的ATM機上提現300元。

5月3日,到達阿里的小俞給家人發回信息,稱自己被旅店坑了,“錢不夠”,母親當即爲他轉去800元。而當天凌晨,身份證記錄還顯示他從早上1點到6點,一直在網吧上網。

 

 

從5月4日開始,小俞的手機關機,而手機最後的定位地點,在西藏阿里地區的班公湖度假村。阿里警方也表示,早上9點左右,小俞還用身份證去過旅遊景點。

“佩奇飼養員_”告訴錢江晚報記者,直到5月14日定位消失前,小俞的手機定位一直沒有變過。

 

記者也聯繫了小俞的親屬,對方表示父親和舅舅還在當地,但調查情況不便透露。

西藏阿里地區位於中國西南邊陲,是青藏高原北部——羌塘高原核心地帶。阿里地區日均溫差大,降水少,年大風天數超過140天,惡劣的自然環境也造就這裏成爲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地區。

小俞失聯的班公錯位於中印邊境,是位於中國日土縣與印控克什米爾交界的“國際湖泊”,藏語稱其爲“錯木昂拉仁波”,意爲明媚而狹長的湖泊。班公湖周邊景色秀美,四周羣山環繞,遠處雪山點點。湖水清澈,能見度爲3至5米,由於光照、深淺、亮度等因素,呈現出墨綠、淡綠和深藍等不同的顏色,非常漂亮。湖中有十多個大小不等的島嶼,島上還有各種鳥類,數量最多時有數萬只。

近幾年,隨着旅遊資源開發,班公錯景區也吸引了不少遊客。湖邊有客棧和飯店,同時有可供遊湖的遊船。

一名多次去過班公錯的揹包客小樓說,班公錯位置偏遠,屬於深度遊,日常去的遊客不多。但旅遊季節,湖邊都有住宿等相關店家,“總體還是很安全的”。

度假村當地交通並不發達,“就一條道,前後離其他地方都挺遠,”小俞迷路的可能性很小。他猜測說,小俞失聯的最大可能,可能在於嚴重的高原反應。

記者也聯繫上了班公錯湖邊的一家客棧,老闆表示,對於此事今天警方已經來過,但小俞並未入住他的客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