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奔馳女車主欠575萬?車主方:幾乎沒有欠款 胡說八道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20日 03:12   鳳凰網

因爲坐引擎蓋維權,西安奔馳女車主王靜(化名)一夜間成爲中國消費“維權鬥士”。但近日,爲自己維權的王靜卻被指“捲款跑路”,被多位維權者指責拖欠上百萬元款項,陷入欠款疑雲。對此,王靜的男友陳星(化名)回覆北京青年報記者稱,首先要把企業和個人分開,企業糾紛再擺事實提供證據鏈。而針對欠款金額陳先生則稱,幾乎是沒有欠款,五百多萬是“胡說八道”。

維權奔馳女車主陷欠款疑雲

高先生是上海一家餐飲店店主,據高先生稱,2018年他曾入駐過一個聯銷美食城項目,但開業沒多久這個美食城就因拖欠物業費關閉,高先生所繳納的保證金、裝修款也打了水漂,與高先生一樣,多家曾入駐該美食城的商戶或供應商都被拖欠各類款項,數額高達上百萬元,而多項證據表明,這間名爲競集手藝人聯合餐廳的實際負責人就是王靜和其男友陳星。

天眼查信息顯示,公司系位於上海奉賢區的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該公司註冊資本10萬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黃某香,而王靜系該公司監事。

高先生介紹,根據王靜此前與西安利之星簽署的協議,對比此前和她簽署的合同,確認王靜及其男友陳星就是拖欠自己款項的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負責人。據媒體報道,王靜曾承認上海競集拖欠供應商款項,系“是公司欠的款”。

高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他是2018年5 月與上海競集公司簽訂的聯銷合同,上海競集公司將江星愛琴海購物公園店中約定的鋪位交於高先生經營,合同期兩年,按照約定,高先生需要向上海競集公司支付保證金人民幣5萬元,裝修費15萬元,CRM系統管理及外賣網絡平臺管理費用1萬元,天然氣開通或電力增容費1萬元,他也按照約定將共計22萬元交予上海競集公司。

2018年6月15日,競集手藝人餐廳開業,王靜的男友陳星在朋友圈寫道“吉時順利開業,感謝朋友們鼎力支持”。爲這條朋友圈點讚的,就有張先生(化名)。供應商張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們公司負責爲競集手藝人裝修,被拖欠的裝修款共計21萬7千多元。

高先生介紹,剛開業時,因爲正值夏季,生意不錯,他也按照約定拿到了營業款。但到7、8月份,一些被拖欠款項的供應商到店內討要說法,還有傢俱商撤掉了店內的椅子,隨後經營受到很大影響,部分店家撤出。到了9月份,店家得知王靜還欠着出租方租金,商鋪也會被租方收回,才發現事情不對。

高先生告訴記者,關於欠款他們曾多次和王靜協商,但王靜都以不是公司法人爲由推脫,直至後來再也聯繫不上她。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在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企業信息中,有一條起訴信息,原告系“上海粵祥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高先生介紹,粵祥是物業公司,被拖欠27萬元物業管理費,物業公司將競集公司告上法庭。該案原計劃於2019年3月19日開庭,但由於對方未到,目前已延期至2019年6月。

女車主方迴應:沒欠款,企業與個人要分開

從“捲款跑路”消息傳出後,陳先生和王靜始終用“蹭流量”“造謠”來形容維權者們的發聲。而當記者問到所謂造謠是欠款事實造謠,還是欠款金額造謠時,陳先生稱“幾乎就是沒有欠款”。而當記者向陳先生覈實一份總額575萬的欠款統計時,陳先生稱其爲“胡說八道,沒有一個是真實的”。

陳先生反覆強調,首先要分開個人與企業的關係,他表示:“拋開證據,一個監事或者高管有什麼責任義務要承擔公司責任。個人跟公司沒有什麼關係。另外,證據他們好好提供,過了熱點我們一次性起訴。在公正的環境下,我們來辯論、舉證。誰是騙子咱們睜大眼睛看看。”當記者問到上海競集有沒有對維權者的欠款時,陳先生表示“沒有”。

陳先生同時喊話維權人“請實名舉報”,陳先生表示,舉報人不實名,對自己和王靜產生的影響如何追責。“是真是假請實名舉報,他們不實名,我們也沒辦法保護自己。” 陳先生同時喊話,希望維權者中有人能站出來承擔“謠言”產生的影響,“找個人願意最後追責的時候找他”。

而針對物業粵祥公司的起訴,陳先生表示已經聘請了律師應訴和反訴,並向北青報記者提供了多段上海競集守藝人項目屋頂漏水的視頻。“我們自己都還不知道這是裝修工程方的問題還是物業方的問題,但這些都是另外的糾紛,是企業之間的事情,先把人與企業糾紛分開。”

商戶否認“維權就是蹭熱點”

對一些網友質疑他們追討欠款是蹭熱點,高先生說他們早在王靜奔馳維權之前就已經開始維權,也在蒐集相關證據準備起訴。但執行難也是一個現實,對像高先生這樣的聯營商來說,與陳的合同並未結束。此外,由於競集公司註冊資本只有10萬元,很多商戶擔心贏了官司也拿不到錢。而在另一位維權商戶T先生(化名)稱,如果不是王靜在西安維權,可能會一直都找不到她。“他們說我們蹭熱點,我們並不是。”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李濤李卓雅張月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