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新中國首位女空降兵捐千萬後:已來過7個騙錢的壞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5日 06:41   鳳凰網

2月18日,央視播出的“感動中國2018年度人物”中,武漢黃陂的86歲老人馬旭和老伴顏學庸備受關注。據頒獎詞所述,馬旭是湖北軍區某部隊的離休幹部,生活清貧、一生省吃儉用,將1000萬元的積蓄全部捐回老家——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木蘭縣,幫助發展那裏的教育事業。

據紅星新聞了解,這1000萬元捐款已分兩期全部捐出。2018年9月13日上午,馬旭夫婦於中國工商銀行武漢機場河支行,將第一期300萬元捐款轉至黑龍江哈爾濱市木蘭縣。2019年4月8日下午,馬旭夫婦又來到中國工商銀行武漢市機場河支行,將第二期700萬元分兩次匯出。至此,他們完成了捐款1000萬元的心願。

捐款事蹟轟動全國,讚譽如潮水般涌向這對老夫妻,馬旭夫婦接受紅星新聞專訪時說,生活意外地有了一些“麻煩”。

馬旭夫婦日常生活照

捐款後的麻煩

騙子登門,陌生信件包裹“騷擾”

“我們昨天通過電話嗎?你先說你是誰,我再給你開門。”陌生人的登門拜訪讓馬旭有些警惕,沒有預約,她很可能不開門。

每一位到訪者,尤其是媒體記者,都需要出示身份證明,還要在馬旭的筆記本上登記姓名、電話、工作單位,甚至身份證號等信息。“你別想太多,我只是比較擔心。因爲家裏已經進過7個壞人了,他們都想來騙我的錢。”馬旭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馬旭夫婦

馬旭夫婦的家在武漢黃陂區郊區,對外人來說並不好找,地圖上定位不準確。《感動中國》播出之後,1000萬捐款的事情轟動全國,馬旭家門檻都幾乎要被踏破,其中自然不乏來意不善者,老太太將其稱爲“壞人”。

回想起來,馬旭心有餘悸。前段時間,一位男子來到了馬旭家中,說自己在海南某所學校讀博士,由於家境貧寒無力支撐學費,所以不遠萬里來到武漢,希望馬旭能“大發善心”資助其讀書。

對於這種說辭,馬旭是不信的,“長得就不像讀書人”。這名男子遭到拒絕後卻不願離去,一直待在馬旭家中。“電話也不讓我打,對講機也不讓我用,門也不讓我出,後來我找了個藉口出門,才把這個人趕出去。”老太太說,類似的情況還發生過好幾次。

除了騙子登門拜訪,意味不明的陌生信件也讓馬旭夫婦頗爲頭疼。最近,馬旭頻繁收到一位李姓男子的信件。男子在信中稱,自己是馬旭的老鄉,被馬旭夫婦的事蹟感動,又瞭解到馬旭夫婦沒有子女,希望能認乾爹乾媽,贍養他們並養老送終。但是,該男子在多封信件中提到自己經濟條件不佳,希望得到幫助。

“說來說去,哪是認什麼乾爹乾媽,其實就是想從我這裏騙錢。後來我託人在老家調查過,根本就沒有這號人。”馬旭告訴紅星新聞,該名男子還曾寄過“特產”以表心意,包裹裏是4塊餈粑。她又讓快遞員把包裹原路退回去了。老伴顏學庸說,自己和馬旭現在收到任何來路不明的包裹都會快遞退回,甚至都不敢打開多看一眼。

爲了避免更多騷擾,馬旭幾次想要在家裏安裝一個報警器。

當然,更多的拜訪者是全國各地的新聞媒體和社會機構。自《感動中國》播出以後,馬旭每天都得接待好幾撥的客人,同樣的話得對着來往的人講述一遍又一遍。反覆如此,讓馬旭身體頗有些吃不消,她甚至覺得自己最近由於精神壓力過大患上了焦慮症,“人怕出名豬怕壯,也算意料之中吧”。

馬旭今年已經86歲,戰爭時的舊傷從幾年前開始反噬,一隻腳幾乎失去了着地的力量,這讓她走路變得極爲吃力,走得稍遠一些便開始喘粗氣。她依然拖着病腿,去配合一些活動的邀請。有一次活動,她從下午2點出門到晚上8點多才回家。老太太對記者長長嘆了一口氣,說:“累啊,當然累。”

一生未育子嗣

背後的細節卻鮮爲人知

在外面,馬旭呈現出和在家中截然不同的性格,扎着兩個羊角辮的她,總是雙手攥住老伴的胳膊,眼神有些怯懦。顏學庸不能離開她的視線,不然她便會急切地詢問旁人老伴的去向。

年輕時的馬旭夫婦

在家裏,馬旭卻儼然是顏學庸的領導。馬旭只用坐着動動嘴,說兩句自己的訴求,顏學庸便會很快收拾好一切。“在家一般都是我做飯。”顏學庸端出一盆削好皮的土豆,按照馬旭的要求用菜刀尖兒挖掉土豆凹陷處的黑點。馬旭盯着他挖了一會,說:“你摳得不乾淨!”顏學庸低着頭沒回話。

顏學庸說,自己和馬旭年紀大了,太硬的東西吃不動,土豆用鹽水煮熟後搗成土豆泥,便是恰到好處的一餐。不過這頓飯,馬旭不是很滿意,因爲她在煮熟的土豆上發現了黑點:“不是叫你挖乾淨嗎!”馬旭嘴上指責着顏學庸,用勺子碾碎了土豆放了一勺在嘴裏,然後不經意地抿嘴笑了。

在可以查詢到的媒體報道中,關於顏學庸的信息幾乎都是隻言片語。顏學庸就像一個沉默的影子,站在光芒四射的馬旭身後。一位經常幫助馬旭夫婦的志願者告訴紅星新聞,寡言少語的顏學庸爲馬旭付出了很多,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他一樣偉大。

馬旭夫婦一生未生育子嗣,其背後的細節卻鮮爲人知。

顏學庸說,“不要孩子”是他和馬旭的共同決定。當年,馬旭是新中國成立後的第一批空降兵部隊的一員,更是新中國成立後的第一名女空降兵。跳傘那年,馬旭的年紀已經29歲了,剩下能夠跳傘的時間本就不多,她不希望因爲懷孕生子導致耽誤訓練,甚至提前退役;另一方面,由於馬旭體質的問題,懷孕本身也極具風險。經過反覆考慮,顏學庸不願意妻子冒險,便去做了絕育手術。

馬旭告訴紅星新聞,現在年紀大了,依然不後悔當初不生孩子的決定,“生個孩子又怎樣呢?萬一對我們不好,那過得還不如現在呢。現在還不是有一些年輕人不想生孩子,那時我們的觀念只是比較超前而已。”

當年爲何差點沒當成空降兵?

身材矮小體重不達標

馬旭是新中國成立後第一個女空降兵,當年她卻差點沒能得到這個資格。

年輕時的馬旭

1961年,馬旭以軍醫身份入選空降兵部隊,負責跳傘訓練的衛生保障工作。“所謂空降兵部隊,就是說除非身體素質很差,否則原則上整個部隊都要學會跳傘技能。”馬旭當年的教官曲少華告訴紅星新聞。

“馬旭身材很瘦小,無論身高還是體重,都達不到空降兵標準,所以她原本是沒資格成爲空降兵的。”顏學庸說,爲了能當上傘兵,身材矮小、29歲的馬旭索性在宿舍挖個坑,墊上細沙,椅子疊到桌子上,每晚在“簡易跳臺”上反覆練次。

馬旭當年以軍醫身份入選空降兵部隊

除了深夜練習,馬旭甚至還做過出格舉動——寫血書,向領導表達自己的強烈意願。後來經過嚴格考覈,她最終如願考上,成爲了新中國第一批空降兵成員。

20多年間,馬旭累計跳傘140多次。曲少華回憶,當年馬旭由於體重過輕,跳傘後總是飄到比一般戰士更遠的地方。除此之外,馬旭的整個跳傘生涯幾乎沒有出過差錯。直到1984年,年過半百的馬旭還跳傘兩次,此後部隊從安全角度考慮,不再允許她上天。

很多人好奇1000萬哪裏來的?

一部分是專利轉讓費

1983年4月,顏學庸和馬旭研製出了“充氣護踝”,並於1989年獲得國家發明專利。該設計可使跳傘着陸時的衝擊力減半,當年推廣使用後空降部隊扭傷率大幅下降。此後,馬旭夫婦又研製出“單兵高原供氧背心”,並於1996年獲得國家發明專利。至今,這兩款專利的改良產品仍在部隊中被廣泛使用。

充氣護踝品獲得國家發明專利

從1983年開始,馬旭夫婦將重心轉向科研工作,着手把多年醫務工作結合跳傘經驗總結出來,在軍內外報刊發表了100多篇學術論文,包括《空降兵生理病理學》《空降兵體能心理訓練依據》等。

隨着科研工作的進一步深入,馬旭夫婦還申請到了不少專利,其中一些已經得到轉讓。

馬旭告訴紅星新聞:“很多人不是好奇我哪兒來的1000萬嗎?其中有一部分就是我的專利轉讓費。”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2000年中國(湖北)科技博覽會上,她的《治療食道癌和萎縮性胃炎的藥劑》專利項目標出一億元的起拍底價,創下了中國單項藥方起拍價紀錄。因定價過高及藥效不明等原因,該專利拍賣最後以流拍告終,但在當年馬旭卻因爲這件事引來了大量關注和媒體報道。

2008年,馬旭來到同濟醫學院基礎醫學院,希望報考在職研究生。由於馬旭年齡已經大幅超過限制,經過反覆溝通,學校破格給她辦理了研究生課程班入學手續。遺憾的是,馬旭連續數年參加考試,但每一年都在外語學科上失利。“八旬老人仍堅持考取研究生”,這件事又被媒體廣泛報道。

馬旭有一本厚厚的剪報集,裏面剪貼的都是關於她自己的報道,時間跨度三十多年,很多剪報的字跡已經模糊難辨了。攤開剪報集時,馬旭如數家珍,每一篇報道的時間和內容,都記得清清楚楚。有人曾批評她喜歡“出風頭”,“什麼叫愛出風頭?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事情而已。”馬旭說。

爲何要捐1000萬元給木蘭縣?

反哺故鄉支持教育

捐款1000萬元,顏學庸說,這是他和馬旭共同商議的結果。馬旭目前的人生經歷可以認爲是“成功”的,但當年如果不是鄉親們做出這個決定,馬旭不可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所以反哺故鄉本身就是有必要的,“這叫感恩”。

爲什麼全部捐給黑龍江木蘭縣?“因爲木蘭縣更窮。”馬旭告訴紅星新聞,爲了木蘭縣羸弱的教育事業,他們決定先將1000萬捐給這裏。

據多家媒體報道,木蘭縣政府決定用這筆款建設“馬旭文博藝術中心”,用於開展教育、文化活動。

不少網友擔憂馬旭夫婦捐款的去向問題,希望建立監督機制,讓善款的每一筆使用都透明化、公開化。馬旭告訴紅星新聞,她原本也對捐款使用這件事比較不放心,所以在決定捐款之前便已對家鄉進行了多年調查,經確定沒有問題以後,才放心地將1000萬元交出去。“我很信任我的家鄉,他們說用來做什麼我都認可。”馬旭說。

紅星新聞記者丨 嚴雨程 發自武漢

編輯丨張莉 張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