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精準扶貧越扶越貧?京東產業扶貧被疑作秀 農戶一年反虧十幾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4日 19:54   鳳凰網

精準扶貧越扶越貧?京東產業扶貧被疑作秀 農戶一年反虧十幾萬

河北阜平縣平石頭村,在京東董事局主席、CEO劉強東的扶貧戰略宣傳上佔有重要地位。2018年,他4個月內3次在公開場合提到平石頭村。

“飛翔鴿”、鐵核桃、黑木耳、京東便利店等等,都是劉強東給平石頭村承諾的扶貧項目。近日,“飛翔鴿”項目被媒體質疑,而據記者調查,鐵核桃項目確實讓村民小有增收,但距劉強東“五年收入翻十倍”的承諾相距甚遠;黑木耳項目,至少有兩名農戶一年反倒虧了十幾萬。

這麼多名目的精準扶貧項目,是否真正地幫到了貧困戶,我們聽聽農民怎麼說。

網售價是收購價3倍多收購方卻稱“市場價跌了”

去年,有一篇《京東:打造電商扶貧升級3.0版本》的新聞報道,報道中,平石頭村民王建新曾對媒體說,“頭一次種木耳,能不能賺錢,我這心裏沒底。但有京東集團做後盾,我有信心!”

幾天前,王建新說,去年他對木耳投入了18萬元種植成本,最後只收入了4.8萬元。賠了十多萬。

此前有報道稱,平石頭村資源條件一般,特色產業相對匱乏,京東集團提出發展食用菌產業,並與供應商合作,推進食用菌精準扶貧項目。記者瞭解,2018年7月,佔地60餘畝的平石頭木耳基地正式建成,當地有十戶農民參與到該產業中,56歲的王建新也踏上返鄉創業之旅,承包了3個木耳大棚。

圖說:京東上打着“村長劉”品牌的平石頭村黑木耳售價爲每150克32.8元。

王建新回憶,在種植前,京東曾向其所在大隊承諾,將來會以每斤45元到60元的價格回收。“結果他們來回收時平均價格只有30元(每500克),說是市場價格跌了。”記者在京東平臺上看到,一款標有“燕之坊.村長劉.平石頭村”的秋後小木耳,網上售價爲32.8元(每150克),是從農戶手中收購價格的三倍多。

近日,記者在該村黑木耳種植基地看到,本是栽培的季節,這裏的37個大棚絕大多數都處於荒廢狀態,塑料薄膜都已經撤掉。

圖說:有村民反映,京東的黑木耳扶貧項目讓其賠了十多萬,很多農戶都已經棄種。

“我也賠錢了。” 木耳農戶劉文良。“去年我種了4.2萬個(木耳)菌包,結果2.3萬個就沒出木耳,總共賠了十一二萬。”

劉文良說,這次賠錢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前期供應商提供菌包存在質量問題,但出了問題沒人來管,也沒有技術支持。有農戶證實,曾參與木耳扶貧項目的十戶農民,現在只剩劉文良一家今年還選擇繼續種。“我再試種半年,看能不能稍微回點本。”劉文良說。

號稱無人機空運核桃實際是大卡車拉走的

4月11日,京東在北京召開平石頭村鐵核桃公益項目發佈會。“平石頭村鐵核桃”在京東商城衆籌上線。宣稱其對平石頭村的扶貧已達到3.0的水平。即:以品牌化爲核心,提升品牌溢價爲手段,通過“六大助力”品牌產業升級。

近日,記者在平石頭村委會信息欄上看到,2018年該村向京東直銷蜂蜜1000斤,羊350只,核桃2670斤。記者獲取的另一份數據顯示,2018年京東通過恰恰集團從平石頭村收購了7118斤核桃,每斤12元,共計85416元。

圖說:村幹部發來的2018年全年京東從平石頭村收購鐵核桃的數據

“我家去年賣給京東核桃的價格,確實比以前每斤賣8塊的價格高了不少,增收了近1000元。”平石頭村一位種核桃的農戶說。但該農戶說,這與“村長劉”2017年就職承諾5年內要讓村民人均收入翻十倍的目標還有着不小的差距。

不過,平石頭村的核桃在劉強東那有着“其他重要意義”。公開報道顯示,他多次演講中拿該村舉例,稱京東爲平石頭村建起了幾十個起降平臺,其無人機系統已實現免費爲村民把核桃從村裏運到鎮上去的目標。

對此說法,當地村民大多一笑了之,“核桃還不是一輛大卡車全拉走的?”。事實上,京東確實在村周圍的山上建起了幾個試驗用的水泥臺。一些村民對無人機的回憶,也僅停留在“以前京東有幾次來人試驗無人機,在村裏飛了個來回,很多人都看見了。”

圖說:圖爲京東對外宣傳的無人機起降平臺。村民說,從沒見過京東用無人機往鎮裏運核桃

據瞭解,平石頭村位於太行山深處,村域面積3.65萬畝,耕地面積卻只有703畝。只有集中開發才能發揮最大效益。實行土地流轉後,大部分土地以年每畝平均1000元的價格集中到了阜平富裕山區綜合開發公司手中。

“我們現在主要靠外出打工增收。就算京東把一年的核桃全收走,大部分也是富裕公司的收入,就算8萬多元全到農民手裏,對全村增收所起的作用也不大,它(京東)能解決的問題,遠沒到宣傳的那樣。”一位在外打工的村民說。

京東便利店收入沒長進卻成“宣傳聖地”

走入平石頭村,引人注目的第一個建築就是村口塗有京東標識的小超市。這家小店中的商品與其他農村小賣部差別不大,價格低廉。在京東的精準扶貧3.0版本宣傳中,便利店要爲鄉鎮市場的消費者帶來與一二線城市同樣的商品與服務。

便利店店主顧利飛告訴記者,這個小店開業於2017年,當時劉強東還沒來當名譽村長。“後來京東的人來做推廣,我覺得還可以,就交了5000元質保金把小店改成了京東便利店。”

顧利飛說,現在和以前開小賣部的收入沒有太明顯的增長。

圖說:平石頭村京東便利店店主說,京東提供的貨品有點不接地氣。

京東的商品與農村需求的調性並不吻合,實用的小雜貨纔是農村日常消費的主要商品,“店裏的不少貨還得我單獨從其他渠道去進”。

顧利飛回憶,劉強東一共來過兩次村裏,有一次還走進了他的店裏。 “當時他(劉強東)進我店裏轉了一圈,好多人都在照相,人特別多,我搶機會跟他合了張影,但照片一直沒給我”。

去年年底,京東的工作人員又專門帶媒體來到顧利飛的店裏採訪。“像照完了,我小店的實際收入是否有增長好像沒太多人關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