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看看劉鑫這種人,你就知道人心可以有多壞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2日 00:05   鳳凰網

 

 

世上有兩樣東西不可直視,一是 太陽,二是人心。其實果姐一直對人性挺悲觀的,這些年我見過好多事,我見過一個男孩得不到一個女孩就在外面拼命的詆譭,也見過你幫這個人十次,第十一次沒幫,他就懷恨在心,還見過一羣人共貧賤,卻不能共富貴。你們還記得 江歌和 劉鑫的事吧,簡直就是現代版的農夫與蛇,你在劉鑫身上,就能看到人性最大的惡意和無情。是那些流淌在血液裏的自私,是隻能接受別人幫助和善意的虛僞,是一旦不被滿足就成仇的狹隘,這就是人心啊,所以這些年,我得到的一個重要經驗就是:有些狗不能喂太飽,有些人不能對他太好

 

 

這個清明節的前一天,江歌媽媽在微博上寫下這樣一段話:

 

 

800多天的時間裏,江歌媽媽沒有一天是好過的。

2016年11月3日那個凌晨,她失去了自己24歲的女兒。

3個春秋冬夏過去,這世間上演着形形色色的戲碼,只有她一直停在原地,活在痛苦裏。

她曾說過,“雖然自己還在喘氣,但其實已經死了。”

而就在清明節的第二天,劉鑫置頂了一條看起來是在悼念江歌的微博。

 

 

可緊接着,她又點讚了一條微博:“阿姨,血餛飩好吃嗎?”

 

 

有網友扒出,這個@冷眼萌叔,就是劉鑫的小號,被她特意僞裝成營銷號的樣子,總是在跟劉鑫一起黑江歌媽媽。

 

 

 

 

之後,劉鑫不滿足於這樣隔空挑釁,直接私信江歌媽媽:

 

 

面對惡毒又卑鄙的諷刺,江歌媽媽迴應道:

“劉鑫,雖然你的擔心帶着血,但我照單全收,謝謝你了!”

但劉鑫沒有罷休,又連發三篇微博刺激江歌媽媽,造謠江歌媽媽騙錢買熱搜,把這個爲女兒苦苦尋求正義和真相的媽媽,說成作秀想紅的騙子。

 

 

 

 

在清明節,在這個憑弔逝者的春天,劉鑫的惡意讓我感到後脊發涼。

兩年多以來,她從未安慰過自己口中“閨蜜”的母親,從未感同身受過江歌媽媽的悲痛,從未對那個冬天的深夜,感到一絲一毫的悔意。

劉鑫,你還記得江歌是爲救你而死的嗎?

“劉鑫到了,我去接她。”

這是江歌媽媽收到的來自女兒的最後一條微信。

她還聽到女兒對劉鑫說,“我給你帶了餛飩,咱們回家去燒。”

那天,劉鑫和前男友陳世峯吵架,無家可歸,又害怕陳世峯騷擾她,便哀求江歌收留。

 

 

好心的江歌心疼這個跟自己同鄉的姑娘,於是在車站等了2個小時,還給她買了餛飩,帶她回了自己的家。

不想陳世峯找上門來糾纏,江歌把劉鑫保護在身後,讓她先進門,自己在門外和陳世峯溝通。

沒想到那扇門,江歌再也進不去了。

被捅10刀的時候,江歌連“媽媽”都喊不出來,劉鑫卻死死攥住門把手,怎麼也不願打開。

從始至終,她躲在江歌的房間裏。

在24歲的年紀,在異國他鄉的日本,江歌的生命因爲“保護閨蜜”,終止在冰冷的黑夜。

可她死得太輕,輕到在劉鑫眼裏不值一提,連一句感恩都沒有換來。

案發300天,劉鑫始終不願與江歌媽媽見面,江媽媽連續給她發了幾天的微信,她一條都不回。

在日本警局,劉鑫從未澄清自己和陳世峯的關係,任由媒體猜測江歌與兇手有不正當關係,留學就是在國外亂搞,男女關係混亂。

她在微博上用“碧蓮”、“大傻比”這樣的字眼稱呼自己“閨蜜”的母親,把江歌媽媽的名字和形象做成惡趣味圖片,貼在網上。

 

 

她誣陷江歌是同性戀,曾經對自己表白,自己之所以不出庭作證,是爲了保護江歌的隱私。

 

 

兇手陳世峯被判了刑,而給兇手遞刀的劉鑫一直活躍在社交平臺上,美美地生活,美美地自拍,美美地繼續刺痛江歌媽媽的心,就連清明節這樣的日子,也不放過那個失去孩子的母親。

江歌替她擋了整整10刀,她回報給江歌母親的,是無數把挑釁、刺激、污衊的刀。

刀刀見血。

有人說,在劉鑫身上,你能看到人性最大的惡意和無情。

確實,我在劉鑫身上看到的,是那些流淌在血液裏的自私,是隻能接受別人幫助和善意的虛僞,是一旦不被滿足就成仇的狹隘。

正如英國作家薩克雷說的那樣:“如果一個人,深受大恩之後又和恩人反目的話,他一定比不相干的路人更加惡毒,他一定要證實對方的罪過才能解釋自己的無情。”

有些善良,是會養出仇恨的。

江歌的死,換來的是一個侮辱母親的仇人,而這個仇人,是被她的善一口一口喂大的。

曾看過一個故事。

古時候,有一對鄰居關係要好。

有一年,其中一戶人家收成不好,全家人都吃不上飯。

而另一家,因爲做生意發了點財,富了起來。

見鄰居不能溫飽,富人給窮人送去了一升米。窮人接過來,千恩萬謝,承諾滴水之恩日後定會涌泉相報。

等到第二年,窮人的收成好了點,富人出於好心,又給他送了一斗米。

可窮人拿着這一斗米,回到家後破口大罵:“既然這麼有錢,爲什麼不多送我們一些糧食!”

這些話傳到富人耳朵裏,兩家從此絕交,恩人變仇人。

“升米恩,鬥米仇。”對有些人來說,慾望是海水,喝得越多,越是口渴。

人心從來都是不可測的。

快溺死的人,你扔下一個救生圈,他會感激涕零。

可當你跳進海里救他,他恨不得淹死的那個人是你,站在岸上的是他。

 

 

同樣在幾天前,杭州保姆縱火案的事主林生斌,做了一個決定:放棄起訴。

撤訴對他來說,並不是放過了罪人,而是放過了自己。

一年多以前,林生斌根本沒有想到,他們一家都客客氣氣對待的保姆,會變成一個魔鬼。

因爲賭博成癮,保姆莫煥晶在林家工作時,偷走了高達13萬元的財物。

但作爲主人,林生斌和太太沒有懲罰莫煥晶,也沒有辭退她。

莫煥晶又以買房爲由向僱主借錢,林生斌也不計前嫌地借給了她。

在林家的日子,莫煥晶不怎麼會做飯,幹家務也毛手毛腳,還拿着每月7500元的工資。

有朋友建議林生斌的太太換個保姆,但她拒絕了,仍舊收留着這個什麼都不會的女人,只讓她接送孩子上學放學,還把價值80萬的車給她開。

 

 

寬容,是林生斌和太太的選擇。

而莫煥晶選擇的,是索取得多一點,再多一點。

她策劃了一起故意放火事件,想借“及時救人”的藉口騙取僱主的好感趁機再撈上一筆。

可她沒想到,大火超出了可控制的範圍,她抱着頭逃了命,留下林太太和三個孩子,被活活燒死。

原來這世上,並不是所有的善良都有輪迴。

有些毒蛇,吞下了你那顆慈悲的種子,卻把經歷過的所有失意、積攢起來的所有仇恨,投射到唯一對她好過的人身上。

從恩情到仇恨,或許就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的差別。

而這種轉變,比你想象中的更簡單。

人天生就在渴求平等,這個渴求裏,總帶着一點自命不凡的清高。

被幫助,被拯救,意味着你渺小、無能,遠不及那個伸出援手的人高大。

於是,從那個善的瞬間開始,仇恨與嫉妒就成了相隨的影子。

2002年,孫儷還是一個剛剛出道的演員,正在拍《玉觀音》。

偶然,她看見電視報道,有個叫向海清的少年因爲家裏太窮,不得不在快餐店刷盤子,只爲每天一頓飯的報酬。

那時,向海清正在讀高一,孫儷瞭解後特別着急,讓經紀人幫忙聯繫到了這個男生。

她對向海清說,絕不能浪費考大學的寄回。

她開始捐助向海清,每個月給他500元,十幾年間,從來沒有中斷過。

2004年,向海清第一次高考,他落榜了。

他想放棄,但孫儷堅決希望他可以復讀,並讓他放心,自己會一直資助下去的。

第二年,向海清考上了大學。

孫儷開心地給他交學費、買手機、轉生活費。

可讀了大學的向海清,漸漸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他得到6000元的獎學金,與每月300、每學期1000的補助,卻偷偷藏起來,轉身又向孫儷伸手要錢。

而且越來越頻繁。

他覺得孫儷是大明星,來錢容易,於是不管大事小情都張嘴討錢,有一次在10天內問孫儷要了3次共計1000塊錢。

孫儷感覺到不對,決定不能放任他如此。

她資助的,是那個卑微到塵埃裏也要靠雙手吃飯的少年,而不是一個理直氣壯的無底洞。

但向海清怒了。

他在天涯社區寫了一篇長達6000字的文章網罵孫儷。

他洋洋灑灑地控訴孫儷,好像這十幾年來幫助他的不是同一個人,還使勁往孫儷臉上潑髒水。

在後來的節目上,孫儷回憶起這個故事時,幾次落淚。

 

 

她怎麼也想不明白,十幾年的善良,養大了一隻要置自己於死地的狼。

在孫儷的故事之後,記者邱朝舉在博客中寫道:

“爲什麼人們善良的種子結下的都是變異的果實?”

今天,我看到劉鑫的言語,也想寫下一句話:

很多時候善良是不會得到相應回報的,它也許只會養出一條最兇狠的白眼狼,亮出獠牙,撲向曾經的恩人。

這世界,善意總是容易被遺忘,但恨意卻總是被銘記刻骨。

是的,這是人性之惡,我們終其一生的善良,也許都難以逃脫這個漩渦。

但你可以記住一句話:狗不能喂太飽,人不能對太好。

縱使善良是一種高貴的選擇,但從恩人變成仇人,也只在“對他好”與“對他更好”這一步之遙。

如果當初江歌沒有同情那個毫無人情味的劉鑫,如果她沒有收留那個有個極端性格男友的閨蜜,如果在他們糾纏的情仇之間她選擇了迴避。

也許今天的母親,或許不必在揪心中度過餘生。

這世上,唯有太陽和人心不可直視。

別善良得太滿,留幾分給自己。

因爲你付出的是生命,賭的卻是對方遙不可及的良知。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