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年騙百億!香港亮碧思傳銷:一門嗜血的人頭生意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08日 23:04   鳳凰網

距離香港旺角東地鐵站幾百米遠的亞皆老街124號,門口時常車水馬龍,行人行色匆匆,不時有三三兩兩的工作人員拖着大大小小的拉桿箱進出,男的一般西裝領帶衣冠楚楚,女的濃妝淡抹貴氣逼人,儼然一幅成功人士模樣。其實他們的真實身份是傳銷人員,這裏是亮碧思集團旗下FC團隊的駐點。

這只是亮碧思衆多窩點之一,不過它們大多都不叫亮碧思———一個名稱用一段時間之後就會因負面報道太多而不得不棄用,然後不斷更名,並極力撇清與原名公司之間的關係。

根據多位受害人提供的資料,以下是目前亮碧思旗下幾大活躍團隊:

明升,簡稱FC,成立於2002年,常活躍於廣州、佛山、東莞。

詩貝朗,2013年成立,主要活動地在珠海。

卓越亞洲,2014年成立,主要活躍在深圳。

百麗,簡稱BV,2016年由亮碧思旗下最大團隊SPN分拆而來,每年會在香港亞洲國際博覽館搞演唱會。在深圳、廣州、增城、東莞等地活躍。

盛朗,簡稱DC,2016年成立。

勝利古堡,簡稱SGB,主根據地在深圳……

不同團隊定位也有所不同。比如BV團隊的主要目標是家庭主婦,最好是離婚婦女。團隊成員形象定位大多是貴婦和女強人,憑藉自己的努力在一線城市買房買車,孩子上名牌大學等等。而活躍在廣州、佛山的FC團隊更傾向於吸引大學生和年輕人入夥,團隊的成員往往西裝革履,經常在朋友圈曬名車及出入高端場所的“靚照”。

該傳銷活動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區,並逐步向內地其他省市滲透。那麼,其規模有多大?

記者將獲得的兩份BV公司合同進行了對比。其中一份簽約於2017年10月,編號爲621750XX,另外一份簽約於2019年2月,編號爲625385XX,可見兩年時間裏,BV公司簽約的合同數量達到36萬份,也就是說每個月約有2.3萬份合同。以62569港元一個簽約“戶頭”(一份合同)計算,每個月簽約金額達到12億人民幣,每年簽約金額超過100億元。而這還僅僅只是一個團隊!

朋友圈炫富殺熟

記者發現,此類傳銷的共同套路不外“炫富”和“殺熟”:在朋友圈曬豪車、遊艇派對,穿着考究出席各種高端場所,成功人士的派頭十足;抓住身邊的親戚朋友情感失利、工作不如意等弱點,以到香港考察生意、參加新品發佈會等爲藉口,誘騙他們到香港“上課”4天,由專門的團隊“老師”負責洗腦。

亮碧思有一套成熟的拉人方法,即ABP聯誼:A是高層,B是拉人者,P是客戶、受害人。首先由B籠絡P,比方吃飯、喝茶、逛街,在此過程中瞭解P的境況,再針對性地帶A和P聊,對P進行洗腦。

“前同事說她在香港做生意,現在積累了很多客戶資源,準備自己獨立,要我過去跟她幹,每月有1.4萬元工資,還給我看了她4萬的支票收入。”深圳的小雨就是一位曾經的“P仔”。

“那個同事離職兩年多了,之前相互加了微信,但一直沒怎麼聯繫。我在朋友圈看到她確實有很多產品,經常出入香港各種高端場所,吃得好喝得好玩得好的樣子。有一次我給她發在朋友圈的豪車信息點了贊,她馬上私聊我,後來就斷斷續續地聯繫着,聊了差不多4個月之後她約我喝茶,看到她穿着很高檔,跟以前在公司時判若兩人。剛好我也打算離職,而她給我的第一感覺是她在招人,言談中有誘導成分卻並不邀請,等着我主動開口。”小雨說,當初在公司時,她倆職位、收入差不多,甚至她認爲自己某些方面還勝過這個同事,然而現在看看兩人的差距,她感到了巨大的落差。

沒過多久,前同事過生日邀請了小雨。生日會在一個會所舉辦,場面很大很氣派,來了很多前同事的朋友、生意夥伴,每個人看起來都光彩奪目。前同事跟別人介紹時,稱小雨是她最好的朋友,同時還介紹了幾個人給小雨認識,說這個是做大生意的,那個開的是什麼名車,等等,這些成功人士對小雨也很和氣。小雨覺得,這樣的生活讓人既羨慕又嚮往。

後來小雨才知道,這個所謂的生日會是當天到場的人AA制舉辦的,他們稱之爲聯誼。這種聯誼會不定期舉行,包括短途旅行、唱K等形式,如果別人帶“朋友”過來,傳銷團隊的其他人就一起去撐場,費用均攤。

受邀到香港“考察”

在前同事的邀請下,小雨交了4500元的考察費到香港“考察”。

(少部分被騙到香港“考察”的人所攜帶的行李。楊樹/攝)

“在香港的4天時間都是聽課、瞭解產品,有精油、珠寶、化妝品、香水、奶粉、紅酒、手錶、保健品等等,說是法國進口,獨家授權,公司總部在香港,全球有40多家分公司。我當時就被這些產品吸引住了,因爲我爸有腰椎間盤突出,當時就想買一些保健品回去,他們又告訴我可以代理這些產品賺錢,成爲零售商或批發商價格有優惠,我動心了。” 小雨說。

 

(BV的獨立經銷商在荔枝角萬利中心3樓排隊等候打單。楊樹/攝)

 

(BV位於荔枝角萬利中心7樓的客服部,獨立經銷商在此等候簽約。楊樹/攝)

記者在暗訪BV公司提貨點的產品型號價格表裏看到,牆上貼有“BV大單對貨區”,不少人圍着拍照和拿筆登記。產品包括彩妝、手錶、珠寶、洋酒等等,價格非常昂貴,是市場價的好多倍。有很多人坐在大廳內等待打貨、領取支票。

 

(BV大單對貨區,經銷商拍照覈對自己的提貨單據。楊樹/攝)

小雨說,在香港的最大感受是累,每天都是9點出門,折騰到凌晨2點纔回酒店,然後一堆人又以試驗產品等名目弄到3~4點鐘,根本沒有停下來思考的時間。“在香港4天都沒有信號,前同事還提醒我不要連接酒店WiFi,不要告訴朋友,也不要發朋友圈。”與外界隔絕,又天天被高強度洗腦、打疲勞戰,在考察的最後一天,小雨交了5000元,成爲了經銷商。

齊架截水位

回到深圳之後,前同事及其夥伴以幫助小雨經營人脈爲由,每天都會有專門的人教她學習話術,以及如何借錢、怎樣吸引親戚朋友加入,等等,沒有人再提如何賣產品的事。

大概過了一個月,小雨一件產品也沒有賣出去。前同事向她表示,後面來的人銷售能力可能在她之上,隨時會超越小雨晉升到更高一級的經銷商,他們的收入、提成和她無關。

“她找了很多據說買大房、開豪車的人給我洗腦,說他們發財的方法就是‘齊架截水位’,即直接花30多萬買下5個‘戶頭’,有新人進來再直接將‘戶頭’轉讓給他們,錢就回來了。”

被洗腦的小雨開始四處借錢。“她們給我出主意,讓我拿社保和公積金貸款10萬,然後向親戚借20萬,一次性湊夠30多萬。見我沒辦法貸款,他們又帶着我去私人放貸的地方貸款,當天貸款到賬3萬元,被索要了2400元手續費。又用手機微粒貸借了8500元,螞蟻借唄借了5000元,並且讓我回去向老公謊稱自己談了個港貨店生意,讓老公幫我籌了14萬。”

最終,小雨湊夠30多萬元買了5個“戶頭”,苦苦支撐4個月後才醒悟過來。“血本無歸,我真的很心痛,賠上所有積蓄還欠了一身債,差點家破人亡。錢是拿不回來了,也不想再繼續過那種靠算計騙取別人血汗錢的日子。”說起這段經歷,小雨很是懊悔。

亮碧思的等級架構

要了解什麼是“齊架截水位”,得從亮碧思的等級架構說起。亮碧思將“經銷商”從低到高逐級分爲爵士、伯爵、準侯、侯爵、公爵、勳爵、尊爵等級別,伯爵以下屬中下層經銷商。具體以拿貨折扣來劃定等級:

 

(明升的獨立經銷商“拉人頭”等級表。楊樹/攝)

20和29稱爲爵士,即享受20%折扣的普通消費者和一次性消費5000港幣、享受29%折扣的經銷商。這兩個較低的層級發展下線不能得到返利。

38稱爲伯爵,是通過拉下線產生利潤的最低級別,即投資62569港幣成爲伯爵,提貨享受38%折扣。成爲38後,推薦一個29獎勵5000港幣,推薦一個38獎勵14361港幣。但是,隔代拉人佣金遞減,且38所拿佣金止於6代下線。

41稱爲侯爵,即推薦5人成爲38,且連續3個月做滿100萬港幣業績,即成爲侯爵。只有5個38、沒有達到3個月100萬業績的稱爲準41。41提傭不受6代限制,還可參與每年至少4萬元的“亞洲分紅”(實際上很難拿到)。

42即公爵,也稱爲董事長,號稱可以月入10萬港元以上,並且什麼都不用幹。42之上是43,被稱爲榮譽董事長,44則被稱爲環球董事長,據說還沒有人能到44。

據另一位受害人麗姐介紹,她成爲38後,上線跟她說,在還沒有成爲準41,也就是沒有做到有5個下線時,如果她的某個下線38拉人速度快業績好,則麗姐這個支線上的拉人佣金就不再給她了。要避免這種損失,就得“截水位”,也就是“齊架”,即自己找5張身份證,自己掏錢用這5張身份證開戶買下5張大單,以後有新人進來時,替換名字就可以了,相當於提前把錢存在公司賬上。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收兩次錢:38和41的佣金都在自己手裏。

正是這所謂“收兩次錢”的誘惑,絕大部分人都靠自己一次性買5個戶頭成爲準41。不過,早已債臺高築的傳銷者以爲升到41就有錢了,卻不料前方仍是陷阱重重。

2017年,深圳福田警方曾抓獲一個內地最高等級的“公爵”,儘管此人看似衣着光鮮、事業有成,但實際上,那不過是爲了拉人入夥刻意製造的假象。由於前期靠大量借錢加入亮碧思團隊,他後期只能不斷拉親朋好友入夥,拆東牆補西牆,加入傳銷組織7年後被抓獲時,他尚欠有200多萬的債務———做到內地最高層級尚且如此,其他人的遭遇便可想而知了。

據內部知情人士介紹,目前廣州FC團隊拉人後已不滿足於小打小鬧,全部直接誘惑成員“齊架截水位”,交“1+5”個戶頭費,一次交足30多萬元。不少人因此債臺高築,卻並沒有享受到宣傳中所稱的“每個月躺賺10萬”。

亮碧思幕後老闆

亮碧思最早植根於臺灣、香港和澳門,2008年6月19日,澳門禁止層壓式傳銷法令生效後,亮碧思關閉了澳門公司,將香港作爲主要根據地。據多位受害人向記者描述,香港多家傳銷公司都指向同一幕後老闆———黃樹雄。

黃樹雄何許人也?據亮碧思官網介紹,黃樹雄早年大學畢業後在法國賣中國產品。記者調查瞭解到,黃樹雄名下有多家公司,其中亮碧思集團(香港)有限公司成立於1989年4月7日,最早叫偉鴻基(國際)有限公司,2000年11月10日改名爲亮碧思。其官網介紹稱,亮碧思曾獲得過馬來西亞50強傳銷公司大獎,且在香港、馬來西亞、印尼、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均設有辦公室。

據知情人士介紹,亮碧思大約自2005年開始在內地發展傳銷組織,隨着內地警方連續多年打擊,且越來越多受害者在網上發帖揭露亮碧思,亮碧思負面消息太多,黃樹雄隨後在香港註冊了多家公司,以同樣的模式運營。

2013年9月30日,黃樹雄註冊了詩貝朗集團有限公司(SIBELLAC HOLD-INGS LIMITED)。2016年5月6日,又註冊BV集團(BELLE VENTURE HOLD-ING(HK)LTD)。同時,黃樹雄名下還有另外一家公司“francazure”,據官網介紹,這家公司也已經成立長達10年,號稱亞洲最大的直銷網絡公司。知情人向記者介紹,亮碧思經常更換公司名字,這些公司下面的小團隊更是數不勝數,如盛朗、龍家班、AK團隊、明升等。記者在這幾家公司網站發現了幾個共同點:網站設計風格相同,採用相同的傳銷網絡組織架構,產品大多是各類保健品。

內地警方嚴厲打擊亮碧思違法傳銷

早在2009年,內地媒體就曾報道過亮碧思跨境傳銷,在內地圈錢百億的消息。隨後內地警方開展多次查處、打擊行動。2013年,國家工商總局公佈打擊傳銷十大典型案例,亮碧思名列其中。2012~2014年,在廣東省工商局、廣東省公安廳的部署下,廣州、深圳、珠海、韶關、惠州、東莞、中山等市工商、公安針對亮碧思傳銷活動聯合開展了多次打擊行動。

2015年1月,珠海香洲警方破獲亮碧思傳銷案,抓捕7名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額超千萬元。同年7月6日,央視《經濟半小時》播出打擊防範經濟犯罪行動系列專題,揭祕亮碧思傳銷真相。

2016年8月18日,亮碧思發展聚集型傳銷被公安部點名。

2017年7月,深圳福田警方偵破亮碧思在內地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案,抓獲“公爵”一名,涉案金額超過2億元。

8月,國家工商總局曝光34個傳銷組織黑名單,其中就包括亮碧思。

2018年12月,福田警方又破獲一起亮碧思傳銷案,亮碧思傳銷人員通過搭建虛擬平臺,以“投資挖礦”的形式,聲稱“只有交錢才能具備相應的挖礦資格”“充錢纔有挖礦的工具”“充錢才能提升級別”等等,誘騙受害人出資。

深圳市福田區公安分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相關負責人表示,亮碧思是註冊在香港的一家直銷公司,很多人就是被這點所矇蔽,實際上所謂的直銷子虛烏有,並不銷售產品,而是以“拉人頭”返利爲主。亮碧思傳銷組織會對參與人進行調查分析,瞭解其家庭背景,直擊參與者的“軟肋”。

多年來,由於香港並未禁止傳銷,多個受害者曾向香港商業罪案調查科投訴亮碧思,但屢次調查都“證據不足”而無法開展。證券時報記者蹲點暗訪香港傳銷窩點時,恰好碰到3個受害者向警方舉報被傳銷分子所騙,受害者激動地對記者說:“這裏是騙人的,騙了我30萬。”警方在做了近半個小時的筆錄和調查後便離開了,受害人沒有任何辦法。

 

(受害者向香港警察報案稱“被騙30萬”。楊樹/攝)

記者在現場看到,一個能容納上百人的大廳裏坐着很多西裝革履的年輕人,幾個人一個小桌,正不停地在討論着,即使警察在門口盤查問詢,大廳內的人仍然非常淡定。當記者試圖搭訕時,他們則非常警覺地詢問記者身份。

據知情人透露,爲應對內地警方打擊,亮碧思要求所有“侯爵”以上的經銷商必須在香港註冊一家外貿類公司。如此,經銷商與亮碧思的合作便成了兩家公司之間的合作,這樣一來,經銷商在內地從事違法傳銷就與亮碧思無關。

同時,亮碧思還有一個專門的律師團隊研究兩地法律,在經銷商辦理入會手續時,會要求參加者簽署約半斤重的文件,文件中暗藏相關條款。記者獲得的一份亮碧思的《致各獨立經銷商關於國內發展傳銷網絡會觸犯國內相關法例》的公告稱:“內地居民來港加入傳銷計劃後回國內發展傳銷網絡,會觸犯內地相關法例。”如此一來,當這些經銷商被查處時,亮碧思就以“是內地經銷商觸犯法律而非亮碧思”爲由,將法律責任撇得一乾二淨。

 

(注:爲保護隱私,文中均使用化名)

後記丨爲什麼亮碧思如此難取締?

記者剛接觸到香港傳銷受害人羣體時,並未想到,受害人如此之多,牽涉金額如此之廣,問題如此之複雜。

有些受騙者希望能通過法律途徑把被騙的錢拿回來,可是大多數都無疾而終。受害者在得知記者調查此類事件時,不停地向記者吐露受騙的過程。可是他們又害怕記者的報道會激怒傳銷頭目,這樣一來就擋了傳銷組織的財路,不把錢歸還給他們。這種矛盾的心理在與記者交流的過程中顯露無疑。

亮碧思對年輕人的侵害尤其嚴重,在營造出虛幻的發財承諾下,鼓吹讓大學生輟學加入,教他們如何從網上P2P貸款,用信用卡套現,如何用話術騙父母拿錢,騙親朋好友和同學加入,有些人甚至大學未畢業就因亮碧思欠下鉅額債務。

爲什麼亮碧思如此難以取締?首先是跨兩地執法難,香港法律並未禁止傳銷行爲,亮碧思利用這點將根據地設在香港。香港的法律管不了,內地警方又難以跨境查處。其次是取證難,受害者人數多,分佈區域廣,統一收集受害人信息難度非常大,並且亮碧思下設公司和團隊多,調查取證也存在難度。最後,人性的貪婪助長了亮碧思的猖獗,不少受害者剛開始都希望通過亮碧思實現發財夢,這種心理在客觀上助推亮碧思不斷髮展壯大。

近年來,傳銷的模式不斷演變,打着所謂“微商”“電商”“多層分銷”“消費投資”“愛心互助”等名義從事傳銷活動屢見不鮮,不少新型傳銷讓很多高學歷、高智商的人員都深陷其中。這些不法行爲披上合法公司、企業的外衣,以銷售商品爲掩護,以高額返利、高額回報爲誘餌,通過發展加盟商、業務員等形式從事傳銷活動。傳銷形式日新月異,能新到什麼形式,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做不到。但是不管形式怎麼變,核心沒有變,就是拉人頭,許以高回報或者高提成。

工商總局曾發佈新型傳銷活動風險預警,提示廣大羣衆,只要具備“交入門費”“拉人頭”“組成層級團隊計酬”這三點,就可認定爲涉嫌傳銷。

監管機構的打擊是一方面,個人的自身防範是另一方面。亮碧思之所以盛行不衰,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大多人都有一夜暴富的貪念。如果對方什麼都不要求,就給你一個遠超期望的收入承諾時,這時,應認真思考一下:爲什麼?

 

來源:證券時報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