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人想好好放個假,怎麼就這麼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22日 07:19   鳳凰網

今天一早,全中國人民的手機上都收到了一條讓人虎軀一震的推送——五一放假安排又改了。

據@人民日報消息,經國務院批准:

更改原本2019年勞動節只放5月1日(前後週末不調休)的安排↓↓↓

原2019年勞動節放假安排

調整爲休息2019年5月1日至4日(共4天),4月28日、5月5日上班。


更改後的2019年勞動節放假安排

無數人看到假期突然從一天“變成”了四天激動不已,覺得自己憑空就多出了三天假,趕緊準備買票出去玩;

然而看似是個人畜無害的變化,卻並不是人人滿意。反倒是引發了更多網友的質疑,紛紛吐槽這個提前一個月才告訴全國人民的假期安排。

01

“朝三暮四”的五一假期

被網友吐槽的第一點,便是這文字遊戲一般的通知。

雖然幾乎所有新聞標題都告訴你,今年假期似乎是憑空多了三天↓↓↓

可仔細看上面兩張安排圖你就能發現——看似是四天小長假, 實則除了包含五一當天,還有原本的週六,和前後的兩個週日調休。

劃重點:放來放去還是隻有一天假期,多放的都要用週末補回來。

用宋小寶的“海蔘炒麪”鬼才邏輯,四捨五入就相當於沒放了。(誤)

這種只提湊假不提補班的修辭手法,使本質上的假期調整一下子變成了“饋贈”。多少人剛剛看到消息時欣喜不已,等到連上六天班的時候才徹底崩潰。

另一批人煩惱的不是假期調整,而是今天已經3月22日了,離五一隻剩一個月的時間。很多人在去年年底公佈放假計劃的時候,就已經早早籌備好了假期,突然的調整假期讓他們措手不及。

就比如有人專門請年假湊出了五一前的錯峯出行安排,突然變化的新規下來後,假也白請了,機票酒店也白定了↓↓↓

有人計劃好了在5月5日的週日辦婚禮,突然邀請好的來賓都需要去週末補班了,只能改掉算了半年的良辰吉日,重新發請帖,連婚宴的酒店都不一定還有排期。

更慘的還有本準備在五一前後週末舉辦的各大音樂節,本來藝人邀請、場地報批、門票售賣等等詳盡的準備都做好了。

想要臨時改期難度已經太太,只能硬着頭皮繼續做下去,儘管到時要面對的可能是觀衆席空空的慘狀。

無數網友叫苦不迭,唯一沒有出現反對聲音的地方,或許就是旅遊業了。

根據@去哪兒網數據顯示,放假消息公佈的一個小時內,國際航線機票搜索量就上漲了10倍。今年的五一小長假,各大景點將再次擠成一鍋粥,已經成了必然。


02

衆口難調的公休日

《莊子·齊物論》中曾記載着這樣一個故事——

宋國有一個養獼猴的人,因爲養的獼猴太多而家財匱乏,打算限制獼猴的食物。他對猴子說,早上給三個橡子,晚上給四個橡子,猴子大怒;直到他說早上四個晚上三個,猴子才歡喜。

這就是著名的“朝三暮四”典故,意思是實質不變、用改換眉目的方法使人上當。

很多人用朝三慕四形容這次奇葩的調整,可實際上放假安排本就是一個衆口難調的事情,不可能滿足所有人的期待。

時間回到去年年底,當國務院公佈因爲2019年5月1日是個週三,所以勞動節沒有和週末連在一起放的時候,就曾引發衆人不滿。

紛紛吐槽這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一天假期,連個短期旅行都出不去,還算什麼小長假。


事實上,因爲關乎億萬勞動人民的切身利益,節假日休幾天、怎麼休,一直是人們熱議的話題。

中國的法定節假日分爲兩種,一種是節日性假日(如春節、國慶節、勞動節),另一種則是週末。

早在上世紀70年代末,文革剛剛結束時,中國人甚至連雙休都沒有。在長達20年的時間裏,上班族每年只有兩個長假,即春節、國慶各放三天,平時爲每週日放假,單休時代一直延續到1994年才結束。

因爲週末有太多的家務事要忙碌,80年代末還流行這樣一個說法:“戰鬥的星期天,疲勞的星期一”,社畜們的疲憊可見一斑。

1995年,爲了跟上國際潮流,我國開始正式施行雙休日製。這時的中國人才開始有了“度週末”的意識,旅遊市場呈現井噴式增長。

有關部門看到了休假可以拉動內需的作用,於是在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後,1998年國務院又頒佈了《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決定將春節、五一、十一的休息時間與前後的雙休日拼接,形成7天長假,黃金週就此出現。

自那開始,中國人的出行熱情急劇增長,也同時造成了哪兒哪兒都堵的尷尬場景,黃金週漸漸變成“黃金粥”。

終於在2008年,中國的休假制度又一次發生變革。

五一七天長假正式被取消,變成了三天小長假,然後增加了清明、端午兩個假日,以便羣衆出行,也不至於過多影響經濟和社會的正常運行,安排沿用至今。

03

想好好放個假,怎麼就這麼難?

經過多次改革後,目前的節假日製度雖然已經漸漸趨於穩定,但依然沒有讓所有人滿意。

這些年來,“長假不夠用”、“就算想出遊也搶不到票”的聲音始終不絕於耳。

曾有專家建議,採用分時休假的辦法,即由民衆在每年固定的休假天數中,自己選擇休假時間;

也有人提議應恢復原來的五一黃金週,並在8月增設“避暑黃金週”,畢竟這6、7、8、9四個月的漫漫長夏實在是過於難熬,但最後都沒有再推動假期安排的改變。

更讓衆人牴觸的是,與長假們應運而生的補班制度。

正所謂“有借必有還”,曾經的五一七天長假,變成3天小長假,刨去週末和補班又只剩下一天。每年“節日及紀念日放假”總數29天中,貨真價實的的“假日”其實只有11天,剩下的18天都是從週末“挪假”而來。

名不副實是一方面,挪假造成的諸多不便,也讓集中式的“被休假”和“被上班”受盡吐槽。

根據兩年前中青報的調查,將近7成網友對挪假造成的“假期和工作日安排不均衡”不滿意。

爲了避免拆東牆補西牆的出現,鄰國日本就會把“成人節”、“海之節”、“敬老節”、“體育節”等法定節假日定在週一,這樣便可以在不挪用雙休日的情況下讓工作者連休三天。

可2019年,中國員工要面對的情況卻是:有6個週末要上班,總計要面對1個7天的工作周和3個6天的工作周。經常出現上了6天班,纔到星期四的局面。

這種情況不但與勞動者已形成的固有的生活習慣相悖,根據《國務院關於職工工作時間的規定》第三條:“職工每日工作8小時、每週工作40小時”和《勞動法》第三十八條:“用人單位應當保證勞動者每週至少休息一日”。一週之內7天連續上班,也顯然不符合這些規定。

如果你遇到一個把法定放假規定當耳旁風的老闆,就更慘了。

對於上班時間996或是單雙休的公司來說,如果恰好五一那周是雙休的,那就意味着:假前要連上9天班,假後連上7天班。

這樣拆拆補補回來的4天假,反而會把人累死。

04

最“勤勞”的中國人

坊間一句嘲諷“挪假式放假”的打油詩,是這麼說的:

“一張表,一支菸,節假調休想半年;休週六,換週三,想要放假難不難。”

說到底,盲目鼓勵加班、可供自己支配的休息時間越來越少,纔是人們如此在意放假通知的根本原因。

而當每次小長假安排引發爭議的時候,輿論對嚴格落實帶薪年假的呼聲就會應聲而至。

畢竟當前的休假制度已經讓中國式假期量少質低,這時候如果能有幾天可供自由支配的帶薪年假,也不至於落得這麼多牢騷。

這本是最理所應當的要求,因爲帶薪休假早就是寫在勞動法中的原則性規定。

但一方面,中國的休假天數本就低於全球平均數。根據@新華網統計,全球62個國家和地區工作10年的職工帶薪年休假平均爲19個工作日,而我國只有10天,排在倒數第四位。

企業出於追求利潤的本性,在帶薪年假的落實上,也常常是各種剋扣。

據中國社會科學院調查,2018年是《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實施十週年,可實際上40.1%的受訪者都表示“沒有帶薪年休假”。“有帶薪年休假,可以休,且可自主安排”的職工僅佔到了全國的31.3%。

跨年自動清零、年假被指定或衝抵、跳槽後年假縮水、佔用年假不三倍補償,越來越成了中國企業的常態。

有人苦苦地湊年假,還有的社畜連最基本的雙休都享受不了。

就像今年兩會期間,有人大代表提出建議稱:建議週休日實行“隔週三休”。即一週公休一天、次周公休三天,形成“1+3”的循環休假模式。很多人就叫苦到:“那我們老闆怕不是要安排成1+0了。”

大家害怕的是,總有人能想盡方法,只爲阻止放足個理所應當的假期。

那句調侃的話是怎麼說的來着:“歐洲人工作是爲了更好地度假,中國人度假是爲了更好地工作。”

被譽爲“全球最勤勞”的中國人,在面對休假這件事上,早就被習以爲常的“佔用休息時間”壓迫得敢怒不敢言。

在這種全民加班加點的現狀下,多少人就算委曲求全不敢休,也不敢主動維護自己的休假權益,更別提什麼從來沒見過的加班費了。

唯有當被補班和加班折磨到痛不欲生的時候,纔敢發出一句靈魂質問:中國人想要好好放個假,怎麼就這麼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