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妻女遺體已找到,浙江“開車過溪”男子後悔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7日 13:30   鳳凰網

2月19日下午,浙江台州市路橋區男子樑峯帶着妻女,駕駛越野車在臺州臨海市白水洋鎮上元地村南側永安溪試圖涉水橫穿溪流。該處地形複雜車子被陷,後來洪水上漲溪流水急,車子被水淹沒,樑峯爬上車頂,最終獲救。而他的妻子劉某紅和女兒樑某桐卻在打開後備箱逃生時不幸被湍急水流沖走。

事件發生至今近一個月,津雲記者獲悉劉某紅、樑某桐的屍體已於3月8日被打撈上來。樑峯說自己現在最想表達的就是“感謝”。但他也很後悔,“以後還是要多聽朋友們的建議。”

接受過警方調查,尚無刑事嫌疑

事件發生後,津雲記者第一次前往臨海市白水洋鎮採訪時,沒有見到樑峯。後來才知道,當時樑峯正在白水洋鎮派出所做筆錄,接受當地警方的調查。

3月初,津雲記者再次趕到白水洋鎮,在永安溪搜救打撈現場,見到了身穿黑黃相間衝鋒衣的樑峯。得知他從派出所出來後便天天在永安溪畔與來自浙江各地的民間救援隊一起,尋找着自己的妻女。

“這段時間,我度日如年。”對於這件事的發生,樑峯說自己深感愧疚:“這次意外給家人帶來了很大的傷害,還浪費了社會及身邊朋友太多的精力和資源。”

此事件中只有樑峯一人逃生,事後他承受了巨大的輿論壓力。對此,樑峯沒有迴避,迴應了一些質疑,“不是說像有的報道上說我要測試車輛性能,也不是有其他的意圖,純屬一次意外的事情。我平時就喜歡戶外的一些項目,有些人可能不懂,你幹嘛好路不開,去開水路,這可能就好比到遊樂園玩,你不坐私家車非要去坐過山車。但既然出了事,失誤肯定是有的,主要是我判斷不準確。”

 

身着衝鋒衣的樑峯關心地看着水面上救援工作的進行

據瞭解,今年38歲的樑峯是當地越野車協會會員,玩越野是他的一大愛好。越野車在溪灘裏涉水飛奔、在野外攀登高坡,或者在泥沙中飛馳都是越野愛好者所喜歡的項目,在臺州當地有不少人蔘與這項戶外運動。

當地警方對事件及樑峯本人作了第一次調查後,並未以刑事事件立案。所以之後的搜救打撈工作基本上是以當地政府主導,組織民間救援力量進行。

3月8日,劉某紅、樑某桐的屍體都被打撈上來。從臨海市警方得到的信息是:“經確認,兩具屍體系2019年2月19日在白水洋鎮上元地村永安溪涉水越野時被水流沖走的樑某妻子劉某紅及其女兒樑某桐,兩人均屬溺水身亡。通過調查取證,至目前警方未發現涉事男子樑某有故意殺人嫌疑,相關情況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3月16日晚,津雲記者從樑峯朋友處獲悉,劉某紅、樑某桐的屍體尚未火化和下葬,警方還在走一些法律程序。

高額懸賞成“雙刃劍”

2月27日,劉某紅的妹妹阿紅聯繫津雲新聞記者,發來一份《尋求民間力量重金酬謝打撈》的公告。津雲客戶端也於次日獨家發佈了“懸賞令”的相關新聞。

樑峯承認這份公告就是他發的。談到這份“懸賞令”,樑峯說:“現在我也被搞得很矛盾、很被動。”

“懸賞令”發佈後,社會上多家(含外省)救援力量與樑峯聯繫,有公益救援力量,也有商業救援力量。據樑峯介紹,商業救援力量有的提出來“每天收費一、兩萬,成功了又另外算”。

更重要的是,“懸賞令”發佈後,有些公益民間救援力量反而不高興了,有的已經在場的甚至生氣地說要撤離,因爲他們就是爲公益事業來民間救援的。“之前發這份公告也沒事先和他們民間救援力量說,他們是不知道的。”樑峯說。

後來對所有商業的救援力量,樑峯都客氣地婉拒了。

 

樑峯和民間救援人員在探討救援工作

但趕到白水洋得民間救援力量也增加增強了,台州市仙居縣兩棲救援隊隊長吳永平就發揮自己的影響和人脈資源,邀請了浙江東陽、永康等地的多家救援隊前來增援。

聲吶和鸕鶿相結合一起上

樑峯的事件發生後,許多朋友非常關心他。他有位路橋老家的朋友老陳,平時都在馬來西亞做工程生意,是個老闆。老陳原本已買好2月20日那天出發去馬來西亞的機票,19日那天一聽說此事發生,他連忙改變計劃,從路橋趕到臨海白水洋,之後每天都代表樑峯出面爲救援隊跑前跑後地來回購買救援隊提出的各種救援工具和汽油柴油等材料。津雲記者數次來白水洋,都見到了老陳忙碌的身影。

樑峯的仙居縣朋友朱天德,是數天後才確認這件事的主角是樑峯,就在仙居縣考慮怎樣才能幫到朋友。他與自己的朋友仙居縣漁政站站長聊起此事,站長稱有些漁民養的鸕鶿(魚鷹)除了會抓魚還能幫助尋找水底的屍體,還幫着聯繫了一位漁民。朱天德聯繫上那位漁民時,漁民稱對找屍體很忌諱不想來。朱天德就做他思想工作,請他做做公益。最後,那位漁民自己來了,還又叫了位仙居漁民,帶着兩隻小竹筏、10只鸕鶿一起從仙居趕到臨海白水洋。

 

漁民在水邊做準備工作

3月1日,兩棲救援隊隊長吳永平又叫了別的救援隊帶了新的聲吶設備趕來支援。於是,在永安溪一處寬廣的迴流區水面,多臺聲吶、抓鉤、10只鸕鶿一塊工作,尋找水底可疑物。

 

科技技術尋找打撈和動物協助打撈相結合

當天,那些鸕鶿的異常表現,顯示這片迴流區水底下很可能有屍體。到3月8日,兩具屍體果然在這片水域先後上浮。

遺體爲何長時間搜尋不到?

3月17日,吳永平向津雲記者回憶了那天發現屍體的情況。3月8日早上,民間救援隊和白水洋鎮當地的民兵開着皮艇在迴流區水域搜尋了一圈,還是沒有收穫。9時許,吳永平叫民兵先開皮艇回來靠岸休息一會。在回岸途中,民兵發現了剛浮上來的一具屍體,就用繩子拉回了岸邊。劉某紅的家屬接報後趕到現場,經確認,這具屍體就是劉某紅。警方接到報警後也趕到現場,同時聯繫有關部門開展相關工作。下午3時40分許,救援隊在搜尋了一圈後靠岸休息,1分鐘還不到,吳永平發現距離劉某紅遺體被發現處幾十米遠的水面上有一個小黑點,大家連忙開着皮艇趕去,一看是一具女童屍體,經家屬確認是樑某桐的遺體。

吳永平解釋了兩具遺體長時間搜尋不到和不上浮的原因:永安溪橫切面和水面都很寬廣,最寬處的水面有100多米寬,水流湍急,水底地形複雜。那段時間氣溫和水溫都很低,事發時是當天下午,人空腹,屍體腹中食物少,不易腹脹。

表達“感謝”也談教訓和建議

樑峯說自己現在最想表達的就是“感謝”。

他要感謝當地政府和警方的重視和支持,要感謝當地村民、羣衆的熱心幫助,更要感謝多支民間救援隊的無私援助,特別要鳴謝仙居縣兩棲救援隊和東陽烈焰救援隊這麼長時間的堅持不懈。“讓我看到了社會的正能量,感謝所有關心這件事的朋友們。”

樑峯說,他現在也很後悔,“以後還是要多聽朋友們的建議。”

同時,樑峯也說,他是台州路橋人,不是臨海市人,但他知道白水洋永安溪這裏是個溼地公園,是個旅遊景點,一年到頭來這裏遊玩、釣魚甚至游泳的人很多,理論上講發生溺水或被水沖走的概率還是有的。所以他想向當地政府提個建議,應建立一個快速反應機制,建立一支快速反應隊伍,在意外事件發生時能快速反應、快速救援。

 

津雲記者查找了相關資料,發現確實存在白水洋永安溪溼地公園這個項目,它是臨海市三個溼地公園之一,是當地一個旅遊景點。

資料稱:“它位於白水洋鎮上元地村南面的永安溪畔,長約1.5公里,平均寬度80米,佔地200餘畝,園內90%以上是楓楊樹,還有少量楊柳。這片楓楊林長勢良好,最大胸徑超過80釐米,綠樹成蔭、鳥語花香、溪水潺潺,是一片原始的生態綠地、水上森林。每當春天來臨,這裏成了小學生春遊、年輕人燒烤、休閒的好場所。”

3月16日晚,劉某紅的妹妹阿紅告訴津雲記者,她們家人都還在臺州路橋等候準備處理後事,估計還要數天姐姐和侄女才能入土爲安。他父親至今還是很悲傷,晚上只睡兩個小時。“父母親的精神狀態沒有5年、10年是恢復不過來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