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男子多次上門滋擾疑強姦岳母 被妻子和孃家人打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6日 01:22   鳳凰網

2018年9月,河北邢臺龍泉寺鄉的村民孟煩了在院裏種下了兩棵蘋果樹祈求平安。

他之所以此時種蘋果樹是有緣由的。當年4月,其女婿王大虎與女兒孟三妹再次鬧起了離婚。案卷顯示,王大虎多次上門滋擾:砸門、辱罵、燒車、疑似強姦岳母……

蘋果樹沒能給這家人帶來平安。

2018年9月12日,王大虎再次上門,雙方在房間內爆發激烈肢體衝突,王大虎死亡,死因系被鈍性物體多次打擊頭部致顱腦損傷死亡。警方認定了四名兇手:除孟煩了和孟三妹外,還有孟煩了的妻子和兒子。目前,除孟煩了之子被監視居住外,其餘三人均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刑拘。

2019年3月12日,上游新聞記者在孟煩了家中看到,即便已是陽春三月,兩棵蘋果樹仍然光禿禿的,連芽也沒有。蘋果樹不遠處的鄉道上,村民們仍在議論:“王大虎鬧得太兇,沒法過日子”“罪不至死,殺人償命”……

孟煩了在自家院裏種下的蘋果樹。攝影/上游新聞記者牛泰

一團糟的婚姻

王大虎與孟三妹的婚姻最近幾年糟透了。

一開始並不是這樣。雖然孟家人看不上王大虎,嫌他好喝酒、遇事衝動,“可我妹妹喜歡他,說結婚後他會改。”姐姐孟大妹說。

在孟三妹的堅持下,出生於1983年的王大虎和孟三妹於2005年結婚。起先兩人還算和睦,王大虎開大貨車送貨,孟三妹跟車打下手,兩人育有一兒一女,大的今年14歲。

孟家人不知曉兩人婚姻從何時起開始惡化,只記住了一些片段。

2016年7月14日晚10時,王大虎去了邢臺市新華南路一棟樓內。這棟樓裏住着王大虎前女友。在爭吵之後,王大虎砍傷了前女友及其丈夫,他因犯故意傷害罪獲刑10個月。

“他倆老是吵架,吵着吵着就會動手。我清晰記得我妹妹臉上有過傷。”孟大妹介紹。

面對孟家人的指責,王大虎家人也認同。王大虎的叔叔介紹,其侄子不懶,會幹活。不喝酒時人很好,喝了酒就會胡說八道。

王大虎的叔叔說:“我侄子背叛孟三妹,這有事實存在;孟三妹不忠誠,也有些風言風語。”

感情一地雞毛中,兩人鬧離婚。

2016年5月12日,兩人協議離婚,很快又復婚。

2018年初,孟三妹起訴到法院,緣由是“長期遭受家暴”。2018年4月10日,王大虎承諾“戒酒”、“不辱罵對方”、“遇問題相互商量,不一意孤行”後,孟三妹撤訴。

此後,孟三妹離開邢臺外出打工。

▲命案發生的房間。攝影/上游新聞記者牛泰

疑似強姦岳母

用王大虎叔叔的話說,見不到妻子,王大虎經常跑去孟家要人。於是有了滋擾事件的發生。

上游新聞記者在孟家看見,圍牆的一段加高了,且在水泥中嵌進了玻璃。加高處的下方是一個雞籠,據孟大妹介紹,此前,王大虎就是踩着雞籠翻進院子裏。

除了加高的圍牆,還裝有兩個監控攝像頭。

但這些措施阻止不了滋擾的發生。

2018年6月7日深夜,王大虎翻牆進入孟家。“我爸爸在山上養蜜蜂,我媽媽和我姥姥在家,他那天晚上把我媽強姦了。他帶了斧子去,我媽不敢反抗。直到7月1日才報警。”孟大妹說。

邢臺縣公安局一民警告訴上游新聞記者,7月1日,警方接到報案後立刻前往孟家提取證物,提取了擦拭精斑的布條。不過,報案時距事發已近一個月,加之夏季生物檢材易黴變,最終未能檢出結果。“這個案子我們受理了,因證據不足,沒法往下繼續。”辦案民警說。

6月30日晚,王大虎再次來到孟煩了家中。多名村民向上遊新聞記者回憶,孟煩了站在孟家門口大罵。接着,王大虎拿起了磚頭砸門,還點燃了孟傢俬家車的保險槓。邢臺縣龍泉寺派出所對王大虎作出行政拘留15日處理。

9月7日晚8時,王大虎又一次來到孟家。孟家門外拴着的看門狗也不見了,王大虎打電話說他把狗殺了燉了。

對於王大虎的頻繁滋擾,其叔叔表示知情,“我勸他好好說,可是他喝了酒,我勸不住。”

至於滋擾的原因,其叔叔介紹是因孩子入學手續需要提供孟三妹的身份證。因不知孟三妹的下落,王大虎只能去孃家要人。

▲孟家被加高的圍牆。攝影/上游新聞記者牛泰

死於棍棒之下

命案發生於2018年9月12日上午,地點是孟家東北角的房屋內。

該村治保主任劉先生回憶,當天上午,他見到王大虎去了孟家後也跟了過去。他囑咐王大虎說,要談離婚就好好說,不要過激。

治保主任的勸阻,雙方並沒有聽進去。

言語衝突後爆發了激烈的肢體衝突,王大虎死於棍棒之下。

該案辯護律師殷清利介紹,言語衝突後,孟三妹一氣之下打了王大虎一巴掌。王大虎想還手,孟三妹拿起了木棍。木棍被王大虎奪了過去。就在這時,孟煩了和妻子也找來木棍擊打王大虎。

孟煩了的妻子向警方供述,王大虎倒地不動彈,她拿木棍擊打其腿部以發泄曾被強姦的怨恨。

民警到達事發現場時,王大虎已經沒有了呼吸,頭部有明顯傷口且出血較多,屍體上有打鬥痕跡,周邊有大量血跡,現場還有三根帶有血跡的木棍以及一把菜刀。經鑑定,王大虎系鈍性物體多次打擊頭部死亡。

王大虎死亡後讓孟家人慌亂了,在警方到來之前,他們做了一件糊塗事——孟三妹夥同其弟弟用小刀在孟三妹手上劃出傷口,僞造傷情,並將廚房內菜刀放到現場,企圖干擾公安機關偵查。

殷清利律師介紹,目前四人因涉嫌故意傷害罪於2019年1月29日由邢臺市人民檢察院第二次退回公安補充偵查,將再次移送邢臺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殷清利律師認爲,本案案發當日,王大虎雖然開始沒有過激的表現,但對於在場的孟家人卻截然不同,孟家人之前相繼遭遇家庭暴力、言語殺人威脅、短信侮辱、燒燬洗車、疑似強姦等一系列且持續性不法侵害行爲,又有本村村民的集體聯名信,所以此案應當在法律範圍內考慮先前侵害因素之影響,司法機關不應機械地以案件結果對涉案嫌疑人定性,以體現司法溫度。(文中人物均爲化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