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殘疾爸爸帶3歲女兒送外賣 睡前一起看《小豬佩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6日 01:18   鳳凰網

原標題:【津雲調查】妻子失聯後殘疾男子抱着孩子送外賣 電車上的女兒最愛玩抖音

津雲新聞記者 陳國亮 發自浙江嘉興

浙江嘉興《南湖晚報》3月12日報道一雲南籍男子抱着不滿3歲的女兒在嘉興市區送外賣的消息,引發社會關注。

《南湖晚報》記者拍攝的男子抱小孩送外賣照片

津雲記者一路尋找,在嘉興市區一家外賣站點見到了李幫勇。在外賣站點的安排下,津雲記者還騎着電車和他一塊上街送外賣,做了一天外賣小哥。

女兒還沒會喊媽,媽已離家

2017年4月30日,這個時間,李幫勇記得很牢。“那天晚上,我老婆她不告而別,離開了我和女兒。”

那天晚上,他出去找老婆,到處找,沒找到。後來他發現老婆的手機和微信都把他拉黑屏蔽了,再也聯繫不上。

“她嫌棄我年紀大、嫌我身體有殘疾,家裏窮,我理解。我以後再也不會找她了,我會起訴離婚。”

妻子失聯後他每次回家先給女兒脫衣服、換尿不溼

今年39歲的李幫勇,1980年出生於雲南昭通市永善縣,初中畢業。2000年,他走出大山前往廣州打工,之後於2012年來到浙江嘉興,先是開店,很快就失敗了。後來他到嘉興一家工廠打工。有一次他在車間操作機器時發生了工傷事故,他的右手手掌被捲進機器,導致了右手手掌傷殘,幾個手指不能伸直也不能握緊。事後廠方給了他賠償,但進工廠的活他是幹不成了,他只能回老家養傷。

“我們是閃婚。”

大約是在2015年底,李幫勇的表哥在永善縣鄰近的四川某縣打工,認識了一家人。通過親戚朋友的牽線介紹,李幫勇認識了女孩楊某某,當天李幫勇就和女孩住到了一起。2016年10月5日,女兒出生。同年11月15日,雙方在永善縣民政局登記結婚。

津雲記者看到了雙方的結婚證,發現女方楊某某比男方小15歲。

“我們沒什麼感情基礎。”

2017年春節後,雙方再次來到浙江嘉興。從女兒出生後,女方沒有照料過女兒,甚至沒有給女兒餵過奶,都是李幫勇給女兒衝奶粉喝。妻子離開時,女兒生下來才半年。

現在,妻子到底人在哪兒,李幫勇不知道,也不想去找了。生活還得繼續,女兒還得養。 

能把女兒送回老家讓家人幫忙養嗎?李幫勇說他十歲時,母親因心臟病去世。後來,父親又娶了老婆,李幫勇和家人關係一般,家裏人不會給他帶小孩的。他倒是有個妹妹,可妹妹自己還有3個小孩要養。

考慮到自己的現狀,他最終選擇了在嘉興送外賣。

女兒吃喝拉撒睡都在電驢上

2018年9月份,李幫勇開始送外賣。11月25日,他正式入職餓了麼公司嘉興站點。爲了節約生活成本,他離開嘉興市區,到十幾里路遠的鄉鎮上與人合租了一個小套間。

“從住處到市區的站點,順利的話電瓶車20多分鐘。”

外賣站點沒有因爲他是殘疾人士拒絕他,反而在工作上、生活上處處儘可能的照顧、幫助他。

站點沒有給他安排過一個晚班,全安排了白班。

“因爲我情況特殊,經常會送外賣遲到,顧客不理解我的情況,就會投訴、給差評。有時我人還沒回站點,站長已經接到了投訴。”

餓了麼嘉興市區負責人蔣傑告訴津雲記者:“我們從沒有罰過、扣過他一分錢,該給他的費用我們一分都沒有少。”

站點裏有調度員和站長,大家還曾經試過讓李幫勇把孩子放在站點。但孩子一刻也離不開爸爸,他接到單子要去送外賣,孩子不跟着一起走就會哭鬧,怎麼哄都沒用。

李幫勇在電瓶車踏板上固定了一個安全座椅,他要送餐時,就把女兒抱進座椅裏坐着,再用擋風被一蓋,可以很好地給女兒擋風遮雨。

電瓶車上有個安全座椅是女兒的專座

這幾天,浙江迎來了難得的晴天,李幫勇把擋風被拿掉了。有個訂單來了,嘉興南湖區法院一位女士要求代買一份奶茶。

看到爸爸好像要出發了, 才兩歲半的小傢伙“輕車熟路”自己爬上電瓶車上了自己的專座,還按了下喇叭。雖然是女兒,可看着像男孩,頭髮理得很短。 

因爲車上有自己的孩子,李幫勇沒有像一些常見的外賣小哥那樣走機動車道、闖紅燈、逆行行駛,但在正常車道上,津雲記者騎着電車還是跟不上他。

李幫勇給自己的女兒取小名叫“幺妹”。去年他開始送外賣時,正是秋冬,浙江又遇到了長期的陰雨天氣。在送外賣的時間,幺妹就躲在電瓶車擋風被下的安全座椅裏,吃喝拉撒睡都在上面,從早上7時出門到晚上8時回家,每天要跟着爸爸在電瓶車上坐十幾個小時。

幺妹身上穿着一件肥大的雨衣,就是大晴天也穿着。李幫勇說衣服小的話,小孩很快就不能穿了,買大一點可以穿得久一點。“雨衣很好的,第一個小孩坐在車上可以擋風避雨,第二個她喜歡在地上滾來滾去,穿這個比較耐髒,我也好洗。”

送外賣時,取餐、送餐時,電瓶車能在自己視線範圍內,李幫勇就會將孩子暫時一個人留在車上,如果顧客離街道很遠或者住在很高的樓上,他就得左手抱着孩子、拎着外賣一路快走或上樓梯,用並不靈便的右手推門開門或者拿手機。

有時送餐,李幫勇就將女兒留在車上

父女倆的一天三餐都在外面吃,早飯一般給孩子買點包子豆漿,中午一般在一兩點鐘忙完送餐高峯後,他們會找個店吃點午飯。“孩子愛吃小餛飩,5塊錢一碗。”李幫勇說,父女倆一頓午飯十幾塊錢就解決了。“晚上也沒時間和精力燒飯,8點多才回到住處,給女兒洗洗刷刷的,忙完,就可以休息了。”

女兒在車上哭了,李幫勇就會塞給她一個麪包;女兒渴了,礦泉水他在車上隨時都備着;女兒要尿尿,目前還是在尿不溼裏解決。“一天白天到晚上,大概換4張尿不溼。”女兒困的時候,自己就會在座椅上睡着,李幫勇就放慢車速,還有意把腿踮高一點,讓女兒趴在他腿上睡。“她睡眠挺好的,吵鬧聲、顛簸,一般都不會吵醒她。”

這半年多來,幺妹每天隨着爸爸風裏來雨裏去。“沒生過病,沒得過一次重感冒,我也定期給她打疫苗的。”。

喜歡動畫片最愛玩抖音

除了日常生活,小孩子的玩樂、學習呢。

在李幫勇的住處,兩室一廳的毛坯房,住着4個大人。室內物品放得十分凌亂。津雲記者看見桌上有2個毛絨娃娃,似乎從這纔可看出這兒還住着個小孩。

“平常太忙了,也沒怎麼給她買玩具,這幾個毛絨娃娃,還是我們吃飯的飯店老闆送的。”李幫勇說,送外賣的時候孩子一直坐在車上,也沒機會下來好好玩。

李幫勇爲了多拿出勤獎勵,每個月只會休息一天左右,所以平時沒時間帶孩子到公園玩。連今年春節,他們倆都沒有回老家,而是繼續送外賣賺錢。

唯一一次,他帶孩子去了一趟附近新開的一個商業綜合體,一狠心花了58元給幺妹玩了一次滑梯海洋球池,“她太開心了,玩得根本都叫不走。”

每天晚上睡前,李幫勇也會抱着女兒看動畫片。“小豬佩奇,現在流行的。”但這幾天,他買的那個二手投影機壞了,還得花時間去修。

李幫勇還發現才2歲半的女兒居然很愛玩他的手機,玩遊戲。“抖音。我都不玩,她喜歡玩,有機會就擺弄我的手機。”

爸爸騎車送外賣時女兒在車上玩手機

幺妹平常她大部分時間都在電瓶車上,在送外賣路上,缺少學習語言的環境。津雲記者發現幺妹現在還不怎麼會說話,只會說“爸、抱、謝謝”等幾個字。李幫勇還是很樂觀地表示,“慢慢會好的吧,長大了應該會說的吧。”

“常有人打我女兒的主意,他們看我辛苦,想領養。”李幫勇拒絕了,“我一個男人把她帶這麼大,怎麼捨得?她離不開我。我也會盡我最大努力把她養好。”李幫勇說。

“沒媽的孩子像根草”,自幼喪母的李幫勇也知道女兒的可憐,曾經想過要給女兒再找一個媽媽,“只要對女兒好就行。”

在早班開例會或者大家帶快餐回站點吃午飯時。同事也會幫李幫勇帶一下小孩,逗她開心。幺妹也能和大家玩到一塊,經常會發出快樂的笑聲。

午飯時幺妹和許多外賣小哥玩到了一塊

李幫勇和他女兒幺妹的故事還會如何發展,津雲記者將繼續關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