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被遺棄27年,憑一縷髮絲找到親生父母 :我不怨恨他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06:25   鳳凰網

來源:紅星新聞

3月6日,與親生父母失散整整27年的黃女士,終於憑藉自己的一縷髮絲,成功找到親生父母。

黃女士是四川蓬安縣人,27年前的一個冬天,兩歲的她被家人遺棄。她從小就知道自己是撿來的,去年,已經當上媽媽的她嘗試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

在蓬安當地熱心義工韋錫洪的幫助下,黃女士成功找到親生父母。她這時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與養父母家不足50公里。

幫黃女士尋親成功的義工韋錫洪

3月14日,黃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我也不怪他們(親生父母),他們畢竟給了我生命。”

生世

從小就知道自己撿來的,常遭受白眼

黃女士被遺棄的時間,大概是1992年的冬天,當年的黃女士只有兩歲多。

當時,黃女士養母的哥哥蔣先生在蓬安縣平頭鄉場鎮打工,中午下班經過一飯館門前,門前圍了一大堆人,人羣裏,是一名哭泣的女嬰。圍觀者說,女嬰是被人遺棄在此處,已經哭了很久。說來也奇怪,女嬰在見到蔣先生時竟停止了哭泣。

大夥都覺得這是緣分,在衆人勸說下,蔣先生將女嬰抱回家了,在女嬰的內衣袋,放有一張信籤紙,上面寫有女嬰的出生年月,“1990年9月23日”,內衣外面有一條花布圍裙。

黃女士後來聽養父母說,即便舅舅(蔣先生)當時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但心裏並不想把自己送人,當時因爲養父母家的孩子夭折了,經過舅舅家人的勸說,自己才被送到養父母家,養父母一家對黃女士也照顧得不錯。

黃女士說,自己打小就知道自己是撿來的孩子,因爲“周圍人常說我是親媽不要的孩子,常遭受白眼”。每當此時,她就很想知道自己爲何會被親生父母遺棄街頭。

生母

一直在自責,很內疚 “經常會想起她”

在黃女士遭受白眼的那些年裏,家住南充市南部縣某鎮的蔡阿姨,心裏也一直在自責,她不知道當年被丈夫送走的女兒是否還在人世,過得怎麼樣?

3月14日,蔡阿姨在電話裏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當年,因爲婆家兄弟姊妹多,家庭經濟條件不好,因此當生下二女兒後,家裏人決定將其送人,因爲“養不起”。蔡阿姨說,女兒是兩歲多的時候,被丈夫和公公一起送出去的,

“他們當時回來說女兒是被人收養了,我當時心裏也踏實,(女兒)至少不用跟着我們過苦日子”。

直到半年後,丈夫才告訴她實話,女兒被丟棄在蓬安縣的一個場鎮上,也不知道被誰人抱走了。

得知事情真相後,後悔不已的蔡阿姨大哭了一場,

“不管怎麼說,她也是我的孩子,也不知道她當天有沒有被人抱走……”

蔡阿姨說,這些年來,丟棄女兒一直是她的一個心結,很想知道她後來是否有被好心人收養,現在過得怎麼樣了?

“我們也想過去找,但是茫茫人海,去哪裏找啊?”

回憶起往事,蔡阿姨開始小聲的啜泣。蔡阿姨從未想過,20多年後,那個當年被丟棄的女兒,竟然會主動尋找她的親生父母。

尋親

當母親後決定尋親,“畢竟他們給了我生命”

前些年,黃女士嫁到河南,也做了一名母親,看着逐漸長大的孩子,她有時候忍不住流淚想起自己的生世:“你說哪一個當媽的會忍心把孩子丟棄到街上,就讓她一直在那裏哭……我想他們當年也是有苦衷的。”

去年,黃女士被一位老家的朋友拉到一個蓬安當地的老鄉微信羣,“我經常在網上看到有人發尋人信息,所以我也想試一試,看看能不能找到親生父母,畢竟,是他們給了我生命。”

黃女士的文化水平不高,就連玩微信也不太熟悉。去年夏天,黃女士在蓬安當地的老鄉羣裏發了一段關於自己生世的語音消息,希望有人幫他尋找到親生父母。

這條語音信息,被同在微信羣的韋錫洪注意到了,韋錫洪在蓬安當了10餘年義工,是個熱心人,他此前已成功幫助4位尋親人士找到親人。

韋錫洪聯繫上黃女士,詳細詢問了她的尋親信息,編成文字發到本地的微信公衆號平臺和網絡論壇,然後每天去瀏覽網友留言,希望能從隻言片語中找到一些線索。

不過,這次尋親信息並未收到有效的線索。

今年春節前,黃女士找舅舅重新覈實了自己的出生年月日以及當年被抱回家的細節,當年寫着她出生年月的紙條被舅舅家貼在櫃子上,字跡已經模糊,大概是“1990年9月23日下午x點x分”。

韋錫洪再次將相關細節重新編髮到網上,他不想讓這個一直喊自己“韋叔叔”的女孩失望。

相認

一縷髮絲,確定她們母女血緣關係

轉折發生在今年春節期間。一位在網上看到尋親信息的網友聯繫上黃女士,稱她很可能是其姐姐當年丟棄的那個女兒。黃女士還是有些擔心,“會不會是騙子”,她將這個消息告知了韋錫洪,韋錫洪聯繫對方,並讓對方發來了蔡阿姨的照片。

韋錫洪看過照片後,第一感覺就是“兩個人長得實在太像了”。

蔡阿姨也看了黃女士的照片,她心裏激動的不得了,“簡直就是我年輕時候的模樣”。

幫黃女士確認母女血緣關係的髮絲

爲了確定蔡阿姨和黃女士的母女關係,韋錫洪建議她們最好做個DNA比對。今年2月,黃女士將自己的幾縷髮絲通過快遞寄給蔡阿姨,後者隨後拿去進行DNA比對。今年3月6日,DNA比對結果出爐,確定了她們的母女血緣關係。

“看到比對結果,好高興!”蔡阿姨說,目前只是跟女兒通過視頻電話,打算今年暑假期間去河南看望女兒,她希望女兒能夠原諒自己。黃女士說:

“其實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也不怨恨他們,他們當年也有苦衷。”

責任編輯:楊雅琳(EN051)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