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女主播賣“藍精靈”受審 記者調查:小紅書還有人在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31日 08:00   鳳凰網

趙加琪/北京青年報

北京青年報1月31日消息,從日本代購失眠處方藥“藍精靈”,明知其中含有毒品成分,還通過網絡轉賣給他人。1月31日上午,出生於1993年的女主播張某被控販賣毒品罪在朝陽法院受審。

北青報記者發現,在閒魚、小紅書等網絡平臺均可購買到“藍精靈”。

庭審|誤入歧途,名牌大學生被訴販毒

31日上午9時40分許,戴着眼鏡、面容清秀的張某被法警帶入法庭。張某回答問題邏輯很清晰,自稱是雲南昆明人,畢業於南方某“211”大學管理專業。張某稱,她大學本科畢業後在新浪微博一直做簽約主播,通過直播引粉絲到指定的整形醫院做醫美,醫院會給他30%的回扣。

本文圖片均來自北京頭條客戶端

檢方指控,張某在2018年7月至8月間,在朝陽區百子灣的租住地以2400元的價格兩次向盧某(另案處理)販賣氟硝西泮(俗稱“藍精靈”)六板。

8月27日下午,張某以1776元的價格向盧某販賣“藍精靈”兩板時,被民警當場抓獲。民警後從其暫住地起獲“藍精靈”119粒。

經鑑定,上述“藍精靈”中均含有氟硝西泮。

公訴機關認爲,張某明知“藍精靈”是毒品而多次販賣給他人,情節嚴重,其行爲觸犯《刑法》,應以販賣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對此,張某解釋稱,其在2018年6月在朋友圈看到代購在賣日本失眠處方藥“藍精靈”,遂購買自用,認爲藥效很好。盧某是其通過直播認識的網友,聽說此事後便向其購買“藍精靈”再加價轉賣。

據瞭解,盧某出生於1995年,肄業於北京某“211”大學,做微商爲生。

張某當庭供述,在7月至8月間的兩次交易中,盧某通過支付寶或微信轉賬,張某將用快遞或閃送遞送貨物,二人並未謀面。

張某稱,她知道盧某做微商賣的東西包括“葉子”(大麻),但並不知道這就是毒品。

8月7日起,盧某搬來和張某一起住,直至二人被警方抓獲。張某稱,自己在得知“藍精靈”是毒品後仍抱有僥倖心理,想把存貨賣完再收手。

張某的辯護人認爲,此案查獲的“藍精靈”中每顆含有0.2毫克氟硝西泮,含量較低,且與盧某最後一次交易時盧某已被公安機關控制,應認定爲未遂。此外,張某存在檢舉揭發的行爲,且認罪態度良好,在偵查階段及庭審中均能如實供述,應從輕判罰。

庭審中,張某數次垂淚,並在最後陳述時稱“我對自己的行爲感到深深地自責和後悔,我錯了!希望法官能給我一次改邪歸正、重新做人的機會。”

31日上午11時許,審判長宣佈休庭,此案將擇日宣判。

調查|閒魚剛下架,小紅書用戶也在賣

一名職業從事代購的日籍華人向記者介紹,日本處方藥的購買非常嚴格,代購要想拿到較大的藥量就需要安排多人赴多家醫院排隊開藥。

而“藍精靈”屬於治療失眠症的處方藥,正規醫院的醫生會嚴格控制劑量,以防藥物濫用。

31日下午,北青報記者在二手交易APP閒魚上檢索相關關鍵詞發現,有用戶標價4500元出售“藍精靈”。

記者注意到,該商品發佈於1月28日,介紹中稱“精神類的在日本醫院都很難開出” 、“本劑對於打消心裏不安帶來的失眠獲得廣泛的好評”,此外還標註稱“懂行的入”。當31日16時許記者再次打開時,被提示“寶貝不存在或已被刪除”。

北青報記者之後還在小紅書APP同樣檢索到“藍精靈”,一名地址顯示爲新加坡的用戶發佈了26條“日本失眠安眠藥”的相關信息。

記者隨即私聊該用戶詢問“藍精靈”的購買渠道,對方在50分鐘後回覆:“2600”“一盒(100粒裝)”“款到發貨,快遞可以發到北京”“最多每次只賣2盒,多了也不發”。當記者質疑寄快遞是否會被查時,對方又稱“我們找人,當然沒事”。

3個小時後,該小紅書用戶又私信記者,追問“還要嗎”。

調查後,記者分別聯繫了閒魚和小紅書公關部門,截至發稿時兩家均未迴應。

追訪|“藍精靈”屬第三代毒品,毒害更大

北青報記者從北京市禁毒委員會官方微信公衆號上注意到,上面曾介紹作爲處方藥的“藍精靈”可以溶於水,液體是淡藍色的,但同類的合成物質,有的就是無色無味,溶於水後也不容易被人發現。“藍精靈”屬於被稱爲“第三代毒品”的新精神活性物質。

據瞭解,少量吸食以“藍精靈”爲代表的新精神活性物質,人會出現心動加速、血壓升高、肝腎功能衰竭等急性中毒症狀。大量吸食後會引起偏執、焦慮、恐慌、被害妄想症等反應,嚴重的會引發精神錯亂,甚至抽搐、休克、腦中風死亡,危害是第一代毒品的數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