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比容嬤嬤還狠的父母,還能治好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24日 17:52   鳳凰網

原標題:比容嬤嬤還狠的父母,還能治好麼?

 

 

 

 

有些事情就像陳年舊傷,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讓社會疼一下。

就在剛剛過去的週六,一段深圳女童被毆打的視頻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女孩只有8歲,打她的不是繼母也不是老師,而是她的親生父母。這種打也不是拍兩下屁股打兩下手板,完全可以說是虐打了。短短四分鐘的視頻裏,女孩被腳踹、掌摑、拿凳子敲頭,掄起棍子打。除了沒看到針扎,容嬤嬤的招數都沒這麼多。

因爲實在看不下去,鄰居將這幾段視頻發到了網上。警方介入後,女孩的父母對此事供認不諱,目前當地婦聯已經向法院申請了女童人身安全保護令,並安排對女孩進行陪護和心理輔導。

視頻曝光後,人們的第一反應是懷疑這又是一起針對女童的虐待事件,因爲視頻中女孩的弟弟沒有被打。但事後記者採訪了視頻的公佈者,據她說他們不管兒子女兒都會打,全看自己心情順不順。其實針對兒童的家庭暴力,最大的問題就是難以被及時準確地發現以及取證。孩子很少會主動向父母以外的人傾訴,外人又常常受到傳統教育觀念的影響,誰會去管別人家打孩子的事。

其實劉氏夫婦的行爲被發現,也是很偶然。事後有不少鄰居表示,這對夫婦平時對別的孩子還挺好,從來沒聽說他們暴打孩子。是因爲女孩的父親借過別人的手機登陸家庭監控視頻,才被人從視頻裏發現了這一切。於是就有人提出,應該鼓勵“知情人強制報告”,這當然是個有一定效果的制度。但對那些無聲的、不被外人察覺的虐待,又怎麼去發現呢?真的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看過這段視頻的人,除了被劉氏夫婦下手之狠所震驚,更多人心痛的是女孩木訥的反應。不管父母怎麼毆打,女孩沒有任何反抗躲避的動作,據爆料鄰居說,她連哭都不敢。這顯然是已經造成心理創傷的表現,甚至有人認爲這可能是“無情型人格”的苗頭,其影響將綿延一身。雖然也是暴力的受害者,弟弟也時不時來欺負一下她,使這個家庭呈現某種成人化的層級感。在家庭這個封閉的結構中,父母既是給予者又是施虐者,兩個受害者之間還互相欺辱,這怎麼看怎麼像一個後現代的黑暗隱喻。

女孩及其弟弟,揹負着這些黑暗的情感經歷,該如何健康走完一生,確實是一件讓人揪心的事。無論按照《未成年人保護法》還是《反家庭暴力法》,劉氏夫婦都應該受到相應的懲戒。但問題是這一對姐弟的撫養教育該怎麼繼續呢?把父母教育一下,然後接着把孩子送回家?誰會相信這樣的父母是能三言兩語教育好的。把父母判刑或者剝奪其撫養權,那讓孩子去哪,社會撫養機構麼。講真,部分這類機構問題重重,甚至也發生過虐待事件。君不見,就在24號,廣東練溪託養中心虐待案中20人被追究刑事責任,107名公職人員被問責。

前幾天,湖南沅江未成年人弒母案發生後,我寫過一篇文章。後臺不少人跑來批評我太“聖母”,並憤憤地指責吳某是人渣。這兩起人倫案件有個共同之處,就是家庭暴力,吳某的母親也是以打罵代教育。這次被害的主角易位了,只是小女孩沒有采取什麼過激的反抗行爲。但在這種環境中,暴力的種子將來又會以何種方式萌發呢?悲慘童年與成年後暴力犯罪的關係,已經被無數事實和理論所證實。

目前的報道中,我們還看不到劉氏夫婦的“面貌”。假如我們獲得一個視角,去逼視這對夫婦,又將發現些什麼呢?他們所租住的深圳西鄉,是農民屋聚集區。丈夫劉某此前是美團外賣送餐員,也是被投訴被白眼的高發職業。而鄰居在採訪中也強調,他們“心裏不順”的時候就會打孩子。更重要的是,他們那一代人童年的成長環境,被打往往是家常便飯。可以想象,他們內心一定也積攢了很多戾氣。當然,任何理由都不是虐待女童的藉口,但不是每個成年人都能正確對待負面情緒。他們那些成噸的戾氣又該去追究誰,該往哪裏安放?

作爲圍觀者,我們往往願意給被審判的一方扣上一個驚駭的帽子,以傾瀉自己的情緒,這是最簡單暢快的。其實他們也不是不可以改變的。以我們家暴情況之普遍,以及託養機構之不完善,大多數遭受到家暴的孩子最終都只能留在家庭中。如果這對夫婦在接受懲戒的同時接受心理治療,並在此後長期追蹤關注,這對姐弟留在家庭中,還是一個可能性比較大的選擇。這種在別的文化環境中看起來難以接受的處理方式,或許是當下我們不得不接受的權宜之計。

去年過年回老家,閒聊時一位大嬸偶然說起,年輕時因爲和公婆之間有些矛盾,不好朝公婆發火,常常把氣撒在孩子身上,現在想起來特別後悔。這讓我想起前幾天“欒川反削老師案”中那位張老師,他自己也承認當年確實曾拿學生撒火。但他現在的學生卻說,他是一位和藹可親的老師。雖然漫長的歲月最終排空了戾氣,喚醒了懺悔,想來這個過程也是很痛苦的。與其多年之後陷入後悔,爲人父母師長者無論承擔了生活怎樣的重壓,總要有一份“肩住黑暗的閘門,放孩子們到寬闊光明中去”的擔當。

(文/於永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