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改革開放40年 廣州城鄉面貌美麗蝶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30日 01:23   鳳凰網

原標題:改革開放40年 廣州城鄉面貌美麗蝶變

大洋網訊 改革開放40年,廣州市城區面積由54平方公里擴張到當下的1800多平方公里。在新城區裏“插”上高樓大廈不難,難的是老城區出新出彩。如今,廣州着重對城市進行繡花般的微改造,摸索出一套城市智理的先進經驗,城中更是崛起諸多“智慧城市”示範點。

與此同時,廣州的鄉村蝶變更是美不勝收。特別是近十年來,廣州大力推進美麗鄉村建設,打造特色小鎮,發展鄉村旅遊,爲鄉村發展注入產業動能……40年來,村民真真切切感受到:鄉村變美了,村民富了,城市人開始羨慕美麗鄉村了。

西塘村風景如畫。

城市治理之變:老城出彩施繡花功夫令街區平添活力

40年來,廣州變化日新月異。天河商圈、珠江新城、國際金融城……一座座摩天大樓拔地而起。據數據統計,廣州現有建設用地總規模1949平方公里,截至2017年底,已使用1835平方公里。

在城市化高歌猛進的同時,如何讓這座城市變得更加宜居?從大拆大建到如今着重對城市進行繡花般的微改造,廣州在推動城市發展進程中,摸索出一套城市智理的先進經驗。

老城:微改造帶來全新活力

“恩寧路現在兩邊的人多得就像過年行花街一樣。”看着最近恩寧路的變化,樑毅明不無感慨道。作爲廣州市荔灣區恩寧片區的一位老居民,他見證了恩寧路的變遷。這條路誕生於1931年,曾被譽爲“廣州最美”的老街,很長時間卻是廣州舊城改造的“傷疤”。“很多房子被拆,原住民悉數遷出……”在樑毅明眼裏,恩寧路一度比較破敗,與上下九步行街的熱鬧繁華相比,顯得格外落寞。

2016年,恩寧路舊城改造以“微改造”的方式再次拉開序幕,這個沉寂多年的老舊片區終於開始綻放出活力。經過兩年的打造,如今的永慶坊已經成爲了城中市民的“打卡聖地”。從黃沙地鐵站出來,看到的都是一波又一波前來“圍觀”永慶坊的遊客。

抽疏人口、改善環境、保護文化……永慶坊微改造爲廣州老城更新找到了一條新出路。據瞭解,如今,永慶坊二期已在籌備中,將採取市、區、運營主體三方參與的改造模式,以國家歷史建築保護利用示範區的建設標準進行打造,提升歷史文化街區活化水平,目標是打造“記得住鄉愁,吸引來年輕人,振興起老城的活力街區”。

類似永慶坊這種通過城市“微改造”的方式得到重生的街區在廣州還有很多。據瞭解,廣州市現有功能配套不全、建設標準不高、基礎設施老化的老舊小區779個,涉及約80萬戶、260萬人。如何在避免“大拆大建”的前提下,實現對社區的改造更新?廣州市創新提出“微改造”模式,爲很多老舊小區帶來全新活力。

廣州市越秀區珠光街仰忠社區是廣州市第一批老舊小區蝶變精品項目。三年前,仰忠社區給周邊居民的印象是“髒亂差”。爲改善社區環境,該社區在社區微改造時將此前亂拉亂掛的通訊、供電、有線電視等電線清剪埋在地下。在樓宇內,完善了門禁系統,對樓梯、樓道、樓道扶手進行粉刷,貼了地腳線,更換了電箱、電錶,電線入槽,安裝樓內照明,安裝新的漏電開關,規範了樓道內的公共秩序。此外,社區還引入了廣州市林業和園林科學研究院等專業園林機構,對社區進行綠化改造。

改造後的仰忠社區。

居民:真正成爲城市治理主人

“在改造過程中,如何讓居民真正融入社區,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副教授徐好好表示。從被動改造到居民積極參與其中,如今,廣州越來越多微改造項目開始着力收集“民智”,共同做好城市治理工作。

廣州市荔灣區泮塘五約社區近年也啓動了微改造建設。該項目首次引入社區規劃師,他們花了長達一年多的時間深入到村裏,與村民同吃同住,還成立了泮塘口述史小組,深入瞭解泮塘村歷史文化。規劃師們發現,村民一開始對他們的態度比較冷淡,覺得民間的聲音微弱,規劃師的作用也不大。但隨着相處時間越來越長,規劃師們發現,村民對改造其實有很多具有建設性的想法。

通過不斷向公衆徵集意見,當地村民對改造的要求和願望逐步反映到設計中去。例如,有村民提到:“五約很多老人家,一個人住難開伙,也不一定能經常買菜煮,經常都吃不上新鮮飯菜。”爲了解決社區用餐問題,設計方擬設計一個社區共餐飯堂,解決居民用餐難的問題。

近期,由華南理工大學、臺灣淡江大學、逢甲大學、銘傳大學所組成的海峽兩岸都市設計聯合工作坊組織52名建築專業的大學生到泮塘五約進行爲期兩週的調研,對泮塘五約微改造“建言獻策”。在調研會上,村民提到希望通過微改造能在村裏開闢一個地方,重新種植“泮塘五秀”,恢復這段廣州傳統文化記憶。

治水:用海綿城市理念應對內澇

這場如繡花般的城市微改造還體現在環境治理上。管網陳舊、河道變窄、城市道路硬底化……隨着城市的發展,廣州內澇問題日益凸顯。

爲了緩解這一難題,廣州在天河區智慧城大觀溼地公園打造首個“海綿城市”試點。雖然這裏看上去與普通公園沒有什麼區別。但是其中的一草一木、一湖一景都透露出“海綿城市”的理念。當暴雨到來的時候,旁邊大觀路以及來自舊羊山的雨洪首先會彙集到這裏。廣場的底部鋪設了很多能夠儲存雨水的蜂窩網格。雨水透過地面的透水磚,下滲到網格中進行存儲,然後順流而下最終匯入下游的智慧東湖。

項目主要負責人、廣州市水務規劃勘測設計研究院副院長況娟娟曾告訴記者,“海綿城市”的理念爲廣州治水提出新思路。提到治水,很多人往往會想到通過改造管網,加強排澇能力。但是“海綿城市”理念卻“返璞歸真”,從源頭開始着手,通過增加綠地、湖泊的方式減少暴雨對城市的影響。

事實上,“海綿城市”的治理理念並不僅僅只是建公園。在如今的日常治理中,這種理念到處可見。例如,鋪設在地上的透水磚、中心城區的各大公園湖泊、近年陸續被揭蓋的河涌以及屋頂種植的綠化,都是“海綿城市”的體現。在新理念的引領下,近年廣州治理城市內澇已初見成效,入選中國海綿城市取得積極進展成功案例。

天河智慧城大觀溼地公園。

鄉村之變:三農創新引特色產業讓村民返鄉紮根

“水滿田疇稻葉齊,日光穿樹曉煙低”。醉人的田園風光,在廣州農村司空見慣。40年來,改革開放給廣州鄉村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村子變美了,村民變富了。

2017年廣州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爲23484元,增速已連續十年高於城鎮居民收入和地區生產總值增幅,城鄉區域均衡發展成效顯著。

當下,廣州正大力推進美麗鄉村建設,將連線、連片地建設生態宜居鄉村。預計到2020年,每個涉農區將各自形成兩至三個特色鮮明的美麗鄉村羣。

廣州從化美麗山村。

修路:路通財通助力農民致富

廣州市從化區南平村距離廣州市區100公里左右,三面環山。11月22日,記者一行驅車來到南平村。乾淨寬闊的柏油馬路、白牆灰瓦的樓房映入眼簾……一入村,記者就爲眼前的景象所驚豔。

40年前,這個小山村則是另一番模樣。南平村黨支部書記張國華告訴記者:“上世紀80年代,南平村道路不通,非常貧困落後,村民主要以種植青梅、荔枝等水果爲生,溫飽都難以解決。”

那時候村內的道路都是土路,每當水果成熟,村民要開着拖拉機運到十多公里外的溫泉鎮上去賣。55歲的村民林榕新從事農產品收購20多年,“早年收購水果,一年能賺幾千元錢就很滿足了。”

要致富,先修路。1997年,南平村修通了從化區第一條村道。到2005年,全村所有巷道都修成了水泥道,通往每家每戶。

“道路通了,開始有珠三角的果販進村來收購了,村民種的水果打開了銷路。”張國華說。作爲村農產品收購商,林榕新的銷售渠道也越來越廣,“我們收購了的農產品由開始的幾千斤到幾萬斤,再到今年的30多萬斤,全部都可以賣出去。現在每年掙十幾萬元,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2012年底,南平村的基礎設施得以全面升級,2015年如期完成了美麗鄉村創建。“現在村裏變得太漂亮了!”張國華感嘆道。

廣州從化南平村。

南平村“南平客棧”。

賦能:引進產業發展特色小鎮

西塘村位於廣州市從化區西部,緊鄰明珠工業園。昔日這裏,基層黨組織軟弱散渙、經濟社會發展乏力、治安案件頻發,2012年甚至被確定爲重點整治的“問題村”“後進村”。

“農村要實現可持續發展,注入產業動能尤爲關鍵。”西塘村黨支部書記陳海峯說,從2013年開始,西塘村逐漸引進農耕田緣、白雲苗圃等綠色企業。

據瞭解,農耕田緣累計在西塘村投資了1500萬元。“我們是以耕種土地的概念來種植蔬菜,土地越種越肥。”農耕田緣運營部負責人徐田告訴記者,農耕田緣藉助互聯網發展會員,以會員制形式銷售菜園產品。“原本打算花10年到15年時間回本,沒想到5年就達到了收支平衡。”

2016年,對接廣州特色小鎮戰略,從化區根據西塘村的自然稟賦,將西塘村定位爲童話小鎮,該村又迎來新一輪發展。

由西塘村和農耕田緣共同打造的稻草節是童話小鎮發展中衍生的品牌活動。2018年稻草節期間,進入西塘的遊客約15萬人次,帶動當地收入超1000萬元。

目前,西塘童話小鎮已經吸引了34家環境友好型企業進駐和一批科技人才落戶,完成投資約1.7億元,年產值達3600萬元。

西塘童話小鎮的建設取得初步成效,這也給南平村打造“靜修小鎮”提供了借鑑。2017年,南平村與珠江實業集團簽訂了合同,村集體佔20%股份,珠江實業集團負責小鎮的設計建設和運營管理。“珠江實業集團主要打造高端精品酒店及高端民宿,此外還將建農產品加工區。”一個月後,南平“靜修小鎮”正式對外開放。

廣州從化西塘村農田。

西塘童話小鎮。

迴流:村民返鄉在家門口就業

引進企業,打造特色小鎮,讓越來越多的農民得到了實惠。“我們租用村民的閒置土地,每畝地每年平均租金1200元左右。部分村民還可以參與到我們企業合作中,做做農活,每天日結100元。”徐田說。

對這一變化,村民陳林深有體會。他將家中的8畝地出租給了農耕田緣,自己會去鎮上打些散工;妻子則在農耕田緣做些零活,一個月平均收入有2000多元。“現在一家人年收入有十多萬元,和以前比增加了一倍。”陳林說。

和陳林一樣的村民還有很多。目前,農耕田緣每年爲西塘村增加收入100多萬元,日最高用工達到百餘人,平均日用工50人。“越來越多的中年人選擇留在村裏工作了,2015年以前村民人均收入僅1萬元,現在可達2.5萬元了。”陳海濤說。

像西塘村這樣的特色小鎮戰略在從化區全面鋪開以後,這個區的農業逐漸向旅遊業等產業延伸,這也促進民宿在從化火了起來。

從化區北部的蓮麻村經過幾年的建設,已經成爲打卡觀光的生態旅遊小鎮。爲了鼓勵村民們在家門口辦民宿,2015年,蓮麻村原黨支部書記潘光竈自掏腰包8萬元,辦起了村裏第一家民宿。“一開始客人不多,但隨着蓮麻特色小鎮建得越來越好,慢慢從熟人支持到口口相傳,客人越來越多,有時候都招待不過來。”潘光竈說。

潘光竈粗略算了一下,家裏的民宿每年的純收入20萬元左右。目前,蓮麻小鎮開張的民宿已達25家。

張小盒民宿。

目前,廣州鄉村振興發展進入快車道。2018年10月11日,廣州市發佈了關於推進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意見等文件,提出到2022年,鄉村振興取得戰略性成果,全面建成生態宜居美麗鄉村,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基本實現,鄉村產業現代化水平顯著提升,從化區基本建成全省乃至全國鄉村振興示範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