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媽媽陪娃寫作業氣到腦梗?江蘇擬立法反對“喪偶式”育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19日 17:05   鳳凰網

原標題:江蘇擬立法反對“喪偶式”育兒

媽媽因陪娃寫作業氣到腦梗,一名小學生因壓力太大跪求媽媽……近來,不斷爆出的類似新聞事件引發全社會思考:家庭教育該何去何從?11月19日,《江蘇省家庭教育促進條例(草案)》提請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審議,《草案》還提出,擬將每年5月15日所在周設爲全省家庭教育宣傳週。

立法背景

問卷調查: 近半家長不知道怎麼教育孩子

省人大內司法委主任莫宗通介紹,根據省婦聯與有關部門開展的家庭教育現狀問卷調查顯示,近50%的家長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教育孩子,約八成家長缺乏相關知識和經驗借鑑,迫切需要家庭教育服務。

同時,家庭教育也不全是家庭的事,這其中既有微觀層面家庭教育缺失和不得法的問題,也有宏觀層面家庭教育工作體制機制以及服務供給等方面存在的問題,需要通過政府、社會和家庭合力解決。爲此,社會各界強烈呼籲加快家庭教育立法,解決家庭教育實踐中的諸多難點和問題,促進和保障家庭教育向專業化、規範化發展。

家長責任

反對“喪偶式”教育,父母應共同教育孩子

爲什麼大多數抱怨教育孩子累的都是媽媽?這從一個側面也反映出,大多數家庭中,爸爸將教育的重擔很大程度上交給了媽媽,對孩子的有效陪伴相對欠缺。

父母應當共同履行家庭教育義務

《草案》爲此提出,父母雙方應當共同履行對未成年子女的家庭教育義務,不得以離異或者其他理由拒絕履行。一方開展家庭教育,另一方應當予以配合。養父母、與繼子女形成撫養關係的繼父母,也應當履行對未成年養子女、繼子女的家庭教育義務。父母因死亡或者其他原因無法履行家庭教育義務的,依法由其他監護人履行。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不履行家庭教育義務,或者採用侮辱、虐待、家庭暴力等方式開展家庭教育的,學校、居委會等可以向公安機關報案,責令其接受家庭教育輔導。

在外打工也不能當“甩手掌櫃”

父母應當與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但目前確實有很大量的家長因外出務工等原因無法與孩子共同生活,這些家長該履行的義務,草案也予以明確,尤其是提出,不在家的家長應與村(居)民委員會、就讀學校、受委託監護人保持經常聯繫和交流,瞭解孩子的生活、學習和身心發展狀況。而且,現在通訊手段發達,父母應當通過書信、語音、視頻等方式與未成年子女保持日常溝通聯繫,定期與未成年子女團聚。

父母“甩鍋”或只管打罵,孩子可求助

《草案》規定,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不得放任義務教育階段的未成年子女或者被監護未成年人輟學;不得放任未成年子女或者被監護未成年人吸菸、飲酒、曠課、夜不歸宿、離家出走、沉迷網絡、校園欺凌、打架鬥毆、賭博、吸毒等; 不得放任未成年子女或者被監護未成年人觀看、閱讀、收聽、收集或者傳播含有危害國家安全、淫穢、色情、暴力、邪教、迷信等內容的影視節目、音像製品、圖書和網絡信息等。

對於父母不履行家庭教育義務,或者採用暴力、侮辱、虐待等方式教育孩子的,以及因父母雙方重病、重度殘疾、失蹤、死亡,或者服刑、接受強制隔離戒毒等不能履行家庭教育義務的,孩子可以向學校、居委會以及相關單位或組織求助,相關單位和組織應當及時處理。

政府責任

家長不會教孩子?網上家長學校免費指導

不知道怎麼教育孩子,是許多新手爸媽面臨的大問題。《草案》要求,縣級以上政府專門撥出經費用於家庭教育工作,並將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納入城鄉公共服務體系,制定服務標準。政府可以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提供家庭教育指導和服務,並建立家庭教育信息化共享服務平臺,依託網上家長學校等向家庭免費提供針對不同年齡段未成年人的家庭教育指導課程和資料,普及家庭教育知識和方法,提供家庭教育指導服務。鼓勵研發家長易於接受、便於互動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新媒體產品。教育行政部門應當推進學校的家庭教育工作,督促幼兒園、中小學、中等職業學校組建家長學校。

對於留守兒童、流浪乞討兒童、閒散未成年人、服刑或者強制隔離戒毒人員的未成年子女、不良行爲或者嚴重不良行爲未成年人等,政府應根據其特點和需要,在家庭教育方面有針對性地提供必要幫助。

學校責任

對困難學生,學校應與家長共同開展家庭教育

家庭教育不光是家長的事。此次立法注意把握家庭教育責任區分的界限和分寸,沒有一味地苛求家長責任、擴大家長義務,力求做到依法、合情。比如,《草案》明確,家庭教育中,學校也有責任。幼兒園、中小學、中等職業學校應當建立家長學校。對於殘疾、學習困難、情緒行爲障礙、經歷重大變故以及其他有特殊需求的未成年人,學校應與其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共同研究並指導開展家庭教育。

學校發現未成年人有違紀、違法或者不良行爲、嚴重不良行爲的,應當及時告知其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並提供家庭教育個性化輔導。未成年人有嚴重不良行爲,採取個性化輔導仍不能糾正的,學校與其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依法申請送專門學校矯治。

社會責任

職工參加家庭教育指導活動,單位應支持

工作和教育孩子,經常很難兩頭顧。《草案》明確,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蔘加學校家庭教育指導活動,所在單位應當予以支持。鼓勵國家機關、人民團體、企業事業單位、社會組織爲職工提供家庭教育服務。

同時,《草案》還提出,婚姻登記機構應對辦理結婚、離婚登記的申請人進行鍼對性的家庭教育宣傳和指導。

這些問題立法能否也關注?

作爲一部省級促進型法規,一般是倡導性要求,主要側重於強化激勵措施和促進手段,硬的約束應相對較少。一些家長和社會人士也提出一些觀點,大家眼下關注的另一些家庭教育的熱點問題,能否也通過立法予以明確呢?

“立法中對於家庭教育缺位的規範比較多,但是實際上城市裏的大多數家長,不是不管孩子,而是管得太過。”有教育界人士對記者說,一些家長並不知道怎麼科學教育孩子,給孩子壓力過大,幼兒園就開始學小學的,小學開始學初中的,一個比一個。但也有家長指出,就像那位陪作業腦梗的媽媽一樣,如果不是環境如此,哪個家長不願意給孩子一個快樂的童年?家長同樣被形勢裹挾着透不過氣。

還有家長反映,自古就是“棒打出孝子”,有時候孩子就是調皮,不打不成器,這就違法了嗎?以後還怎麼管束孩子?

現實中,人們常常把孩子的希望寄託於學校,但學校有時候也出現將責任推給家長的情況,有家長深夜微信羣裏“吼”老師:“你睡了,我女兒還在寫作業!”可以說是家長與學校矛盾的一個縮影。如何進一步理清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的責任邊界,應該是全社會對此次立法的最大期盼。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