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女律師自曝遭“碰瓷”執法事件 不妨公開視頻平息爭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0日 18:49   鳳凰網

原標題:女律師自曝遭“碰瓷”執法事件,不妨公開視頻平息爭議

女律師孫世華自稱遭“碰瓷”式執法一事持續發酵。廣州警方昨日凌晨通報,不存在孫世華等3人被民警毆打和羞辱情況。孫世華告訴新京報記者,對通報中部分說法存在疑義,希望公開監控。

昨日,新京報記者向廣州市公安局荔灣分局諮詢是否會公佈監控視頻,該分局工作人員表示,此事將由市局統一安排。下午,記者多次撥打廣州市公安局電話,或被掛斷,或無人接聽。

新京報記者梳理髮現,孫世華的說辭和廣州警方的通報中存在差異點和爭議點,如雙方當天爲何發生衝突,按照相關規定是否應該脫衣檢查,現場監控是否應公開等。

女律師稱被要求脫衣裸身檢查

10月9日,一篇名爲《有一天,警察開始碰瓷——我被廣州警察構陷抓捕、羞辱的恐怖經歷》文章引發關注。文中,廣州一名女律師孫世華自稱在派出所內遭到警方“碰瓷”式執法,並被要求脫衣接受檢查。當日,新京報記者聯繫上孫世華及其丈夫,兩人證實上述網帖確由孫世華髮出。

▲公衆號截圖

孫世華稱,自己從事律師行業二十多年。今年9月20日,其代理案件的委託人李小貞於下午3時來到華林街派出所,與警方面談對李小貞丈夫的取保候審事宜。

按照她的說法,自己在派出所等到5時多的時候,一名警察將自己的工作證甩向她,孫世華隨後舉手遮擋,遭到警察指控其“襲警”,進而被施暴。隨後,孫世華更被要求脫衣服接受檢查,裸身過程持續20分鐘左右,並按照要求進行拍照、打指模和驗尿,還接受了約6小時的訊問,直至當晚11時50分才被釋放。

孫世華稱,事發次日凌晨,其和同事家人在華林街派出所要求調查,後廣州市公安局及荔灣分局相繼派出督察前來詢問,並製作筆錄,但迄今未收到回覆。

廣州警方:孫世華等人行爲涉嫌擾亂單位秩序

昨日凌晨,廣州市公安局發佈一則名爲“廣州警方通報一宗涉嫌擾亂單位秩序案情況”的消息。消息稱,近日一孫姓律師表示,其在廣州市荔灣區華林派出所受到不當對待。爲此廣州警方高度重視,責成督察部門展開調查。

▲微博截圖

經調查,9月20日下午,荔灣區公安分局華林派出所在依法偵辦一起刑事案件時,自稱該案犯罪嫌疑人周某的代理律師孫世華(女,48歲,未提供有效律師證件)和與案件無關的樑某基(男,42歲)、張某洲(女,49歲)3人一同來到派出所,要求辦理周某取保候審法律手續。值班人員隨即通知辦案民警,辦案民警到場後向其出示警察證表明身份和告知其辦理程序時,孫世華以查看民警身份爲由,伸手拉扯民警掛在胸前的警察證。

上述消息寫道,與此同時,張某洲用手機在派出所內拍攝警務工作,並與樑某基一同起鬨吵鬧、辱罵民警,經民警口頭制止仍不聽勸阻、繼續拍攝。孫世華等人的行爲已涉嫌擾亂單位秩序,爲此民警依法將3人口頭傳喚帶入該所辦案區,按照程序規定進行人身安全檢查、信息採集、詢問調查等工作。23時許,3人結束傳喚後離開。

消息稱,次日,孫世華撥打廣州市公安局督察專線投訴。督察部門展開認真調查,通過調取翻查視頻錄像、走訪詢問相關人員等,認爲不存在孫世華等3人被民警毆打和羞辱的情況。

廣州律協:啓動維權程序依法調查

10月9日,廣州市律師協會發布通報表示,2018年9月21日,孫世華律師及其所在律師事務所向協會提交維權,稱其在廣州市荔灣區華林街派出所辦理業務過程中,執業權益受到侵害,申請協會予以維權。

通報指出,協會獲悉後高度重視,立即啓動維權程序,依法依規進行調查,將根據調查的情況,及時公佈結果,依法維護律師的執業權益。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有網傳截圖稱,廣州市律協在通報介入調查後,沒有被允許觀看現場監控視頻。記者隨後向廣州律協求證,截至發稿前尚未獲回覆。

孫世華則表示,警方通報中的“未提供有效律師證件”、“拉扯民警掛在胸前的警察證”等情況“不屬實”。

她稱,眼下自己的訴求是公開監控、追究相關責任人責任,並將計劃申請信息公開。孫世華說,自己對行政訴訟不太瞭解,盼有相關專業人士站出來援助,其或將進行行政訴訟。

昨日,新京報記者向廣州市公安局荔灣分局諮詢是否會公佈監控視頻,該分局工作人員表示,此事將由市局統一安排。記者多次撥打廣州市公安局電話,或被掛斷,或無人接聽。

追問一

脫衣檢查是否符合程序規定?

孫世華稱,在被指控“襲警”後,自己被要求脫光衣服接受檢查,脫衣、裸身過程持續了20分鐘左右,此後還被要求拍照、打指模和驗尿。警方通報中則稱,因爲孫世華等人的行爲涉嫌擾亂單位秩序,民警依法將3人口頭傳喚帶入該所辦案區,按照程序規定進行人身安全檢查、信息採集、詢問調查等工作。

對於脫衣裸身檢查是否符合程序規定,廣州一線民警王剛(化名)介紹道,一般懷疑對方藏兇器、毒品等情況,現場出現攻擊性的失去理智行爲,且搜身不配合,就會讓對方脫衣,接受檢查。該名民警表示,一般辦案時會先搜查,再報程序去申請搜查證。但通常普通市民在搜查過程非常配合,不會出現被要求脫衣服這種情況。

“沒有相關的明確規定要求一定要脫衣,得看情況定性是否需要。”王剛說道。

北京市一線民警陳強(化名)補充道,當警方口頭傳喚當事人以後,當事人身份便轉換爲違法嫌疑人,所以按照程序要進行人身檢查。

“脫衣服就是爲了看是否夾帶危險品,當然這個要由女民警來辦。”陳強說道,脫衣檢查是普通公安機關的辦理案件的過程,比如要查是否持刀片,以免發生自殘等危險事情。

至於是否應該拍照、打指模和驗尿,王剛稱,在明知道是派出所,還進行鬨鬧辱罵,民警有一定理由推測對方是否身體有問題,是否有在吸毒等,如果這種背景下,產生懷疑,就可以這樣操作。

追問2  

是否應該公開現場監控?

涉事監控是否應該公開? 法律人士伍雷則認爲,按信息公開條例,如果當事人要求公開,當事人主動發起申請,監控就一定要公開,“至少一定要對當事人公開,因爲當事人有權知道被指控之事的一切證據。”

王剛稱,如果事件影響力較大,需要調查取證,就會公開。一般監控涉密就不公開,“沒有硬性規定是否一定要對外公開。”

陳強稱,在此次事件中,目前看雙方都說有視頻,可調取監控視頻查看,如果證明警方確實是行使警務工作,女子有拉扯行爲,就是擾亂公共場所、擾亂公共辦公秩序的行爲,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法是可以追究違法責任的。

新京報記者 周世玲 劉洋

評論

女律師自曝遭“碰瓷”執法事件,不妨公開視頻平息爭議

日前,一篇女律師控訴在派出所遭到“碰瓷”執法被迫接受“裸檢”的網帖,在網上被熱傳。當事女律師孫世華在帖中稱,自己因代理案件原因,與委託人到廣州市荔灣區華林街派出所辦事時,遭到警務人員“碰瓷執法”,被要求脫衣檢查、拍照、批指模和驗尿,並接受六小時訊問。

昨天凌晨,@廣州公安在微博上對此通報稱,在孫世華撥打廣州市公安局督察專線投訴後,督察部門展開認真調查,通過調取翻查視頻錄像、走訪詢問相關人員等,確認不存在孫世華等3人被民警毆打和羞辱的情況。通報還原了事件過程。

當事女律師究竟有沒有遭到“碰瓷”執法?就目前看,女律師的投訴帖和廣州警方的通報各執一端。饒是如此,涉事兩方的“一事各表”,仍提供了豐富細節,這些細節也是還原整個事件始末的拼塊。    

從雙方的說法看,女律師跟有關警員在辦事過程中存在衝突,無疑是確鑿事實;雙方披露的衝突演化和升級的時間點,也對得上。只不過,對於有關執法動作究竟是“碰瓷”還是合理執法,女律師等人有無“襲警”和影響單位秩序,“裸檢”到底是人格羞辱還是按照程序規定進行人身安全檢查,兩方定性大相徑庭。

定分止爭,唯有法治和真相。單就事件後續處理看,雙方在輿論場“你反饋我回應”式的互動,都是在法治框架下進行的:女律師孫世華事後向當地律協提交維權訴求,也向上級警方做了反映,10月5日發帖投訴也是急切要說法之下的個體維權;而廣州警方及時介入調查,並較詳細地通報了此事,自然是合理而應有的投訴處理和輿情應對姿勢,也有助於將輿論評判拉到“兼聽則明”的軌道上。

▲公衆號截圖

雙方的核心爭議點,仍在於對事件中細節的廓清和法律定性。對身爲局外人的公衆而言,在事實未明之前,顯然不宜臆斷先行,而應給真相一點時間。這倒不是說,在真相完全浮出水面前應放棄追問與考證,而是說要保持道德先行審判上的剋制。

特別是考慮到個人和官方發言會在分寸拿捏上有些區別,女律師的控訴中糅合了很多情感色彩濃烈的表述,而警方通報囿於程式化文本、官方化語氣只能去感性化、偏節制,公衆不宜憑着感情導向貿然做蓋棺定論,而應在秉持理性、摳住細節的基礎上去打撈真相。

事實上,很多事件都是複雜而瑣碎的,當事方基於自我本位立場的選擇性覆盤或避重就輕式呈現,都可能導致事件定性的迥異、是非論斷的扭轉。這也是有些“羅生門”的生成緣由:涉事多方的細節敘述和事態還原,都無可避免地嵌入“主觀認知”的成分,所以難以完全對錶客觀事實的指針。

鑑於雙方在很多說法上各持一詞,當地警方不妨用更細緻的事件還原來消弭爭議。在這方面,北京警方前不久平息“北京豐臺商場搶孩子”事件輿情的做法,就可資借鑑。

“搶孩子”事件甫一曝光後,當衆搶人指向的“販賣兒童”嫌疑和警方“不立案”的結果之間,因缺乏必要的過渡而形成了強烈反差,一時間激起質疑聲一片。

面對質疑,北京警方在縝密複覈的基礎上,詳細通報了搶人者李某誤認孫子的具體情由及背後的家庭矛盾“連環套”,還有具體的辦案過程。這讓這起看似離奇的事件在家庭糾紛層面實現了邏輯自洽,也打消了公衆的疑慮。

對廣州警方來說,此次通報已有了不少細節。而若針對現有疑點進行更細緻的信息披露,實現“有疑必釋”,且是細緻釋疑,勢必能消除更多疑慮。

據瞭解,此次廣州警方認定不存在毆打、羞辱情況的重要依據是視頻錄像。鑑於雙方口徑存在巨大差異,爲了避免被網帖的“首曝誘導效應”帶入輿論泥沼,也爲了避免事件被拆遷上訪的案由和女律師的“家庭背景”等外圍信息導入陰謀論式評判,當地警方還可儘早公佈原始的視頻錄像。

在視頻面前,很多情況無需費口舌對質工夫,就能一目瞭然。

法治社會,就該讓這類糾紛納入法治框架下解決。可以想見,若有了更明細的事件原委還原和完整視頻公開,又有了依法處理,真正“以事實爲依據,以法律爲準繩”,這起事件激起的輿情漣漪最終也不難平息。(文/仲鳴媒體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