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高三學生厭學被送“矯正”打裂半隻耳 學校無證已遣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25日 19:22   鳳凰網

趙龍的左耳被教官打傷

原標題:送兒去“心理輔導”第二天被教官打裂半隻耳朵因爲不吃冬瓜?

孩子父親

“我不該騙他過去,我沒做對,我的兒子從小也不吃冬瓜。”看着病歷,趙興後悔萬分。

招生老師

“我們是正規的辦學機構。”“我們保證絕對不會打罵孩子。”“要是打罵就能改變孩子,你們家長就在家裏自己教育。”

可結果……

9月9日晚10點,趙興(化名)送讀高三的兒子到“成都勵志教育”做“心理輔導”。第二天下午晚7點,兒子被教官打裂半隻耳朵。

其兒子趙龍(化名)稱,9月10日晚餐,因不願吃冬瓜,教練吳揚帆猛擊他左臉兩次,隨後拳打腳踢,“被打懵了”。診斷證明書、門診病歷顯示:趙龍左耳軟組織挫裂傷、左面部組織挫傷;左耳根部已縫合傷口長約5釐米。

該機構位於龍泉驛區柏合鎮磨盤街158號,16日下午,趙興帶兒子從青川赴龍泉驛報案,並向當地教育部門投訴。記者瞭解到,涉事教官已被該機構開除,學校也於21日遣散。

緣起
拒吃冬瓜他被教官一頓拳打腳踢
9月16日下午,趙興帶着兒子趙龍及4名親戚,從青川赴龍泉驛柏合鎮派出所報案。趙興指着兒子的左耳,又拿出涉事教官的身份證複印件,告訴民警:“就是這個人打的孩子。”

縫針的線在趙龍的左耳根部還清晰可見,做完近一小時的報案登記和筆錄後,他在派出所大門口接受成都商報記者的採訪。

10日是趙龍來到成都勵志教育的第二天,上午“體訓”,下午上“心理課”和“文化課”,到晚7點左右,是學員們的晚餐時間,男女生隔離開,分成兩隊在食堂打飯、吃飯。“當晚有三個菜,素冬瓜、番茄炒蛋和一個葷菜,各有一個教官負責打菜。”趙龍回憶,負責打素冬瓜的教官是吳揚帆,輪到他打這道菜時,他告訴吳揚帆:“我不吃冬瓜。”

“吳教官說,你吃個冬瓜咋了呢?”趙龍回憶,吳揚帆舀起幾坨冬瓜直接向他的碗里扣過來,他沒說什麼,直接回到位置吃飯。隨後,趙龍將其他飯菜吃乾淨,但冬瓜剩在了碗裏,“於是他走過來對我說,不要以爲我不知道剛剛是你。”趙龍回憶,此時吳揚帆帶着威脅的語氣讓他吃冬瓜,幾句話後,他直接回答:“拒絕。”

“我就只說了‘拒絕’兩個字,剛說完,他就從側面打了我的左臉。”是用拳頭打的還是菜勺子打的?趙龍記不清了,只記得力量很大,“打第一下我就懵了。”趙龍稱,隨後他繼續遭到吳揚帆的拳打腳踢,被打倒在地,接着又被抓起來按在牆上打,直到被其他教官拉開。

拒不讀書
他被父親騙去“心理輔導”

被打一個小時後,趙龍赴成都航天醫院做檢查,診斷證明書顯示:左耳軟組織挫裂傷。

“第二天兒子回到家裏,說是自己撞的。”在青川縣的家裏,趙興看着兒子的傷口,很難相信是他自己撞傷,於是在青川縣中醫院做了第二次檢查,兒子也承認了自己被打的經歷,病歷上寫着:自述於2天前被他人打傷左側面部及左耳……左耳根部已縫合傷口長約5釐米,傷口略腫脹,左面部腫脹。

“我不該騙他過去,我沒做對,我的兒子從小也不吃冬瓜。”看着病歷,趙興後悔萬分。在趙興看來,趙龍從小是個愛學習的孩子,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江油中學。但自高二下學期開始,趙龍出現厭學的情況。今年6月份,趙龍離開學校,至今拒絕回校讀書,告訴父母自己想外出打工。

一個親友告訴趙興,可以把兒子帶到成都勵志教育做“心理輔導”和“行爲矯正”。9月9日,趙興打開該機構的官方網站,加了招生周老師的微信號,聯想起“楊永信”、“豫章書院”等人物和事件,趙興專門問:“你們學校教官對孩子要使用武力嗎?”周老師回覆:“打罵是教育不了孩子的。要是打罵就能改變孩子,你們家長就在家裏自己教育。”周老師強調:“我們是正規的辦學機構。”該機構官網上也談到了是否打孩子的問題:“我們保證絕對不會打罵孩子。”

9日晚10點,趙興帶着兒子從青川連夜趕到龍泉驛,一路上他向周老師發微信:“兒子一旦發現我騙他,我真不知咋收場。”周老師回覆:“我們有專業的心理老師對孩子進行安撫工作。”

講述
要背《弟子規》和“學生守則”,背不會就體罰

學校採用軍事化管理
上午訓練,下午上文化課

趙興的車開進成都勵志教育的大門,趙龍立即被一名“心理老師”單獨帶走。隨後又被兩名教官帶到宿舍。一名梁姓教官讓兩名同學教趙興疊被子和穿軍衣。

吃住都在教官的眼皮底下

趙龍說,他的手機和隨身物品當晚被收走了,樑教官在宿舍裏與他們同吃同住,一舉一動都在教官的眼皮底下。他躺在宿舍的牀上,想睡覺,但樑教官卻在看手機視頻,睡着後視頻也一直開着,他不敢去提醒,心煩意亂,直到凌晨兩三點才睡着。

趙龍僅僅在該機構進行了一天的“學習”,他回憶說,該機構採用軍事化管理,第二天一大早,起牀的哨聲一響,趙龍和同學們需在1分30秒的時間內,到宿舍門口集合,吃過早飯,整個上午進行“體訓”。“裏面大概六七十個學生,女生一隊,男生一隊,新生一隊。”趙龍回憶,他看到女生們舉了整個上午的輪胎,男生們整個上午都在折返跑,而新生則練習踢正步等基礎訓練。趙龍特別向記者強調:“整個上午的訓練,教官們不允許任何學員上廁所,只能憋着。”

“老師一直在講習題”

下午上文化課,趙龍回憶說,六七十名學員小的只有幾歲,大的有二十幾歲,但所有人一起上的初一數學課,上課的老師是“心理老師”,“沒有學校的老師教得好,一直在講習題”。最後排坐了五、六名教官監督課堂,“但全部在聊天,玩手機。”

其他時間,“心理老師”和教官則要求趙龍儘快背誦《弟子規》,以及機構自己的“學生守則”,背不會就體罰。

對於趙龍關於該校教學方式的表述,包括不讓學生上廁所,給所有學員上初一的數學課等說法,成都商報記者向成都勵志教育的樑教官求證,他表示:“上午是每個小時上一次廁所,文化課則有大課和小課之分,小課會按學生的具體情況一對一授課。”

迴應
校方:教官母親得了癌症可能情緒不好

樑教官介紹,涉事教官吳揚帆的媽媽得了癌症,情緒不好,“可能跟這個有關係”。該機構田姓負責人則表示,吳揚帆已經被開除,勵志教育方面會配合趙興追究吳揚帆的責任,並承擔醫藥費。

“學校已經遣散了,現在劉校長在負責處理趙龍的事情。”記者向成都勵志教育的多位心理老師、教官致電,他們告訴記者,如果採訪要找劉校長。記者電話聯繫到劉校長,他迴避了記者關於趙龍提出的問題,只說“(學校)沒得了、沒得了。”隨後,劉校長的電話無法接通。

教育局:這是一個無證的學校

9月21日,記者致電龍泉驛區教育局備案室,就成都勵志教育是否有辦學資質的問題,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是個無證學校。”他表示,成都勵志教育不是一個學校,主體是一個“軍訓機構”,目前教育局正在處理該機構的問題。

記者致電黃土鎮社會事務辦公室,一名姓吳的主任告訴記者:“我們接到過教育局的通知,派人去(勵志教育的)辦公室看過,現在裏面一個人都沒有。”吳主任介紹,該機構的註冊地址也不在黃土鎮。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