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翹蘭花指、跳皮筋,我就是你們口中的“娘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4日 00:12   鳳凰網

每日人物 王子戌撰文

《開學第一課》開播後當天,“娘炮誤國”論橫空出世,“少年娘,則國娘”一時塵囂網絡。

此後, 三家黨媒先後發文,批評“娘炮”明星逐漸成主流文化。其中新華社更是在標題直接寫道:“娘炮”之風當休矣。

一些粉絲因自己偶像的“陰柔”被指責而抱不平。“因造型就說別人娘,實在太沒有道理。我的愛豆們待人謙遜有禮,掙錢就做公益,憑什麼被說娘?”

在給流量明星貼上“娘炮”標籤時,處在這場討伐風暴中心的“娘炮”羣體,卻被忽視了。

近日,每日人物找到幾位“娘炮”男孩,和他們聊了聊,試圖呈現在他人眼裏的“娘炮”生活。

1

21歲的王木可,在大學宿舍裏抽菸,翹着二郎腿。他穿着軍綠色的英雄汗衫,要不是扎着小辮,他簡直是鋼鐵直男流水線上的標準品。

在初中,他偶爾會在頭上別朵小花,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和男生女生追逐打鬧,尖細的笑聲兩層樓外都能聽見。王木可

很喜歡笑,笑起來會用手捂着嘴。這時的他,有了一個“王姐姐”的外號。

直到高中,改變發生了。課間結束,王木可回到座位後,發現自己的書被撕掉一頁,校服上被亂塗亂畫,寫着“娘娘腔”。

高三高考結束後,他和一羣朋友去畢業旅行。一個朋友不願和他住,自己悄悄定了一間房。他知道後沒說什麼,但心裏很難過。

來自廣西的龍龍早在上小學時就感受了王木可遭人排擠的心情。他愛紮在女生堆裏翻花繩、跳皮筋,說話時翹蘭花指。同學會把他的東西藏起來,讓他找不着。班上有同學放學時在校門口堵他,指着他罵:“娘娘腔!噁心!變態!”

他去告訴老師,老師批評完那些欺負他的孩子後,轉過身來對他說:龍龍,你也需要改進,要勇敢一點,多一點男子氣概。

父母見他總是混在女生堆裏,不斷“糾正”他:你怎麼這麼“娘”,羞不羞?

王小僑和龍龍一樣,小時候跳皮筋、翻繩玩得溜溜的。因爲性格軟弱,同學罵他“娘炮”。他感到難過,憋在心裏。有時候回家告訴媽媽,媽媽則說:吃虧是福。

六年級時,有個同學在班上公開嘲弄王小僑是“娘炮”。那時的他膽小、自卑,低着頭不敢反駁。直到後桌的男生站出來解圍:“王小僑不是那樣的,你憑什麼這麼說!”之後,兩人就打了起來。

同學的出手相助,讓當時的王小僑“覺得很暖,感覺自己被保護了”。

在上初中後,王小僑有意做出一些改變。他參加了班長競選,當上了班長。日常的工作和責任,潛移默化地讓他變得勇敢。

“可能我的語氣還是陰柔一些,但我就是想證明自己,我是有能力的,不是你們所說的軟弱娘氣的人。”

2

當書被別人撕掉的時候,王木可很氣憤。生氣過後,又覺得自己太在意,只會越想越難受。“不如當耳旁風,自己還能過得開心。”

高中時,王木可意識到別人不喜歡他的行爲舉止。在班上,他會稍微壓抑一下自己,不再“放肆騷氣”地大笑,說話時刻意把聲音壓低一點。

他儘量讓自己和外界妥協。雖少一些中性化的語氣和動作,但仍喜歡穿花哨的、粉色的衣服;別人再叫他“王姐姐”,他只是笑笑。只要不是特別侮辱性的、觸犯他底線的話,他就不去在意。

王木可喜歡交朋友。去雲南的地州市上大學後,和新同學去打羽毛球,他請對方喝奶茶。對方以爲王木可喜歡他,就被嚇跑了,還刪了微信好友。他感到很困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

王木可開始理解,周圍環境沒有開放到完全包容他的地步,既然無力改變那些不喜歡他的人,索性就不去理會,那就等理解他的人出現。

“有時候會感覺活得很孤獨,但我願意”。王木可說,自己可以因成熟而收斂一些,但不會爲了合羣而去改變自己。

這種感受,王小僑也體會過。初中時的王小僑說話輕柔,總在座位上安靜學習,有人覺得他“太陰柔”。而周圍男生則認爲“說髒話、惡作劇”是男人陽剛的表現。

龍龍上初中的時候很在乎合羣,會求着其他男生帶他一起玩。他努力想擺脫“娘炮”的標籤,爲了讓自己更男人,他把聲音壓低一點,舉止更男性化一點。但發現無論怎麼做,別人照舊排擠他。

初中生放學後三三兩兩約着走,而他總是一個人走回家。爲了合羣,龍龍還嘗試和其他男生一起打籃球,但發現“太無聊”了。

被排擠欺負多了,龍龍被逼得更加堅強。初一時,別人笑他娘娘腔,他會感到羞愧,等到上了初三,他則會直接罵回去:“關你屁事,管好你自己。”

或許與年齡增長有關,身邊環境開始漸漸變化。在高中和大學時,龍龍幾乎不再遇到有人取笑他“娘娘腔”,與同學相處的氛圍變得融洽,他們更加關注龍龍這個人是否真誠、靠譜。漸漸地,他的朋友漸多了起來,甚至還有女同學向他表白。

王小僑也在高中時突然發現自己有了人緣。女生喜歡他的感性細膩,很多男生也很願意和他做朋友。

他在高中遇到了自己的好朋友劉笛。他們一起刷題,一起上學放學,吃完飯一起去操場散步,劉笛還和王小僑分享自己戀愛裏的事,王小僑在一旁給他出主意。他有時會開玩笑對王小僑說:“爺們兒一點兒!硬氣一點兒!”但王小僑就嘿

嘿一笑,或者說討厭,然後打他一巴掌,“就像一個小女生一樣。”

劉笛覺得王小僑善良、熱心,可以交心,在一起玩沒有任何尷尬和不自然,“我會覺得陽剛一點更好,但也沒覺得不陽剛就特別不好。”

王小僑認爲自己身上,同時具有傳統意義上的“男性氣質”和“女性氣質”,“我能比別人感受到更多東西,看見不一樣的世界。”

3

進入大學的王木可,學會了在收斂和放飛自我間切換。

比起高中時,大學讓王木可有了更多個人空間。他穿着粉粉的、花裏胡哨的衣服在校園裏晃盪。如果周圍有人盯着他,他就當沒看見。

而去實習的時候,他則會穿上西裝打着領帶,像所有年輕人一樣裝扮出謹慎與成熟。他說自己畢業後想回昆明開一家教育補習機構。

“我不願意虛僞地活着。自己是什麼,接受就好。”在此前,高中時的他早已意識到自己性取向爲同性戀。

但他也有矛盾的想法,“我知道大部分男生認爲我娘,但自己又不喜歡那些特別孃的。”

同棟宿舍樓裏住着另一個男生,有時也會穿件透明的外衣,裏面是粉紅色的小背心。王木可覺得那樣的風格太誇張了,稱自己“真的看不懂”。

同樣持有這種想法的王小僑,也覺得自己“更像大衆男生一些,和特別孃的男生還是不太一樣。”

他認同“人與人相處講求的是相似”的觀點,所以他會優先和大衆化一些的男生做朋友。

現在的他,除了會穿一些可愛風、文藝風的衣服,以及在宿舍裏點上香薰外,和其他男生沒有差別。

生活中這些被認爲“娘”一些的男生,未必喜歡那些“小鮮肉”流量明星。王小可說,有些流量明星還是太娘了。這讓他無法接受。

王小僑認爲,自己不會打扮得那麼中性化,但流量明星們這樣的裝扮也無不可。

韓國某一線男團的鐵粉阿卿解釋,如今“愛豆”清秀、精緻甚至陰柔的妝容,來自於第一代韓國男團的定位。妝容雖清秀,但他們的言行舉止“陽剛”。令女生喜歡,是因爲陰柔長相的男孩子,給人心疼和憐惜感,讓女粉絲又當媽又當女友,滿足了女性的心理需要。

“因爲造型就說別人娘,實在太沒有道理了。愛豆們待人謙遜有禮,掙錢了就做公益,憑什麼被說娘?”阿卿對自己的愛豆被認爲“娘炮”給予反擊。

​對《開學第一課》引發的“娘炮誤國”論,這些處在風暴中心的“娘炮”們也表示反對。

王小僑認爲,流量明星們的裝扮沒有給社會造成什麼負面影響,更談不上“娘炮誤國”。只要流量明星們傳播的是向上、陽光,正能量的東西,再加上他們本身的形象多元化,就能給社會起到一個推進作用。

王木可也不贊同“娘炮誤國”這樣的觀點。“北歐、荷蘭、加拿大這些國家,對“娘炮”的接受度很高,我也沒見這些國家就亡國了呀。很多家長怕小孩看了流量明星就會模仿,就會萎靡,其實小孩早就接觸多了,我也沒覺得我們這一代很軟弱啊。”

在劉笛看來,“國家社會沒有必要倡導陽剛或陰柔,應以一種消極中立的態度去對待人們的外貌打扮和舉止,應該更加關注人們的內在品質和精神。決定一個人的價值,是人的品質。”

“每個人內在的美好品質永遠是第一位,不用刻意培養男孩子的陽剛之氣,順其自然就好。”劉笛最後說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