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最“文藝”黑社會?大理黑老大投百萬拍電影演主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07日 04:18   鳳凰網

涉黑頭目鄧利勇旗下公司拍攝的《新傻兒司令》、《殭屍新郎》兩部網絡電影,均由該團伙骨幹成員王海飛擔任主演。圖片/海報拼圖

原標題:大理涉黑團伙“不務正業”投百萬拍電影主演 羣演多是手下馬仔

8月30日,公安部通報稱,爲深化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實效,公安部對22起重大涉黑案件進行掛牌督辦,雲南大理鄧利勇位列其中。和其他21位“黑老大”不同的是,上游新聞記者(爆料微信號:shangyounews)在大理的調查顯示,這位四川籍的黑社會老大還是一名“文藝青年”,先後投資近百萬拍攝了兩部網絡電影,手下涉黑骨幹王海飛還玩起了“跨界”任主演。

鄧利勇團伙在大理經營多年,早在2014年就有當地民衆在網絡上對他進行舉報。鄧利勇團伙案發前把持了大理當地的娛樂行業,涉及酒吧、KTV、迪吧等多種娛樂業態,以暴力威脅爲手段,非法經營停車場、地下賭場等暴利行業。

大理警方共抓獲團伙犯罪嫌疑人71人,破獲刑事案件134起,繳獲管制刀具49把,仿真槍支2支、爆炸裝置1個,賭博遊戲機123臺,該團伙涉嫌在大理市組織婦女賣淫、開設賭場、尋釁滋事、故意傷害、敲詐勒索、強迫交易、聚衆鬥毆、非法制造爆炸物、故意損毀公私財物等多種違法犯罪行爲。

△雲南大理涉黑團伙大哥鄧利勇。圖片/知情人

涉黑團伙被連窩端後的一地雞毛

半年前的2月2日清晨,昆明長水國際機場,一架從成都飛往昆明的客機和往常一樣落地。飛機客艙裏的乘客紛紛起身拿行李,而此時空乘卻通過廣播告知,所有旅客全部坐下,等待公安人員上機檢查。

兩名警察進入了客艙,徑直向一名戴着眼鏡的中年男子走去,“你是鄧利勇嗎?我們是大理州公安局的民警”。面對警察,該男子爽快的承認了自己就是鄧利勇,沒有過多的解釋就跟着警察下了飛機,坐上了駛往大理的車。

據當天押送鄧利勇的民警向媒體介紹,從昆明長水機場到大理要開5個多小時,鄧利勇一路上連一口水都沒喝。就在鄧利勇被押回大理的同時,抓捕鄧利勇團伙的行動也在進行,當日警方抓捕了17人,次日抓捕了21人。

鄧利勇,大理當地人習慣叫他老鄧,大理恆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大理荔中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法人和實際控制人。

工商註冊資料顯示,鄧利勇是大理恆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大理荔中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這兩家公司的註冊地址都在大理下關中民城市廣場C區。

上游新聞記者在大理下關看到,中民城市廣場裏恆盛投資的招牌還矗立在街邊。在中民城市廣場的頂樓,部分樓下的商家將這裏作爲洗碗間,地面上污水橫流,惡臭難聞。就在這個洗碗間的旁邊,“恆盛投資管理公司”的招牌顯得有些破敗,鎖死的大門門前更是堆滿了棄用的雜物和旱死的植物。

△這是拍攝於9月5日的恆盛投資公司,該公司大門已緊閉。

周圍的居民介紹說,這裏原來是無人使用的屋頂,但後來加蓋了圍牆、屋頂,被鄧利勇當作了恆盛投資以及恆順傳媒的總部。

△這是拍攝於9月5日的恆順傳媒辦公室,該辦公室已被警方查封。

上游新聞記者通過另一邊的通道進入了恆盛投資的辦公區。恆盛投資公司將辦公區分成了兩半。辦公區一邊的大門用鐵鏈鎖着,門上貼着封條,“恆順傳媒”的標誌十分的顯眼。透過落地玻璃可以看到,恆順傳媒辦公室十分的雜亂,幾乎所有的櫃子都被打開,有明顯的被翻動的痕跡。辦公室內電腦、打印機等貴重物品都還處於通電的狀態,幾本組織機構代碼證隨意的擺在辦公桌上,似乎一夜之間在這裏辦公的人都消失了。

△這是拍攝於9月5日的恆盛投資公司辦公區。攝影/胡磊

另外一邊的辦公區更像是一個KTV會所,豪華的KTV包間,汗蒸房、按摩間、麻將房、會客室一應俱全。KTV包房的裝修的十分豪華,歐洲宮廷風的沙發上鋪着皮草,鑲嵌了大理石臺面的桌子上還有兩個金話筒。

KTV房間裏有一個汗蒸房,裏面還裝了一個淋浴間,洗手檯、馬桶等無不透露着奢華,甚至牆上還掛着一個小電視。按摩房裏面的牀已經不見了,被褥等隨意的堆在陽臺上。會客室中的電視、音響等貴重物品都已經被搬走了,留下了一團混亂的線纜。

△這是拍攝於9月5日的恆盛投資公司辦公區,裏面有豪華的KTV包房。

在沙發前的茶桌上,還遺留了數份空白的“成品油供油協議”,但恆盛投資管理公司在市場監督管理局登記的主營業務裏面,沒有成品油買賣。

據當地的知情人介紹,這兩塊屬於恆盛公司的辦公區早已無人看守,一部分房間被當作了廚房供樓下的音樂吧使用。 

鄧利勇團伙的恆盛公司在巔峯時期控制了大理娛樂產業半壁江山,大理中民廣場、金港區域則是鄧利勇團伙的老巢。

除了恆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恆順傳媒以外,鄧利勇團伙中由吳俊彪任法人的大理花都娛樂有限公司、王海飛任法人的大理市蘇格繆斯酒吧以及已經註銷的大理蘭花企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都在中民廣場、金港區域經營,經營的範圍也集中於歌舞娛樂、洗浴、酒吧服務等行業。

團伙傾巢而出,只爲完成電影夢

在8月30日公安部公佈的22起重大督辦涉黑案件中,鄧利勇團伙相較於其他黑惡勢力團伙,他們有着一個特殊的副業——拍電影。

鄧利勇擔任法人的大理恆順傳媒從2015年起,先後拍攝了《殭屍新郎》、《新傻兒司令》兩部網絡電影。這兩部電影全程均在大理當地拍攝,製作方還稱兩部電影的拍攝得到了大理官方的支持。鄧利勇旗下的恆順傳媒投資拍攝的這兩部電影,使用的演員均是大理當地的草根演員,其中不乏鄧利勇團伙的骨幹。

鄧利勇團伙的重要成員,目前在押的恆順傳媒股東、大理蘇格繆斯酒吧的控制人王海飛在電影中擔任男主角,介紹其爲“特型演員”。據上游新聞記者瞭解,王海飛曾在大理州體育中學學習舉重,後來成爲了一名舉重教練。

接觸過王海飛的人都說,王的脾氣十分暴躁,仗着自己體形的優勢,愛打架,在鄧利勇團伙控制的大理金港地區說話很有份量,主要負責鄧利勇手下的幾個娛樂場所,“感覺金港就是他說了算”。

《新傻兒司令》宣傳文案則稱,因對錶演有濃烈的興趣,再加上外形特殊,長相憨厚可愛,所以專門爲王海飛量身打造了《新傻兒司令》這部戲。 

△鄧利勇涉黑團伙拍攝的《新傻兒司令》網絡電影海報。

知情人士透露說,鄧利勇在大理各個非法產業的同夥,都在兩部電影中跨界演出了一把。

《殭屍新郎》的監製楊建鬆,還飾演了《新傻兒司令》裏的日本軍官一角。他主要負責鄧利勇團伙的花都KTV運營,手下容留和組織了不少的失足婦女進行賣淫。同時,楊建鬆還負責非法借貸等業務,是鄧利勇手下的一名干將。

《殭屍新郎》的男主角趙家勇,平時被譽爲“大理金港第一帥”。知情者透露,趙家勇多混跡於鄧利勇在大理的數個娛樂場所進行一些表演,但被製作方介紹爲“作詞作曲、能唱能演樣樣精通”、“雖是大熒幕處女作,但本色出演,是本片的重要看點之一。”

這兩部電影在完成製作後,市場反響慘淡。

據接近鄧利勇的知情人士透露,鄧利勇的恆順公司先後爲這兩部片子投資了近百萬元,通過平臺進行播放也是希望可以通過點播收回一些成本甚至盈利,“看一次5塊錢,通過大平臺很快就回本了”。

鄧利勇的對於影視製作行業的野心不僅僅侷限於網絡電影,在《大理日報》報道《極品伴郎團》(此後更名爲《殭屍新郎》)開拍的簡訊中引述恆順傳媒負責人的話,“今後還將陸續投資上千萬的院線電影”。

知情人士認爲,鄧利勇團伙拍電影的主要目的還是個人興趣愛好。在他眼中,恆順傳媒出品的兩部電影都充滿了低俗的笑料,製作十分的廉價,“走的是低俗路線,怎麼可能上院線?”

△鄧利勇涉黑團伙成員出演電影《新傻兒司令》劇照。圖片/網頁截屏

鄧利勇對於影視行業投入了巨大的熱情,但無論從市場還是電影專業角度來說,鄧利勇在影視行業的試水都是失敗的。《新傻兒司令》和《殭屍新郎》兩部電影搜狐視頻、PPTV、優酷等平臺上線了三年到兩年不等,目前均以免費點播的形式播放。雖然說是免費觀看,但兩部電影的點擊量和同期上線的電影相比,仍然相距甚遠。

無論是在豆瓣還是時光網等專業影評網站,還是搜狐、優酷等播出平臺的留言區,對於《新傻兒司令》和《殭屍新郎》的評論均是非常負面的。豆瓣平臺目前對於兩部電影均沒有評分,僅有的評論無一例外都是貶義:“(上世紀)八十年代電視劇的畫質,粗糙的劇情,說不下去了,太狗血了”、“一分也不想給”。

上游新聞記者就這兩部電影的藝術價值,採訪了國內一位一線影視劇編劇,對方回覆稱,這兩部電影只能算業餘水平,“距離院線公映的電影還有很大的差距”。

“老鄧”涉黑犯罪團伙的版圖

鄧利勇團伙的生財之道衆多,控制娛樂場所附近的停車場並收取高額費用就是斂財手段之一。

上游新聞記者在大理當地的論壇上,找到了一篇發佈於2014年7月16日標題爲“黑社會在大理橫行”的帖文。該帖文稱,2014年7月6日凌晨,大理市金港停車場發生一起因停車費引起的暴力傷人事件,多名車場保安毆打當事人,並將當事人用刀捅傷,還搶走了當事人的金項鍊。雲南當地媒體“雲南網”在事件發生次日就報道了此事,證實了這是一起因爲停車費而引起的衝突,大理警方抓捕了涉嫌傷人的兩名保安。

2014年發佈的這篇帖文還稱,“金港停車場是一“涉黑組織”組織所控制的停車場,幕後的操縱者是一個鄧姓四川人,在大理市從事色情行業多年,其在大理市擁有金港停車場以及衆多夜總會,手下有很多人負責看場子”。該帖文對鄧利勇的描述內容,和今年8月底大理警方公佈的涉案情況基本一致。

金港停車場的原業主周先生事後告訴媒體稱,鄧利勇用威脅手段強迫他合資開設停車場。周先生對媒體回憶了當時同鄧利勇談判停車場合資的情景。周先生說,他講話時,鄧某某帶的人會捏他的手、拍打他的脊背,採取言語和肢體上的威脅,“旁邊站着10多個人,都是很壯實的那種,還統一穿着運動服”。

在暴力脅迫之下,周先生讓鄧利勇參與了他的停車場,“他們進來後,一個小時收取30元、50元、60元,完全憑他們高興,如果停車的客人提出異議的話,直接恐嚇,或者採取暴力。” 

賭博也是鄧利勇團伙重要的斂財手段之一,爲其團伙謀取了大量的非法利潤。根據已經生效的法律文書顯示,當地法院查實的非法所得就有218萬餘元。

翁正纔是鄧利勇團伙的重要成員,作爲股東入股了鄧利勇團伙的恆順傳媒、花都娛樂等公司,和鄧利勇一起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就在大理活動。翁正才名下,曾有一家名爲“大理市西窯動漫城”的公司。工商登記信息顯示,這是一家經營普通電子遊戲的公司。但就是依靠這家經營“普通電子遊戲”的公司,翁正才謀取了非法利益近200萬。

根據雲南省祥雲縣人民法院(2017)雲2923刑初34號判決書,翁正才爲獲取非法利益,自2014年起至被祥雲縣公安局查獲期間,分別在大理市下關鎮大關邑村、下關鎮蒼山路大理民族醫院旁西窯動漫城、下關鎮大關邑村大觀酒店旁和大理市開發區滿江村租用場地,利用其從網上購買的賭博器具開設賭場。翁正纔開設的位於大關邑村和西窯動漫城兩賭場於2016年5月獲取暴利165萬餘元; 2016年7月27日至2016年8月3日間獲取暴利52萬餘元。

祥雲縣法院在判決書中提到,翁正才爲牟取非法利益,分別在多地設置賭博機組織賭博活動,設置賭博機10臺以上且可查實的違法所得數額達218萬餘元,最終,綜合自首、退贓等因素,翁正才因犯開設賭場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並處罰金75萬元。

不過,翁正才還在緩刑考驗期中,就再次因涉黑被大理警方抓獲。

根據大理警方發佈的通報稱,鄧利勇團伙除了把控停車場、開設賭場之外,還涉嫌在娛樂場所內組織婦女賣淫、毆打恐嚇故意傷害他人、使用管制刀具鬥毆等犯罪。

△鄧利勇曾控制過的一家娛樂場所。

起底老鄧:開農家樂起步的雲南上門女婿

鄧利勇是四川蒼溪人,今年近40歲。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鄧利勇從成都水力發電學校中專畢業後,進入了水電七局工作。隨後,鄧利勇到大理參與漫灣水電站等配套項目建設。在這裏,鄧利勇遇到了他的第一任妻子。

據知情人士向上遊新聞記者介紹,鄧利勇的第一任妻子當時在大理下關鎮銷售服裝,鄧利勇當時在下關做一些零工,一來二去兩人就熟悉並戀愛。鄧利勇的妻子是大理祥雲縣人,兩人在結婚後,一起留在了雲南,鄧利勇到祥雲縣成爲了上門女婿。

上游新聞記者通過鄧利勇的前岳母瞭解到,中專畢業的鄧利勇不僅獲得了專業職稱,腦子還十分的靈活。

鄧利勇根據當時的經濟環境,在祥雲縣農村開起了農家樂,生意十分的火熱。但因爲上門女婿的緣故,引起周圍鄰居的不滿,在辦理一些手續的時候被故意刁難,鄧利勇不得不求助岳母去辦理。

上門女婿的身份給鄧利勇帶來了很多麻煩,農家樂經營了近兩年後,鄧利勇和村民的矛盾爆發,在一場鬥毆之後,鄧利勇和妻子到了大理市區謀生。隨後,鄧利勇慢慢的控制了大理的娛樂場所,成爲了大理羣衆口中的帶頭大哥老鄧。

鄧利勇在2014年後將自己的公司進行了系統化管理,分別成立了大理恆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恆順傳媒公司。鄧利勇的前岳母和大哥都證實,2014年之後,鄧利勇就帶着老婆孩子去了成都,在成都雅居樂花園等高端小區地購置了三套別墅和住宅,將龍鳳胎兒女送往了成都的一傢俬立幼兒園就讀,很長一段時間纔回一次大理。

鄧利勇爲什麼要在自己所謂的事業高峯期離開大理,長期呆在成都?

據鄧利勇的大哥介紹,鄧利勇在2015年左右被查出患上了甲狀腺癌症,並在成都的醫院做了手術,很長一段時間才恢復過來。鄧利勇在成都的時候,除了作爲出品人監製拍攝了兩部網絡電影之外,更多的時候是在養病。

鄧利勇的大哥說,家裏人根本不知道鄧利勇在大理做的事情,每次他回到蒼溪老家,他都會勸告鄧利勇不要做違法的事情,但從來沒想到鄧利勇會作爲“涉黑團伙”頭目被警方抓捕。

2016年,鄧利勇和妻子離婚,他在成都買的房子分別登記在兒子和前妻名下。因爲涉黑案,鄧利勇、前妻以及兒子名下的所有的房產和資金都已經被警方凍結。鄧利勇的龍鳳胎兒女已從成都回到大理上學。

鄧利勇的前妻說,她現在不想再管任何和鄧利勇有關的事情,只想在合法的前提下,拿回應得的財產,供兩個兒女上學。

大理當地人士對上游新聞記者介紹說,鄧利勇團伙被公安機關通報了至少九種犯罪行爲,當地羣衆反應強烈,從2014年開始就被人在網上公開發帖舉報,甚至直指其背後有“保護傘”。

大理州公安機關有關人員在接受上游新聞記者採訪時說,警方將繼續按照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系列部署,進一步加大工作推進力度,及時總結偵辦該案的成功經驗、措施和辦法,指導全州深入推進掃黑除惡工作,並建立完善長效機制,既嚴厲打擊黑惡勢力犯罪,又堅持嚴格依法辦案,確保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堅決做到黑惡必除、除惡務盡。

上游新聞見習記者胡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