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王雁林:憑什麼要包容“娘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07日 00:35   鳳凰網

原標題:憑什麼要包容“娘炮”?

《開學第一天》的製片人用她的片子激怒了孩子家長,又用她的朋友圈激怒了其餘人。她肯定是沒有聽說過相對論的女人,不明白在海底撈等一個半小時與在廁所門口等13分鐘不是一個次元的心理過程。而她對使用“小鮮肉”的辯解則有些荒誕。按她的邏輯,因爲孩子們就愛看這些人,於是頂着壓力請了這些人。那孩子們還喜歡“吃雞”呢,爲什麼不開學每人發一個八倍鏡?

著名編劇汪海林曾經在一次座談裏說:爲什麼中國現在“小鮮肉”橫行?因爲在電視臺有一羣中年婦女色情狂,她們就喜歡這樣的演員。所以在購片時就愛買“小鮮肉”主演的電視劇。

對於這個說法,娛樂圈一度還有點分歧,但從這次看來,應該所言不虛。她們已經不止是在購片時要買小鮮肉了,而是見縫插針、無孔不入地用小鮮肉。別不承認了,就是你自己喜歡!不要甩鍋給孩子們。

本來,這是一個事實清楚,導向明確的事情,但總架不住有人要出來攪渾水。比如,有個叫“燕公子”的大V就說:

還“開學第一課”呢,開學第一課孩子們學到的就是跟着爹媽怎樣去譏諷和自己不一樣的人。開學第一課孩子們就看到了成人身上最醜惡的東西:從來學不會尊重別人。

爲孩子感到難過,你們逃過紅黃藍逃過假疫苗,可能逃不過這樣糟糕的輿論環境。

很有道理的樣子呢!要不是長了滿臉鬍子,好想夾緊屁股縫雙手捂在胸前撇着腿跑過去和她擊掌支持一下呢!

但好像所有三觀不正的人都喜歡這樣一個套路——先是偷換概念,然後上綱上線,最後胡攪蠻纏。

比如,還是這個“燕公子”在轉發另一條關於《開學第一天》的微博後評論:

輿論環境還在攻擊人家清秀男孩“娘”,還在罵和外國人結婚的女性是騷貨,還在說30未婚的女性是“剩女”,哎,我們到底落後世界文明多少年??

瞧她振振有辭的樣子……嘖嘖……

我們首先需要釐清的一個概念是——“娘炮”是不是等於清秀的男孩?

沒有人說謝霆鋒“娘炮”,沒有人說吳彥祖“娘炮”,沒有人說彭于晏“娘炮”,沒有人說金城武“娘炮”……當初四大天王出來沒有一個被人說“娘炮”,小虎隊出來也沒有一個被說成“娘炮”。可見,清秀的男孩並不等於“娘炮”。“娘炮”就是“娘炮”,與清秀無關。“炮”還有禮花炮和麻雷子呢!只是在“娘炮”這麼小衆的人羣裏如果還分“娘禮花”和“娘麻雷”則太過繁瑣,大衆便一“炮”以概之。但要是因此讓某些人就把所有“娘炮”都歸到好看那一堆去,那以後就很有必要細分一下“娘炮”市場了,得有“娘拉炮”、“娘摔炮”、“娘土炮”、“娘山炮”、“娘村炮”、“娘加農炮”……

第二個需要釐清的概念就是——“娘炮”是不是等於同性戀或者性別認知障礙?

張國榮沒有人說他是“娘炮”;蔡康永沒有人說他是“娘炮”;蘋果CEO庫克也沒有人說他是“娘炮”;連金星都沒人說她“娘炮”,人家彪悍得很!

由此說明,“娘炮”也不等於是同性戀,她(他?)們完全是獨立於清秀男孩和同性戀之外一羣長相不明與正常男性不一樣的男性。

第三個需要釐清的概念就是——她(他?)們是不是與我們不一樣?

我覺得是的,至少從這次輿情來說,不認同的人還是很多的。

最後一個問題了——是不是與我們一樣的,都需要才體現我們的包容,我們價值觀的多元?

在日本有一種特別貴的餐叫——金顆粒。需要提前半年預約,再花上500萬日幣日元,約等於40多萬人民幣才能吃上。而所謂的“金顆粒”,其實就是十五六歲女孩拉的屎。

無論任何人把這事兒說得多高貴多神聖,我……這與習慣的飲食習慣差別太大了,實在是……我牙縫大,這要是塞了牙,得用開塞露才行。

但凡與我們不一樣的都要包容?崑山龍哥還和我們不一樣呢,是不是也要包容?前一陣害死江歌的毒閨蜜劉鑫也和我們不一樣呢,是不是也要包容?那些性侵別人的,失信名單上的,牢房裏關的……都和我們不一樣,也都一併包容?你家是拼多多上賣假包的啊?有那麼多“包”“容”得下這麼多“不一樣”。

憑什麼要包容“娘炮”的不一樣?

“娘炮”如果你是性別認知障礙就請去醫院,該看醫生看醫生,該手術的做手術;如果是同性戀,不指望人人都有勇氣出櫃,那也至少讓圈子裏的人知道你的性取向,這些我們都能包容。但如果都不是,那就是打擦邊球,當蝙蝠,鳥裏的獸,獸裏的鳥,當鳥當獸全看有沒有好處了唄?就是爲了爭名奪利不擇手段唄?這樣的還不讓說,得包容、鼓勵、表揚唄?你們吃“金顆粒”,別人說臭,噁心、嘔吐都算歧視唄?是這理不?

所以在吃“金顆粒”和死之間必須二選一的話,我選死;如果在死和包容“娘炮”之間必須二選一的話,我選——“金顆粒”。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