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二孩生育地圖:大國空巢下的“催生”有用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06日 05:05   鳳凰網

原標題:中國二孩生育地圖:性別失衡、大國空巢下的"催生"有用嗎?

作者|寧一閆如意編輯|曹虎虎

生育率是國事,養孩子卻是家事。

2018年,全面二孩政策第3年,但中國的人口狀況,一點都不樂觀。

目前,我國距人口負增長,只剩10來年的時間。大國空巢的人口“斷崖式”下降,就在不遠的將來。

注:國務院《國家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認爲中國人口峯值,將出現在2030年的14.5億人。聯合國《世界人口前景2010年修訂本》認爲,中國人口負增長將出現在2027年,峯值爲13.96億人。

與此同時,最近一次人口普查顯示,即將迎來適婚年齡的00後(2000-2010年生),男有7952萬,女有6688萬。男比女多出1264萬。

性別比例失衡加劇,會進一步影響結婚率和生育率。

 

圖爲近日的新聞搜索熱點

我國人口正面臨着雙重困境——數量上的“斷崖”下降,和性別上的失衡加劇。

在嚴峻的人口現狀下,二孩政策的效果如何?能否緩解國家人口問題?人們在二胎的性別上,又是如何選擇的?

 

中國哪個省最敢生“二孩”?

二孩政策推行後,各省的生育情況,出現嚴重的兩極分化。

在一些省份,政策推行如閘口放開,出生率激增。而在另一些省份,卻反響平平,甚至還有地區出現出生率下降。

 

 

圖爲二孩政策推行後,各省出生率漲幅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及各地2017年統計公報

總體來看,北方出生率漲幅,高於南方地區。

山東以39.76%的出生率漲幅,拔得全國頭籌。而山東17.54‰的出生率、174萬的新生人口,同時也在全國排名第一。

2015年出生率全國最低的天津,自政策實施後,出生率暴漲,從5.84‰躍至7.65‰。

一線城市北京、上海,出生率也都有不低的上浮。但上浮後的數據,同“扶不起”的東三省一樣,還是在全國排名墊底。

在南方地區,除湖北、浙江、廣東出生率明顯上升外,數據基本同往年持平。

全國34個省市自治區,2/3的地區出生率漲幅低於10%。不過僅有青海、湖南兩地,出現出生率負增長。

 

 

圖爲2017年新生兒數量

數據來源:各地2017年統計公報

2017年,二孩政策開放第二年,共出生1723萬名新生兒。

新生兒多集中在中部地區、東南沿海。僅山東、河南、廣東3地,新生兒數量就佔據了全國的27%。

東南沿海,是中國經濟發展前沿。這些省份的生育觀念,出現了兩極分化的局面。

有些省份,是“越富越不想生”的典例。

譬如江蘇,地域富庶,但新生兒比重一直低。2017年江蘇只出生了86萬人。2018年上半年更少,共出生38.3萬人,同比降幅高達11%。

而另一些省份,崇尚“多子多福”的觀念。

譬如廣東,它是開放二胎後,生育率漲幅最高的幾省之一。一躍從2015年的11.12‰,增長到2017年的13.68‰。

 

二胎政策下的

“重男輕女”與“重女輕男”

二胎政策,不僅劍指人口年齡結構,也要調節人口性別結構。

目前,中國男女比例不均衡。

從下圖2003年到2016年0-4歲兒童的性別比中可看出,男孩比重居高不下。

峯值在2007年,(男)123.59:(女)100。

谷值在2016年,(男)115:(女)100。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而總的人口性別比,自2010年後,一直維持在(男)105:(女)100的比重上下。

這一比例到2016年,二胎政策施行1年多後,下降至104.98。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當數據細分至各省,又有端倪。

有一些省份,男女性別比例異常。背後很可能有地域“重男輕女”或“重女輕男”的人爲選擇。

2016年,全面二孩施行後的第一年。大環境下,男女性別比應當趨於下降。

但以廣西、重慶爲首的14個地區,性別比不降反升。

有觀點認爲,這是人爲選擇性別的結果。不少家庭都因“想要個兒子”才生育了二孩。

 

 

二孩政策推行後,各省新生兒性別比變化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據2016年數據,我國有6個地區,男性性別比異常高。它們是:天津、廣東、海南、浙江、江西、廣西。

其中,男女比例最不均衡的,是天津市,人口性別比高達114.39。

而有4個地區,男性性別比異常低。它們是:四川、江蘇、遼寧、陝西。

其中四川省僅有99.73。意味着在這些地區,女性數量異常的多。

注:統計學經驗得知,男性死亡率高於女性。因此地區平均年齡越大,人口性別比就越小。在低性別比的4省中,遼寧、江蘇、四川3省,都是重度人口老齡化省份。

對於10年內有5年的性別比都低於102,甚至一度突破100大關的四川省來說,“重女輕男”的性別觀念,可能需要被納入考量。

不過,縱觀整體數據,全國34個省級行政區中,2/3的地區人口性別比都在102-107的正常範圍內。

性別比上升(男性異常多),且超過正常範疇的,是海南、浙江、江西、廣西4個地區。

而對比2015年,性別數據異常高的6地,有5個都呈現了下降趨勢。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而在2015年,性別異常低(女性異常多)的4個地區,有3地上升趨近正常值。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因此,從目前數據來看,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後,性別比整體向好。但二孩政策的影響具體有多大,還需更長時間週期的觀察。

從邏輯上推論,政策給了想要男孩的家庭,一個新機會。很可能也會挽救一些,尚在腹中的女嬰的生命。

70、80後成“生育主力軍”

90後根本不想生孩子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從2007年到2015年,育齡婦女一胎生育率,呈急速下滑趨勢。

從峯值數據來看(23-24歲女性爲生育峯值),一胎生育率峯值,已從2007年的118.5‰,下降至2015年的50.79‰。

這意味着在8年的時間中,適齡生育女性,生育意願以“腰斬”速度下降。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有趣的是,二胎的生育趨勢,卻恰恰相反。

2011-2014年的抽樣調查顯示,4年間,二胎最高生育率上升了11.24‰。

到了2017年,二孩出生數已經超過一孩。也就是說,2017年的新生人口裏,二孩數量,已佔半數之上。

一孩生育率下降至“腰斬”的同時,二孩的生育率卻節節攀升。

這意味着一個趨勢:不生孩子的,連一胎都不生;生孩子的,只生一胎打不住。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二胎的生育峯值,出現在婦女27-29歲之間。

二孩母親集中在70後、80後。這一部分人,積壓的生育願望,在政策放開後,得到了集中的釋放。

但關鍵的問題在於:適齡生育的90後,爲什麼連一胎都不想生了?

90後身上,帶着異於70後、80後的標籤。

這是一羣願意獨居,願意自嘲“單身狗”,並且覺得“有伴侶可以,沒有也行”的佛系人羣。

 

 

佛系:有也行,沒有也行,不爭不搶,不求輸贏

在90後的思想體系中:一個人過的很開心,爲什麼非要多一個人來添堵?

他們是第一批獨生子女。成長聚焦了整個家庭的關懷。他們的身上,有越來越強的個性,和強烈自我實現的願望。

對他們而言,拋開傳統的傳宗接代觀念,養孩子意味的時間損耗、精力損耗、家庭負擔,容易讓他們心生退意。

恰如一位90後網友留言:

目前,全國的結婚率正在節節下降。而對90後而言,連一個孩子都不願生,更別說二孩了。

“大國空巢”的未來與

“想生卻不敢生”的中產

二孩放開後,出生數據並不樂觀。僅2017年,實際出生數對比預期,缺口達300-470萬人。

一般來說,總和生育率維持在2.1時,纔可維持正常人口更替。而據最新一次1%人口抽查數據,中國的總和生育率僅僅爲1.06。

 

 

政策開放後的實際出生人數,比預期的下限還低

來源:《實施全面兩孩政策人口變動測算研究》

人口斷崖、勞動力短缺、老齡化,“大國空巢”的殘酷未來,於中國而言,並非空談。

曾有學者預言:中國的人口斷崖,將是房地產泡沫、中國債務加速破滅的根本原因。

國人真的不願意要二孩嗎?

並不是這樣。在調查中發現,拋開其他因素,多數家庭想要兩個孩子。

 

 

71%的國人,希望生兩個孩子

但是當考慮將願望付諸實施時,認真計劃生育二孩的家庭,佔比僅爲31.4%。

而在原因調查中,排名居首的是:經濟狀況不允許。排名第二的是:再撫育一個孩子的時間精力不足。

 

 

數據來源:騰訊生育意願調查報告

調查中,高收入人羣裏,不想要孩子的人,和想要3個以上孩子的人,比重都是最高的。

收入最低的人羣中,想要1個或1個以下孩子的家庭,佔比最高。

而收入居中的中產,許多家庭想生而不敢生。

可以說,經濟條件決定着家庭的選擇權。而中產階層,面臨着二孩生育的兩難選擇。

一方面,這些家庭,具有一定經濟實力,並且身邊教育資源優質。另一方面,養育二孩所帶來的經濟負擔,對他們還是較重。

 

 

數據來源:騰訊生育意願調查報告

從現實來看,中產階級最大的壓力,可能集中在3方面:教育、住房、職場。

1、孩子的教育投入,是一個無底洞。在家長“精英培養”的投入下,孩子們都師出幾十個興趣班,踏着無數人民幣長大。

2、房子,也是壓在年輕人背上的山。在一個“六個錢包”湊首付的時代,年輕人手中的錢,還完貸款,已所剩無幾。又該拿什麼去養孩子?

3、對職場女性而言,生孩子的代價很沉重。生養一個孩子,職場至少有長達2-3年停滯期。對企業來說,損失也同樣很大。畢竟帶薪、假期,全是不小的成本。

這些,拖住了中產家庭的二孩腳步。

 

 

新華日報的刊文,在網上引起了軒然大波

目前,國家已出臺多項政策“助推二孩”。近期還有專家提出“生育基金”,想軟硬兼施、多管齊下來“催生”。

目前的生育率,遠無法支撐國家正常發展。而養老金的缺口,早已越來越大。提高生育率,是勢在必行的事。

中肯地說,養育下一代,關係國家未來。但現狀是:只有政策支持生,少有政策支持養。目前,絕大部分養育成本,都擔負在了家庭和企業的肩上。這個擔子,實在是太沉。

生育率是國家的問題,養孩子卻是自己的問題。或許這,纔是解決人口問題裏,最該解決的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