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兒子患白血病無錢治療 男子街頭舉牌“賣女救子”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09日 15:48   鳳凰網

原標題:“轉讓女兒救兒子”引爭議 糊塗爸爸:很後悔,有人給我支招

封面新聞新聞8月10日消息,8月7日下午,一則“爸爸轉讓女兒救兒子”的消息引發網絡關注。

被廣泛轉發的幾張圖片中,來自四川峨眉山市的年輕爸爸樑育佳,站在成都市區一家醫院附近的街頭,懷裏抱着長相乖巧的女兒,面前放着一塊牌子:“轉讓女兒救兒子。”

樑育佳站在街頭,懷裏抱着女兒,面前放着一塊牌子:“轉讓女兒救兒子。”

 

 

樑育佳站在街頭,懷裏抱着女兒,面前放着一塊牌子:“轉讓女兒救兒子。”

“典型的重男輕女”、“惡俗的噱頭”、“太可憐了”……引發巨大爭議的同時,樑育佳的舉動也引來了相關部門的關注。8月9日,峨眉山市相關工作人員來到醫院,慰問了樑育佳一家。

封面新聞記者多方瞭解發現,備受爭議的“轉讓女兒”這一舉動背後,有網絡募捐平臺員工爲其支招。

事件:

爲兒子籌醫藥費“轉讓女兒”引爭議

樑育佳一家來自峨眉山市綏山鎮五一村7組。8月7日下午,31歲的樑育佳抱着女兒小心(化名),拿着牌子出現在街頭,很快就引發了路人圍觀,有人對着他的牌子一陣猛拍。

“轉讓女兒救兒子。”字體粗大的紅色標題後,牌子正文簡述了這一舉動的原因,“我的雙胞胎孩子3歲8個月,兒子2018年7月12日確診白血病,先後花費了5萬元,孩子治療還需要五六十萬,我們家實在無法籌措了。”

 

 

字體粗大的紅色標題後,牌子正文簡述了這一舉動的原因

“女兒活潑可愛,但我們沒有能力給她好的生活和教育。”牌子上繼續寫道,“如果哪位好心人能出錢幫助我兒子治病,我就把女兒送給他。”牌子下方,附了兒子小成(化名)、女兒小心在醫院的照片,以及樑育佳自己的身份證照片。

牌子上的內容,連同樑育佳抱着女兒、扶着牌子求助的形象很快傳遍網絡。巨大的爭議也隨之而來:有人認爲這家人可憐,呼籲慷慨解囊;有人認爲此舉藐視法律,公然“買賣人口”;有人認爲是“重男輕女”,質疑“爲什麼不轉讓兒子”;有人認爲是炒作,製造噱頭引發關注……

探訪:

曾經兒女雙全惹人羨,今爲醫藥費愁破頭

8月8日上午,封面新聞記者來到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見到了輿論漩渦中的樑育佳一家。血液科的一間病房裏,小成坐在病牀上,嘴裏含着勺子,呆呆望着眼前的白粥。

 

 

小成坐在病牀上,呆呆望着眼前的碗

“他剛剛纔哭完。”奶奶羅琴芳說,小成的爸爸樑育佳、媽媽陳蘭琴,2013年在貴州打工時相識。2014年4月,兩人婚後生下一對姐弟“龍鳳胎”,“兒女雙全,當時覺得人生都圓滿了。”

 

 

今年7月小成被確診爲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住院後,奶奶在附近租了房給孫子做飯

但今年7月開始,小成突然喊腳痛,整晚整晚睡不着覺。7月11日,小成被送往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診治,並於次日被確診爲患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全家人都懵了。”羅琴芳說,不過沒有任何猶豫,大家就決定進行治療。

 

 

截至目前,小成已經做了4次骨髓穿刺

截至目前,小成已經做了4次骨髓穿刺。“他聲音都哭啞了,我聽着心都碎了,我一般都走開不看。”住院後,羅琴芳在附近租了房,專門給孫子做飯,“醫生說不能吃油的和冷的,只能自己做。”

 

 

媽媽陳蘭琴說,30萬的醫療費對他們家而言,無異於天文數字

更大的困難是醫藥費。小成的媽媽陳蘭琴拿出醫院費用清單,7月12日入院以來,已花費將近5萬元,“他纔剛開始化療,接下來還有好幾個療程,順利的話估計花30萬左右,不順利的話就是無底洞。”陳蘭琴說,這對他們家而言,無異於天文數字,這段時間因爲錢的事,夫妻倆經常吵架。

迴應:

後悔“轉讓女兒”,繫有人支招

小成患病前,樑育佳在貴州某鋁業公司打工,雖然一個月的工資有六七千元,但僅僅夠一家6口人日常生活。小成患病後,全家人便四處借錢,但最終只借到了2萬元。夫妻倆決定,將才買不久的新房賣掉,但到中介處才發現,房子是安置房,沒有房產證,根本賣不掉。

8月7日下午,樑育佳帶着女兒離開了沉悶的病房,說是出去給姐弟倆買玩具。隨後,他來到醫院外不遠的華西壩地鐵站口,擺出了那塊“轉讓女兒救兒子”的牌子。

 

 

姐姐在病房裏貼心地照顧弟弟

“他事前什麼都沒有跟我商量。”陳蘭琴說,自己直到當天晚上,才通過病友羣知道了這個事情。隨之而來的,還有各種負面評論,甚至詆譭和謾罵,“很鬱悶。”

“只是希望更多人關注,沒想到引來這麼大動靜。”對此,樑育佳也表示,“真的很後悔。但當時真的是被逼到沒辦法了。”事發後,先後有幾個人給樑育佳打來電話,表示願意出錢救助小成,但都被陳蘭琴一一回絕,“怕用了他們的錢,到時候把我女兒帶走。”

兩個孩子在病房裏。

至於是如何想出“轉讓女兒救兒子”這個主意的,樑育佳不願多談。妻子陳蘭琴則認爲,丈夫一個人想不出這種方法,估計背後有人給他出的主意。直到8月9日中午,樑育佳才透露,是和某網絡募捐平臺的工作人員一起想的主意。

進展:

當地介入救助,網上募捐一個繼續一個終止

“轉讓女兒救兒子”這一事件也引起了峨眉山市相關方面的注意。據峨眉山市相關工作人員介紹,發現此事後,當地相關方面十分重視,一方面調查覈實情況,一方面派人前往探望。8月9日中午12點,工作組一行8人來到醫院,慰問了樑育佳一家,送上了慰問金、慰問品。同時,工作人員對樑育佳“轉讓女兒”的行爲進行了批評教育,指出了其錯誤。

此前,針對樑育佳一家的情況,峨眉山市綏山鎮五一村曾組織全部9個村民小組募捐,共捐款8000餘元。“同時,村、鎮兩級已收集相關申報材料,及時向民政部門遞交了低保申請。”相關工作人員表示,此外,相關方面還在積極爲樑育佳一家準備臨時困難救助、醫療救助、大病保險補充等幫扶所需的手續。

 

 

截至8月9日晚上9時,樑育佳一家通過愛心籌平臺收到捐款近5萬元

小成患病後,樑育佳一家還在愛心籌和水滴籌兩個求助平臺上發起了募捐。截至8月9日晚上9時,愛心籌平臺已收到捐款近5萬元,顯示有1556人次解囊相助,水滴籌的募捐則已被平臺終止,平臺上的數據顯示,終止前共有2205人次捐款3.9萬餘元。“水滴籌平臺稱我們情況不屬實,因爲微博上有一條評論說我們一家已經募捐了130萬元。”對此,陳蘭琴十分無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