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北京凶宅市場:3000套房最低8折成交 業主不擔心賣不出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04:19   鳳凰網

《志明與春嬌》的導演彭浩翔曾拍過一個爲了買房到處殺人的故事。

在電影《維多利亞一號》裏,擁有一套能看得到大海的房子,是女主角鄭麗嫦從小的夢想。爲此,她白天在銀行做話務員,晚上還幹着兩份兼職。拼命賺錢還是不夠,她奪走了父親的呼吸器,患肺病的父親失救而死,鄭麗嫦則靠着200萬保險賠償金湊夠了首付。

影片背景是樓市泡沫下的香港,房價瘋漲,籤合同當天,房東反悔要提價,房子買不成了。當晚,鄭麗嫦提刀走進維多利亞一號,殺了11個人,面朝大海的豪宅變成了凶宅——她終於買得起房了。

電影把樓市與人性的瘋狂拉扯到極致,但在香港、日本等人口密集的大都市,過高的房價和自殺率催生了成熟的凶宅市場,香港的凶宅價格通常比市價低20%,兇案特別可怕的,甚至會半價出售。

影片片頭說,“這是一座瘋狂的城市,想要生存,就得比它更瘋狂。”在房價同樣瘋狂的北京,我也因爲一條新聞推送萌生了買兇宅的想法,以下就是我的親歷。

文| 周取

編輯| 陳墨

1

我沒看過電影《維多利亞一號》,也從沒想過自己和凶宅扯上什麼關係。事實上,作爲一個在北京工作的外地人,我幾年前就已經絕了買房的心。但當一條題爲《豪華別墅低於市價800萬拍賣,原來這裏曾發生碎屍案》的新聞推送到手機上時,我點開鏈接,也點開了買房的希望。

別墅地處南京,市價1200萬,7年前曾經發生過碎屍案,今年6月由法院進行拍賣,有19人交了30萬定金,參與拍賣,經過一天的較勁,別墅最終以786萬的價格成交。

曾發生碎屍案的南京某別墅圖/ 網絡

我忍不住想,如果總價500萬的房子打同樣的折扣,在北京豈不是買房有望?哪怕是凶宅,三折拿不下,能六折拿下也是做夢會笑醒的事。我在搜索框裏輸入了“北京凶宅”四個字,萬一有我買得起的房子呢?

檢索下來,關於凶宅的信息,最多的是糾紛,北京最出名的是張春梅的案子。

張春梅是大興的瓜農,2014年1月,湊夠了首付,給唯一的兒子在芍藥居置辦了一套婚房。有鄰居憋不住了:“要不是給孩子裝修房,我都不說。這房子可不能住,這房子起過火,燒死過人。”

後來工程隊進場裝修,剷掉牆皮發現,果然裏面的水泥牆黑黢黢的,不對勁。張春梅責問鏈家中介,中介又去問房子業主,才知道房子裏確實發生過火災,業主的前夫被燒死了。

張春梅把業主和鏈家一共告上了法庭,法院在2014年12月底宣判購房合同無效,認爲業主在出售房屋時,有信息披露的義務,應當如實將所售房屋有關的全部信息特別是房屋瑕疵充分告知張春梅。

我諮詢了代理此案的律師羅記永,羅覺得這多少改變了北京房地產市場的生態。被中介和法院承認的凶宅,指的是發生過兇殺、自殺、意外傷亡等非自然原因死亡事件的住宅。通常情況下,有人跳樓的房子、有人自然死亡在房裏很多天才被發現的,也被算作凶宅。

房地產市場沒對凶宅作出明確規定之前,凶宅大都是偷着交易。業主先是隱瞞,即使街坊鄰居說溜了嘴,買主知道時也已經過完戶了。

鏈家在2013年11月推出了一項對客戶的承諾:在賣家刻意隱瞞或其它因素情況下,導致買方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買到凶宅,鏈家將以成交原價爲最高金額回購房屋。除了關於凶宅的承諾,鏈家還創建了內部的凶宅數據庫。

承諾不久就出現了張春梅的案子。各大房產中介吸取教訓,把凶宅的內容寫進了合同條款。“現在北京市場上幾大中介,都有關於凶宅的條款,讓業主簽字,要求披露房屋裏是否發生過非正常死亡事件的信息,尤其是這個案子發生後,這樣也是中介來規避自我責任的一個方式。”羅記永說。

但我在各大中介網站搜索“凶宅”的時候,跳出的都是“0套房源”。2015年,還有媒體專門報道過鏈家的凶宅數據庫,僅在北京一城,就有近3000套凶宅。

2

在正式開始看房之前,我決定先去發生兇案的小區,實地瞭解下情況。

一個週末,我去了大興區某小區,2009年,這裏接連發生過兩起滅門案。

11月23日晚上,不足29歲的戶主李磊持刀接連殺死妻子、妹妹、父母和兩個兒子。間隔一個月的凌晨,家住3號樓的男主人張武力持刀砍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兒子。

我在小區裏到處打聽,有居民告訴我,不僅是發生命案的凶宅,連所在單元樓的房價都多少受到了影響,每平米的成交價格會比其它樓便宜一兩千元。

我來到發生滅門案的李磊家門口。房門把手上還貼着幾張廣告,敲門也沒人迴應。曾經的張武力家也至今空置,門上貼滿了小廣告,還有電力公司在2014年8月份貼的換表通知和換卡回執單,發黃和滿是灰塵的回執單上寫着“長期沒人”。

小區附近的房產中介提到,出事不久後,繼承李磊凶宅的親人就到處找中介想把這房子出售,但大些的中介輕易不敢接,“太兇了”。後來有傳言,房子被一個警察買走了,“賣的時候至少打了七折,不到一萬,當時這房子市場價一萬四五。當時他們還想找我們出這套房子,我們不敢收。”

但小區物業說,這房子沒人買也沒人住,房子的產權一直沒變更,再往細了問,對方沒好氣地說:“誰老關注那房子啊”。

屢次發生兇殺案的大興區某小區圖/ 視覺中國

我感受到了凶宅的威力,事情過去快十年了,人們還是連提都不願提起。實地探訪效率太低,我決定直接挨個打電話問中介有沒有凶宅房源。

聽說我想買兇宅,中介苦口婆心地勸了我半小時,極力想打消我買兇宅的念頭:“你圖便宜買,怎麼不考慮之後出手的話得多難?人要做長遠打算。”

他跟我說,有一次帶客戶去看房,房間裏有老人在掛吊瓶,客戶轉身就走,堅決不買這個房子。“這房子就算便宜他也不買,還什麼事都沒有,而且老死的病死的也是正常,不屬於凶宅”。

還有一次,客戶對房子條件都挺滿意,就因爲屋裏放了一張醫院病房用的擔架牀,說什麼也不買房子。還有的客戶更細心,要調查清楚家裏面老人是怎麼過世的才能買房。“我幹這個幹八年多了,遇到的99%的人都在意這事。”

聽了中介的話,老實說,我是有點動搖的。在社交媒體上轉轉,卻不經意間發現了很多有同樣想法的人。

貼吧和微博不乏這樣的訴求:“北京哪有便宜的凶宅出租?最好發生過大案、血案、兇案,或者鬼宅之類的。最近房格爾係數直線飆升呀。”“北京有哪些凶宅,趕緊給我推薦,我不怕兇,只要它便宜,我要了!”

有一句網友留言比中介的勸誡更精準地擊中了我:“不買兇宅無非是怕鬼,鬼有什麼可怕,我就是最可怕的窮鬼!”

3

在凶宅相關的論壇裏逛久了,我遇到了做凶宅買賣的風水先生楊明(化名)。

楊明自我介紹是“凶宅居間人”,手上有全國的房源,主做北京和湖北。他5年前開始做凶宅生意,見過形形色色的客戶。

有人專找凶宅存放古玩字畫,有的用來供奉鬼神,還有的買來做靈異節目直播。除了“怪力亂神”的用途和投資,楊明也接待像我一樣的年輕人,因爲實在缺錢,買來凶宅做婚房。

無論哪種用途,楊明帶人看房前,都會先要看看客戶的生辰八字:“要測客戶的八字命理扛不扛得起這凶宅,才決定是否接這個單。我們居間人得保證買房客戶安全,客戶出了事,我們在這行口碑就差了”。

一箇中介跟我說過類似的事情。那是2009年,她剛做房產中介的時候。有個房子因爲兇殺案死了兩個人空了下來,她和同事去看房: “我們進去以後都不敢摸那桌子,一摸桌子都瘮得慌,就渾身那個汗毛都能站起來的感覺。”

房子一掛半年,沒人敢買,後來一個老頭買了。“他說自己鎮得住,其實也是沒錢”。住了一段時間,他也害怕了,中介跟我說,老頭兒“嚇得哆嗦,說住那房子,一睡覺他老聽見風聲,有哭的聲音,沒住多久他就趕緊賣了。”從那以後,這個中介也沒再接觸過與凶宅有關的任何買賣。

北京著名凶宅朝內81號在2017年修繕後,也將對外出租圖/ 視覺中國

購買兇宅以後的種種,遠遠超出了法律保護的範圍。曾經有人以房屋前業主多次流產、賣家父親腦梗死於屋內、住進去常做噩夢、見到鬼、有幻聽等爲由要求法院解除合同,都遭到法院駁回。

風水師們通過各種渠道蒐集凶宅房源信息,和各大小中介的經紀人都保持聯繫,他們賺的不是買賣凶宅的中介費,而是信息費和解決風水問題的費用。

“中介的渠道賣,有些掛兩三年都出不去。而且他們掛的也很少,也不給客戶推薦,容易產生一些糾紛。他們也需要我們帶特定的客戶,促成交易。有點像發展下線的意思,畢竟他們覆蓋的區域網絡比我們大得多。”

楊明說,在北京,像他這樣做凶宅生意的風水師有幾十人,有的做住宅,有的做寫字樓或酒店生意。去年一年,楊明就促成了北京的十起凶宅買賣。他告訴我,因爲協助房產中介賣房,去年他們甚至被邀請到某中介總部領獎。

測了我的生辰八字,楊明認定我是“劍鋒金命”,陽氣很旺,居住凶宅煞氣重的地方,問題不是很大,只是特定居住方位和房子具體風水需要再詳細看。

八字沒問題,楊明開始帶着我看房。這是一個有趣的組合,楊明提前聯繫房屋中介,中介帶着我們一起去。每到一處,與通常意義上中介介紹房屋優點不同,發言的是楊明的師弟,從風水的角度分析房屋的佈局:“正門直接對着窗戶,很不好。這個叫直衝上,這叫穿堂上。”

有時候,凶宅居間人也和房產中介共用一套話語體系。楊明沉穩地對我說:“在北京做房地產投資肯定是最穩妥的,現在正是入場的好時機。”他們總結,做凶宅投資的一般週期是六年,有的2013年買入,去年轉手賣出去,也賺了一百來萬。

楊明讓我放心,“你買了凶宅,過幾年不住了,還可以通過我們賣出去。”一種可行的方法是,先把房子租幾年再轉手賣,由於沒有明確規定,出租時並不用告訴租戶房子是凶宅。

4

實地看了三套凶宅,加上我從各種途徑瞭解到的信息,我在心裏給自己列了幾條選擇凶宅的標準:死的人不要太多——瞭解大興滅門案的中介告訴我,死一兩個人還好,死全家的房子是凶宅中的凶宅,連中介都不願接手;房子最好不要見血——免得住在裏面經常腦補血淋淋的場景嚇唬自己;案子最好不要被報道過——防止以後不好出手。

再加上其他的買房因素,地理位置、樓層、房屋朝向、價位、能否落戶,留給我的選擇並不多。

“凶宅不像正常房子,你可以篩選朝向、區域、小區環境、地理位置、戶型,凶宅的量畢竟就在那,你不可能考慮那麼多。”楊明對我說,他帶客戶看房,平均看3.5套就成交了,北京的凶宅有三四千套,但這是歷史累積的結果,同一時間在售的不過幾十套,凶宅市場還沒完全打開,有房源找不到買家,或是有了買家又沒房的情況時有發生。

但他對北京的凶宅市場充滿信心:“一個房地產市場,成熟是看二手房,然後再看各個分支,從學區房,然後到適合白領居住的公寓,凶宅也是其中的一個分支,會越來越大。將來,凶宅的流通性會越來越好。”

香港、臺灣、日本的情況部分證實了他的觀點。

在香港的地產資訊網站上,熱門搜索詞條裏就有“凶宅”,點進去有9000多條凶宅信息,每條都包含詳細的地址和死亡原因。香港“凶宅大王”伍冠流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以往市場上凶宅的造價,起碼要低到市價六、七折,甚至五折出售,纔有人承接,近年來,隨着房價變化,參與買兇宅的人增加,反倒推高了凶宅的價格。

香港某地產資訊網站關於凶宅的信息圖/ 網絡

臺灣也早在2005年就建立了公開的凶宅網,可以查看凶宅的詳細信息,該網站有5.3萬個會員,2萬多篇文章,同一時間最多有5823位用戶同時瀏覽網站,在凶宅求購和出售出租的版面有277條帖子。在日本,凶宅也是房產公司打折出售房子的公開招牌。

另一位地產中介則與楊明觀點相反。“香港是根本沒地方可建房子,就是一個島。不像北京,五環以外還有多少空間?別看北京房價高,房價高是因爲把80%的人口放在了五環內30%的土地上,但北京可以把醫療學校資源往外遷,它可用的土地太多了。”

這位中介覺得現在有99%的人反感凶宅,十年以後就算少了一些,可能還是98%。“有錢的誰在乎那個差價,沒錢的大都讓家裏幫忙,即使他自己不在乎,家裏老人在乎,你說是麼?”

5

研究凶宅半個月,我最終選定了一套東二環邊上的房子。這套房基本符合我對凶宅的全部想象,房子大小適中,位置核心,南北通透,滿五唯一。去年,女主人煤氣中毒死在屋內,現在房子租給一對母女居住,我去看了,感覺還是挺整潔溫馨的。

在一些國家或地區,凶宅不允許放在銀行抵押貸款,但在我國,除了必須知情,凶宅與其他住宅的買賣沒什麼不同。這片區域均價每平方米8萬元,這套房每平方米只要7萬左右,儘管房屋信息裏寫明瞭是凶宅,還是有300多人收藏了這套房源。

我決定和業主面聊,如果還能壓壓價格,或許我就有望在這麼核心的區域安家落戶了。值得一提的是,楊明告訴我,可能因爲明星、網紅聚集的緣故,朝陽區的凶宅賣得最好。

楊明也給我打過預防針,凶宅價格大多比市價低,但是低得很有限,一般降價幅度在5%到10%,打八折的房子少之又少。除非是那種發生重大命案、已經在新聞報道中出了名的凶宅會很便宜。“一般死一兩個人,房主降價也是象徵性的。”唯一的影響也不過是出手慢一點,根本不用擔心會賣不出去。

北京某處凶宅,出事後一直無人問津圖/ 視覺中國

我給自己打氣,畢竟是凶宅,從去年房子掛出來到現在,真正坐下和業主談簽約的不超過5個人,如果能把價格壓到八折,我砸鍋賣鐵也要買下來。

業主坐下了,沒歇一口氣,開始說自己在這片幾次買賣房子的履歷,儼然第二個中介,“去年年底,市場低迷,8.3折我也可能就出了,但今年市場回升,8.5折是最低價。我也知道我這房子出過事,客戶本來就少,但我反正也不急,出這套也是爲了買下一套,即使現在賣不出去我也租大幾千呢。”

見面很快結束了,中介和業主彷彿看出了我的窘迫,也沒有花時間試圖勸一下我。這是我的錯,我忽略了一個問題,這是在北京。在北京,即使是凶宅,也不需要委屈了自己。

我想起楊明幫我批的八字,現在這兩行字看起來像是個諷刺,說好的“劍鋒金命”,到底還是差在了金上。

文章爲每日人物原創侵權必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