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那麼多胎盤,都讓誰吃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03:55   鳳凰網

原標題:那麼多胎盤,都讓誰吃了?

作者|甄苗條編輯|曹虎虎

人類史上最重口味的補品:胎盤。

深圳男孩浩浩才9歲,身高已經飆升至1米5,儼然是班裏的小“姚明”。

這一切都拜奶奶煲湯時,加在鍋裏的胎盤所致。

爲了讓浩浩順利成長,奶奶從他一兩歲起,就開始在煲湯里加“料”。據說能補氣養血的胎盤果然沒讓人失望,男孩比同齡人體格大了不少。

不過,6歲時,他的陰莖、睾丸已經長成了大人般模樣;9歲時長鬍須、變聲。經檢查才發現,骨骼提前閉合,身高永遠停留在1米5。

這一切也拜胎盤所致。

等等,這怎麼跟我們瞭解的具有大補功效的胎盤不一樣啊?

產婦吃了可以調理身體、小孩吃了可以健康成長、老人吃了可以返老還童,胎盤在很多人口中,是說不上爲什麼但就是功效神奇的存在。

但是,這團分娩後被丟棄的血肉模糊的東西,真有這麼厲害嗎?

東西方都認準胎盤的神祕力量?

我初中時,有次在同學家玩,她媽媽下了班提了一個黑塑料袋回來,興沖沖地說:“今天有好吃的了!”

我往裏瞄了一眼,非常強烈的視覺衝擊,伴隨着揮之不去的腥味。然後我很慫地告辭了。

如果你想吃胎盤,建議還是別搜它的圖片。新鮮的胎盤看起來非常血腥,據說有些新晉父親看了之後都會暈倒。

那暗紅或紫紅色的一團,長約20釐米,中部大約3釐米厚,還拖着一根長長的尾巴,即臍帶。在臍帶和胎盤連接處,分佈着傘狀的血管。

特意選取了一張不那麼血腥的胎盤圖片

胎盤看着可怕,但是它“全能”啊!

作爲一個連接母親和胎兒的器官,它全程爲胎兒保駕護航,就像一個全方位的營養池。

古人對“胎盤”的解釋更是靈性——它承載着嬰兒跨越天地、陰陽、乾坤來到人間。

胎兒發育成長所需的一切營養物質,都通過胎盤供給;同時,胎兒代謝出的廢物也會通過胎盤,再經由母體排出去。

到了孕中後期,胎盤還會分泌多種激素、干擾素、免疫蛋白和生長因子。

一個成功讓受精卵發育成人型的神奇器官,誰敢質疑它的功效呢?

到了傳統中醫裏,烘焙成藥的人胎盤成了“紫河車”。

中醫認爲,紫河車性味甘、鹹溫,入肺、心、腎經,有補腎益精,益氣養血之功。

隨意在網上搜索“紫河車功效”或“胎盤功效”就能得出一長串結果,絕大多數都把胎盤誇得天上有、地上無。比如:

紫河車膠囊可治療腎氣不足,精血虛虧,陽痿遺精,腰痠耳鳴,肺腎兩虛,喘息短氣,氣血不足,消瘦少食,體倦乏力,產後乳少等症。

從中提取出的的“人胎素”可以美容養顏、抗衰老。

胎盤裏有豐富的幹細胞資源,把它好好地儲藏起來,將來說不定就能治病救命。

普通人中不少都吃過、或者聽說熟人吃過它,不少演藝界明星也是它的擁躉,甚至更加瘋狂。

“雨神”蕭敬騰去探望剛剛產子的徐若瑄時,徐若瑄問:你要不要吃我的胎盤?

徐若瑄想讓其母親煲胎盤湯給親朋好友喝,但擔心“口味太重”,最後決定做成中藥再送給大家。

臺灣明星吳佩慈剖腹產後,也曬出了一張與胎盤合影的照片。

多年前,號稱“美容大王”的大S曾在節目裏說:“我大姐第一胎男嬰的胎盤已答應要留給我”。

事後她出來闢謠,說自己沒吃過。

而原本連動物內臟都嫌棄的西方人,卻對人類胎盤有迷之“留戀”,而且十分狂熱。

美國名媛金·卡戴珊把兒子的胎盤做成膠囊,在個人網站上分享吃胎盤藥丸的心得,說可以避免產後抑鬱。

金·卡戴珊曬出的胎盤膠囊

她說,這些藥丸有神奇效果,“我感到體內能量的涌動,感到真正的健康和美好,我強烈推薦每個人都考慮(吃)這個(胎盤)。”

在《生活大爆炸》裏跟“謝耳朵”談戀愛的Amy,戲外也是胎盤狂飯。

她說,人類是唯一不吃自己胎盤的哺乳動物,但其實它富含豐富的蛋白質、鐵元素,對產婦恢復體力非常重要。

更有甚者,把胎盤吃出了高級感:美國演員Gaby Hoffmann把她的胎盤切成20片後冷凍起來,每天拿一片出來配着草莓醬、藍莓醬和番石榴汁吃,有時還配一隻香蕉。

BBC更是喪心病狂地總結了各式胎盤料理:

1.新鮮胎盤配紅梅做成的奶昔

2.風乾做成膠囊,一天吃幾次

3.製成酊劑,與水一起服下

4.當做牛肉的替代品來烹飪,比如炒菜、塞漢堡裏、燉湯或肉醬意麪

BBC報道:爲什麼人們要吃胎盤?

而中國式胎盤料理則較多以煲湯↓

炒蛋↓

包餃子的形式出現↓

每當你表現出一絲一毫對胎盤藥效的懷疑,身邊一定會有人用“你什麼都不懂”的眼神,語焉不詳地說:胎盤,誰吃誰知道。

但其實,早在2015年版的《中國藥典》中,紫河車就已經被“除名”了。

到底誰在吃胎盤?

聯繫街邊的小廣告,可以輕鬆地購買到胎盤。頭胎男嬰600元,頭胎女嬰400元,多胎300元。

公開貼出的胎盤售賣廣告

越深入瞭解胎盤,我就越好奇,每年這麼多新生兒,那些胎盤都去哪兒了?

按規定,院方和產婦方會籤一份“胎盤處置知情同意書”,可以選自己帶走胎盤,或者交由醫院處理。

一般只要產婦本身沒有傳染病,可以自行帶走胎盤。被產婦自己拿走的胎盤,煎炸烹煮當然隨意。

但問題就在於那些本該由醫院一方處理的胎盤,是它們餵養了龐大的地下胎盤交易市場。

之前在武漢一家醫院,記者臥底採訪,向醫生打聽胎盤,得到“我們不賣胎盤”的答覆。

旁邊一位產科保潔員見狀,偷偷摸摸把記者拉到隱祕的拐角,說她有新鮮的胎盤,只要25元。

幾分鐘後,她從醫生辦公室走出來,手上多了一個綠色袋子,不知道裝着哪位產婦剛剛分娩出來的胎盤。

這絕非個例,在武漢另一家醫院,記者稍作打聽,就有一個產科保潔員說自己有門路,80塊保證買到胎盤。

保潔員說,清理產房的時候,只要不被別人發現,偷偷把胎盤拿出來就行了。

常州一產婦的胎盤失蹤了,家屬調閱監控才發現,竟然被醫院清潔工順走,燉湯喝了

這種憑着工作便利,想順手撈一把的工作人員,純屬“小本經營”。

但其實,很多挖空心思的人,已經靠買賣胎盤,實現了產業化、流水線式經營。

北京一家婦產醫院的黃牛,就率先實現了“掛號+胎盤買賣”全產業鏈貫通。

一方面,她有路子,可以從醫護人員手裏買下本該要做統一處理的胎盤;另一方面,她有“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清醒認知,直接從產婦處下手。

爲了讓產婦們心甘情願地把胎盤賣給她,同時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從產婦第一天來醫院掛號,她就一路幫掛號,打感情牌。

最後,產婦都不好拒絕她的要求,何況她是謊稱“自用”,而非倒賣。

她的智慧還不止這些。

經她手的胎盤,無一不“身價暴漲”。

比如,客戶想要原生態的胎盤,她就花400元從醫院收一個胎盤,加價100元后賣出;如果客戶想要胎盤膠囊,她就開小作坊加工;她還提供上門加工服務,加工費300元。

當然了,另外聘請專業人員在衛生的生存車間里加工胎盤,是絕對不可能的。

隱藏在居民樓裏的胎盤作坊,只需要配齊剪刀、烤箱、空膠囊、鍋、盆、水、菜刀,就能開工。前後只需1小時。

首先要清洗胎盤,拿剪刀在胎盤上剪些口子,讓淤血流出。

這畫面,看着挺“兇案現場”的。

然後把胎盤放進滾水鍋,像排骨焯水一樣,鍋裏會浮起灰黑色沫子。

胎盤加工者舀掉了一些沫兒。圖片來源:新京報(下同)

撈起瀝乾後,用菜刀把它剁得稀碎,放到烤箱裏烤乾,再倒入打粉機,最後裝到空膠囊裏。

 

 

 

一顆據說可以大補、治百病的胎盤膠囊,就在這套簡陋的民房裏,出爐了。

而搖身一變的胎盤膠囊,能賣多少錢呢?

400元收進來的胎盤製成的膠囊,打包價800元。如果論顆買,則10元一顆,一個胎盤最後能賣出1000多元。

只花1小時,就能賺600元,難怪那麼多胎盤黃牛黨前仆後繼。

但明明早在2005年,原衛生部就明確指出,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買賣胎盤。

那些暗地裏盤根錯節的利益關係網,雖見不得光,但嗅覺靈敏,逐利成了唯一。

胎盤幹細胞存起來,全家三代都能治病?

還有一波商人,盯上了儲存胎盤幹細胞的生意——既然國家不讓“買”或“賣”,那就用“儲存”,鑽法律空子。

在一些婦科醫院裏,經常有號稱是生物科技公司的人,向產婦宣傳着儲存胎盤幹細胞的必要性:

保存寶寶幹細胞,賦予寶寶第二次生的希望。胎盤裏的細胞可以治療紅斑狼瘡、糖尿病、腦梗塞、老年癡呆症……

不僅自己可以用,還可以給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父母使用。

浙江台州一對老夫妻就上了當,致使兒子喪命。

他們的兒子有腎炎,聽聞胎盤幹細胞可以治病,夫婦倆不顧50歲高齡,硬是生下了女兒。

夫妻倆跟一家生物技術公司簽了胎盤幹細胞存儲協議,支付了幹細胞製備費和第一年的保管費,共計1.76萬元。

但在之後的一年裏,公司一直左右推脫,老夫妻就是要不到說好的胎盤幹細胞。

直到兒子重度昏迷,腎炎發展成尿毒症,他們還在苦苦等待那個號稱“能救命”的胎盤幹細胞。

最後,年僅24歲的年輕生命隕落。而那些昧着良心的奸商,還在網絡上、產房裏,不斷給別人洗腦。

浙江省臍帶血造血幹細胞庫的工作人員說,沒聽說過胎盤幹細胞可以治腎病,就算是臍帶血造血幹細胞,也不能“包治百病”,只能用來治療血液和免疫方面的疾病。

而且,胎盤幹細胞技術在我國還沒有進入臨牀應用。

這純粹就是一場騙局。巧舌如簧的商家編造了胎盤幹細胞救命的謊言,毀了一些病人生的希望,成全了自己的“成功人生”。

既然胎盤幹細胞是騙局,那胎盤本身呢?

胎盤到底補不補?

曾經,打假狂人方舟子寫過一篇文章叫《吃胎盤是一種迷信,也是吃人肉的行爲》,把吃胎盤批得一無是處。

古方里說紫河車是滋補上品,方舟子就說古籍是牽強附會;有人爲胎盤辯解說,它含有蛋白質、糖、鈣、維生素等多種營養素,方舟子就說這些營養素並不稀罕。

但我覺得,方舟子說得還不夠全面。

胎盤可能不僅僅是“沒用”而已,它還可能“有害”。

像9歲就發育停止的浩浩,就是因爲進食了含豐富性激素的胎盤,導致性早熟。

第三軍醫大學西南醫院內分泌魏平教授說,胎盤是最不適合孩子的補品之一。其中的多種激素有可能擾亂孩子機體分泌,造成性早熟。

除此之外,最不可控的風險隱患之一就是母體的健康狀況。

胎盤是母體和胎兒進行物質交換的場所。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藥學部主管中藥師黃楚燕認爲,營養和病毒會同時存在在胎盤裏。

如果產婦本身攜帶乙肝、艾滋病、梅毒等病毒,胎盤中也可能會有殘留。食用這種胎盤,就等於主動做病毒的“接盤俠”。

之前有個新生兒因爲細菌感染,進了重症監護室。治療出院才5天,又被送回重症監護室,一查,又是同一種細菌感染。

醫生一番檢查、問詢後才得出結論,新生兒之所以感染,是他媽媽“害的”。

媽媽正在吃的胎盤含有細菌,不僅使她體內細菌的含量很高,還讓孩子被感染了。

其實,有些病毒在100度的沸水裏並不能滅絕,所以處理胎盤時,一定得保持一定的高溫。

但形成悖論的是,胎盤裏的蛋白質、激素和酶,經過加熱,成分又被破壞殆盡。

橫豎來看,好像都吃不出什麼好處。

在《Archives of Women's Mental Health》(女性心理健康檔案)中,美國西北大學的學者分析了1950年以來10項與胎盤相關的研究結果,均發現沒有任何數據能證明胎盤對健康有益。

該期刊的研究文章,題爲《食用胎盤:能帶來醫療奇蹟,還是僅僅只是傳說?》

而已將紫河車除名的《中國藥典》則是認爲,紫河車的衛生安全無法控制,尤其是自制的紫河車會帶來嚴重健康風險。

那麼,那些現身說法,號稱自己吃了胎盤後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的人是怎麼回事?

研究了40多年的食胎盤行爲的馬克·克里斯托研究發現,食用胎盤並不能讓媽媽們的情緒、激素水平和監控狀況得到改善,“吃胎盤只是一種安慰劑效應”。

回過頭來看,那些當初言之鑿鑿吹捧胎盤的人,也許就是自己被自己洗腦了。

盲目迷信胎盤功效的人醒醒吧,《本草綱目》還說寡婦牀頭的塵土能治瘡抗感染呢。

 

 

 

真正需要現代醫學介入的病,還是早點尋醫問藥的好。

- END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