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5000年前“山東大漢”亮相國博 身高近2米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1日 07:43   鳳凰網

原標題:“山東大漢”五千年前就身高兩米?探尋焦家遺址考古發現

光明網記者李政葳

提起遠古時期的人類,大多認爲當時人們因生活艱辛和環境惡劣,所以身材矮小、體質羸弱,然而,山東焦家遺址的發現卻顛覆了這種慣識。

據光明網7月11日報道,在近日中國國家博物館、山東大學、山東省文物局、濟南市人民政府聯合主辦的焦家遺址考古發現展上,展出了一名五千年前身高近兩米的墓主。這位人高馬大的“山東大漢”頓時在展區內引發人們圍觀。

爲何五千多年前山東人就這麼“偉岸”?記者採訪得知,現場不僅有這位“山東大漢”,還有230餘件文物珍貴展品,絕大部分來自獲得“2017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殊榮的山東濟南章丘焦家新石器時代遺址。

焦家遺址位於濟南章丘區西北20公里處,南距著名的龍山和嶽石文化遺址——城子崖僅約5公里,年代距今約5300-4600年。這裏以豐富的大汶口文化遺存而著稱,有夯土城牆、護城壕溝、大型聚落居址等設施,還有大批高等級墓葬和大量的玉器、白陶和彩陶等,在埋葬制度上形成了穩定的禮儀制度和文明化標誌,也填補了魯中北地區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階段居住形態研究的空白。

焦點一:

五千年前“山東大漢”身高兩米,因爲吃的好還是與地域分佈有關?

“五千年前,山東大漢”,展廳內復原墓葬前投影着這幾個大字。這位男性墓主人的身軀和隨葬禮器全部經過復原,採用等比例原狀陳列的方式展示當時的禮儀形式。

記者看到,這位墓主身高經實測近2米,墓口長近4米,寬2.1米,一棺一槨,內外相套,棺槨之間和人身上放置近20件陶器、玉器隨葬品,其中,1件玉鉞長達18釐米,表面有大片的硃砂痕跡,是焦家遺址目前所見最大的玉鉞,成爲當之無愧的“玉鉞之王”。

男性墓主身高經實測近2米,一棺一槨,內外相套。(李政葳/攝)

而事實上,高個子在焦家遺址大墓中尤其多,類似“山東大漢”M184的大墓還有幾處。“可能因爲這時期處於農耕時代,廣泛種植穀物和飼養家畜,食物來源更加豐富和穩定,營養充足導致身體素質也有所提高;而且這些墓主人生前在部落中等級均比較高,佔有的物質資源就更豐富,吃的食物又多又好,有這樣的營養供應,難怪身高會如此出衆。”中國國家博物館策展人王月前說。

不過,也有專家認爲,這可能與地域分佈有密切的關係。“總之,焦家遺址的發現讓外界從全新視角重新認識古代人類體質發展狀態,究竟是什麼原因促成這樣的偉岸身材,着實引發了諸多想象,也成爲耐人尋味的歷史之謎。”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焦家遺址考古領隊王芬說。

焦點二:

入葬不久墓葬即遭破壞,是毀墓者所爲還是另有別情?

據史料記載,焦家人聚族而居。目前,整個遺址共發掘了116座大汶口文化房址,聚落形態經歷了早期居住址——中期墓地——晚期居住址的三大發展階段。早期房址多爲半地穴式,晚期房址多爲地面式,建築形式由早期單間房向後期聯排房子形式轉變。

在遺址發掘過程中,考古隊員發現這裏以夯土城牆、護城壕溝和高等級墓葬最爲突出,也昭示了焦家古城成爲距今5000年前後魯北地區的中心聚落;另外,城牆內發現以人作奠基的祭祀坑,顯示出古城的統治者當時也是軍事上的首領,在古城中擁有無上的權力。

從出土的遺址看,大型墓葬的毀墓現象比較獨特。據現場工作人員介紹,毀墓多針對大型墓葬,在遺址發掘中6座被毀的大幕每座都是一槨一棺,墓主人的身份應該比較高,墓葬中墓主人的骨腿、頭骨有被破壞的現象,而且陪葬的陶器、玉器也多被砸,破壞痕跡明顯,應是在入葬後不太長的時間內就被破壞了。對此,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方面表示,這也反映了當時高層內部的權力鬥爭和社會生活中的風雲變幻。

展覽選擇密集型集中展示的方式對遺存的基本構成進行表現,讓參觀者一進入展廳就感受到遠古文化的風采撲面而來。(李政葳/攝)

焦點三:

大墓棺槨齊全,墓主人爲何頭骨變形或牙齒被拔?

遺址考古隊透露,焦家遺址共發現215座大汶口文化墓葬,墓葬體量、棺槨葬具的形制、隨葬品高低多寡等現象,已經表現出明顯的社會分化和等級差別,並且形成了很嚴格的禮儀制度。

以大型墓爲代表,禮儀制度也初見端倪,大墓棺槨齊全,隨葬品陶器和玉器並重,用重槨一棺、一槨一棺等形式來彰顯墓主人的身份等級。比如,在焦家遺址共發現大型墓葬22座,面積在10平方米左右,有兩座爲重槨一棺,20座爲一槨一棺。這樣的棺槨制度多爲後代社會所承襲,並不斷制度化。“高等級墓葬棺槨齊全,開啓後世棺槨制度的先河。”中國國家博物館館長王春法在展覽“前言”中這樣寫道。

另外,從出土的墓葬還可以看出大汶口時代人們的一些特殊的地域風俗。比如,頭骨人工變形、拔牙、口含小球等,這些都是其他地域所不見的。

焦家遺址考古現場

針對拔牙的習俗,工作人員介紹,當時人們的拔牙年齡一般在13至21歲之間的青年時期,男女性別比例並不明顯,一般拔出上頜的一對中門牙、側門齒或犬齒,以拔除一對側門齒的現象居多,相關研究認爲,這種習俗是青春期以後男女已婚的標誌之一。

爲什麼頭骨出現裂紋或變形?記者現場瞭解到,這種習俗始於北辛文化,盛行於大汶口文化時期,龍山時代漸趨衰落,一般男性變形率高於女性。頭骨變形的突出特點是,頭骨的枕部變扁,可能是長時間臥在硬質器具之上導致的顱骨枕部扁平。

焦點四:

陶器、玉器成套陪葬,構造工藝水平水準如何?

玉鉞、玉刀等多爲王權象徵物。大墓主人多陪葬玉刀、玉斧等重器來象徵生前權力,玉鐲、玉指環、玉墜飾、玉環等用於裝飾人身,隨葬陶器和玉器的位置固定,成套陪葬,形成嚴格的組合關係。

其中,大型墓M152現場展覽採取了場景復原形式,以原大比例再現了兩個墓的出土場面,將全部陶器、玉器等文物按被揭露時的情形加以復位,以最直觀的方式表現這些高等級墓葬禮儀制度和恢宏氣勢。

焦家遺址出土了大批高等級墓葬和大量的玉器、白陶和彩陶高端產品。(李政葳/攝)

據瞭解,大汶口文化擁有十分發達的遠古工藝技術,以製陶和玉石器製作最爲發達。製陶業達到成熟的高度,白陶、磨光紅陶、黑陶、彩陶、彩繪陶爭奇鬥豔,三足、鏤雕、動物造型等手法多變,輪制技術普及,燒造火候高,可以生產出質地細膩的薄胎陶器。當時的陶器已採用快輪拉坯技術,製作出磨光黑陶、蛋殼黑陶和白陶器,達到古代製陶工藝的最高水平。

另外,玉器製作也異軍突起。既有玉鉞、玉刀等禮器,也有形式多樣的玉鐲、玉指環、玉管、玉環、玉錐形器、玉墜等裝飾品。“玉器形式古樸,造型多變,可能還處於玉器發展的初始階段,尚未形成整齊化一的固定格式。”工作人員說。

值得注意的是,治玉水平攀升,除以鉞、刀、圭等爲代表的大型禮器,還有以鏤雕、線刻等手法制作的複雜精美的玉飾,治玉技術和用玉製度已十分發達和成熟。另外,展覽中專門增加了少量山東龍山時代的精品文物,用於體現東方工藝在本地的延續發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