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他們從沒見過足球,卻踢進了世界盃決賽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6月13日 04:17   鳳凰網

原標題:他們從沒見過足球,卻踢進了世界盃決賽

我在斑馬線上重重摔倒。

導盲手杖往前甩去,地上的雪厚而溼滑。

這很像我在球場上的每一次摔倒:無邊的黑暗裏,總會斜刺裏衝出一個人,有時是兩個甚至更多。

我忙於控制腳下的皮球,被撞的一瞬間總像遭了車禍。一聲悶響,肋骨劇痛,耳邊轟鳴。

這也很像我在生活裏遭受的一切:不停地倒下,摸索着手杖,重新站起來。

站起來,去尋找生命裏本來看不見的光。

點擊觀看公益短片《城市之光》。

婁燁的《推拿》裏有句臺詞:人就是這樣,一旦有了信仰,他就有決心與毅力去浪費時光。

我叫小羅,是一名盲人足球運動員。

很多人說,看盲人比賽太殘酷,於心不忍。我得承認,這是真的。

盲人運動員需要面對很多壓力:對抗、碰撞、壓力、勝負、傷病、生計。

正常運動員需要面對的,我們一個都不缺。

但是,正常足球運動員比我們幸福得多。他們不需要藉助皮球和教練的聲音就能看清球門,不需要長時間個人盤帶以保證進攻效率,不需要時刻提被着撞倒甚至撞傷。

帶球時的我,有正常人無法想象的孤獨和恐懼。每當此刻我就想,如果看得見該有多好。

我拼命用身體扛着對方身體,用腳尖點觸着皮球,用耳朵搜尋所有聲音:教練的呼喊,觀衆的私語,相機的快門,皮球的聲音。

我只能通過聲音判斷位置,然後做出在訓練場練習了上萬次的動作:拉球過人,擺腿射門。

他們只能通過聲音判斷球的位置和射門方向。

訓練時,教練總是衝着我呼喊,瘋狂甚至粗暴。我很能理解。他想成爲我的眼睛,他想讓我感受清楚場上的情形。他想讓我避開碰撞,他想看我多過掉一個人。他想讓我找準球門的位置,他想看我們得分,帶我們贏。

我的隊友,中國五人足球隊隊長峯哥,1990年生,先天性B1級視力殘疾。他技術很出色,但傷病嚴重,因爲連續備戰大賽沒辦法休息,膝蓋舊患復發,甚至沒辦法向內屈腿,一些動作做不出來,但他依然堅持着。

我的腳踝也有傷,踢久了很痛。但我和他、和所有的隊友一樣,不想去按摩室討生活,過着被人忽視甚至輕視的日子。

我想讓自己活得沒那麼窩囊,我總得趁年輕多試試,讓自己不要太快在黑暗中悄然死去,不要浪費這段難得時光。

我們付出的一切,只是盼着能得到相對平等的對待。

2016年9月15日,中國隊球員王周彬(前右)在比賽中與對方球員拼搶。當日,在里約殘奧會男子盲人足球半決賽中,中國隊以1比2負於巴西隊,無緣決賽。 圖/新華社記者楊磊

《推拿》的另一句臺詞:看不見是一種侷限,看得見同樣是一種侷限。

身爲盲人,我們天生沒得選。我們沒有良好的教育和職業培訓的機會。成爲一名盲人按摩師,幾乎是唯一穩定,在許多人看來也是唯一有意義的謀生方式。

我們也不能選擇自由出行,呆在室內聽歌或看書是更好的選擇。無論多大的城市,對盲人都並不友好,盲道總是被佔,乘車太過擁擠。

清閒地聽歌和看書,對很多家境並不好的盲人來說又是一種奢望。我們已經被命運剝奪了太多,多得不好意思輕鬆地活着。

我們的困境,重疊交錯,靜默無聲,但分外沉重。

但是我還是不甘心,很多和我命運相同的人都不甘心。

我和我的隊友選擇了足球場。有些盲人足球隊的前輩,寧願賣掉按摩店也要回來踢。

2016年裏約殘奧會,中國盲人足球隊球員在賽後向觀衆致意。圖/新華社記者楊磊

我們都一樣,想跑,想進球,想贏,想摩挲胸口針腳細密的國旗刺繡,想聽到莊嚴的國歌和由衷的歡呼聲。

在拿下2014年盲人足球世界盃、2016年裏約殘奧會兩個第四名之後,我們收穫了很多讚譽。每當這種時候,我纔會原諒自己帶傷堅持的莽撞,享受捨命拼來的尊重。

我並不是特別喜歡把我們和正常的中國男足去比較,不需要一邊誇我們成績不錯,一邊揶揄他們不爭氣。

我們不需要區別對待和開玩笑似的誇獎。我最希望聽到的一句話,是“你們和我們沒有區別”。

我們希望和正常人一樣,可以享受陽光,可以爭取愛情。我的前輩“老虎”是中國盲人足球隊的元老,他曾經帶領中國隊拿下2008年北京殘奧會的亞軍。他和嫂子一直很恩愛,我也希望未來能這樣。

盲人有權利像普通人一樣生活、戀愛。

我們那麼拼命,只是爲了求得基本的尊重和平等。如果能夠吸引更多人關注殘疾人運動員的困境和需要,就更好了。

我們也許和普通人有些不一樣,可我們同樣懷揣夢想,同樣可以爲祖國爭得榮譽。然而我們背後的這些故事卻像一本塵封的舊書,就這樣一直被遺忘在角落,無人知曉。但是螞蟻金服的“大於等於公益短片計劃”讓我們的故事被更多的人發現。也讓更多人明白,更多平等的機會,讓每個人都可以綻放光彩。

記錄我們故事的青年導演陳一線告訴我:影像的意義,總是大於等於影像本身;未來的每一個你,也都將大於今天的你。

平等,進步,充滿希望,看到城市裏的光。

這是我們共同的願望。

在此,特別緻謝短片中小羅扮演者及人物原型:

小羅– 由中國盲人國家足球隊隊長魏建森出演

故事根據前中國盲人足球隊隊長李孝強(外號“老虎”)和他妻子莊府瓊的真實故事改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