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民警中的武術高手董亞生:習武助我破獲要案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5月16日 02:28   鳳凰網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張蕊)董亞生是北京通州的一名民警,也是中國武協會員、國家武術一級裁判、中國武術七段。說董亞生是武林高手,並不是謙虛。但他並沒有電視中“武林高手”的張揚,相反給人的感覺是極其的謙虛和內斂。

習武數十年,不僅鍛鍊了董亞生的毅力、耐力、反應力以及身體協調性,還對他的工作有很大的幫助,“習武不僅能讓身體好,還能讓腦子的反應變快,有助於查找線索,破獲各類大要案。”在這一點上,董亞生受益匪淺。

2017年,傳統武術,特別是太極拳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質疑,對於這一點,作爲中國武術中的珍稀拳種——蛇鶴太極拳的傳人,董亞生特別不服氣,“太極怎麼不能打?正經八百練太極拳的都能實戰,不能實戰的那是太極操。”

“以前很多鏢師練的就是太極拳,你說太極怎麼可能不能實戰?”採訪中,董亞生一再強調,太極拳絕對是“能打”的。

董亞生從小習練傳統武術,習武40年來,他先後習練過拳、刀、槍、劍、鞭、流星錘等多種拳械,多次在中國傳統武術比賽中獲得冠軍。2017年11月,在峨眉山舉辦的第七屆世界傳統武術錦標賽上,董亞生一舉奪得“男子D組九節鞭一等獎”和“男子D組其他傳統太極拳一等獎”兩項金牌。這次比賽,有3800多名來自世界各地的武林高手參加,但像董亞生這樣奪得“雙料冠軍”的實屬罕見。

用習武方式靜心思考助偵察機關破獲殺人案

1979年,18歲的董亞生成爲了一名偵察兵。5年的軍旅生涯,讓董亞生的身體裏充滿了俠義之氣。1984年,他來到通縣公安局(現通州公安分局),開啓了從警之路。之後的34年中,董亞生先後在分局基層單位、機關和看守所工作。

大約是常年習武的緣故,董亞生給人的感覺不僅是神采奕奕,更兼之沉穩、機敏和專注,在擔任管教民警期間,他特別善於給在押人員做思想工作。11年的管教生涯,他破獲了一大批社會關注度高、人民反映強烈的重、特大案件。

對於董亞生來說,每當工作遇到瓶頸、感覺煩躁不安、無從下手時,董亞生就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靜下心來,悉心練武,排除雜念。

“當真正靜下心時,再去一幕一幕的回想手中的疑難工作,彷彿突破口就在眼前。”董亞生告訴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

董亞生這麼說是有原因的。2010年,董亞生和一名在押人員張某進行例行談話時,從張某的神態和舉止中隱約察覺到異常,但幾次談話,始終無法突破。

於是,董亞生索性將案子暫時放下,用習武的方式凝神聚氣、靜心思考,反覆回憶、思考,並分析談話的細節和對方的情緒變化。

幾天之後,董亞生又一次找張某談話的時候,他有意抓住了張某回答問題時的漏洞,步步緊跟,最終張某檢舉了一起故意殺人案,爲偵查機關破獲積案提供了重大線索。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董亞生獲得了很多的榮譽。個人一等功1次、個人二等功2次、個人三等功5次,被授予“全國特級優秀人民警察”“全國公安系統特殊人才”“全國公安監管系統深挖犯罪工作先進個人”“北京市政法系統先進個人”“北京市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稱號。

攝/記者楊小嘉

傳承蛇鶴太極拳教導徒弟練武無捷徑

有關資料顯示,蛇鶴太極拳是由武當山道士趙吾真始創於明代早期。趙吾真百年後,其曾孫趙振北得到真傳,將此拳推向極致。蛇鶴太極拳特點剛柔並濟,擊法連貫、獨特,意、氣、力三鼎合一。到明代中晚期,蛇鶴太極拳在湖北、河南、安徽等地流傳甚廣。

相傳趙振北晚年時期曾給自己的弟子立下了“歷代單傳”、“傳男不傳女”的門規,每一代只傳承一個弟子,且只傳男性,不傳女性。這種幾近苛刻的傳承方式使得蛇鶴太極拳傳承日漸稀少,嚴重影響了它的普及,使得世人“只知其名,未見其形”。

建國後,蛇鶴太極拳傳人趙玉坤由湖北省麻城縣城關移居通州,他沒有子女,一身絕技無人傳承。一次偶然的機會,年過古稀的趙玉坤在通州西海子遇見董亞生,他一下就喜歡上了這個人品好、有天分、具有一定武術基礎的小夥子,於是將蛇鶴太極拳絕藝傾囊相授。

董亞生早年在部隊當過偵察兵,一直愛好武術。學習蛇鶴太極拳後,30多年不曾鬆懈。2007年,經北京武術協會研究及各界武林同仁的一致認可,董亞生髮起成立了北京武協蛇鶴太極拳研究會,使蛇鶴太極拳在北京地區得到傳承發展。

不過,董亞生心中始終有一個心結:蛇鶴太極拳在師父那一代就差點失傳,千萬別在自己這一代斷了,所以一定要好好物色一個傳人。但蛇鶴太極拳比較有難度,要求習練之人要有基礎、悟性高,還要肯勤學苦練。

許多慕名來找董亞生學拳的人,不是年紀太大了,就是天資欠缺。曾有人跟董亞生學過5年之久,最後還是主動放棄。所以董亞生也很發愁,眼看着自己已經年過五旬,徒弟還是沒有着落。

機緣巧合,董亞生遇到了中美混血兒李苳娜。李苳娜身材比例勻稱,骨骼彈性特別大,而且悟性非常高,“是個練武的坯子”。董亞生動了收徒弟的念頭。

雖然祖師爺曾定下“傳男不傳女”、“寧失傳不外傳”的門規,但在董亞生看來,這並不是個障礙,“只要蛇鶴太極拳能夠流傳下去、發揚光大,那破一破老規矩並不算什麼。”

事實證明,董亞生的眼光沒有錯,李苳娜練武刻苦用心,還不會偷懶。2014年,年僅11歲的李苳娜在北京第十屆國際武術邀請賽上,斬獲蛇鶴太極拳、九節鞭、八卦掌青少年組三塊金牌。

如今董亞生又收了一名9歲的中緬混血男孩和一名6歲的中國女孩做徒弟,“都非常有靈氣。”不僅如此,蛇鶴太極拳還有了一個五六十人的團體,“大家一起練,傳承不成什麼問題了。”

“幹什麼不付出都不成。只有地上有陷阱,沒有天上掉餡餅。”董亞生經常告訴自己的徒弟們,練武沒有捷徑,不能持之以恆,不付出,就練不成。

攝/記者楊小嘉

太極拳也能“打” 主要用“勢”而非“力”

“真正的太極拳是什麼?是咱們老祖宗經過千百年的實踐感悟到萬物發生作用,最主要的是‘勢’而不是‘物’,刀可以傷人,鋒利不鋒利只是一方面,運刀之勢纔是主因。”董亞生說。

練了30多年的太極拳,關於“太極能不能打”這一點,他體會特別深,“在冷兵器時代,武術都是用來上戰場殺敵的,怎麼可能會沒有殺傷力呢?”

董亞生說,中國的傳統武術,有唐朝和清朝兩個高峯期。以前楊氏太極拳的創始人楊露禪來北京打擂,被稱爲打遍京城的“楊無敵”。“從這兒就能看出太極拳有多厲害。”

而在《中國傳統武術的真正優勢》這篇文章中也就這個問題給出了答案——各門各派的武術,其實就是人們在實戰中逐漸總結的打擊技巧和扭摔方式,慢慢強化成訓練術。“不管什麼門派,無非是研究打擊效率和力量、硬度、速度。”

在董亞生看來,傳統武術是武術的母體,不管是拳擊也好,都是從傳統武術裏發展出來的。但由於長期脫離實戰和與時俱進,現在的傳統武術在力量、速度這些方面的訓練方法和系統確實已經落後於現代綜合格鬥訓練。

“傳統武術也並非一無是處,那些崇尚力量、速度的運動是有極限的,而且對人的身心極其有害。”董亞生說,泰拳手四十多歲的時候就已經傷病累累,是最好的證明。

那麼傳統武術跟格鬥相比,優勢是什麼呢?董亞生說,太極拳就是以“太極”哲學指導的格鬥術。“但現在練太極拳的人,有不少人根本不相信不用力量就可以戰勝對手,打不過別人就認爲力量技巧不夠,他們練太極拳只是個幌子,私底下拼命練習力量。這樣的人一遇到專業練力量的拳擊手和散打手就敗下陣來。”

董亞生說,還有就是知道不能用力量,但又不知道該用什麼,最後連有力氣的門外漢都對付不了,這樣的只能稱之爲“太極操”。

“太極拳是要我們成爲用勢的高手而不是用力的高手。”董亞生說,現在的太極拳家們如果還在研究力量和技巧,那遠不如直接練拳擊摔跤和現代格鬥有效。

每天早上必練武2小時打算寫20萬字專著

每天早上5點起牀,5點半準時出去練武,這樣的生活習慣,董亞生已經堅持了數十年。“我每天早上必須出去練2小時,不練我就難受。”一年四季天天練,就連出差,董亞生都會帶着九節鞭、流星錘早上起來練武。

關於“武術這些器械裏,哪樣是最難的?”這個問題,董亞生認爲,軟鞭和流星錘是最難和最危險的,不僅殺傷力強,一不小心還容易把自己弄傷。

按照董亞生的說法,練武的人都不願意練軟兵器。練鞭的有被自己打死的,打到腦袋暈過去了,身邊正好沒人,最後失血過多而死。他說,教自己流星錘的老師,在全國拿過7塊金牌,可是幾乎沒有徒弟。當初很多人找他學,只要捱過一下打就不練了。”

“我的腦袋就捱過打,一大早去醫院縫針。大夫也是練武的,一眼就看出我是被鞭打的。”董亞生說,當時大夫要給他打麻藥,但被他拒絕了,“打麻藥傷口不好癒合,我說,‘打什麼麻藥?直接來!’”

董亞生說自己屬於天生一根筋的人,不幹就不幹,一干就要幹好了。除了練武、上班,別的都不會,連打牌下棋都不會,“我的精力都花在這上面了,我在家看書,也都是看和武術相關的書。”

在董亞生看來,只能打不能說、不能寫的是“武夫”,他在很多年前就開始寫論文了,“下一步升八段要寫20萬字的專著。”

董亞生的經驗是,武術是講力學、力點的,槍、棍、拳,任何一項都有力點。“你的力點在哪裏?這個鞭,離心力怎麼瞬間變成直力?”董亞生覺得,練武想練好很難,因爲它是一門綜合學科,他說希望通過自己的經驗總結和與大家的學術探討,給學習武術的人一些幫助。

董亞生今年已經57歲了,關於練武這一件事情,他說自己會一直繼續下去,“有比賽,我可能隨時會去。”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原創作品拒絕任何形式刪改,看法新聞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