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山鋼原副總收受索賄賂983萬:貪慾之火燒昏了自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5月03日 18:29   新華網

  (原標題:山鋼原副總涉嫌貪污受賄案一審開庭 9年收受同一公司賄賂694萬餘元)

  山東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蔡漳平涉嫌受賄、貪污一案,經山東省泰安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近日,在泰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

  檢察機關指控,被告人蔡漳平在擔任濟鋼集團技術中心主任、濟鋼股份公司總經理、濟鋼集團副總經理、山鋼集團副總經理兼濟鋼集團總經理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索取他人或單位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983萬餘元,涉嫌受賄犯罪。同時,蔡漳平在擔任濟鋼集團總經理、濟鋼股份公司董事長、山鋼集團日照公司執行董事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佔有公共財物摺合人民幣356萬餘元,涉嫌貪污犯罪。

  通過親屬公司受賄

  2016年11月23日,山東省紀委監察廳網站發佈消息:山東鋼鐵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委員、副總經理蔡漳平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辦案人員介紹,最初找蔡漳平覈實的,是羣衆反映其收受某煤炭公司賄賂694萬餘元的問題。蔡漳平到案後,如實供述了受賄事實。這也是指控中受賄數額最大的一筆。

  2005年8月的一天,一煤炭公司老闆經人介紹,到分管濟鋼原料處的蔡漳平家中拜訪。

  煤炭公司老闆對蔡漳平說,“公司給濟鋼的供煤量不大,貨款結算也不及時,今後請蔡總多操心”。

  沒過幾天,雙方達成協議:由蔡漳平幫助該老闆的公司增加與濟鋼供煤業務量,協調回收貨款。與此同時,該老闆將煤炭利潤的三分之一作爲給蔡漳平的回報。

  蔡漳平利用自己的職權爲該煤炭公司老闆謀利,以親屬成立的公司作爲收受好處費的平臺。

  蔡漳平當庭承認,在和該老闆第一次見面時,自己就存有私心。爲了利益交換看起來名正言順,2005年9月至2014年8月,該老闆專門成立了三家新公司,並通過蔡漳平妻子及妻弟等人成立的某商貿公司、某經貿公司,以代理費、諮詢費名義先後送給蔡漳平694萬餘元。

  在雙方每年簽訂一次的“綜合服務協議”中,彼此的請託和利益分成均寫得一清二楚。

  此外,起訴書指控,蔡漳平還有多次索賄行爲。

  2014年5月,蔡漳平以辦公室裝修爲名,向一下屬企業索要18.5萬元。

  據蔡漳平交代,他當時雖然擔任山鋼集團副總經理,但已不在濟鋼集團和山鋼集團日照公司兼職,“不能像以前一樣,可以直接從這些公司貪污公款,我就把目光放在了下屬企業上”。

  2014年11月和2015年4月,蔡漳平均以辦公室裝修爲名,向另兩家下屬企業分別索要了29萬元和31萬元。起訴書指控,蔡漳平先後多次向下屬企業索要住房、轎車、登山機、現金等財物,共計282萬餘元。

  借會務費等大肆貪污

  2010年9月,濟鋼集團舉辦“院士行”活動,剛擔任總經理不到半年的蔡漳平看到發財機會。他讓妻子購買某商城購物卡,開具“禮品”發票,自己簽字後,以“院士行”活動費在公司報銷,報銷的14.85萬元蔡漳平揣進自家腰包。

  有了這次渾水摸魚,蔡漳平一發不可收拾。

  2011年1月,臨近春節,在蔡漳平看來,“這是一次絕好的機會”。他打着公司走訪的幌子,安排妻子購買了30萬元的購物卡,同樣開成“禮品”發票在公司報銷。

  2011年3月,蔡漳平認爲,“已經過了兩個月,又可以再撈上一次了”。這次,他安排妻子購買了20餘萬元的購物卡。

  據蔡漳平供述,“幾十張購物卡用皮筋捆着,整齊地擺放在妻子的手提包裏”,自己“瞭了一眼”,隨後將發票帶到公司,簽了“請財務報銷”和自己的名字。

  檢察機關指控,2010年9月至2013年7月,蔡漳平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走訪、會務、招待等名義,將本應個人支付的購買購物卡、紅酒、金條、壽山石等物品發票從自己任職的公司報銷,將上述公共財物佔爲己有。

  “直到案發後,覈對作案次數和數額時,我才爲在此期間貪污的頻率之高、數額之大,感到羞愧和後怕。”蔡漳平供述,當時的貪慾之火已燒昏了自己,完全把黨紀國法置於腦後,回想起這段經歷,感到深深的負罪。

  “深深地向企業謝罪”

  從要車要房,到以妻子名義開公司收錢;從擔任企業負責人直接貪污,到利用職務向下屬企業要錢。檢察機關認爲,被告人蔡漳平身爲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或爲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公款,數額特別巨大,應當以受賄罪、貪污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庭審中,蔡漳平的辯護人提出,蔡漳平通過妻子公司收受的賄款並非他個人控制、支配,該筆犯罪是爲親友牟利行爲,而非受賄。這成爲庭審辯護的主要焦點。

  對此,公訴人指出,蔡漳平以妻子等人開辦的公司,通過服務協議收受代理費,表面上是公司間正常業務往來,而實際上該公司沒有資金投入、不承擔風險,只獲得利潤。

  公訴人進一步闡釋,這是典型的“收受”而非“經營”,恰恰證明了蔡漳平以看似合法的形式,掩蓋權錢交易這一非法目的。

  “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他人謀取利益,並指定他人將財物送給其他人,構成犯罪的,應以受賄罪定罪處罰”。公訴人說,蔡漳平是否控制、支配其受賄款,不影響對其犯罪的認定。

  檢察官在當庭發表的公訴意見中指出,被告人蔡漳平從農村考上大學,靠着自己的技術知識,在黨的培養下,逐步從普通工人到技術人員到中層幹部直到公司領導,本應勤勤懇懇、廉潔奉公、不辜負黨的期望,然而,卻隨着職務的升遷、權力的增大而失衡,未能控制自己的私慾,在腐敗的泥沼裏越陷越深。

  公訴人指出,蔡漳平受到公開審判,完全是咎由自取。縱觀本案,蔡漳平受賄、貪污的款物多數都用在了家庭,並且其妻子多是知情,有些房產、金條等甚至直接給了兒子,給世人以深深警醒。正所謂“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家風差,難免殃及子孫、貽害社會。只有好的家風,才能家道興旺、和順美滿。

  辦案人員介紹,蔡漳平在其自述材料、辦案過程中多次表示認罪、悔罪。

  在庭審中,面對公訴人的訊問,蔡漳平大都是以“是”或“屬實”回答。

  “我對不起黨的教育培養和信任,把組織上給予我的爲黨的企業和職工謀利益的權力,變成了爲自己撈取個人利益的工具,對不起組織培養,對不起家人,深深向企業謝罪。”在庭審最後陳述時,蔡漳平表示認罪。

  法庭將擇期宣判。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