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男子患上罕見寄生蟲病 皮膚下像有千萬只螞蟻爬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3月26日 17:46   澎湃新聞

  原標題:“蠱蟲”遊走皮膚之下又癢又疼,男子被確診患上罕見寄生蟲病

  兩年前,李艾(化名)的上肢腫脹了起來,皮膚下面像是有千萬只螞蟻爬過,就像武俠小說中的“蠱蟲”鑽進了身體裏,又癢又痛。

  直到近日,他纔在上海瑞金醫院被確診患了一種罕見的寄生蟲病。3月26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從上海瑞金醫院獲悉,李艾患的是“羅阿絲蟲病”,這種疾病在全國極爲罕見,也是該院確診的第一例“羅阿絲蟲病”。究其病因,醫生諮詢得知,李艾曾於2015年赴非洲剛果(金)工作,有過被斑虻叮咬的經歷以及瘧疾史。

  瑞金醫院皮膚科醫生表示,目前李艾以藥物治療爲主,通過服用藥物阿苯達唑最終可以清除寄生蟲。

多見於非洲中西部地區的“羅阿絲蟲”在顯微鏡下的形態。 本文圖均爲 瑞金醫院 供圖多見於非洲中西部地區的“羅阿絲蟲”在顯微鏡下的形態。 本文圖均爲 瑞金醫院 供圖

  皮膚下像有千萬只螞蟻爬過

  李艾來自浙江,兩年前開始出現不明原因的上肢腫脹,皮膚下面像是有千萬只螞蟻爬過,癢痛難忍。

  經其它醫院檢查,爲典型的外周嗜酸性粒細胞升高,結合肌肉病理及骨髓穿刺術等檢查下,被診斷爲“嗜酸性筋膜炎”。他隨即開始近一年的激素治療,但並未收到明顯的治療效果,反因激素治療一天天變得虛胖,患上了典型的“水牛背”“滿月臉”。

  兩年裏,疾病本身的痛苦及藥物的副作用,使李艾的日常生活受到嚴重干擾,無奈之下,他來到瑞金醫院皮膚科尋求治療方案。通過詳細的病史詢問,醫生得知,李艾曾於2015年赴剛果(金)工作,有過被斑虻叮咬的經歷以及瘧疾史。

  醫院皮膚科主任鄭捷教授認爲,結合其特殊的個人史及嗜酸性粒細胞持續升高狀態,應首先考慮寄生蟲感染可能性大,必須再次進行骨穿,尋找寄生蟲。

  在檢驗科主任王劍飆的技術支持下,終於在李艾的骨髓塗片中發現了數量極少的寄生蟲微絲蚴。經諮詢上海市寄生蟲研究所後,斷定其爲“羅阿微絲蚴”,至此,李艾才被確診爲“羅阿絲蟲病”,這在國內是非常罕見的。

檢驗科醫生王劍飈正在顯微鏡下觀察寄生蟲形態。檢驗科醫生王劍飈正在顯微鏡下觀察寄生蟲形態。

  醫生提醒未來輸入病例增加的可能性很大

  何爲“羅阿絲蟲”?

  專家透露,這是一種多見於非洲中西部的寄生蟲,其幼蟲爲“羅阿微絲蚴”,主要流行於西非、中非多雨林森林及其邊緣地帶。

  “它會遊移至患者的眼睛,可引起局部充血、疼痛及對光敏感。” 皮膚科主任醫師潘萌介紹,羅阿絲蟲感染者爲本病的唯一傳染源。成蟲寄生於人體的皮下組織,並可在皮下深部結締組織內自由移動,形成遊走性皮下腫塊。感染期幼蟲約需1年發育成熟,成蟲可存活15年以上。部分感染羅阿羅阿絲蟲多年的患者會有一定的腎臟損傷症狀,也有一些罕見的症狀包括淋巴結腫痛、陰囊腫塊、肺部局部炎症、肺部胸腔積液以及心肌瘢痕形成。

  瑞金醫院皮膚科專家們認爲,通過這一例“羅阿絲蟲病”的確診,給年輕醫生們一個警示,即在臨牀工作中一定要注重觀察力的培養,決不能僅僅依賴機器輔助檢查而草率作出診斷。尤其需要指出的是,李艾在外院進行過多次骨穿和外周血檢查,血清中查到多種寄生蟲的抗體,但始終沒有在體內發現成蟲或幼蟲。

  專家指出,隨着國際交往的日益頻繁,這一個病例警示臨牀醫生,未來該病輸入人數增加的可能性很大,必須提前防範。同時,應增強臨牀醫生根據流行病學史和典型症狀(遊走性腫塊和蟲體在眼瞼或球結膜下移行)診斷病例的意識。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