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南京傷醫案:行兇者敲詐不成搶劫 謊稱號販子報復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5日 04:44   澎湃新聞

  原標題:南京暴力傷醫案真相:敲詐醫生不成行兇搶劫,謊稱號販子報復

  一把長約二十多公分的尖刀,正抵住自己的腹部。江蘇省人民醫院肝膽外科副主任孫倍成醫生意識到危險時,立馬用雙手緊緊抓住刀柄,但他的嘴巴已被對方被捂上。自己辦公室的門也被緊緊的關上。

  孫倍成感覺自己左腿內側被刺傷,他幾乎拼盡力氣,將刀奪下扔向門口,緊接着,混亂而重重的拳頭又向他襲來。一分多鐘後,聽到沉悶呼救聲的同事踹門而入。不多久,警方趕到。這場搏鬥,致孫醫生失血性休克。

  2017年2月16日上午,發生在江蘇省人民醫院醫生辦公室內的這樁“傷醫案”曾轟動一時,引發多家媒體關注。

  案件爆發後,人們紛紛猜測:那個刀捅醫生的東北男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又因爲什麼原因而行兇傷醫的?

  事發當天下午,警方曾簡短通報稱,兇嫌疑是因代人掛號牟利而被醫生孫倍成批評,轉而實施報復。一時,有關兇手系“號販子”的標籤貼在了這起暴力傷醫案的身上。但隨後也有傳聞稱,兇手是“僱兇傷人”行爲,系受某人僱傭而對醫生實施報復。一時間,流言紛紛。

  如今,經過數月審判,這起備受各界關注的暴力傷醫案的真相也逐漸大白。兇手的真實身份以及其行兇動機,也再次出乎衆人的意料。

  據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審理查明,兇手趙連生原本是想以“送紅包”的方式對醫生孫倍成實施敲詐,不料未得逞。趙連生轉而掏出事先準備好的尖刀進行威脅、捂嘴,逼迫孫醫生交出佩戴的歐米茄手錶等錢財。

  法院認爲趙連生以非法佔有爲目的,使用暴力劫取他人財物,致人輕傷,其行爲已構成搶劫罪。遂判處趙連生有期徒刑九年,並處罰金一萬元。

  2018年1月8日,南京市檢察院召開發佈會,公佈了該市檢察機關2017年保障民生十大典型案例,“趙連生搶劫案”赫然在列。當現場播放的資料短片中顯示此案定性爲“搶劫罪”時,就連現場的一些媒體記者也不禁發出疑問:爲何案件定性並非之前大家猜測的“故意傷害罪”?此中是否有何隱情呢?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根據法院判決書認定的相關事實,針對社會各界關注的焦點,逐一還原這起傷醫案的脈絡與細節。

  “號販子”暴力傷醫?

  “快!孫主任辦公室有事!”

  2017年2月16日上午8點40分許,江蘇省人民醫院肝臟外科,幾名醫生聽到李姓主任在辦公室大喊,遂火速撞開副主任孫倍成辦公室的門。

  幾名醫生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辦公室一片狼藉,沙發下面有一把刀,地上一片血跡,一名男子騎在孫倍成身上,孫倍成滿身是血。他們火速將該名男子控制住,並查看孫主任傷情。很快,保衛處的工作人員將該男子帶走,隨即交給迅速趕到的警察。

  當日下午,南京市鼓樓警方通報稱,據嫌疑人趙連生供述,其在醫院因曾代人掛號牟利,被孫醫生批評過,所以“懷恨在心”,伺機“報復”。

  事後經鑑定,孫倍成受傷引起的輕度休克與壓槽骨骨折移位明顯,構成輕傷二級。

  該案發生後,很快成爲輿論焦點。有觀點根據警方通報推斷,行兇者趙連生很有可能是“號販子”(代人掛號的“黃牛”),認爲該起暴力傷醫事件的發生,側面折射出“黃牛黨”的猖狂。

  趙連生的辯護律師王健告訴澎湃新聞,趙被警方抓獲的當天,曾六次供述了自己的作案動機,自稱自己是“號販子”,因爲遭到了孫醫生的訓斥,才萌生報復之心,進而對孫倍成實施傷害行爲。

  後來,警方進一步偵查發現,趙連生在作案之前曾通過網絡搜索歐米茄手錶,還通過微信向人瞭解該款名錶的價格。另外,警方查閱大量的監控視頻,也沒有發現趙之前去過江蘇省人民醫院,與孫醫生並不熟。

  王健律師對澎湃新聞說,在警方的證據面前,趙連生才如實交代了他行兇威脅孫醫生的真實原因,企圖搶走孫醫生的歐米茄手錶等財物。

  不過,據法院查明的事實,趙連生確實當過“號販子”,但那是幾年前的事了。2013年,他曾在哈爾濱一家醫院做過“號販子”。此番趙刀刺孫倍成醫生與“號販子”則並無關係。

  敲詐不成,持刀搶名錶

  時間再回到事發當日——2017年2月16日上午8時30分許,趙連生戴着口罩,帶了一個事先準備的假“紅包”(裏面並沒有裝上現金),還有一把單刃尖刀,來到孫倍成的辦公室。進去之後,趙把門反鎖,拿出“紅包”送給孫醫生,不料當場遭到孫倍成醫生的拒絕。

  孫倍成事後在筆錄中說,他拒絕之後,把“紅包”塞回趙的口袋,趙把手伸向口袋,用右手從右側身後拿出那把長約二十多公分的刀。趙對他說,是南京六合區的一個人讓趙來“殺”他的。

  趙連生要求孫將自己佩戴的手錶交給他。孫倍成當時說,“可以給錢或手錶”。不過,孫倍成擔心一旦他取下手錶會分散注意力,控制不住趙手裏的刀,於是一邊與趙搏鬥一邊呼救。很快,門外的人聽到呼救聲以及博鬥聲,進來將趙制服。

  王健對澎湃新聞稱,趙連生所說的指使者是趙編的,後來警方在經過偵查排除了僱兇傷害的嫌疑。

  實際上,趙連生向孫倍成醫生“下手”,在前一天就已經到醫院踩點。

  2017年2月15日下午,趙連生從租住處閒逛,來到烏龍潭公園,看到對面是江蘇省人民醫院。他想起,新聞上有“醫生收紅包被舉報”的信息,於是萌生“以給醫生送紅包”的想法,進而對接受紅包的醫生實施敲詐。

  隨後,趙連生戴着口罩,進入該醫院尋找目標。他走到醫院二號樓11層肝臟外科,看到副主任辦公室孫倍成一個人在辦公室工作。於是,謊稱自己女友的父親得了肝病需要住院,與孫醫生攀談起來。

  孫倍成說,要進一步瞭解病情才能準確判斷。隨後,雙方約好,次日上午帶上病歷來詳談。談話間,趙連生就“盯上”了孫醫生手上的名錶。

  趙連生說,臨走的時候,孫醫生給了一張名片,他才知道對方的名字。他回去以後,上網搜了搜孫倍成手上那塊歐米茄手錶的價格,又向朋友打聽了一下。同時,他還把一些廢舊票據塞進信封,準備當作“紅包”次日送給孫倍成。

  次日一早,趙連生出門時,轉念想起孫醫生身體較壯,就帶了一把刀以備不時之需。如果敲詐勒索不成,可以拿出刀來嚇唬醫生給錢。但趙連生失算了,孫倍成並沒有接受他送來的“紅包”。

  作案前,銀行卡里僅剩1.3元

  趙連生因爲暴力傷醫被媒體曝光時,距他從東北老家來南京不到2年。

  30歲的趙連生是黑龍江省克東縣人,2015年7月來到南京,一直沒有固定工作。

  小學文化的他,曾於2012年因爲鬥毆被行政拘留15日。

  據趙的父親說,趙連生來南京是給一個親戚的小吃店幫忙。2015年12月,趙打電話回家說,稱“自己開飯店需要錢”,父親借錢給趙匯款,老兩口前後總共給趙匯款9萬多。但這些錢都被他用於生活花費。

  在南京期間,就算有父母的接濟,趙連生生活依然拮据。據警方調查得知,他不僅平時交房租不準時,還多次向室友或鄰居借錢。在他預謀送紅包敲詐醫生的前一個月(2017年1月18日),他銀行卡僅剩一塊三毛錢。

  爲何定性“搶劫罪”,而不是“故意傷害罪”?

  2017年2月16日,趙連生因涉嫌“犯故意傷害罪”被刑事拘留,兩天後,因涉嫌“犯搶劫罪”被逮捕。2017年5月2日,南京市鼓樓區檢察院指控趙連生犯搶劫罪,向南京市鼓樓區法院提起公訴。

  對於爲何認定爲“搶劫罪”,南京市人民檢察院公衆號“南京檢察”於2017年4月28日解釋稱,趙連生以非法佔有爲目的,意圖以送“紅包”的方式勒索被害人孫倍成財物,在“紅包”被拒收、勒索不成後,遂持刀威脅被害人交出財物,其行爲已轉化爲“當場使用暴力搶劫他人財物”,符合搶劫罪的行爲特徵,應以搶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2017年6月23日,南京鼓樓法院以犯搶劫罪判處趙連生有期徒刑九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趙連傷當庭自願認罪、悔罪,並認罪認罰。判決已經生效。

  對於爲何認定爲“搶劫罪”,南京市人民檢察院公衆號“南京檢察”曾刊文作出解釋稱,趙連生以非法佔有爲目的,意圖以送“紅包”的方式勒索被害人孫倍成財物,在“紅包”被拒收、勒索不成後,遂持刀威脅被害人交出財物,其行爲已轉化爲“當場使用暴力搶劫他人財物”,符合搶劫罪的行爲特徵,應以搶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目前,趙連生被關押在江蘇溧陽的一家監獄。

  值得一提的是,趙連生被判刑後,由於他沒有主動履行交納罰金1萬元,南京市鼓樓區法院遂對趙實施了財產執行令。趙連生表示其名下無可供執行的財產,法院也通過查詢,發現趙名下無銀行存款、無車輛、無房產,也沒有持有證券等財產。

  鑑於本案執行標的沒有執行到位,2017年12月28日,南京市鼓樓區法院遂下發裁定,將趙連生納入“失信人員名單”(俗稱“老賴名單”),並表示今後一旦發現趙有可供執行的財產,將恢復執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