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她籤生死狀生娃生存率幾乎爲零 醫生如此感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10日 17:12   揚子晚報

  原標題:生存率幾乎爲零!她籤生死狀生娃

吳夢和她拿命搏回來的孩子。吳夢和她拿命搏回來的孩子。

  不顧朋友、家人和醫生的極力反對,42歲的重度肺動脈高壓患者吳夢在自己懷孕後依然堅持生下孩子,得知自己的想法在醫學上是幾乎不可實現的事實後,她主動寫下免責聲明。

  6月16日,無錫市人民醫院多科協作,在ECMO(體外循環)下爲她剖宮產下一子。6月27日,醫院又爲其進行了心臟房間隔缺損修補術+肺移植術。闖過了一個又一個鬼門關後,吳夢的生命體徵日趨平穩,不久將可出院。然而,爲其主刀的全國肺移植專家陳靜瑜卻一點也不覺得開心,他希望“這類世界第一”的手術僅此一例,今後永不再有。令人欣慰的是,吳夢拿命搏回的男嬰已經從早產時的兩斤多長到四斤,並於昨天出院。           紫牛新聞記者 季娜娜 文/攝

  搏命的生娃

  患者吳夢,一位特殊的高齡孕婦

  今年年初,無錫市人民醫院產科主任馬錦琪在專家門診接診了一位特殊的孕婦,她患有先心房缺損和重度肺動脈高壓(112mmHg)。據悉,無論是歐美國家還是中國,都一致建議肺動脈高壓患者終止妊娠。因爲妊娠將導致肺動脈高壓病情加重,甚至出現肺動脈高壓危象以及急性右心衰竭,尤其是重度肺動脈高壓患者妊娠的冒險行爲相當於闖“雷區”,因此馬錦琪向患者建議終止妊娠。然而,患者並不願意接受馬錦琪的建議。

  醫院組織多學科聯合門診,心內科、呼吸與危重症科、心外科、產科、麻醉科專家聯合會診評估風險,結論是:不支持患者繼續妊娠和分娩。

  然而,患者態度堅決,拒絕了醫院的建議,堅持懷孕直至分娩。

  這個患者就是吳夢。

  五年前發現病情:運氣好還能活4年

  吳夢是一名記者。2013年的一次體檢,她發現自己的心臟有問題,最終在北京阜外心血管醫院的診斷書上得到了確證:先天性心臟病引發肺動脈高壓症,已失去手術機會。運氣好的話,可能還有4年的生命,運氣不好,可能隨時離開。

  如果早年不生孩子,可能還不會誘發肺動脈高壓的發作,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先天性心臟病。

  笑過、哭過,生活依然還得繼續。川妹子身上那種不服輸的精神得到了體現,每天化着精緻的妝,把時間安排得滿滿當當,學習、品酒、收藏藝術品,吳夢變回了那個令人羨慕的“美女記者”。

  四年時間轉瞬即逝,她依然活着,期間她收穫愛情,懷孕了。

  衆人勸說無效,她堅持要生

  醫生告訴她,在她目前肺動脈收縮壓力值高達140mmHg(正常人靜息狀態下肺動脈收縮壓值不超過30mmHg)的狀態下,如果堅持生育,她生還的可能性幾乎爲零。

  朋友、親人、醫生都不止一次勸吳夢,但她像着了魔一樣,堅持要生下這個孩子。懷孕的前三個月,她是在早孕的強力反應和肺動脈引發的咳嗽聲中度過的。有時咳得直不起腰,也吃不下東西,一個春節幾乎都只能勉強吃些素菜,但是她還是不停地鼓勵自己。懷孕第四個月,除了咳嗽,身體迎來了更猛烈的攻擊:流鼻血,最多的時候一天流了100毫升;5月初,她住進了無錫市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症科。她也寫下了一份免責聲明,聲稱治療期間發生的任何意外與醫院無關。

  產後11天,再做心臟修補+肺移植手術

  6月16日,吳夢氧合下降厲害,在高通量氧氣吸入情況下氧飽和度仍難以維持90以上。醫院緊急組織呼吸與危重症科、產科、麻醉科、心內科、新生兒科等專家對她進行病情評估。當晚8點左右,一個1150g的極早產男嬰出生了。產後11天,吳夢右心功能衰竭,體外膜肺等生命支持系統無法撤除。

  6月27日,南京市第一醫院副院長、著名的心臟外科專家陳鑫和全國著名肺移植專家陳靜瑜聯手爲吳夢進行房間隔缺損修補術+肺移植術。最終,吳夢度過了PGD關、感染關、休克關、多臟器功能不全關等多道難關,心肺功能逐步改善。

  7月2日,移植術後第5天,撤除ECMO,心功能恢復良好;7月11日,移植術後14天,成功脫機拔管,轉入呼吸與危重症科繼續治療。

  “時常感嘆這女人的生命力如此頑強,真不知道是該讚歎現代醫學,還是命中一切早已註定”,肺移植中心ICU 許紅陽主任說,治療ECMO下剖宮產術合併肺動脈高壓的極高危重症產婦真的還是第一次,成功治療肺動脈高壓產後雙肺移植和心臟修補也是第一次。

  主刀醫生的感嘆

  希望僅此一例,今後永遠不再有

  挑戰了醫學極限,吳夢的主刀醫生陳靜瑜卻一點也不開心。他的一篇《以愛的名義綁架醫院、綁架醫生》的文章被網友相繼轉發。文中,他寫道:

  完成世界首例肺動脈高壓產婦肺移植,作爲吳夢的主刀醫生我卻一點也沒有開心的感覺。這一例手術對我及我的團隊、無錫市人民醫院、甚至整個無錫、江蘇衛生界而言都是沉重、揪心。醫學是科學,疾病的轉歸不以人的意志而轉移,42歲的吳夢懷孕初期不聽醫生苦口婆心、反覆多次的勸阻堅決要求生孩子,而且在網上高調宣佈懷孕生子,差點走上了一條不歸路。爲了拯救母子,爲了不讓孩子一出生就不至於沒有母親,醫生的職業道德所驅使,我帶領肺移植團隊本着盡最大可能挽救她的想法決定冒險給她產後做修心換肺的手術。從吳夢的角度出發,她是所謂“以愛的名義”要生孩子,但實際上卻是以愛的名義綁架了醫院、綁架了醫生。醫生一心赴救是天職,但此病例全世界絕無僅有,國外的醫患關係,病人會非常尊重醫生的建議,絕對服從終止妊娠,否則醫院醫生均可以拒絕爲她服務,在國外絕對不可能有這類的病例出現。

  在接受紫牛新聞採訪時,陳靜瑜道出了作爲醫生的“兩難”。他說,勸阻吳夢生孩子這確實是一個倫理問題,當時考慮爲什麼要救她也是很糾結的。很多人對她生孩子的決定都不看好,但是對於一個母親來講,她要生孩子的這種強烈渴望,是挺值得人佩服的。

  就目前的狀況判斷,陳靜瑜認爲,吳夢出院後需要在家慢慢休養,但基本上可以跟正常人一樣,唯一的區別就是她要吃抗排異藥。

  對話吳夢

  “走到今天,有點後悔”

  9日中午,無錫市人民醫院心肺大樓重症救治中心的一個病房裏,病人露出的半條小腿骨瘦如柴。

  見到紫牛新聞記者,可能因爲曾是同行比較相熟,吳夢原本呆滯的眼神突然有了些許光芒。幾秒的對視後,她的眼裏開始泛起淚花。“娜娜,我現在是人還是鬼?”一句玩笑話打破了原本的沉默。

  吳夢的姐姐說:“她能認出你還不錯,一天當中有一半時間在說胡話,腦子不清醒。”

  醫生解釋,這是由於她在重症監護室呆的時間太長的緣故,導致智力倒退。慢慢會恢復。

  吳夢將病牀搖起,起身與紫牛新聞記者開始閒聊。

  記者:走到今天,你後悔嗎?

  吳夢:有點後悔。

  記者:爲什麼非要生?

  吳夢:孩子在我肚子裏一切檢查指標都正常,我不忍心。

  記者:這種痛苦你有想過嗎?

  吳夢:沒有。

  記者:那你當初怎麼想的?

  吳夢:我的想法很簡單,只有兩種:要麼孩子生下來,我死了,很乾脆;要麼肺移植後就健康了。我沒有想到在生和死之間有那麼痛苦的過程。

  (吳夢的姐姐:之前她不想活了,甚至還想自殺。)

  記者:現在感覺怎麼樣?

  吳夢:右腿因爲ECMO的原因,有點神經損傷,腳趾頭的靈活性需要康復。在重症監護室的時候,做了很多夢,孩子死了,家沒了,單位沒了,一張大網……

  記者:留戀過去那個風風火火的你嗎?

  吳夢:現在我要把生活的節奏放慢,再慢一點。

  記者手記

  糾結中寫下這篇報道

  做記者14年,這是一個讓我異常糾結的新聞選題,寫?不寫?

  與吳夢相識十多年,在別人眼裏,她是一個很能“作”的女人,卻也是一個活出自我的人。在我眼裏,她只是一個很拼的女人。

  雖然確診肺動脈高壓,但她對生活的熱情不減。很多人都認爲她根本不像病人。去年,我們在機場偶遇,她一大早飛去香港,下午飛回,只爲取回一件拍賣所得的瓷器,那會兒她梳着兩個小辮兒,化着淡妝,俏皮而不失優雅。

  作爲朋友,如今看到被疾病折磨得快變形的她,再對比過去那個時刻給別人帶去歡樂的“開心果”,我實在於心不忍,不想讓她的故事成爲大衆茶餘飯後的談資,只想讓她遠離這個世界的流言蜚語,靜靜休養,快速康復。但作爲一個記者,我必須又要讓自己跳出事件本身,用一個客觀的角度去報道。

  我尊重陳靜瑜醫生的觀點,反對吳夢生孩子。作爲一位母親,我理解甚至敬佩吳夢,但作爲朋友,又有些惱怒和生氣。

  醫生挽救生命,記者傳播信息,最終,我選擇站隊,站在陳靜瑜醫生一邊,我也希望今後不會再有這種病例被報道,希望患者尊重醫學。畢竟,沒有那麼多的“世界第一例”成功手術,用自己的命去賭,幾人能贏?

  不管怎樣,讓我們對創造這個世界首例奇蹟的醫療團隊表示敬意和感謝,也爲吳夢和她的寶寶送上祝福!

  ——8月10日上午九點多,紫牛新聞記者陪同吳夢去探望她拿命搏回的孩子,經醫務人員的精心照料,孩子從早產時兩斤多已經長到四斤,當天安排出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