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浙江金華千人計劃專家被指造假 因股東內鬥遭曝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6日 23:48   中國經營報

  原標題:浙江金華“千人計劃”專家陷造假舉報風波

  《等深線》記者 程維 杭州、金華報道

  新三板上市公司月旭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832463)股東內鬥,牽扯出一宗針對國家千人計劃(以下簡稱“國千”)的舉報造假案。

  所謂國千,是指我國在2008年開始的,引進海外高級人才計劃,大致每年引進1000人左右,因此俗稱“國家千人計劃”。進入該計劃的人才,將從國家、省、市三級各獲得一定資金獎勵。

  以此次舉報所涉及案例爲例,這項獎金總額爲300萬元,三級各100萬元。據新華社2017年8月報道,國千前13批共引入7018位各類海外人才。2017年底公佈的第14批國千計劃,引入國千人才的數量爲630人。

  該舉報稱,浙江金華市的國千專家趙嶽星在申報國千時,存在大量與事實不符的虛假內容,騙取了國千稱號及國家對其個人的大量資金資助。

  趙嶽星在接受《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採訪時稱:“這是惡意舉報,其中沒有一項舉報是真實的,有的舉報是月旭科技脅迫員工作僞證。”他說,當時的國千申報,是經一層層報上去的,是經有關部門在北京組織答辯並通過的。

  “我們已經收到了你們的舉報材料,但是這事還真不好說,我希望你們都不要相互舉報了,這事鬧大了對大家都不好,各級臉上掛不住。”1月20日,浙江省金華市委相關負責人告訴舉報人。

  不過月旭科技前往申訴的人,堅稱自己奉命而來,公司及現主要負責人實名舉報趙嶽星國千申請造假近一個月了,想確認一下金華市委相關部門究竟有沒有展開調查。

  該負責人隨即將月旭科技舉報趙嶽星的舉報材料,在辦公桌的文件架從上數第二格中抽出來,拿在手裏,說:“我們也找他談過,現在有些東西不好認定,譬如你們舉報的申報材料中的美國風險投資公司是假公司的事,國外的公司很難確認真假。”

  專業爭議

  “你不得將我們的見面地點告訴他們。”2018年1月19日,月旭科技原董事長、現國千人才趙嶽星在短信中稱,“要防止對方狗急跳牆。”

  趙嶽星所指的對方,系目前向浙江金華市委組織部、浙江大學、浙江省委組織部、中央相關部門舉報其在國千申請中造假的現月旭科技董事長及其他幾位關聯人。

  1月20日,經過一番周折,《等深線》記者與趙嶽星及其律師見面。

  “這是惡意舉報,其中沒有一項舉報是真實的,有的舉報是月旭科技脅迫員工作僞證。”趙嶽星說,當時的國千申報,是經一層層報上去的,是經有關部門組織在北京答辯通過的。

  月旭科技現任總經理屠炳芳等人在向浙江省金華市委組織部等多家機構提交的舉報材料中稱,2012年,趙嶽星以“高性能色譜分利材料的產品開發和產業化項目”,成爲浙江省金華市第二批海外人才引進計劃的專家。此後,趙嶽星在金華市及浙江省的推薦下,向相關部門申報國千並獲批,但舉報稱趙嶽星獲得國千專家身份的申報材料與事實嚴重不符,其專業背景與色譜研發無關,相關論文、專利是利用公司董事長、總經理職權,在無任何貢獻的情況下,強行在論文及專利中增加自己的名字。

  這一舉報材料含證據影印件等,用A4紙裝訂成冊,厚度超過1.5釐米。

  該舉報材料列出的趙嶽星申報國千造假的第一個問題是,專業背景不符,認爲趙嶽星並非色譜專家,而是半導體專家,其在美國博士畢業後的從業經歷,在2010年9月份之前一直在美國半導體行業工作,與浙江月旭的色譜分離材料專業領域沒有任何關聯,半導體硅材料和色譜分離所用硅膠基質材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材料。

  此外,該舉報認爲,趙嶽星的專業是物理化學,而色譜填料是屬於有機化學專業,業內人士一看就一目瞭然,兩者是風馬牛不相及,但是國千申報材料中所述“趙嶽星先生作爲硅材料領域的資深專家,對硅膠基質爲主的色譜填料生產和應用技術有很深的造詣”與事實嚴重不符。

  此外,該舉報還認爲,趙嶽星1992年至1996年在美國博士研究階段和博士後階段發表的所有論文,均與色譜無關。畢業後,趙嶽星在美國工作過的三家公司分別爲OnTrak Systems、IBM全球研發中心、Lam Research公司,從事的均是半導體相關專業的工作,而趙嶽星在這一時期的相關專業和論文,也均屬半導體方面的研究,與色譜毫無關聯。

  該舉報材料甚至稱,月旭科技在印度舉辦產品推介會的時候,印度同行向趙嶽星提了一個色譜專業的常識性問題,趙嶽星都無法回答。

  針對這些舉報,趙嶽星在今年1月20日回覆稱:“我在復旦大學讀的是化學系,拿的是化學系的學士學位;博士學的是物理化學專業,可以做半導體,也可以做化學。”

  趙嶽星說,化學專業可以涵蓋任何行業。因此,他的國千申報材料“沒有任何問題,沒有任何虛假陳述”。

  趙嶽星目前系浙師大化學系教授,舉報方稱其不懂色譜,無法帶領學生做相關實驗,此前均系月旭科技公司幾位技術人員帶隊爲其解決問題,後趙嶽星專門從月旭科技挖走一位專業人員。

  趙嶽星1月25日對此的回覆是:“完全是胡說八道。”

  專利分歧

  該舉報材料砍出的“第二刀”,是指稱趙嶽星在申報國千時列舉的五項發明專利,均是利用公司董事長、總經理職權,在無任何貢獻的情況下,強行在專利發明人中增加自己的名字。

  其中半導體芯片化學機械研磨後清洗液(已授權,專利號:ZL200410017580.1)、半導體芯片化學機械研磨劑及其配製方法(已授權,專利號:ZL200410017579.9)兩項專利,均系2004年時,月旭科技的技術骨幹姚立新研發的,申報該專利時的申報材料也表明,當時的發明人只有姚立新1人。

  但到了2011年,趙嶽星開始運作申報國千專家前夕,以申報時疏忽爲由,通過向專利局申請,增加自己的名字到發明人中。

  該舉報材料認爲,趙嶽星申報國千時的其他3項發明——一種製備全多孔球形硅膠的方法以及由該方法制備的全多孔球形硅膠、核殼型顆粒及製備方法、高pH耐受性色譜填料及製備方法,也均是公司技術團隊研發,趙嶽星在發明過程中無任何貢獻,但爲了申報國千,強行要求專利代理機構通過變更申請,在發明人中加入自己的名字,且以上情況均有專利局申報材料及公司研發團隊員工(即原發明人)的書面《情況說明》爲證。

  該舉報材料提供的影印件顯示,前述發明中,至少有3項發明的要求更改發明人的申請落款日期爲2011年8月29日,分別涉及2個半導體發明專利、高pH耐受性色譜填料及製備方法。

  趙嶽星對此的評價是:“我是公司法定代表人,我立的項,我批的研發資金,研發進度每週、每個月都要向我彙報進度,怎麼可能說我沒貢獻?”

  “2011年前不放我的名字進發明人名單,有當時的考量。”趙嶽星在今年1月20日稱,2006年至2011年時他在美國,“後來(把自己的名字)放上去也沒問題”。

  不過,月旭科技的律師、杭州英普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錢志震卻對此持不同看法。他說,《專利法實施細則》第十三條所稱發明人或設計者,是指對發明創造的實質性特點作出創造性貢獻的人。在完成發明創造過程中,只負責組織工作的人、爲物質技術條件的利用提供方便的人或者從事其他輔助工作的人,不是發明人或者設計人。

  此外,《著作權法實施細則》第三條稱,著作權法所稱創作,是指直接產生文學、遺書和科學作品的智力活動,爲他人創作進行組織工作,提供諮詢意見、物質條件,或者進行其他輔助性工作,均不視爲創作。

  趙嶽星在今年1月25日對此的回覆是,需要查詢相關專利法條款後作出回覆。不過至記者發稿時止,趙嶽星未對此作出回覆。

  這些專利究竟是誰發明的?

  姚立新稱,他與趙嶽星是高中同學。2003年,在當地煤科院從事工程師工作的姚立新覺得,自己在當時的國有企業體制下收入不高,沒什麼奔頭,恰逢高中同學趙嶽星與另外幾個人出資開了一個專門爲硅晶片研磨提供研磨劑的公司,就辭職進入浙江月旭。

  不過,一家小公司要想打入龐大的晶片公司的供貨體系並非易事,加之晶片研磨劑市場相對飽和、競爭激烈,因此杭州月旭在開辦後的多年中,實際上並沒有多少訂單。姚立新的評價是,創業初期,實際上是失敗了。

  姚立新稱,至於他負責的研發,在2003年時,實際上只有他1人在研發,其餘包括趙嶽星在內的3人都是在美留學生。

  姚立新稱,儘管後來曾有幾人加入研發團隊,但最初幾年絕大多數時候是他一個人在做實驗、搞研發。研發資金,主要來自於2004年申請到的大致80萬元留學生創業資助資金。

  硅晶片研磨劑市場沒辦法拓展開,姚立新後來另找了一個研發方向:仿製國外的專利,目標是色譜分離。

  所謂色譜,是指利用硅膠分離各種物質,這一技術可以用在檢測領域,廣泛運用於環保、食品、藥品等領域。如用於胰島素的提純,可以高精度提純至“小數點後3個9”以上,甚至能在藥品中對左旋、右旋進行分別精準分離。

  “國內沒有這種專利,我們把它仿過來後就申請發明專利了。”姚立新說,研發到後期,公司的研發團隊增加到了幾個人,但趙嶽星均未參與具體的研發。

  爲什麼2011年8月會有多項發明專利,增補趙嶽星爲發明人?

  姚立新說:“當時是爲申報國千專家,申報了國千就能拿到資助。再說,趙嶽星是董事長、總經理,他喊加名字,就只有加了。”

  針對月旭科技研發團隊多人以書面說明方式,證明趙嶽星沒有參與研發,對研發無直接貢獻一事,趙嶽星的回覆是:“現在寫這些書面說明的研發團隊成員,都還在月旭科技公司內,屠炳芳控制了公司,員工沒辦法不按他的要求寫。”

  屠炳芳對此的回覆是,“胡攪蠻纏”。

  真假風投

  屠炳芳等人對趙嶽星的實名舉報中的第三把“刀”是,指稱趙嶽星爲申報國千專家,在申報材料中,爲增加國千審批的評分,炮製出了一個子虛烏有的跟投的海外風險投資機構“NACBF”,聲稱“該公司以其股東美籍華人鄭文躍(WayneYue Zheng)和趙繼紅(Jihong Zhao)2人,名義持有浙江月旭21%的股權”。

  之所以出現風險投資的原因是,按當時的國千申請要求,海外歸來的高層次創業人才項目,自有資金(含技術入股)或海外跟進的風險投資佔創業投資的比例,不得低於50%。

  也就是說,要報國千,必有風投,還必須得國外的風投。

  但實際情況卻是:鄭文躍和趙繼紅自2005年起,就一直是浙江月旭的母公司上海月旭的個人股東,鄭文躍還是2003年公司成立時的創始個人股東,他們兩人都是個人名義入股。此外,月旭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新三板掛牌上市時的“公開轉讓說明書”在溯及公司沿革時,也從未提及過這家海外風險投資機構。

  月旭科技申報國千的一份2010年11月30日的董事會決議的第一條稱:“同意位於美國Delaware州的風險投資機構NACBF公司以其股東美籍華人鄭文躍(WayneYue Zheng)和趙繼紅(Jihong Zhao)兩人的名義收購我公司現有股東趙嶽星所持有的部分股權,且兩人成爲董事會成員。”

  工商檔案顯示,趙繼紅2005年7月12日出資1.65萬美元,佔月旭科技的前身上海月旭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後改名爲“月旭材料科技(上海)有限公司”)20.99%的股份。鄭文躍在2005年7月12日時,佔26.34%的股份。此後幾年,趙繼紅、鄭文躍一直在月旭科技的股東會及董事會決議中出現。

  《等深線》記者通過美國特拉華州(Delaware)的工商檔案查詢網站icis.corp.delaware.gov無法查詢到“NACBF”這家機構。

  爲什麼歷史股東突然變成了風險投資機構?這家風險投資機構究竟是不是舉報方所說的那樣根本不存在?

  趙嶽星對此的解釋是:“這是當時的一個基於股東利益考慮的安排,至於爲什麼這麼安排,是商業機密。”

  趙嶽星反問道:“屠炳芳說風險投資機構是假的,他得出示能證明這個風險投資機構是假的證據啊?”

  《等深線》記者追問之下,趙嶽星答道:“至於爲什麼這麼安排,不需要告訴媒體,在面對紀委及組織部門的時候,自然會說。”

  舉報方還提供了工商註冊檔案中2010年11月30日的另一份董事會決議(本文稱“工商版”),該工商版董事會決議的第一條爲:“同意公司股東股權轉讓,並增加股東人數。增加趙彩珠、姚立新爲新股東,唐衛民、趙學詩將其所持有的54.36%股份分別轉讓給趙嶽星(Eugene Yuexing Zhao)、李照(Xu Li)、鄭文躍(WayneYue Zheng)、趙彩珠、姚立新、趙繼紅(Jihong Zhao),轉讓價格與原實際出資金額相同。”

  工商版的該董事會決議與申請國千提交的董事會決議中的“轉讓後各股東的出資額,股權比例”那一部分內容完全相同。

  此外,申報國千提交的那份董事會決議應到及實際到會的董事爲4人,而工商版的董事會決議應到和實際到會的董事爲6人。

  趙嶽星看了申報國千提交的那份董事會決議的簽名頁後,承認是他親自簽字的,但否認簽名頁與該董事會決議的正文頁有關。他補充道:“我經常不在公司,到辦公室後他們經常抱一堆文件過來讓我籤,我也不知道籤的是些什麼文件。”

  舉報方稱,這份非工商版的董事會決議的另一個重大常識性漏洞是,即使有“NACBF”這家公司,且其確爲風險投資機構,但並不代表“NACBF”的股東美籍華人鄭文躍和趙繼紅就是風投——還是名義收購、名義持股。

  虛擬董事會

  舉報方稱,本次國千申報材料中,還有一份月旭科技旗下全資子公司浙江月旭材料科技公司2011年8月30日的董事會決議。

  該董事會決議顯示,本次會議由趙嶽星董事長提議召開,應到董事6人,實際到會董事6人。本次會議的議題就趙嶽星股權情況形成決議如下:月旭科技在工商註冊顯示趙嶽星擁有28.01%股份,趙彩珠名下6%股份。趙彩珠名下的6%股份實際屬於趙嶽星所有,僅由趙彩珠代持,趙彩珠名下股權所對應的出資資金由趙嶽星負責,趙彩珠股份權利由趙嶽星行使。

  趙嶽星與趙彩珠爲兄妹關係,趙嶽星和趙彩珠二人就股權代持達成的協議已經經過董事會批准和認可。根據此協議,董事會決議認可趙嶽星實際持有月旭科技和浙江月旭的股份比例均爲34.01%。

  舉報方出示的浙江月旭公司章程第十四條顯示:“公司不設董事會,設執行董事一人,經股東委派產生。”該公司2011年8月5日的股東會也載明瞭類似信息。

  浙江月旭沒有董事,也沒有董事會,怎麼可能會有董事會會議和董事會決議?時任浙江月旭執行董事趙嶽星是如何1人開出這個6人董事會的?

  趙嶽星於今年1月20日對此一直未做正面回答。

  趙嶽星要求,媒體不能只報道屠炳芳舉報國千造假,要看到本次舉報的背後其實是股權爭奪。此外,趙嶽星本人也向紀委舉報了屠炳芳以及月旭科技實際控制人謝亮峯,大家都在相互舉報,如果媒體只報道舉報國千造假,就不夠全面、客觀。

  隨即,趙嶽星出示了幾份他提請召開月旭科技的臨時股東大會的提案:關於提請罷免屠炳芳董事職務的議案(記者注:原文如此)。該議案稱,有證據顯示屠炳芳名下股份存在嚴重的股份代持問題,涉嫌股東身份不合法,虛假承諾,誤導投資人和損害股東利益。

  趙嶽星做出這一判斷的證據是:一些微信羣聊信息,以及謝亮峯的國有企業管理人員的名片和他的民間公司總經理名片。此外,還有一份屠炳芳2015年12月21日通過工商銀行轉賬給謝亮峯50萬元的轉款憑證。

  趙嶽星還製作了一頁《謝亮峯“黑白通吃”的金融王國》示意圖,稱謝亮峯通過違規交易,將國有資金轉給自己控制的公司國有壽昌能源公司等3家公司,並通過這3家公司做期貨、P2P及外匯生意,在天津港做煤炭貿易,在杭州千島湖鼎州實業做酒店,介入重塑能源科技及紅權科技(高科技),並用30%的高額利息吸納民間集資,打通關係戶,以及控制月旭科技等。

  趙嶽星還向《等深線》記者出示了其他未提交給紀委,且只能局部給記者看一下的進一步舉報對手的證據。這些證據絕大部分爲謝亮峯與其交流的微信截屏,以及2017年1月份的一次錄音和根據錄音整理的文件。但他拒絕向媒體提供這些證據。

  謝亮峯今年1月21日在接受《等深線》記者採訪時稱,此前他確有意向收購月旭科技,但後來發現很難相處,就退出了收購。有關趙嶽星對他的舉報,當地紀檢部門已經多次調查,且早已得出調查結論,趙嶽星的舉報系誣告。國企負責人自己開設公司也不在黨紀國法禁止之列。

  月旭科技董祕則稱,此事已經多次發過公告,已向公衆說明。

  謝亮峯稱,有關屠炳芳向謝亮峯打款50萬元一事,系月旭科技在新三板上市前要平一筆100萬元的歷史賬務,該筆賬務分爲兩個50萬元,分別經姚立新、屠炳芳、謝亮峯等人,打至洪繼龍名下,再由洪繼龍還入月旭科技賬戶。

  月旭科技2014年5月22日的董事會決議對這一事項有所表述。此外,月旭科技財務負責人還向《等深線》記者提供了這兩個50萬元經多人週轉後最終進入月旭科技賬戶的全部原始轉賬憑證。其中一份憑證,即是趙嶽星用於向紀委舉報屠炳芳向謝亮峯轉款50萬元的轉款影印件。

  值得注意的是,月旭科技2014年5月22日的董事會由趙嶽星主持召開。

  這一次董事會,還討論了月旭科技的新三板上市事宜,以及趙嶽星年薪100萬元,且另設20萬元其他待遇(子女學費)等事宜。

  明明是趙嶽星親自主持的這次董事會定下的平賬轉款方案,趙嶽星爲何要將其中一份轉賬憑證抽出來,提交給紀委和媒體,用作舉報對手的證據?

  趙嶽星於今年1月25日稱,現在已經記不清記者究竟指的是哪一個董事會決議,他正着急趕火車,暫時無法回覆。不過至記者發稿時止,趙嶽星沒有對此作出回覆。

  涉及金額

  爲何本次國千申報中會出現多處蹊蹺?

  舉報方認爲,獲得國千後,根據國家相關規定,可獲得鉅額資助或資金支持,這是導致國千申報造假的根本原因。

  根據《國家“千人計劃”申報條件和程序》,一旦申報成功,中央財政可給予每人100萬元資助,省財政給予100萬元一次性配套獎勵,市財政給予100萬元的配套獎勵。三項加在一起,就是300萬元人民幣。

  月旭科技提供的轉賬憑證顯示,浙江月旭共收到國千給付的150萬元現金,已全額轉至趙嶽星賬戶。

  月旭科技提供的資料顯示,趙嶽星此前在上海曾申報過國千,未獲成功,原因是上海的國千申報要求在華投資運營必須滿5年整。月旭科技的前身儘管在上海註冊較早,但實際運營始於2006年,2011年在滬申報時,恰好差幾個月。

  浙江的國千申報政策與上海有所區別,要求海外高層次人才回國且至少在申報前已經在國內超過6個月,其創辦的公司應成立1年以上5年以下。

  2012年3月26日,中共金華市委辦公室、金華市政府辦公室發文,將趙嶽星的“高性能色譜分離材料的產品開發和產業化”列入該市第二批海外英才引進計劃項目名單。

  資料顯示,趙嶽星申報浙江省“千人計劃”(俗稱“省千”)創業人才的申報材料,由浙江省金華區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申報,申報聯繫人爲張某。填報的格式文本由“浙江省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工作專項辦公室”制。

  有關海外風險投資機構“NACBF”以該公司兩個股東的名義收購趙嶽星股權的月旭科技董事會決議,即出自該省千申報材料。不過,該省千申報,隨即升格爲國千申報了。

  2012年4月22日,南開大學某院教授對浙江月旭的“超高純全多孔球形色譜硅膠”出具的專家意見是:研發具有我國自主產權的該硅膠,對我國分離材料發展非常必要,是很有意義的創新工作。

  同日,中國科學院某所某某某(記者注:字跡潦草,無法準確辨識)給該項目出具的專家意見是:“巧挖(字跡潦草)出的技術路線,具新意,有開發前景,建議支持。”

  2012年4月8日,復旦大學某系教授唐某爲浙江月旭的“超高純全多孔球形色譜硅膠的產業化開發”出具的意見是:項目技術先進,可行,適合中國需求,團隊實力強,特此推薦。

  中科院某所研究員楊某某2014年4月10日對該項目的產業化開發出具的專家意見是:月旭公司是國內色譜材料和色譜柱審查年銷售的領軍企業之一,所開發的不同規格的反向色譜柱已成功用於有機小分子化合物、天然產物以及蛋白質和多肽的分離分析。本項目具有良好的前期基礎,項目所預定的各項目標應能順利完成。

  該專家意見還認爲:本項目的實施將填補國內超高純全多孔球形色譜硅膠生產的空白,其創新工藝以及所掌握的生物技術領域的核心共性技術,將大大提升該公司在國際上的競爭力,爲國內生物醫藥企業提供優質、高效和廉價的色譜填料。

  舉報方提供的證據顯示,趙嶽星並不只在浙江獲得了資助,其在南京市江寧區人才工作辦公室獲得了2015年度江寧區“百名千萬英才”特殊支持計劃扶持,獲得了100萬元項目資金。這些資金由區、入選人才所在載體財政,按照1︰1的比例分擔。

  這一次獲得資助的載體,是南京稼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這家公司2013年時的註冊資本金爲22萬美元,不過月旭科技的11.22萬美元爲知識產權出資,趙嶽星以知識產權及貨幣出資10.12萬美元。XIAOHUI HU以現金出資0.66萬美元。也就是說,南京稼竣的最大實際現金出資,不超過11.88萬美元。

  月旭科技的相關公告顯示,XIAOHUI HU系趙嶽星的配偶。

  2016年8月4日,爲解決同業競爭問題,月旭科技以118.83萬元的價格,分兩次收購了南京稼竣的全部股權。屠炳芳認爲,南京稼竣此時其實已經是一個空殼公司。至此,原以財務投資身份介入的屠炳芳,與此時已經是小股東的趙嶽星,埋下了“不兼容”的禍根。

  2017年1月,趙嶽星通過定向增發引入新股東,屠炳芳通過訴訟方式逼退增發,並收回委託給趙嶽星的投票權,確立了持股及投票權的絕對優勢。2017年4月趙嶽星辭去月旭科技總經理職務,同年7月14日,月旭科技股東大會罷免了趙嶽星的董事長職務。雙方至此開始相互舉報。

  有了這場股東內鬥,國千造假事宜才得以公之於衆。

  金華市委組織部相關負責人稱,目前國千專家絕大多數集中在高校,每年只有少量國千專家散落於各省市企業中,其中金華市在過去多年中,吸引了多批次國千專家落戶,其擁有的國千專家數量甚至遠超西部一些省市,這些國千專家爲金華市的經濟快速發展提供了較好的支撐作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