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種子大量依賴海外 美國玉米品種已覆蓋糧食主產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00:23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中國權威媒體通過走訪發現,中國的主要作物中,水稻、大豆種子基本是國產品種,小麥的品種國產化率也較高,玉米、馬鈴薯種子部分依賴進口,不少蔬菜品種嚴重依賴洋種子。作爲現代農業的基礎,中國農業“卡脖子”問題引起了專業人士的關注。

近年來,國際種業巨頭控制中國種業市場來勢兇猛。包括全球種業前十強在內的70多家國際種企進入中國,一大批洋種子滲透到田間地頭。美國先鋒公司20餘個玉米品種已全覆蓋中國糧食主產區東北、黃淮海地區。

2018年9月21日,布朗斯堡豆農在收割大豆。(圖片來源:美聯社)

中國很多種子大量依賴海外

《瞭望》週刊報道,黑龍江省克山縣素有“中國馬鈴薯種薯之鄉”的美譽,但該縣種的馬鈴薯種子卻多是來自美國的大西洋品種。在該縣今年種植的3萬畝馬鈴薯中,大西洋品種約佔種植面積的1/2……

美國先鋒公司選育的雜交玉米種子“先玉335”推廣至今已十餘年,是東北、華北玉米產區種植的主要玉米品種,在部分地區已成第一大品種。甚至有的東北育種工作者自嘲:“我們不用搞育種了,一個‘先玉335’就夠了。”

河南省農業科學院小麥研究所所長雷振生介紹,雖然小麥種子國產化程度較高,但西部麥區一些地方也存在進口麥種。“過去,我們的主食品種主要是饅頭、麪條,原料以中筋小麥爲主。近些年,隨着生活水平逐步提升,老百姓的需求也豐富起來。用於製作餅乾、麪包的強筋和弱筋小麥需求量大增,國內品種跟不上。”

而蔬菜種子對海外的依賴更顯嚴重。辣椒、洋蔥、胡蘿蔔、茄子、番茄、馬鈴薯、西蘭花……這些老百姓餐桌上最常見的蔬菜,不少都是洋種子長成的,甚至有的基本上全部依賴進口。

今年,黑龍江省海倫市向秋蔬菜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種了1萬多畝辣椒,其中1700畝尖椒和近1000畝圓椒使用的是以色列種子。“國外種子確實好。以尖椒爲例,國內尖椒種子只能採兩茬,國外種子可以採三茬,而且外形好看、市場認可度高,銷售好價格高。”該合作社理事長高向秋說。

洋種子不僅佔據了較高的市場份額,價格也遠高於國內種子。高向秋曾種過一種進口辣椒,一畝地僅種子成本就1500多元。算下來,一粒進口種子就要2毛錢。“播種時,國產種子是拌着沙土撒,進口種子就得一粒一粒擺,生怕浪費了。”她說。

圖爲伊利諾伊州生產玉米的農場。(圖片來源:美聯社)

中國國產種子研發能力和海外差距還很大

雖然目前中國國產種子研發能力在逐步增強,市場佔有率也穩步提升,但總體上和海外其他國家種業企業差距還很大,而導致這種差距的原因主要在一些幾方面:一是原創性種質相對稀缺。儘管中國物種資源豐富,但許多地方品種正在快速消失。據中國第三次農作物種質資源普查(實施期限爲2015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初步調查,在湖北、湖南、廣西等六省份375個縣,71.8%的糧食作物地方品種消失,其中不乏優質、抗病、耐瘠薄的特性品種,種質資源保護面臨新挑戰。

二是國家對育種的長線支持力度需加強。雷振生認爲,育種是一個長期工作,但目前育種項目支持大多是短期的。如果項目資金支持不連貫,種子資源一旦丟失,便很難恢復。”

三是企業綜合競爭實力不強,研發投入有限。相關調研數據顯示,中國前50強種業企業年研發投入爲15億元人民幣,僅接近原美國跨國農業公司孟山都公司的1/7。

四是科研機構和企業缺乏有效協作。據介紹,海外種子研發多是在大公司,種子資源的收集源於百年積累,起步早、科研投入大。而中國商業化的農作物種業科研體制尚未建立,技術、資源、人才向企業流動不暢。

五是人才支撐力度不足。目前中國科研育種人才主要集中在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且年齡普遍偏大,企業商業化育種人才緊缺,年輕一代育種創新人才支撐尤顯不足。

六是海外種質資源管控越來越嚴。黑龍江省農科院克山分院的“國家種質克山馬鈴薯試管苗庫”,承擔着馬鈴薯種質資源基礎性研究工作。該院副院長劉喜才介紹,目前苗庫已收集國內外馬鈴薯種質資源2600多份,其中不少是有助於育種研發的海野生種質資源。但近年來,海外對種質資源控制越來越嚴,獲取國外種質資源越來越難,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我國育種研發。

第一夫人梅拉尼婭身穿紅色法蘭絨襯衣與白宮裏的孩子進行花園活動。(圖片來源:美聯社)

專家:中國應及早動手防“斷種”

種子是農業的基石,現代種業是國家戰略性、基礎性產業。原農業部數據顯示,中國種子市場初步預測價值超過600億元人民幣。過度依賴進口種子,將導致中國不能掌握部分種子的價格主動權和市場話語權,不但可能給種植大戶帶來經濟損失,更蘊含“斷種”風險。

“沒有優良的種子,不僅糧食安全保證不了,農業安全也可能被別人扼住要害。”這是中國農業大學農民問題研究所所長朱啓臻等多位專家的共同觀點。

近年來,中國現代種業體系加快構建,種業得到快速發展。但以生物育種技術爲核心的全球種業科技創新日新月異,海外大型種業企業跨界重組日益加劇,強強聯手搶佔全球市場,中國民族種業仍面臨嚴峻挑戰。農業專家建議,應儘早通過突破關鍵技術、創新體制機制和深化市場改革,提升育種技術和實力,確保中國種業安全。具體可從以下三方面入手:

首先,繼續強化相應扶持。雷振生建議,國家對育種科研要加大長線支持,確保育種項目能真正“開花結果”。

其次,中國應對嚴重依賴進口的種子設立重大專項,引進專業人才,重點攻關,加速我國種業趕超國際先進水平的進程。

其三,面對目前種質優勢越來越掌握在海外大型跨國企業手裏的現實情況,中國的優勢種質資源加大保護力度,防止被獲取。同時,加大力度保護已育成的新品種,保證種業良性競爭;對侵犯新品種權的行爲加大懲罰力度,讓違法者不敢再犯。

此外,理順科企協作機制,改變育種機制與研發模式。專家建議,在現有的基礎上進一步出臺政策,打破科研院所和企業界限,建立完善科企緊密合作、收益按比例分享的商業化育種科技創新組織體系。(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