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涉疆問題國際化的幕後推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19日 00:47   中國新聞網

  美國國會審議通過的所謂“2020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已正式成爲美國國內法律,美國國會還計劃推動通過所謂“維吾爾族強迫勞動預防法案”。美國罔顧事實、顛倒黑白,對我國新疆開展的反恐和去極端化工作進行無理指責和攻擊,並以國內立法的形式將美國對涉疆問題的干涉常態化。這既是美國獨立的涉疆政策逐漸成形的一個危險信號,也是長期以來美國推動涉疆問題國際化的最新伎倆。應該看到,在美國對華戰略已出現重大調整,並將中國列爲美國主要戰略競爭對手的大背景下,美國現在越來越多地在國際上打所謂的“新疆牌”,醉翁之意不在酒,以疆制華的戰略意圖昭然若揭。

  美國建構起來的所謂“新疆問題”敘事

  長期以來,美國肆意操弄所謂“新疆人權”議題,將新疆的反分裂、反暴恐和去極端化鬥爭,以及我國在新疆開展的正常的社會經濟發展計劃(如“西部大開發”),歪曲爲所謂“新疆問題”。衆所周知,長期以來新疆境內外的“東突”分裂勢力一直妄圖將新疆從中國分裂出去。20世紀90年代以來,“東突”勢力爲達到分裂新疆的目的,以宗教極端爲思想基礎、以暴力恐怖爲手段,野蠻殘殺新疆各族無辜民衆、攻擊新疆各級黨政機關單位,破壞新疆的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大局。而美國建構起來的所謂“新疆問題”則將“東突”分子包裝爲“自由戰士”,將他們製造的暴恐事件歪曲爲中國政府“在新疆壓制少數民族”,並由此導致的反抗中國“暴政”與“殖民統治”,爭取民主人權、宗教自由和“獨立”的獨特敘事。

  近三十年來,美國頻頻打着人權保護、宗教自由的幌子,在國際上裝出一副“十分關心”新疆民衆福祉的慈悲模樣,與海外那些所謂“維吾爾人代表”眉來眼去,在衆多國際場合爲新疆少數民族的權益“仗義執言”,頗能欺騙國內外一些不明真相的善良人士。試問幾十年來美國真的關心過新疆各族人民的生存權與發展權嗎?面對南疆四地州數百萬急需擺脫貧困的各族民衆的時候,美國可曾爲他們的脫貧致富投入過一分錢?面對新疆一系列暴恐活動的死難者及其親屬眼淚的時候,美國可曾表達過一絲的同情與慰問?美國大力推動“新疆問題”國際化,實質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妄圖借支持境內外“三股勢力”搞亂中國、分裂新疆,破壞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其心可誅。

  美國推動“新疆問題”國際化的不光彩歷史

  歷史上,由於美國與新疆距離遙遠,且美國在這一地區也沒有特殊的利益訴求,美國立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並不關心新疆事務。新中國成立後至20世紀70年代末,美國由於缺乏介入新疆事務的有效途徑與手段,對新疆事務的介入受到了很大限制。但是隨着蘇聯的解體和冷戰的結束,美國出於遏制中國發展的需要,迅速加大和提升了介入新疆事務的力度,並且很快成爲推動“新疆問題”國際化的主要推手。歷史上,美國總統、副總統、國務卿以及國會領導人多次會見“東突”組織頭目;提名“東突”分子角逐諾貝爾和平獎或者支持授予他們各種名目的人權獎,向“東突”組織和個人提供資金支持,拒絕將那些雙手沾滿鮮血的“東突”恐怖分子交給中國審判;在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電臺等媒體開設維吾爾語節目對新疆進行反宣滲透等。受此影響,美國學界和智庫也加大了對新疆的研究力度,爲美國政府的新疆政策決策提供所謂諮詢和建議。

  2018年以來,美國更是變本加厲,從行政當局到立法部門,從新聞輿論到各類智庫,不斷炒作“新疆問題”,攻擊新疆反恐、去極端化工作,攻擊的焦點則是新疆正在積極探索行之有效的“去極端化”措施——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美國故意將其污衊爲“再教育營”“集中營”等,誤導國際上那些不明真相者將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與當年納粹德國迫害猶太人的集中營聯繫起來,產生錯誤的聯繫與聯想。此外,美國還在國內通過發表國別人權報告和宗教自由報告,並在聯合國等國際多邊場合主動挑起和組織新疆議題的討論,甚至借新疆人權議題挑撥中亞國家、伊斯蘭國家與我國的友好關係,破壞“一帶一路”建設。

  美國推動“新疆問題”國際化的特點及危害

  美國已經成爲“新疆問題”國際化的最大推手。美國推動“新疆問題”國際化的參與主體,從總統、副總統、國務卿等行政官員到國會議員等立法官員,從人權問題非政府組織到智庫、媒體,相互配合,共同發力。克林頓、小布什、奧巴馬、戈爾等美國多位總統、副總統均曾接見過“東突”組織頭目,向他們表示支持。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關於中國政策的公開演講時,公然指責新疆;國務卿蓬佩奧也曾在多個場合與所謂的新疆“受打壓人士”進行會面,並在多個場合攻擊新疆的“去極端化”和教培工作。2018年開始運作的“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則是美國國會反華議員們的“傑作”。與此同時,美國媒體和智庫的研究報告中也充斥着對中國治疆政策的諸多質疑與批評,各類非政府組織更是充當了美國政府聯繫和支持“東突”組織的中介。

  美國推動“新疆問題”國際化的方式,從提供資金支持到安排人員培訓,從發表國別人權報告或宗教自由報告到出臺涉疆法案,花樣衆多,不一而足。美國不僅允許和支持“世維會”“美國維吾爾協會”“東突流亡政府”等新疆分裂組織在美國建立基地,併爲其在美國開展活動大開方便之門,而且通過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等非政府組織爲這些分裂組織提供資金及人員培訓支持。在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針對中國的人權資助項目裏,不僅將新疆與中國並列,而且提供的資助金額逐年提高。僅2015年,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爲“美國維吾爾協會”和“世維會”提供的資金就分別達到29.5萬美元和26萬美元。

  美國還策動其西方盟國在涉疆問題上與其進行互動與呼應,強化西方在涉疆問題上的國際話語權,矇蔽國際社會,並企圖將中國置於被告席上。2018年11月,美國慫恿15國駐華大使聯名致信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領導人,要求會面並表達對“新疆狀況的擔憂”;2019年7月美國又鼓動24個國家聯名致函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批評中國治疆政策;2020年3月,受美國資助的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發表報告稱,“中國政府強迫少數民族勞動”。此外,美國還利用“新疆人權”議題在“一帶一路”沿線伊斯蘭國家中散佈對我國的不滿情緒,干擾“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

  美國推動“新疆問題”國際化的危害日益顯現。首先,向境內外的極端分子、恐怖分子發出了錯誤的信號,鼓動他們在新疆發動更多、更大規模的暴恐活動,直接威脅到新疆各族2400多萬民衆的生命和財產安全,更對我國的領土和主權完整構成潛在的危害。其次,使新疆分裂勢力錯誤地認爲他們近年不斷地以人權、民主、自由議題在國際上炒作,推動涉疆問題國際化取得了顯著的成效,將來會更積極地以炒作相關議題博取國際反華勢力的同情與支持。再次,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以來,新疆社會大局穩定、持續向好,反恐與去極端化工作取得顯著成效,這爲新疆各族民衆安居樂業創造了良好的社會環境,但是美國推動“新疆問題”國際化,將干擾我國治疆政策的施行,阻撓新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總目標的實現,阻礙新疆“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建設的推進。

  在“零和博弈”思維下,美國長期借所謂“新疆人權議題”,不斷將涉疆問題國際化,嚴重干擾新疆反分裂、反暴恐和去極端化事業,企圖惡化中國發展的國際環境、遏制中國崛起。此次,美國將“2020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通過成法,是又一次推動涉疆問題國際化的危險舉動,各國有識之士應當堅決反對美國依據其國內法律粗暴干涉他國內政的無理行徑。

  (作者:曹偉,系蘭州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院國家安全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教育部區域和國別研究培育基地蘭州大學中亞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編輯:田博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