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胡錫進:中國記者的處境不容樂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08日 01:07   鳳凰網

今天是記者節,而當下無疑是老胡從事新聞工作以來記者職業最困難的時候。當然,全世界的媒體行業都在走下坡路,記者職業在社會上的相對地位在下降,我們處在時代變遷的激流中。

然而中國記者的處境尤其不容樂觀。中國媒體行業的從業者在低齡化、女性化,因爲這個職業太累,收入低,很多男生覺得用這份收入養不了家。新聞工作既產生不了財富,又難以塑造仕途,而現實工作又與學校裏教的新聞理想差距比較遠。種種原因導致整個行業的士氣比我八十年代進入媒體時要低落得多。媒體的人才流失非常嚴重,去企業做公關,考公務員,重新回到學校讀研或讀博,再給自己一次選擇的機會,這是媒體人最常見的流向。來接觸我的企業公關高管幾乎無一例外都是媒體人出身。環球時報多名骨幹都去了阿里巴巴等大公司,管一攤與海外有關的業務。

中國必須有一批忠誠國家利益、有業務水平溝通黨和政府與民衆關係的人從事媒體行業。在中國艱難爬坡、意識形態壓力增大、民間存在諸多困惑的時候,有一支強大、睿智且熱愛自己所從事事業的新聞隊伍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可以說攸關國家的前途和命運。

借這個記者節,老胡對穩住新聞隊伍做幾點謙卑的呼籲。第一,希望各級領導們高度重視新聞隊伍的穩定問題。我想說的是,基層新聞隊伍的流失率已經高得驚人,繼續正常的新聞生產都面臨困難,新聞隊伍的整體能力和職業熱情實際上已難勝任目前我們所承擔的時代任務。

第二,希望政府各部門和各地政府充分尊重媒體和媒體人,不要把黨對媒體的領導變成各地及各職能部門對媒體的任意指揮。媒體是對黨的執政利益和國家根本利益負責,但不能對各部門和各地方的具體工作承擔過高所謂“配合責任”。媒體必須有自己的工作空間,這個空間不能被一些處長、局長、副市長隨意切割。

第三,對媒體的責任追究需大幅減少。媒體日常犯的所謂“錯誤”,其實大多數責任不在媒體,而是一些具體部門和相關負責人的承受力過低,與當下的社會環境不匹配,反映了我們體制的一些脆弱處。很多受到追究的錯誤,作者的初衷都是善意的,或者是中性的,它們導致了一些負面效果,但那就是我們這個社會治理正常需要付出的成本,或者暴露了我們工作需要加強的方向。過多過嚴的責任追究會嚴重打擊媒體人的從業熱情和開展業務創新的積極性。

第四,整個體制要考慮年輕媒體人的上升通道和他們在這個社會上的榮譽感,創造條件解決他們的生活問題,讓媒體成爲年輕人相信可以終生或者長期從事的職業。

第五,改革開放既要加強黨的領導,又要營造寬鬆的社會環境,形成發展的強大動能。那麼就把組建一支忠誠、活躍、充滿職業理想、有戰鬥力的新聞大軍作爲一個實驗區吧。

這是老胡的一家之言,謹供大家和各級領導們兼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